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是作者的蓝颜知己必发88手机版:

 情感专区     |      2020-01-02 22:04

我强颜欢笑,你说你知道我伤心失落。

第一次踏进那座城市是在一个六月天,太阳火辣辣地照射在水泥地板上,一个跨省的城市,我坐了几个小时的车来到那里,一下车刺眼的阳光,让我想要躲藏。走出车站,出现在我眼前的是一条旧旧的街道,陌生。我站在车站门口等待着东子的出现,大约过了几分钟,便从路口看见他朝着自己的方向走来,向我招了招手。我拿着包开心地跑过去,不敢迎接他的目光,因为太久没有见面,中间的陌生感存在着一些。东子自然而然地接过我的包,带我去吃饭,沿途给我介绍这座城市。我心无旁骛地想着,我终于来到这里,看到他在的城市了。而后,东子带我去了一间蓝白快餐店。简单地吃了个午饭。他说晚上再带我去吃好吃的。我点点头说好。然后回去住舍的地方,路过一座桥。 双红色的一个大弧横跨过江面,东子说那座桥叫彩虹桥,顾名思义。晚上吃完饭,东子带着我沿着河岸逛了下,广场,图书馆,米兰的春天,国美,烧烤摊,晚上的彩虹桥的灯光很漂亮,我看得很乐,我浏览了一遍他在的城市。第二天便回去了,带着些许的不舍。

为何我无法到达你的身边和你的世界。

我佯装洒脱,你叫我别太逞强。

第二次去那座城市是在大学毕业之后。在一个阳光灿烂的中午,我揣着老爸给我的五百块以及老爸的反对,心情极其矛盾地离开了家,踏上去往那座城的路上。从车窗望去,蓝天白云的,特别清澈,路两边的桉树在微风中摇曳着,沙沙的声音从耳边掠过。我在向着一个未知的道路前行。我不知道接着等待我的将是怎么样的一个未来。我带着自己的勇敢和勇气去了一个对我来说还是很陌生的城市。也许会是我期许的那样。我心里安慰着自己。看着车子缓缓得驶进那座城市。

甜蜜的往事,却总是那么短暂。

——题记

这一次我带着行李袋,袋子里装满了衣物,沉沉的。他又一次来到车站接我,喜出望外的表情。我知道东子盼望着我的到来,如同幸福而至一样的欢喜。经过彩虹桥,太阳热烈地照射在我身上,像是热烈地欢迎我的到来。我想这便是幸福的温度,心里的不安慢慢消散。安顿好以后,给老爸发了个信息,内容简短,我到了,不用担心,我会照顾自己,勿念。我不敢打电话回去,怕老爸不开心。后来,老妈告诉我,那天中午老爸一直没睡觉,听着我关门离开,心里很难受,晚上睡觉半夜做梦醒来,一副要哭的样子。我当时不知道这些,我那么任性跟执意执著地要离开,只为了追求我认为的幸福,一点不害怕艰难险阻。

为何我无法等到你的出现和你的珍惜。

我每次心情不好都凶你,每次生气都找你发火,每次你都会不问我生气的理由,我每次都不和你解释,可是每次你都说你懂。

到那里之后的第一天,过得很悠闲,收拾好了屋子,东子他去上班,我一个人闲着逛了下,因为太热了,决定去买了个席子。席子有些重,我一个人抬着长长的席子,穿过彩虹桥。我想我可以融入这个城市,不管需要多大的努力。而后,开始筹划找工作的事情。东子寻来一张招聘报纸,而我在网上大量投简历。东子上班的时候,我在宿舍里,拿着报纸,挨个打电话过去问,要不要人。东子不知道,我那么恐惧跟陌生人讲电话。但没办法。我克制着那些恐惧。后来我网上的简历有消息了,几个公司叫我去面试。于是我就带着我的简历,满城跑,一个人,在陌生的地方。很多地方,我都不知道怎么去,不认识路,后来我想了个办法,打开手机的定位系统,输进要去的地名,跟着手机上的线路一点一点 地找过去。有时候走错了,再走一遍。直到找到为止。那些面试并不如意。第一家,是卖汽车的,他的同事带着我去面试,我跟在后面,没有半点自信,都是胆怯,一直在说话的都是他的同事,底薪才600块,而且离住的地方很远。于是放弃了这家。后来,还去了很多个。我也忘了哪些,只知道我把这座城市的各条街道都走了一遍。很累的时候,我停在路边望着人来人往。鼓励自己要撑下去。

