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的那些年,让我记住了夏天

 情感专区     |      2020-01-02 22:03

—题记

她叫初夏,是一个孤儿,从小就生活在孤儿院。她不喜欢一个人,她说,她很害怕寂寞的声音。可她却从小偏偏就是一个人,她没有朋友,没有两个人的童年,她的世界里,只有对孤独的感叹,所以,她从小就很独立,也注定她十分喜欢文学,她说,只有书能解答她的心声。她的名字叫初夏,一个很特殊的名字,是她在一本书上看见后取的,她很喜欢海棠花,而她却不喜欢夏天,她说,夏天很孤独,夏天只有星星和月亮陪伴,加上她,还是一个世界,一个人,一个夏天。

分手第一年,书架上还留着我曾经买给他的书,封面上已经有些许灰尘,看得出被遗弃有一段时间了,扑鼻而来的是檀香,还带着淡淡的玫瑰香,这是另一个女人留下来的香味。

她很喜欢写日记,而她的日记却没有别人的欢声笑语,有的只有悲凉如水的秋,冷骨彻冰的冬,和细雨携愁的春。

他封住了她的嘴,很霸道,很缠绵,她觉得快喘不过气来了,使劲的想推开他,可他搂得更紧吻得更霸道,许久许久,他放开了她,把一小锦盒塞进她手心里,说:“这钻戒你还是先拿着吧!不要急着拒绝,好好考虑考虑好吗,我昨天已经把离婚手续办了,我是真心想娶你的。”

当所有人都以为爱到了开花结果时,他却携带另一女子出现在世人面前,背叛一个人要如何才做到如此心安理得,我竟是最后一个知情者。似乎所有人都来看我的笑话,尖锐的眼神足以杀死一个人,我像个小丑滑稽了故事却弄疼了自己。

他叫解语,据说他出生的时候,浑身冰冷,生命微弱,每天靠着药物才能不死去。他的父母为了帮他治疗,带着他寻遍了中国,终于在一处地方找到一位叫司徒清风的隐士高人,给他取名为解语,因为,他是七阴绝脉,需要人参混合海棠花一起服食,而海棠花也叫解语花,为他取名解语,就是让他记住人参要混合海棠花才能保存他的命。

她望着他,他凑得好近,热乎乎的气息喷到她的脸上,让她觉得难受极了,他是想娶她,可真心?他是真心的吗?她知道他是真心想娶她但绝对不是真心爱她,只是她对于他来说是有价值的,有利用价值的。

我留在旧城痛哭流涕,恨他的薄情寡意却死活也不愿离开。我抱着他还会回头的执念在旁人劝解下毅然决然等他回头看我。那时的我以为只要我等,当初那么相爱,就不信等不到心心相印。

虽然保住了性命,可那高人还是不能治愈他,只能靠每年夏天的第一天,服食人参和海棠花续命。或许因为他是七阴绝脉,他比平常的小孩体质弱一半,他父母为了不让他受到伤害,只给他一个人的天地,所以,他从小就没有朋友,可他却不自闭。他喜欢门前那棵海棠树,每到夏天,他都会在那棵海棠树前,静静躺着,细细听着海棠花落下的喃语。有时他也会慢慢追着闻香而来的蝴蝶。他说,人生,就是如此,它虽然剥夺了我的指引,可重塑了我的自由。

她犹豫了片刻,什么都没说,缓缓起身,把锦盒放在了座位上,打开车门走了出去。

分手第二年,已经不会痛哭流涕,不会为他落下廉价的眼泪,但记忆还是一碰就会疼,不管笑得有多开怀,只要提起他的名字便会笑容尽失。我还在奢望着他的回头,还是无法爱上另一个人。那时候我多害怕这辈子就这样悲剧了。

那一年,立春的雪早早就过去,门前的那棵海棠花早已凋落,而初夏却迟迟不肯到来。那一年,为了不让他孤独,他父母领养了一个孤儿,那就是初夏,他看见她的那一眼,他就知道,他的幸福在她眼里。那一年,他16岁,她14岁。

夜风吹来,把她的青丝和裙摆扬起,凉兹兹的感觉很舒服,比在车里舒服多了,刚才那一刻她真的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

分手第三年,我不再想念他,听到曾经一起听过的歌不会哽咽、心疼不已。我开始习惯不再想念他,开始找回了自我,可我还是会害怕在街头见到那一抹熟悉的身影。那时的我还是没有爱上另一个人,当所有人都为我着急,我却还在高唱着单身万岁,其实我知道那时心里还住着那个已经变了心的人。

