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发88手机版】家是什么,那么爱你为什么

 情感专区     |      2020-01-02 21:50

作者:甘孜昆仑 来源:文章阅读网 时间:2012-03-22 13:30 阅读:

推荐人:lingeos 来源:文章阅读网 时间:2011-10-20 19:23 阅读:

作者:爱你痛彻我心扉 来源:文章阅读网 时间:2011-10-08 14:34 阅读:

“……我是一棵冬天的树,我在想你。我是一棵冬天的树,我在等你。我知道这一切都无法有结局,我只能够把这一切放在心里……”

一天,男人喝的飘飘的回家,进门,开灯,喊女人的名字,没人应他,一低头,就看到了女人放在鞋柜上的离婚协议书。男人发了愣,没想到她会来真的。以前他们也会闹,但至多是她怄气不肯里理他,或者跑回娘家住几天,过后就自动和好了。可这次,女人显然是动了真格的。就为了没给女儿开家长会,他说太忙,没时间。女人就恼了,说:‘你一天到晚就是忙忙忙,什么时候把我和孩子,把这个家放在心上过?这日子没法过了,离婚’。男人认为这些没什么,还认为把工作看得比家庭重要,就是为了这个家,认为自己没什么错,可此时此刻男人站在这个清寂空落的家里,第一次觉得,这个家没有了女人的家,实在称不上家。他的成就,因为没了女人的分享,也变的毫无意义。

常常问自己,那么爱你为什么? 一遍又一遍,但始终找不到答案。 只知道,没有了你,一切都变得没有了意义, 上班没有心情,下班后看着一切不想动, 就连心爱的音乐也听的让人心生烦躁。 你对我好吗? 我觉得还好,可是稍稍跟别人一比, 你对我的那一点好,不值得一提。 或许是我默默的付出,却对你一向没有过多的要求, 让你不知不觉中忘记了 我也需要你的关心,需要你的体贴,需要你的疼爱。 让你忘记了,爱情是需要两个人相互付出的。 你的冷漠就像一把刀,轻而易取就能把我的心刺痛。 一次又一次的摧残着本就破碎不堪的心, 让本就不胖的我,被折磨的更加消瘦了。 不知道你看到曾经和如今我的样子, 你那颗冷漠的心是否会有一丝丝的心痛和内疚。 还是我的死活真的再也惊动不到你的心了呢? 总是在心痛想你的时候,不由自主的给你发信息, 可是每当信息一发出去我就后悔了, 不管每次我编了多长的信息,而你回给我的总是一个字,两个字。 你总是爱回不回,要不就沉默,沉默。 让一颗等待的心, 以心为中心点,从上凉到头皮,从下凉到脚底。 我多么希望在某天,不轻意的在手机上看到显示你的名字, 哪怕只是一次,让我知道你也会偶尔的想起我, 可事实证明,你真的早已把我忘记。 真的很想离开这个伤心的地方, 可内心深处又有一丝丝的抗拒,我知道,那是因为你还在这里。 我知道哪怕我已没有理由再去见你,但我还是希望能够离你近一些; 多想找个人把你代替,可我的眼里,我的心里都装不下任何人, 我知道,那是因为你还在那里。 多希望能够把你忘记,可你始终固执的占据着我心里最重要的位置。 于是只能无奈的任凭泪继续流着,心继续痛着。 没有你的日子,我的天空总是下着雨, 每当夜人静的时候,孤独总是如影随形, 思念的痛冲击着我身体里的每一根神经。 你不曾心碎,所以你不会懂得我的伤悲, 你不曾像我一样的付出,所以你不会感受到爱一个人的苦。 你不曾像我一样如此的深爱过一个人, 所以你不会明白那种想爱不能爱,想忘忘不掉的痛。 我想像你忘了我一样忘记你 可当一次次把你从记忆深处抹去, 又一次次忍不住从思念把你想起, 我知道,我总是活在回忆里, 我知道,我一直怀念过去, 我知道,忘记你就必须先忘记自己。 —— 我都知道,但我却做不到。 每个人都说我不值得, 不值得那样爱你,不值得为你那样心痛。 我知道,连我自己都很清楚的知道不值得。 每个人都劝我要放弃, 我也真的真的很想放弃那个我深受的、痴爱的你。 可爱过,伤过,痛过,哭过,恨过, 那又怎样,真正爱过了,就很难做到放弃。 在这场感情的游戏里, 或许真的只是我一人在唱独角戏, 而你只是个旁观者。 你操纵着一切,想抽身便抽身, 而我却早已陷入其中,无法自拔。 那么爱你为什么?我不知道。 也许,真正爱一个人是没有任何理由的, 只因不幸爱上了。 我爱你,这是我的劫难。 ——无论是苦是悲,命中注定我有此一劫。

