百善孝为先,我曾经恨过你

 情感专区     |      2020-01-02 21:50

作者: 来源:网络文章 时间:2007-07-06 05:23 阅读:

母亲一见儿子回来,二话不说便把饭菜往咀里送。她怒瞪他一眼。他试了一口,马上吐出,儿子说:“我不是说过了吗,妈有病不能吃太咸!”

时光如梦,恍然离下;朝花夕拾,尽是枯萎。从前,我爱你!

我和妈妈是相克的,我一直这么认为。因为我们太像了。我遗传了妈妈的几乎所有,她的长相,她丰富的情感,她的敏感,她年轻时的浪漫,以及,她的好胜、死要面子,面对一切带按钮的东西时的无所适从,她的没有方向感和害怕过马路。 我上小学前曾经是孩子王,手下有二三十号孩子,我野性,霸气,极有号召力。每天,我领着学校家属区的一群小孩子上山下河爬树捉鱼,我安排着他们丰富多彩的童年生活。我六岁时,竟然说服了比我大三四岁的一批孩子在我的带领下夜晚去爬一家军工企业几十米高的贮油罐。我们沿着窄窄镂空的小铁梯往上爬,我们横七竖八躺在弧形的油罐顶,望着月亮。我记得一个大孩子说了句让我费解的话:“面对天空,我们是多么渺小啊。”回来的路上,我对这次杰作无比得意。进了家门,等待我的是妈妈的皮带。她让我脱了裤子趴在床上,我还能记得皮带抽在肉上的质感和声音,我哭得死去活来。长大后妈妈跟我说,那次打完我,她一个人不停地哭,她不知道该拿调皮的我怎么办。因为担心下一次我又有什么杰作,我六岁时就被妈妈送进了校园,告别了人生最快乐的六年。这次的皮带非常有效,我突然变了个人,我成了个乖顺的孩子,服从、听话。 我开始努力学习,一次一次地考第一,做妈妈眼中听话的孩子,让她满意。我初中时有一段时间厌倦语文,我讨厌阅读理解,我总答不对题目,我讨厌三段式的议论文,因为我总是没有观点。那次全年级作文比赛,我竟然连入赛的资格都没有。那个下午,夕阳透过小窗照在我吃了一半的饭碗上,妈妈不许我吃饭,她坐在床上骂我,声泪俱下。做语文老师的她不能接受这样的结局。她摔筷子,打在碗上,几粒米跟着一跳一跳,让我心惊胆颤。“从今天开始,”妈妈总结发言,“你必须每天写一篇日记给我看,我就不相信你的作文上不去!”当天晚上,我开始写我人生的第一篇日记《台灯》——“我念书的时候,你的眼睛就亮了,开心地看着我;我不看书不努力的时候,你就那样忧郁地黑在那里。”从此我坚持写日记,一直到现在,已经有几十大本,虽然再也不用妈妈审查。 我十七岁以前的人生都是由妈妈安排的。她在家中说一不二,她决定一切,安排一切。服从者就是我和老实的爸爸。桀骜不驯的哥哥经常在妈妈的控制之外,妈妈用了很长的时间才接受了这个现实。 每天早上,妈妈总是起得最早。她外出走一圈,亲自感受一下当天的温度,回来后为我们准备好当天穿的衣服。初中时,我拒绝在冬天穿棉裤,因为这让我完全没有了线条。那个早上,妈妈大喊大叫地和我吵架,她以她的感受来揣度别人,她认为今天已经冷到要穿棉裤的程度。那场争吵非常恐怖,整个楼道都可以听得到当老师的妈妈高八度的声音,虽然我决定要反抗到底,但毕竟功力不够,事件最终以我穿着臃肿的棉裤去上课收场。 除了决定实体,妈妈还要安排我的精神世界。她为我仔细筛选着杂志报刊,每年都会订很多。尽管工资不高,她还是为我大量购买书籍。 妈妈结婚晚,生我时已经三十一岁了。我最叛逆的青春期刚好和妈妈的更年期撞在一起,那时我很不听话,经常反抗妈妈的安排,我们冲突不断。妈妈大喊大叫,我叫得比她更凶。于是妈妈就流泪,搬爸爸来训我。但爸爸经常对妈妈的无理取闹表示沉默。最后妈妈总是从柜中拿出一只绿色的包袱皮,边哭边絮絮地收拾着东西,威胁说这个家有她没我,有我没她,她要回河南娘家去。可这个包袱皮总是包了拆拆了包,总也收拾不完。