岁月流过花季,带走了芳香,却留下了来年。

他伸出手本想拉住她,可犹豫间她已经下了车走远了,看着她慢慢走进了小区,慢慢消失在视线里,他叹了口气打开车窗,掏出了一根烟点着,烟圈模糊了他的脸。

分手第四年,耳边还会传来他的消息,听说他与她分手了,听说他回来找我,听说他过得不好。这些听说还是让我心有些许涟漪。

自从看过她写的日记,他就不允许她再写,他说,有我的世界,不需要回忆。

分手第五年,他终于回来了,带着我最爱的笑容。这个男人,我曾经可是我却没有了非他不可的狂热,时间过了,爱,过了。伤口愈合了,伤痕却是一辈子的事。

于是,她把日记藏了起来。

琦琦刚准备把钥匙插进锁孔门就自动开了,老公睿明从鞋柜里拿出一拖鞋放她脚边帮她轻声问:“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啊?”

一份承诺在最需要的时候没有兑现,事隔境迁已失去了原味。爱,回不来了,我们之间太多阻碍。我用时间证明了女人痴情但也绝情。

那一年,他18岁,她16岁。

“有应酬呗。”她淡淡然的说。

分手第六年,他结婚了,听说对方条件很好。我成为了他的前前女友,他结婚的那天,前女友闹到了现场。在那一刻我忽然察觉当初我有多善良。

他的病还是没有好,不过他却从来没有在她面前痛苦过,也从来没有在她面前说起他的经历和病,他的父母也被他说服,不会告诉她。

“哦。你喝酒了?”他接过她的包顺手挂好,关切的问。

虽然我还一个人,可我已经没有像当初那样为他伤情,我想终究有一天我会遇到一个适合我的人。

他很强势,虽然体质不好,可他偏偏可以让她心悦诚服,从来没有违逆过他的命令。他要她每天笑一个给他,他说,笑,是上天赐予我们唯一的爱好。

“嗯,喝了一点点。”她依然淡淡的说。

分手第八年,我也结婚了。迟了他两年,可我最终还是找到了属于我的幸福。丈夫是个更会过日子的男人,婚礼的那天我哭了,我穿上了别人定制的嫁衣,牵着别人的手,成为了别人的新娘。

他知道她害怕孤独,所以,他每天都会在她睡着后才休息。

“那我帮你冲杯糖水吧?”他准备去冲糖水。

分手第十年,听说他离婚了,家庭分歧太多。我已经忆不起他的模样,我不悲不喜,分手了,我失去的也是他失去了。没有了爱,恨也不可能存活下去。

那一年,他20岁,她18岁。

“不用,我不喝,你去睡吧!我去冲个凉。”她很烦他的婆婆妈妈,不过今天她没像往常那样不耐烦地冲他发脾气。

分手第十二年,我终于实现了最初的梦想。我忽然想起了他,他终于以正派人物出现在我的日记里。我找到已经很久很久不联系的号码发了一条短信给他:谢谢你离开我,今后保重!

她考上了大学,在过完她18岁生日那天,她接到大学录取通知书,她却不高兴,她说,没有你给我说的晚安,我怕睡不着。

琦琦真是想不通,当年学校里的他可不是这样的,若他是如今这副没出息窝窝囊囊的模样,她当初绝对不会不顾父母和亲人的反对而嫁给他。

分手第二十年,丈夫不愿我再在外面奔波,我离开了这个有着年少轻狂的记忆的城市。当了全职太太,偶尔还会参加活动。

于是,他瞒着他父母,买了两部手机。因为,手机辐射会加剧他的病情,所以从小他就很少接触辐射类物品,手机更是违禁品。

水哗啦啦的冲着,她觉得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压抑,触摸到脖子上的项链,她愣了一下,这项链是他跟她谈恋爱时他用他的全部奖学金买来送给她的生日礼物。那时候的他可优秀了,喜欢他的女孩子可多了,可他只喜欢她一个,而她,虽然成绩一般般,可活泼亮丽,有个当小官的爸和一个当大官的舅舅,还有一个很会做生意的妈妈,喜欢她的男孩子远比喜欢他的女孩子多得多,可她在那么多的追求者中偏偏就只看上了他。

这些年来我一直都知道丈夫与我一样心里藏着一个不可碰触的人,只要他不提起,我就不会问。我们如此默契,在爱情里受过伤,然后相互取暖,就这样温暖一辈子。

不过,他还是为了她,买了手机。而且秘密对她说。这是他和她的秘密联系,不要告诉任何人。她不疑,还很乐意这是一个秘密。

他出生在一个下岗工人的家庭,他父母下岗后就靠上街摆摊卖包子、馒头和豆浆来养家糊口,母亲有很严重的风湿病,一到刮风下雨的阴霾天气就痛得没法站立没法干活。

分手第四十年,我躺在床上,丈夫泪流满面紧握着我的手,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看到丈夫的眼泪。丈夫觉得有愧于我,让我吃了不少苦。可他不知道能嫁给像他这么好的人是我上辈子修来的福份。