天空依然下着雨,我的心依然在想你…

我受了委屈,压抑着一肚子的愁闷,在酒吧把自己灌得眩晕,半夜你找到我,拍醒我哭花的脸,我推开你扶我的手,我把酒杯砸到你身上说不要你管,你把我带回你家,不嫌弃我一身酒气让我睡你的床,你絮絮叨叨的对我说许多话,叫我要爱惜自己,说不要伤害自己,说我还小,不懂什么是痛彻心扉,说我需要经历,还告诉没人会怪我,你说你懂我,理解我,你说不想看见我那么无助……我的头晕晕沉沉的,胃里翻腾着酒气,我听不进你讲的话,一心急就叫你滚,你忽然就不说话,我模模糊糊的看见你无可奈何的摇头。

后来,去了一个房地产公司应聘。因为之前做过这一行,所以多少有些了解,也不紧张,对方约定早上九点去,去到那里,应聘的人不在,叫我下午三点再回去。我只好下午再赶回去。我以为这会是一个希望,心里带着很多很多的期许。六月天,中午两点多我就去往那个公司,太阳毒辣辣地拷打着我,我按照着早上的路线一直走过去,因为怕迟到,路上跑了下,结果一只脚的鞋子坏了。我不能回去换鞋,不然迟到了。于是慢慢的,小心翼翼地走着。到了那里,他们带我去办公室面试,三个男的,问我很多关于房地产的问题,我一个个对答如流。我心里却一直担心着自己的鞋子坏了,会被发现,潜意识地缩了又缩脚。 后来,他们问我为什么一个外地人来这边找工作,我如实说来,为了爱情。然后听见他们的笑声,我不知道他们是在赞许我,还是在嘲讽我。我只知道,我在想等下回去,要拿着鞋子走回去么,太阳那么晒,地板很烫呢。后来,他们打电话叫我去上班,底薪一千块。东子觉得工资太低了,叫我还是别去了。我同意了。

为什么这场游戏到了结局,而我还看不清?

寒冬的晚上,我半夜做噩梦,醒来害怕睡不着,忽然想找人说说话,我打电话给你,你未接听,我困意袭卷,关机沉沉睡去,凌晨三点,你火急火燎的敲开我家的门,满头大汗问我怎么了什么事,我怦的把你关在门外,没在意你一脸的担心,第二天,我劈头盖脸地骂你,神经病啊你,半夜三更还让不让人睡了!你打了一个盹赔着笑。

一个星期过去了,我的工作还没有着落,东子的情绪显现出了不好的状态。东子打电话给那些他认识不久的朋友,一个个去问,一个个都没有回音。我知道没有人会愿意帮一个认识不久的朋友,何况我是谁呢。我觉得有些累了,不想折腾,又不愿意放弃。东子上班的时候,我一个人出去走,走着走着就哭了,不知道,那段日子总是很容易觉得无助和迷茫。远在浙江的大哥经常发信息来跟我说,要如何成熟如何承受,要学会放弃。我不听,一股脑地想要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妹妹发信息来问我,过得好不好,说我怎么不打个电话回家,说爸妈都担心着我,我哭了,一直哭,一直哭,东子不在,我一个人在房间,我想这些我要承受的,这是我的选择。我很想打电话回家,但是一丝一毫的勇气都没有。我甚至换了号码,像失踪一样,悄无声息的。东子心情也不好。我只能收拾收拾房间,洗洗衣服,说话小心再小心的,害怕说穿了什么,刺痛了他。后来,我还是忍不住说了,想回家。东子终也没有反对。走的前一晚,东子拉着我去买了很多特产,茶叶叫我带回家给爸妈。走的那天中午,东子下班和我吃饭,然后送我去坐车,当时我心里翻江倒海地难受,不舍,难过。忍着眼泪,我在想,只要他一句话,我便不走了。但没等到,车子缓缓地开走了。

为什么这场美梦开始苏醒,而我还沉浸在梦里?