我和妈妈的冲突总是如此剧烈,我非常痛苦,我经常站在五楼的阳台设想着跳下去之后的种种景象,我想像着妈妈将围着我僵硬的身体泪流满面,设想中她的心碎让我得到了内心的满足。于是每次和妈妈争吵失败后我都会进行这样的想像,我已经跳过无数次楼,每次跳下去后妈妈的反应都是不一样的,她一次比一次痛苦。 我1989年报考了复旦大学,这也是妈妈决定的。因为那些日子她总听学校一个上海老师说复旦是多么一流,而她的女儿一定要上一流的大学。虽然我的分数完全够了,但没想到因为当年那特殊的事件,复旦在我们那个省突然一个也不招生,而我也没有机会第二次填报志愿,就这么稀里糊涂被打发到第二志愿,一所不出名的外语学院。中学六年,我的成绩如此之好,每个人都会认为我非北大复旦不去,包括妈妈也这么有信心。但命运就是这样残酷地打击了妈妈。我复旦梦的破灭被妈妈念唠了无数年,甚至到我工作这么多年后的今天她还念念不忘,我才明白了这件事情对妈妈摧毁的程度。 据说妈妈中学时的成绩相当好,她梦想上的大学就是我后来念书的学校。没想到因为我那年轻时据说生活花哨的姥爷在国民党军队里当过几年的军医,这个历史污点让成绩完全够了的妈妈因“出身不好”而白白断送了上大学的机会。有时,历史会惊人地相似。妈妈太好强、太要面子,我想过很多次,是不是因为这个事情对她的打击,造成了妈妈日后的性格:暴躁易怒,紧张焦虑,没有安全感,对未来和对周围的人没有信心,我不知道答案。 妈妈的人生就是这样了,她于是把我设想成另一个她,精心地打磨我,设计我,把她没有实现的理想安在我身上,我是她全部的事业。她对我的要求是上完大学继续读书一直读到博士。但她没想到我从大二就开始谈恋爱。仿佛是为了反抗她多年的安排,我在大学时有意过着她无法控制的生活,任性而自由。在妈妈的要求下,我考过研究生,但成绩差了一点点,从此结束了妈妈心中的博士梦。 我毕业后想离妈妈越远越好,到一个她终于控制不了我的地方。我一口气跑到了海南,后来又跑到了深圳。离妈妈远了,需要自己过日子的时候才发现从不让我做家务的妈妈多么温暖地呵护了我的人生,同时也让我除了读书以外什么也不会,不会做家务,不会和人相处。面对社会,我手足无措,像个弱智。 离妈妈远了,我们没有机会激烈地冲突了,我开始想到妈妈种种的好,我每周给妈妈打电话,长长地聊天。妈妈苍老了,她没有了以前的强势,面对经常不能发到位的退休工资,她总感到面对社会的无助。她总胡思乱想自己老年的生活,是到哥哥那里住还是到我这住,她反复同爸爸讨论这个问题,直到爸爸受不了。 去年过年我把爸爸妈妈接到深圳来住。我和妈妈一起坐电梯下楼,电梯里只有我们两个人。我几乎比妈妈高出一个头,我突然看到妈妈头顶几乎掉光的头发,她满脸的皱纹,她混浊的眼神。她很无助,在这个陌生的地方她的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她很不自然。她像个孩子似的,我说什么她都点头附和我,她笑时甚至有些讨好我。我用陌生的眼光看着这个胖胖的老太太很久,我想放声大哭:就是眼前这个老太太决定了我曾经的人生,那时她无所不在,她控制着我,那样强大,不可战胜。而现在她老了,面对一个她越来越不懂的社会,她变得像个小孩子,希望得到我的呵护。过马路时她像只刚出生的小鸟惊惊地缩着脖子,紧张地左看右看,身体僵硬,她总希望我拉着她的手。 妈妈老了,真的老了,随着岁月一同带去的,除了她的年龄,还有她当年的力量和强大。现在,她只是个需要我哄需要我照顾的老太太,一个会把一句话说上无数遍的总希望得到别人注意的老太太。 我想搂着妈妈大哭一场,告诉她:原谅我,妈妈,那些年,我曾经恨过你。可现在,我只想照顾你,温柔地陪着你,我希望你在我这里舒服安全踏实,我希望你终于不再担心什么,终于停止了焦虑。