她离开的那一天,他没有去送她。

都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他很懂事很争气,在学校里常常考第一,年年拿奖学金,上小学有空就常常帮父母卖包子、馒头和豆浆,上中学后就开始勤工俭学很少向父母拿钱,上大学后就再没向父母要过一分钱。

我们彼此带着伤,彼此依靠,虽然有时候也会为生活的琐碎争吵,可彼此都不愿意放弃彼此,就这样过了一辈子。

那一年,他23岁,她21岁。

他也曾经是个有理想有抱负的热血青年,他也很努力很努力的去奋斗拼搏过,可这社会这现实让他一点点的妥协最后变得跟许许多多平平凡凡的俗人一样了。

我的一生遇到两个男人,一个惊艳了时光,一个温暖了岁月。我在时光里受的伤,岁月给了无尽的温暖,在岁月里得到的是在时光里失去的 。

她离开三年,只回过家一次,那一次,她是毕业才回家的,可她却找不到他了,因为,他搬家了,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手机也停机,留给她的是一栋属于她名下的房子,和一张说他要结婚了,要去国外生活的信。在他搬家前,他让父母留了这栋房子给她。

他最初爱琦琦真的只是纯粹的爱,一种发自内心无法控制的爱,所以当她的父母极力反对的时候他毫无愧色大言不惭的说他一定会永远爱琦琦,一定会给她快乐和幸福。

此文献给那些失恋的恋人们,用悲伤的眼泪来陪葬逝去的爱情,伤心,伤神又伤身。最好的东西会出现在最美的时光出现里。

她不懂。

琦琦是背着父母偷偷跟他领的结婚证,她父母知道后气得说再也不认她这女儿了。初出社会的他们没有父母罩着,尽管他很努力很努力也是只能给她最基本的温饱,根本没办法满足她自小就养成的奢华。

那一年,她23岁。经过两年的时间,她还是被别人的关怀打动,步入了教堂,成了别人的她。

天下没有不爱儿女的父母,琦琦虽说把父母气得够呛,可爸妈就她这么一根独苗苗,气过之后还是无奈的接受了现实,帮他们置了家具买了房,还帮他们安排了不错的工作,可惜琦琦犟,自尊心又很强,说什么也不接受父母的安排,非要自己一个人在外面打拼。父母没办法,只好暗地里偷偷的帮她,这也是他们公司能顺顺利利迅速发展壮大的最大原因。

那一年,她32岁。

琦琦自从当上了公司经理后就常常有应酬,常常很晚很晚才归来,睿明真有点不明白,凭她的家族人际关系,本可以进一个好的单位舒舒服服的上班混日子,或者进她妈妈的公司随便选个轻松又体面的职位,可她就是犟就是好强,不喜欢利用家里的关系,总想一切靠自己,可她公司还不是利用了她的家里关系才一路顺风顺水生意越做越大。

那天,刚好是初夏的第一天,她带着她的女儿回到那栋房子。她看见了离别12年的人—他的父母。而却惟独少了他。

水还在哗哗的流着,琦琦就傻呆呆的淋着浴,脑子有点混乱,那两个员工在休息间的谈话一直在耳边回响。

经过一个小时的询问,她知道了,在她毕业那年,他走了,他不是去了国外,而是去了很远很远的天堂。

琦琦很犟很好强,她喜欢比自己更犟更好强的男人,这也是当初为什么会不管不顾的要嫁给睿明的最大原因,因为她觉得睿明比其他男生都更犟更好强,她就是喜欢这样的男人,可没想到他如今变成这副让她反感至极的软蛋模样。

突然,她才知道,不是他不接她的电话,而是天堂少了她的信号,他再也不能收到呼叫。

她一直很欣赏自己的老总梁建国,跟变得越来越窝囊的老公睿明比,她觉得他才是个真正的男人,是个成熟干练有魅力有气魄的男人。

颤抖接过他唯一留下的两本日记,一本是他的,一本是她的,她翻开他的日记,只有一行字:你的一笑,让我记住了夏天!