每当听到《冬天的树》这首歌,我就有一种想哭的冲动。我不想这么脆弱,可是我无法控制我自己。也许,这正是我这么多年来无法释怀情感的真正原因吧?十年了,她等待了十年。那一句不经意的玩笑却成了她像泥土里栽培的诺言一样。满目旋转着期待的恋情,永恒的姿态里,朦胧而清晰地印记这我们相悦相契的最初的幸福与痛苦……

第二天回家去看父母,父母看到他都很惊讶的问:你那么忙怎么有空回来呢?没出什么事情吧?和孩子她妈吵架啦?一连窜的问题让他的脸发红;是因为回家太少的缘故吧?

01】

父母都很兴奋,父亲慌忙去买菜,母亲留在家陪他聊天。母亲拿来花生和核桃让他吃,刚坐下,电话就响了,隔得老远,他就听见父亲的声音:忘了跟你说,给你炮的蜂蜜菊花茶在窗台上放着,现在喝刚刚好,你赶紧喝啊小心放凉了。母亲挂了电话,端起茶刚喝了一口,电话又响了,还是父亲:咱家的水费是不是该交了?我忘了拿单子,你把编号告诉我。我顺路去交一下。放下电话,母亲笑着埋怨:你爸这人啊,就是事多,出去一躺能往家里打十几个电话。那点工资都给通信事业做贡献了。正说着呢,父亲的电话又来了,父亲的声音很兴奋:老太婆,你不是喜欢吃黄花鱼吗?今天菜市场有,我买了3条回去我亲自做你最喜欢吃的清蒸黄花鱼。

初冬的风没有尽头的吹。

二十多分钟里,父亲的电话接二连三地响,母亲也不厌其烦的接。与其说母亲在陪他聊天,倒不如说是陪父亲聊天。他终于忍不住抱怨说:我爸怎么越来越琐碎了?其实有些电话根本没必要打,回来再说能差多少?母亲笑着纠正他:傻孩子,你爸的心思你哪里能懂?他不是琐碎,而是把心留在家里,有牵挂有寄托,所以才会一个接一个的打电话。你爸虽然人在外面,却把心放在了家里,家里事无巨细,他都挂念着呢!不要以为只要往家里拿钱就行了,家不是放钱的地方,而是放心的地方,只有把心放在家里,爱和幸福才会在家长驻,你明白吗?

在这个荒凉的边陲小镇里,每天都会有人消失。而我,真的不知道自己是否也像城市上空的尘埃一样一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他看着母亲意味深长的目光,刹那间醒悟过来。他想起自己忙起来时从不曾给家里打过电话,甚至她打过来的电话也被他匆匆挂断;想起自己陪上司应酬和同事聚餐,家里的那盏灯一直为他亮到深夜,他却从不曾想过女人的孤独和牵挂;想起孩子都6岁了,多次要求他带她去动物园,去游乐场,他的诺言却迟迟未能兑现。是因为忙,还是因为他从不曾把心放在家里?

习惯性地拉开右边的抽屉,小西送的佛珠孤零零地躺在中间。我不觉伤心起来:夜,我是小西,我回来了,我的人和我的身体一样日夜思念着你。

那天晚上,他去接女人回家,女人犹豫着不肯回,他急急的跟女人解释:“不会再像以前那样了,我以前是忽略了你,忽略了咱的家,我以为只要源源不断地往家拿钱,就能保证我们的幸福。我差点把爱弄丢了,以后我会把心放在家里,把家放在心上,你愿意跟我回家吗?”女人没有回答,却慢慢地走过去,投进他的怀里,哭了。

我望着它,泪如雨下。

是的,家是放心的地方,是盛爱的地方。忙。从来都不是理由,心在,爱在,牵挂在,幸福才会繁衍不息。

佛说:前世,你是我亲手种下的一株碗莲,别的莲都开了,只有你,直到枯萎,也没能把你清丽的容颜展现在我的眼前。

我呢?能不能在水尽山穷处找到你前生留下的脚印?或若干年后,当你再来到我身边,是否有灿烂的微笑?那个贪婪地嗅着橘子花开的女孩子是否一如当年深情地将我仰望?那段时常在梦中悠扬成泪水的岁月,为何始终不能远去?满城的风絮里飘散着凄切的长笛,为何一次次砸疼了这颗震颤不已的心?