“那好!妈是你的,以后由你来煮!”媳妇怒气冲冲地回房。

庄严的殿堂,洁白的婚纱,新郎绅士的将戒指戴在了新娘的无名指上,俯身亲吻了新娘的额头,随后道出一句:我爱你。新娘脸上幸福洋溢,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这个画面经常出现在我的梦里。

儿子无奈地轻叹一声,然后对母亲说:“妈,别吃了,我去煮个面给你。”

那年那个酷热的夏天,我考上了省城的高中,家里父母忙于工作,抽不出时间送我到学校,我自己一人提着两大包行李坐车来到学校门口,当我把行李提下车时,我才发现自己第一次来这,根本不知道要去哪,而且还有两包行李,顿时让我有些不知所措。

“仔,你是不是有话想跟妈说,是就说好了,别憋在心里!”

“喂!同学,需要帮忙么?”。阳光下一张帅气的面孔进入了我的视线

“妈,公司下个月升我职,我会很忙,至于老婆,她说很想出来工作,所以……”

在一个陌生的地方,遇到了一个陌生的男孩,我本应该警惕的,但看到他身上的校服,让我立即消除的警惕出于礼貌,我屡了屡额前的刘海回答道:“我是新生,第一次来这里,请问我该去哪里报道?”

母亲马上意识到儿子的意思:“仔,不要送妈去老人院。”声音似乎在哀求。

他提起我的两包行李,走吧,跟着我,带你去报道,顺便在帮你把行李送到宿舍。

儿子沉默片刻,他是在寻找更好的理由。

之后他带着我报道,然后帮我把行李提到宿舍楼下。“你自己提上去吧,男生不能进女生宿舍”。他有些不好意思道。

“妈,其实老人院并没有甚么不好,你知道老婆一但工作,一定没有时间好好服侍你。老人院有吃有住有人服侍看顾,不是比在家里好得多吗?”

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我们交往后,我还问过他,当时为什么会来帮我。

“可是,阿财叔他……”

那年那个酷热的夏天,马路旁站着一个身穿白色连衣裙的女孩,精致的花边衬出白皙的双腿,修长挺拔,玲珑的曲线完完全全的勾勒了出来,女孩一脸无助,这一幕出现在他眼里,他便忍不住想要上去搭讪,可是却没有什么借口,当看到女孩身旁的行李时,他便直直的朝女孩走去。

洗了澡,草草吃了一碗方便面,儿子便到书房去。他茫然地伫立于窗前,有些犹豫不决。母亲年轻便守寡,含辛茹苦将他抚养成人,供他出国读书。但她从不用年轻时的牺牲当作要挟他孝顺的筹码,反而是妻子以婚姻要挟他!真的要让母亲住老人院吗?他问自己,他有些不忍。

喂!同学,需要帮忙么……

“可以陪你下半世的人是你老婆,难道是你妈吗?”阿财叔的儿子总是这样提醒他。

时隔多年,每当我想起那个夏天,嘴角都洋溢起幸福的微笑。

“你妈都这么老了,好命的话可以活多几年,为何不趁这几年好好孝顺她呢?树欲静而风不息子欲养而亲不在啊!”亲戚总是这样劝他。

我们两个在一所学校,虽然不在一个班,但是我们每天都能遇到。不知是他有意还是无意,每天放学我总是在同样的地方看到他,他看到我总会给我一个特别阳光的微笑,同样,我也会给还他一个灿烂的微笑。时间久了,我也养成了习惯,每天放学,就算不用从那条路走,我也会绕路过去,同样,每次过去都能得到他一个特别阳光的微笑。

儿子不敢再想下去,深怕自己真的会改变初衷。傍晚,太阳收敛起灼热的金光,躲在山后憩息。一间建在郊外山岗的一座贵族老人院。是的,钱用得越多,儿子才心安理得。当儿子领着母亲步入大厅时,崭新的电视机,42吋荧幕正播放着一部喜剧,但观众一点笑声也没有。几个衣着一样,发型一样的老妪歪歪斜斜地坐在发沙上,神情呆滞而落寞。有个老人在自言自语,有个正缓缓弯下腰,想去捡起掉在地上的一块饼干。儿子知道母亲喜欢光亮,所以为她选了一间阳光充足的房间。从窗口望出去,树荫下,一片芳草如茵。几名护士推着坐在轮椅的老者在夕阳下散步,四周悄然寂静得令人心酸。纵有夕阳无限好,毕竟已到了黄昏,他心中低低叹息。

就这样,不知不觉我们都上了高三,没有了高一高二那种轻松的学习环境,还有几个月就要面临高考,所有人都开始奋发图强。放学,几乎所有人都是拿起书,飞快的冲回宿舍继续学习。而我,仍然每天都会绕路过去跟他见面,几年不变的是他还是会给我一个特别阳光的微笑,同样,我会还他一个灿烂的微笑,每次除了远远地微笑,我们不会说一句话。有几次我想上去跟他说话,可他冲我微笑后,就转身离开了。