体育课上我摔坏了腿,骨头受损,我请假在家,你跑来看我,给我倒水,帮我上药,我打电话给喜欢的男生,希望他能关心一下我,打了两遍电话才被接起,他说我活该,自作自受,我心里莫名地有些忧伤失落,他说有事还忙,就挂了电话,我忽然很烦正在给我上药的你,忘记腿伤就踢在你小腹上,我看着你捂着肚子忽然有点不知所措,我的伤口裂开,血流不止,你忙给我止血,还不停地对我说对不起对不起。我梗塞了一下,落了泪,你拿纸巾给我擦眼泪,不停的说对不起弄疼你了,我靠着你的肩膀哭得一塌糊涂,哭累了就赖在你身上睡着了,醒来的时候,见你赤裸着上身吓了一跳,我朝你吼叫,要死啊你,干嘛不穿衣服,你无辜的拎起衬衫说,衣服不是被姑娘你哭湿了嘛,忽然感到很抱歉,问你肚子还疼吗,你把我的手放在你胸口说心疼,我撒开你的手感觉很纠结。

回到家,老爸很高兴,似乎忘记了我的叛逃,也没怪罪我。他们一开始以为我会去休假,不过看到我的行李,他们知道我不止是回来休假。我没有找到工作,很落魄地回来了。老爸什么都没说,买了我最喜欢吃的肉丸。我不敢说话,千言万语,我沉默着,怕自己哭出来。我知道他们一如既往地爱着我。

昨夜的梦,依稀还会记得,只是梦醒了,人也清醒了…

你的兄弟在外厮混,不务正业,你替他担下一个赌注,你的兄弟为了钱不负责任的逃走,我在校上晚自习,收到你兄弟的短信,晚上十点你单身赴会的地点,我赶去找你,你的肩膀和腰被刀划伤,躺在地上被那些混混殴打,我扶起你来想带你走,他们拿刀抵住我的脸,我用力撞开他们的肩膀想推开他们,挣扎的时候被刀划伤了手,那个一直嚷嚷着不打女人的光头把我推到墙上,威胁我不要多管闲事,我拉着你的手抱住你,对他们说打我吧,雨点般的拳头落在我肩上背上,你护着我的头,抓着我渗着汗的手,你把我抱在你怀里忍着的砖心疼,你愤怒的盯着我,在我耳边说该死,你不要命了,我的右腿关节被打坏了,你扶我下台阶送我回学校,开车刚转过路口就停了车,你在方向盘上趴了很久问我痛不痛,我把打肿的胳膊抬到你面前,我问你原因,理由,我骂你傻,他们要的不就是钱吗给他们就是了。你说我不懂,你说你欠兄弟一个人情,钱不能解决问题,我说那又怎么样,非要这样的补偿?我骂你的兄弟无赖不讲理,我骂你笨蛋傻子干嘛去给人家揍你,你什么都没说,拿出一个瓶子给我淤血的肿块涂红药水,后来你把小瓶药水装在我外套里,你去美国的半年,我出了车祸,养伤的时候,我拿着你留给我的红药水涂伤口,医生说那个治外伤,对我的伤不管用,但我还是一直带在身上一直用着。

在家静静地呆了一个多星期,没事可做,也没去找工作,我又起了要走的心。我又一次故伎重演,偷偷地拿着行李走了。我跟东子说,我爸妈同意知道我走的。其实,并不是这样的。我只是发了个信息告诉他们,我走了而已。我不敢说实话,怕被东子骂我。我总是那么胆小,却那么大胆得做着我就是想做的事情。