三千六百五十个日日夜夜,我以为可以淡忘。谁能想到,禁锢了多年的记忆带着冰冷刺骨的芳香一涌而出。

往事如梦,这仅仅是一段无法重复的残酷的往事。

02】

和小西相识是很多年前的事儿了。

那年我读大二,我的最初是在一家杂志社做美编。说白了就是一个替作者画插图的小工。小西很喜欢我画的插图,她说我画的图和我的人一样忧虑。

小西长像一般,第一眼看上去绝对不会让你心跳加速的那种女孩子。所以,我对她的热捧无动于衷,谈不上喜欢,但绝对不讨厌她。因为白天要上课,我只好晚上到杂志社工作。每晚工作结束后已是漫天的星光闪闪。我走出杂志社,小西总是站在大门口的路灯下等我。见我出来依旧向我招手,乐不知疲地问我:一定饿了吧?我请你吃砂锅面。

砂锅面是我最爱吃的面食之一,记得和小西第一次来路边吃砂锅面的时候,她被狠狠地烫了一下,眼泪都烫出来了。我说,以后再不让你吃砂锅面了。小西揉了揉眼睛,哈了哈口气说,没事儿,我能吃。

小西是南方人,不喜欢吃面食。可是,每天晚上我下班之后她总是带我来这里吃砂锅面,再要两串烤羊肉,吃得我们热火朝天。做砂锅面的是位老人,有着一张拙朴苍老的面孔。他的面摊生意很好,可总是等我们吃完最后一碗面时才肯收摊回家。此时已经是零晨一点。他依然小心翼翼地注视着我和小西,好像在呵护一对天真灵秀的儿童。小西付了钱,老人朝我们淡淡地一笑,乐呵呵地说:年轻人,祝福你们!小西灿烂地回敬道:谢谢您大爷!她的语气特欢畅,可是,我的心却像是一双在钢琴上胡乱弹出一连串音符的手,不知所措。

周六是我比较清闲的日子,我总是在阳光洒满整个宿舍的时候起床。洗漱完毕后,我会准时听到小西在我们宿舍楼下扯着嗓门喊我的名字。我伸出脑袋朝下看,小西一手托着早餐一手朝我使劲地摇摆:快下来,吃完饭我们放风筝去。

那时候的天空总是很蓝,阳光如同碎银。风把小西的发丝吹起来,拂过我的脸,痒痒的。纯情似水的小西一下子撩起我心里的漫天落叶。我对小西说,如果不是她,我会爱上你。小西问,她是谁?我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她是谁,她就像一个绝美的梦幻一样,时常出现在我的眼前,让我无力自拔。如同受洗了千万年磨炼而出的魔法一样,让我无法放弃那个虚无的梦境而全心投入到另外一场爱恋之中。我对小西说,我不知道她是谁,也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但我知道在我入学的那一天,是她帮我付了八块钱的饭钱。

小西笑了,她说,你把钱还给她不就得了。

我也是这么想的,可是,让我刻骨铭心的不是八块钱的饭钱,而是那个飘逸身影和那片干净的无法描述的展颜一笑。那是我入学的第一天,饥肠辘辘地在饭店吃完饭之后,才发现自己的钱包丢了,当我一筹莫展的时候,是她帮助了我。那双陌生、清澈而忧伤的眼睛,无法复制的落寂的容颜,始终千遍万遍地游走在我的思绪里,让我心潮起伏的无法遏制。即便是穷尽我一生的时光,也难以弥补那道留着记忆的余温。

小西问我,她还会出现吗?我说不知道。小西笑了,说:她根本不属于这个城市,她只是这里的一个过客。

也许小西说的对,有些人一旦错过就是一生一世。可是,站在时光的边缘,沉淀过往,我总会频频回首,回首那些影响我一生的往事。

03】

小西是师范学院音乐系的学生,她喜欢唱歌跳舞,还经常带我到她们学校教我跳舞。我的舞技特差,教了无数遍还是接二连三地踩小西的脚。我恨自己太没出息,可小西的耐心超好,依然不厌其烦地指导我。

一曲下来,我累的满头大汗。小西总是第一个跑出去为我买可乐,尽管我说不渴。看她洋溢的心情,我却不知所措。准确的说,小西不是我喜欢的那种女孩儿,她始终无法带给我心跳的感觉。也许,在我的生命里,她只是充当了一个过客的角色。来则来,走也不会给我留下任何感情的纠葛。