“妈,我……我要走了!”母亲只能点头。

突然,有一天放学,我还是照常去与他碰面,可是却没看到他,我以为他有什么重要的事,可能迟到了,可是我等到宿舍快要关门了,他还是没有出现,那天我特别失落的回到宿舍。

他走时,母亲频频挥手,她张着没有牙的嘴,苍白干燥的咀唇在嗫嚅着,一副欲语还休的样子。儿子这才注意到母亲银灰色的头发,深陷的眼窝以及打着细褶的皱脸。

接下来一个多星期,我都没有再看到他,仿佛他突然就人间蒸发了,最后我开始慌了,终于我忍不住去他班里问他同学。得到的却是他一个多星期前就请假了,再也没有其他消息。

母亲,真的令他霍然记起一则儿时旧事。那年他才6岁,母亲有事回乡,不便携他同行,于是把他寄住在阿财叔家几天。母亲临走时,他惊恐地抱着母亲的腿不肯放,伤心大声号哭道:“妈妈不要丢下我!妈妈不要走!”最后母亲没有丢下他。

高三紧张的学习氛围让我无法抽出时间去想他,可是每天放学,我还是会去那条路等他。

他连忙离开房间,顺手把门关上,不敢回头,深恐那记忆像鬼魅似地追缠而来。

高考前一个月,还是那条路,我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我再也忍不住跑了过去,责怪的问道:“这么久你去哪了,我每天可都在这里等你。”

他回到家,妻子与岳母正疯狂的把母亲房里的一切扔个不亦乐乎。身高3呎的奖杯——那是他小学作文比赛”我的母亲”第1名的胜利品!华英字典——那是母亲整个月省吃省用所买给他的第1份生日礼物!还有母亲临睡前要擦的风湿油,没有他为她擦,带去老人院又有甚么意义呢?

“对不起!”他开口道:“做我女朋友吧?”

“够了,别再扔了!”儿子怒吼道。

我想也没想便答:“好啊!”

“这么多垃圾,不把它扔掉,怎么放得下我的东西。”岳母没好气地说。

他突然伸手捧着我的脸俯身吻在我的额头上,我出奇的没有阻止他。

“就是嘛!你赶快把你妈那张烂床给抬出去,我明天要为我妈添张新的!”

那年,我们18岁。

一堆童年的照片展现在儿子眼前,那是母亲带他到动物园和游乐园拍的照片。

高考过后,我如愿考上了自己理想的大学,而他却连最普通的大学也没考上。

“它们是我妈的财产,一样也不能丢!”

去大学的那天,他帮我提着行李,送我到车站,上车前,他猛然抱住我,我也紧紧抱着他。

“你这算甚态度?对我妈这么大声,我要你向我妈道歉!”

汽车发动,夕阳下,他冲着车内的我又发出了一个特别阳光的微笑,同时,我也冲塔发出了一个灿烂的微笑。他猛然喊道:“等我一个月,一个月后,我去找你!”

“我娶妳就要爱妳的母亲,为甚么妳嫁给我就不能爱我的母亲?”雨后的黑夜分外冷寂,街道萧瑟,行人车辆格外稀少。一辆宝马在路上飞驰,频频闯红灯,陷黄格,呼一声又飞驰而过。那辆轿车一路奔往山岗上的那间老人院,停车直 奔上楼,推开母亲卧房的门。他幽灵似地站着,母亲正抚摸着风湿痛的双腿低泣。她见到儿子手中正拿着那瓶风湿油,显然感到安慰的说:“妈忘了带,幸好你拿来!”他走到母亲身边,跪了下来。“很晚了,妈自己擦可以了,你明天还要上班,回去吧!”他嗫嚅片刻,终于忍不住啜泣道:“妈,对不起,请原谅我!我们回家去吧!”

我听到后,眼角忍不住划过一丝眼泪。

随着自己愈长大,看着父母亲脸庞从年轻变憔悴,头发从乌丝变白发,动作从迅捷变缓慢,多心疼!父母亲总是将最好、最宝贵的留给我们,像蜡烛不停的燃烧自己,照亮孩子!而我呢?有没有腾出一个空间给我的父母,或者只是在当我需要停泊岸时,才会想起他们..其实父母亲要的真的不多,只是一句随意的问候“爸、妈,你们今天好吗?”随意买的宵夜,煮一顿再普通不过的晚餐,睡前帮他们盖盖被子,天冷帮他们添衣服、戴手套...都能让他们高兴温馨很久。有时,我常在想:我希望我的子女以后如何对我。那现在,我有没有如此对待我的父母?我相信,人是环环相扣的;现在,你如何对待你的父母;以后,你的子女就如何待你。朋友,人世间最难报的就是父母恩,愿我们都能:以反哺之心奉敬父母,以感恩之心孝顺父母!共勉之

一个月后的一天,我因为要出校办点事,刚刚走到大门口,便看到屹立在校门外马路边那道熟悉的身影,我迅速朝他跑去,狠狠抱住他。

这个故事只是想告诫人们一些事情,并没有针对女士,去说~~~~

“傻瓜,抱这么紧,还怕我跑掉啊!”他轻轻在我耳边说道

“笨蛋,我想你了。”我不争气的眼泪再次划过脸颊。

“嫁给我,你愿意吗?”他认真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