昨夜的温柔,还残留在我的心间,不曾走远…

你回国以后第一个给我打电话,第一个来见我,你紧紧的拥抱我,说请我吃西餐,我咒骂你,从国外回来,见面礼仪一点都不注意形象了,我鄙视你吃东西都变西餐了,你天真的和我解释,没有啊没有啊,在国外没有抱过女的啊,我看着你风尘仆仆赶回来的脸有点想念,没想到你一拍桌子站起来大叫,真的没抱过啊!我无语的说,就算抱过又怎么样啊,干嘛这么紧张,没想带你就因此一顿饭吃的闷闷不乐。

再一次去那里我可以自己熟门熟路地走过去。拿着行李,脚步轻巧地走过彩虹桥。东子仍然想叫我找工作,而我在上一次离开那一刻便决定了要参加家里的编制考试,因为我明白,我没有任何依靠,谁都帮不了我,我只能靠自己。我带着复习资料来的,在房间里看书,做题,特别认真的,东子每天中午打饭回来,一起吃饭。我还是投了一些简历,后面去了一家卫生巾制造厂面试,挺好的面试的,工资待遇也不错,但那个时候,我不想要在那里做一个不稳定的工作,因为东子的父母反对那种工作,尽管东子嘴上说不介意,但是我知道,他并不能改变他父母的想法,于是回来之后,我把手机关机了,因为担心那个厂家会打电话来叫我上班。而后的几天,我就呆在房间里看书,做题,下午自己一个人去散步,在一个公园那里,水上有方形的石板,我特别喜欢那里,我在那里走了一次又一次,觉得很好玩,很开心。一个星期过去了。我的工作没有找了,复习题已经被我做完了,考试的日期也快到了。东子让我回家复习,我也知道我在他身边,他的压力很大。于是我又折回家里去了。

那些说过的诺言,时常在耳边跳动。

你问我11月11日怎么过,我很自豪的一抬头一挥手说单身贵族,不在乎那种节日,你认真的问我觉得情人节怎么样最浪漫,我开玩笑说,如果有人送我九十九朵玫瑰,考虑一下也不错,意外的是,情人节那天竟然受到了你署名的九十九朵玫瑰花,你问我喜欢吗,我一头冷汗指着你的脑袋问你这是要搞哪样,你纠结的说要和我过情人节,我把那束玫瑰花扔到垃圾箱的时候转身对你说有病无聊。

而后,在家里复习,每天东子准时地打电话来,像强心剂一样让我清楚自己在做一件有意义的事情。我想东子也可能知道,我回去了,就很难再出去了,所以他心里也是很不好受的。我心里也不好受,每天除去读书的时间,每点每滴都充诉着对他的想念,但是我得忍着。后面参加了村官考试,去市里,特别孤独,我不愿意去参加这场考试,但是老爸说要去,我就强迫自己去了。村官成绩不理想,因为我压根没准备。东子父母看见了那成绩,对我匪夷一番,反对声越加的高昂。我不想认输,更加认真地准备着下一场的考试,我有把握。东子心情也很差,我不知道他是否在他父母面前为我辩护,但是我坚信,我自己可以证明给他们看,我不差。心里却徒增了很多很多的压力。直到考试前3天,我的情绪爆发了,我对东子说不如放弃吧,分开,我不要让你这么苦痛。他发信息回,好,希望我过得好。我没回他,以为他在说气话。那晚躲在门口打电话给他,他很冷漠地跟我说话,完全不一样的态度,跟我说,和我没有关系了。我歇斯里地得哭起来,甚至哀求,他在电话一边很冷静执著得跟我强调了一遍又一遍地跟我分了。我的心很痛,痛得无法呼吸。后来每一天,我都哭,哭完了就复习,哭完了就睡觉,哭完了就扒两口饭吃,哭完了就洗澡。爸妈其实知道这些,但不敢问我。