有一次,小西和我约好周六下午一起去看电影。结果我的肚子太不争气了,拉的我腰板都直不起来。倒在床上一睡就到了下午四点钟,醒来后突然想起和小西约好一点钟在电影院门口会合。我来不及肚子疼痛,骑上单车朝电影院飞去。小西在电影院门口焦急地徘徊,冷风卷住的身影瑟瑟发抖,眼睛不停地四处张望。当我站在她跟前时,小西的脸突然沉了下来,她生气地说:你怎么才来啊?知道不知道外面很冷的。我终于忍不住了,说:我的肚子疼了一天,能来已经不错了,再说又不是我请你来看电影的。话音刚落,我就后悔了,自己迟到了还怪罪别人,我真想将自己吊起来打一顿。小西望着我,眼睛里飘逸着烟雨迷蒙的忧郁,那双乞求的眼眸里写满了很忧伤很忧伤的平静,她低声说:对不起,我不知道你病了,现在好了吗?忽然之间,我的心空荡荡的疼痛,我原以为她会发火,她会弃我而去,而事实恰恰相反。

那天,电影结束后我第一次亲吻了小西。这是我们相处以来最亲密的一次接触。她依偎在我的怀里,好像很害怕,长长的睫毛下有水珠晶莹跳动。我紧紧地抱着她,她的身体轻微的抖动。我轻声地问:怎么了?她突然哭了,声音虽然很小,但足以让我惊恐万分,手足无措,就像跌进一个无边无际的黑窟窿里。

半天,小西紧紧地抱住我的脖子,将闪动着泪花的笑容展现给我,又将嘴巴贴近我的耳边轻声细语地说:我爱你!

三个字听的我目瞪口呆,哑口无言地愣在那里。你怎么了?小西问。我慌忙回答说,没什么。小西像个孩子,恨不得将脑袋钻进我的身体里。

小西问:你会爱上我吗?

这个问题太难回答,我犹豫半天才说:如果不是她,我会爱上你。

小西笑了,笑的很干净,她说:爱情可以水滴穿石,也可以愚公移山,我给你三年的时间,如果三年之内你找不到她的话,你就做我的爱人,好吗?

我一阵的心酸,眼泪都快掉下来了。我慌乱地点了点头,说:好吧,我会爱上你的。说完,我的心就像秋风后漫山遍野的雪,在千头万绪的记忆里,止不住泪流满面。

其实,我想试着去爱小西,可是多少次的努力都失败了,一直爱不起来,一直在爱情的边沿徘徊再徘徊。爱情的本质究竟是痛苦还是幸福?这真是一个孽数。在小西对我说“我爱你”的时候,我所体味的不是幸福,而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悲哀。

04】

小西的家境和我几乎一样贫苦。父母每个月寄来300元的生活费已经是倾其全力了。小西为了省钱,生活上过的结结巴巴的。她告诉我,在没有认识我之前,三百元的生活费她至少能省下来一百块。我问她,你不吃饭啊!她说,减肥。我看着她那骨瘦如柴的身段,真让人心疼。

小西最昂贵的衣服就一件80元的米色风衣了。她告诉我,那天她和同学逛街,见到一件风衣觉得还可以,一问价格300,小西无意讲价,就随口说:80。本以为老板不会卖,就这样走了。哪里知道,老板一拍大腿说:卖了。当时小西兜里只有100块钱,无奈她只好买下,害的小西吃了半个月的萝卜干。我问小西:你不买不就得了。小西撅着嘴巴,一脸委屈地说:我也不想买,你要知道,如果讲了价格你还不买的话,那些店主会骂你的。

尽管这么节约的小西,她对却我从不吝啬。逢年过节总要给我买些奢侈的礼品。我警告了她好多次,她依然不改,依然一如既往地对我好。

我对小西说,去找份兼职做吧,就像我,虽然工资少又很累,至少锻炼一下也不错嘛。小西的眼睛立刻明亮起来,她扭捏了半天,吞吞吐吐地对我说:其实,我一直在迪厅里唱歌,我怕你知道后嫌弃我,就一直没有告诉你。听了此话,我哭笑不得。我说:唱歌是你的专业,我干嘛要嫌弃你呢。小西脸立刻红了,像熟透的桃子,她说:迪厅里的歌女给人印象很差的。我说:我不这么认为,至少你是一个好女孩儿。小西笑了,说:今晚我带你去,听我唱歌好不好?我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