她进公司的时候公司规模还挺小的,可短短几年公司就全变了样,她一直以为这是她和梁总还公司那么多同事共同努力的结果,她不知道她梁总偷偷背着她去找过自己的爸妈和舅舅暗地里帮忙,因为他们的关照才会让公司发展得如此迅速。

她猛然想起,他好像在很久很久以前,就规定她,不要写日记,原来,他早知道自己会突然在某一天离去,他不想让她记起他的存在。也不愿再让他谱写他的伤悲在她的日记上。可她还是悄悄记了日记,而她那时也不知道,原来,他早就知道她悄悄写了日记,在她离开读书那年,他用了一部手机,换了她的日记,那晚,她还以为他要日记是要保存。她还记得,他说,日记都是回忆的悲伤,日记里的人,都是活在悲伤里的回忆。不能改,不能变,很难过。

梁总一直很关照她,关照得远远超过了老板对下属的关照,她被他感动了,和他越走越近,越来越亲密,连自己都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起的。

他不喜欢被记在回忆里伤悲,所以,他要保存她的日记,还命令她不能再写日记,他的命令从来是不可违背的,所以,她三年没有记过日记,读书的三年,都是看着他发的短信过的,而她却不知道,每一次用手机发短信,他的发病率,会被辐射成几倍扩大。可他从来没有放弃。直到三年后的一个初夏,他发了最后一个短信,短信内容:给我一个微笑。而她刚好手机没有电,没有及时收到,他错过了她的一个微笑。

梁总说他很遗憾,恨未能识她于他未娶而她也未嫁之时,他坚定的说他一定会离了婚娶她,他真的就离了,买了昂贵的钻戒来向她求婚,如果不是在洗手间里偷听到那两个员工的谈话她真的就被他给感动了。

合上日记,她恍然大悟,她想起,他说,他没有走过夏天,他不知道夏天是什么滋味,那时,她还以为他在逗她,现在才知道,他从小就冰凉,活着从来没有过感受温暖。

“萍姐,你说咱们梁总他老婆干嘛那么傻啊,老总几千万的身家,她只要一套房一百万就这么离了,真是傻耶。”萍姐的助手云燕和部门经理黄萍走进卫生间时说。

她也知道了,他原来叫解语的含义,也理解了他每年初夏都会趟在海棠树下一天,原来,他离不开海棠花。

“这你就不知道了,他老婆是被人算计了,被抓奸在床出了丑,心虚愧疚了才不得不答应的。”萍姐是公司元老级的人物,公司始创之时就进公司了,公司里很多别人不知道的事她都知道。

她打开她的日记,日记里慢慢回放着他和她的点点滴滴。

“啊?!被算计?被谁算计啊?梁总吗?”云燕不解的问。

翻到最后一页,她突然愣住了几秒,低下头去轻轻地抚摸他为她留下的字,之后她抬起头,对着海棠花笑得很开心,很开心。

“你问这么多干嘛,是非还是少说为妙,若隔墙有耳听了去,还当咱们是爱搬弄是非的小人呢。赶紧休息一下,补补妆出去赴约吧!虽说摆摆架子,让他们等等可以显示我们对这次合作不是那么重视,让他们处于着急之中容易陷入被动,我们就可以轻松占得主动,但这之间的分寸要拿捏得恰到好处才有效,若做得太过就适得其反了。呆会谈判记得放灵醒点,不单要把客户拿下,把合同顺利签了,还要最大限度的为公司争取到利益这样才算干得漂亮。”黄萍瞄了瞄四周,以一种过来人和长辈的口气教云燕。

因为,他写:给我一个微笑,让我记得来过人间。

“哦,哦,哦,是,是,是,跟着萍姐你我算是跟对人长见识了,都说强将手下无弱兵,萍姐你调教出来人可不是吃素的。”云燕唯唯诺诺的拍马屁。

庭前那棵海棠花,被风卷起,渐渐地渐渐地在下着细雪。

水还是哗哗的流着,琦琦意识渐渐的有点模糊,她累了,睿明变得越来越让她厌烦,家让她越来越不想归,她拼命的工作,拼命的加班,看着自己创造的业绩,看着自己一次次的成功,唯有这个时候她才觉得自己活得有意义,唯有这个时候她才觉得自己的人生是有价值的。

或许,在彼此看不见的另一边,你的那一个正为你祝福,而你却不知道!

水一直一直在哗哗的流着,流着,琦琦觉得很累很累很累,她要歇了,歇了。

“琦琦你怎么了?还没洗完吗?干嘛这么久?你怎么不应啊?你没事吧?”睿明焦急的喊。

没有回应,水哗啦啦的流,只能听到水哗啦啦的流,睿明急了,破门而入,只见…………

琦琦觉得自己一直游走在一个漫长的梦里,一直一直在走、不断的在走,走得很累很累,终于慢慢倒下了。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了医院里,睿明满眼血丝一脸焦急坐在床边拉着自己的手。

看见她睁开了眼,高兴的说:“琦琦你终于醒了,你没事了,你可真吓坏我了。”

她从他手中抽出手,揉揉眼弱弱的问:“我怎么在这?”

“你晕倒在浴室里了,不过没事,医生说只是疲劳过度只是因为缺氧,醒来好好休息两天就没事了。”睿明说。

上一篇:从未走远,晚遇情深【必发88手机版】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