那些甜言和蜜语,时常在心窝边缘。

你生日的那晚,你叫了好多朋友们在钱柜唱K,你夜里10:30打电话告诉我你生日,我说你个死人生日怎么不早说,这大半夜的准备什么礼物,你说只要我来,就是最好的礼物。我屁颠屁颠的赶过去,玩到凌晨亮点,大家都回家了,只剩下我和你,我和你嘻嘻哈哈,打打闹闹玩到凌晨三点的时候很困了,你把劲爆的DJ换成你爱听的歌,忧郁伤感细碎清幽,你唱歌很好听,很低沉,很有磁性。你的手机屏幕亮起来,显示一条短信,发件人是一个追你的女生,我挑衅你说你人气真好,我说人家女孩挺不错的,你怎么就不开窍呢,人家还祝你生日快乐,看人家对你多好,你像打了鸡血一样忽然站起来凶我,你不是也希望那个男生关心你?!心疼你?!我从没见过你这么凶的对我说过话,你说的男孩是我喜欢了四年的他,我不知道你是受了什么刺激忽然对我说这些,我很生气没有理你,过了很久,你把衣服搭到我肩上说对不起,我愤怒的朝你吼叫,你这人怎么莫名其妙!你喜欢的女生自己去追啊!人家女孩发短信祝福你有错吗!你对我生什么气!你有病啊!我是喜欢他!你凭什么说他!然后你覆下唇封了我的嘴,你说你想和我在一起,我把你推倒在沙发上说你喝多了,你靠着抱枕闭上眼睛不说话,明黄色的壁灯闪了一夜,像是要打破房间的沉寂,我看着光线不停的闪烁在你好看的侧脸上,忽然就有点心疼,貌似早早步入社会的你总是很累,每次你空闲的时候总会被繁忙的公事电话打扰,从我七岁认识你,你就一直马不停蹄,你的成就对我来说是遥远的存在,我一直拼命追赶,你大学在外求学后我认识了那个男孩,你忙了一天的活动晚上给我打电话,你问我最近怎么样,我滔滔不绝的和你说起他,他今天怎么怎么样,穿什么样子的衣服,做什么样的事……你在电话那头严肃的管教,你说我这样怎么行,不考大学了吗,要以学习为重,脑子里一天想的是些什么,长大了要慢慢学会管理自己,已经不小了,自己约束着点自己,不要每天疯玩,注意身体,春天转季容易着凉,不要落下学习知道吗,晚上还会不会常常做噩梦了……我不在意听你讲话,手里忙着折纸鹤,只是模棱两可的回答,嗯嗯,我知道,嗯,我懂,我会的,知道啦,就这样吧,别说了,你忙你的吧,嗯,我还有事呢,拜。

考试那天,妹妹发信息给我说,姐,不管怎么样,爸妈还有我一直都很爱你,你要开心点。我没回。躲在厕所又哭一顿,完了然后洗了热水澡就去考试。面试很顺利,笔试也考得不差,排名第二。知道成绩之后,有种死而无憾的悲壮感。心里空空的,是证明了,但是结果没有任何意义。我对自己说。

那些昔日往事,已渐渐消逝,随风而逝。

我理所应当的接受着你对我的好,我自以为是的对你耍尽所有的坏脾气,我一直以来都是从最好最好的朋友看待你,我没有把你的喜欢当做爱,也没有把我对那个男生的喜欢当做爱,我懂,喜欢不是爱。

最后一次去那个城市,是在十月底,周六,我跑出去拦了辆车,他说我别来,可是我坚持去了。到了,东子见到我,很开心。笑得跟小孩子一样。刚好碰见美食节,他带着我在美食街那里逛了一大圈,那会儿我瘦得很,瘦得只剩下骨头,笑容里尽是悲伤。在那里逛了2遍,吃了一些东西,买了一个大大的棉花糖,像云一样漂亮,我拿在手里乐呼呼的,后来一吃太甜了,扔了垃圾桶。有点可惜。他不再牵着我,说怕被人看到不好,我心里失落落的难受。

如果有一天,青梅不再爱竹马,是不是心早已伤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