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江南的烟雨中,我愿水长留

 情感专区     |      2020-01-02 21:51

“你起来,你起来!”女人赶紧去搀扶男人到病床去。

沿着果园旁的小径,慢行数里,一道篱笆,一个柴扉,一间木板小屋,一个满是蛙鸣的小塘,塘里长满青草。推开柴扉,走进去,可见新种的辣椒,茄子,还有开着白花的萝卜,举着黄色花瓣的菜花,整齐的菜畦,匍匐着许多不知名的野花。一座新修的摩天大楼,叫城市绿岛来着,院内几十株大樟树,就叫绿岛,比起园林里的奢侈,不知是怎样的贫寒了。但那楼上的人还是幸运和知足的,在楼上还可以望见这一片绿海,也有望梅止渴的意味。柴扉里的菜园,一直延伸到摩天大楼的基础上,与那摩天大楼,仅一条竹子织成的篱笆相隔,一对老夫妇,在大楼的基脚上种上了瓜果蔬菜。想那大楼里的人,可以上演现实版的偷菜,不费吹灰之力。真正世外桃源,蛙鼓阵阵,感觉我们就是那对拿锄挑箕老夫妇,幸福而满足。只要心在,相距千里,又有何妨。身无彩蝶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其实不必说。默默地关爱,默默地理解,默默地守候,默默地祝福,一切都是静默的,有时真的可以无声胜有声。没有世俗,没有繁琐,那是净土里的爱恋,天堂里的情愫。渐渐飘荡成缠绵而温暖的空气,穿越千年的时空,燃烧在生命中蓝蓝的白云天,浪漫在蒙蒙的江南的雨里。

是谁说,看着天空,眼泪就不会掉下来,可是,当我高高的昂起头,脖子上的泪,比雨繁密,比雪彻骨。因为痛苦,让我难以自拔。我对不起自己,对不起那个辛苦的高三,每日清晨,不曾间断的早读,每天晚自习结束后,仍在奋笔疾挥的自己,终于还是被辜负了。一场高考,击碎了那个背着行囊追逐幸福的美梦,打破了那场兵荒马乱的青春里唯一的宁静。我,后来,还是一个人。

“喂,是嫂子吗?不好了,坤哥被车子撞了,现在正在医院抢救。是公司接到医院的电话方才知道的,你现在马上赶往市中心医院513室。”男人的同事小郭说。

文:性淡如菊

五年,人生中不长不短的小插曲还是要谢幕,把明媚的年少时光彻头彻尾的隐藏,一路上的酸楚与欣喜都将隐于厚厚的帷帐下,所有的异想天开都被画上了句号,我多想穿越时空,看看五年前的我们,一起笑,一起闹,没有忧愁,没有负担,只会坐在一起看漫天繁星,多想再看一眼,你当初留在课桌上关于深爱的痕迹,多想再看看,你在书角写下的心情,多想在某个大雨滂沱的路口,遇见你。

就在这时,女人突然回来了。她因有一份文件在家中,故急忙赶回家中拿。一打开房门,一股煤气喷鼻而来。她赶紧进屋把所有的窗户打开来,又急忙赶往厨房,把煤气关了。

思念如烟氤氲,雨儿随花纷飞。我喜欢这缠绵悱恻的小雨,喜欢在细雨淋漓中独行,我是感觉到你的存在的。你的小手在我的大手里温润,你的发丝在我的肩头柔软,你的体香在我的心肺里流淌,你的笑语在我的耳畔缠绵。雨,静静的,轻轻的,柔柔的。你悄悄的,暖暖的,美美的。泪水滑过脸庞,淋湿衣襟,洗涤心中的惆怅。我等你,在江南的雨里,等你,一辈子,你会来吗?也许今生,你不会出现,也不会到来,你只是我的一个梦,在雨里,江南的雨里,游离了千年。我的兰,你在哪里?

华卿似水,我愿水长留,可是,只有船才跟得上水的步伐,只有桨才触得到水的温度,我没有力气,化为船桨,只能看着……水长流。

过了好一会,男人被推出了手术室。当得知男人还活着时,女人那颗一直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来了。可不幸的噩耗再一次打破了气氛,男人的脊椎严重受损,可能这一辈子都要坐在轮椅上了。这个噩耗犹如一把尖刀深深地直戳女人的心脏。女人并没有哭,也没有再说什么,男人出院的那天,女人毅然推着男人回家了。

千转百回,不觉已是一片桉树林,笔直的树干,是那么率性,一点也不知道曲一曲,看样子,还是甚合我心。我喜欢那一种直,直插天空,是那么傲气,原来我的骨子里还是傲的,只不过忘了自己还有傲骨而已。你喜欢吗?这样一片原始的丛林。茫茫而不见边际,随着山势,伸向天的尽头。中间是数十亩空地,空旷而渺远。林子幽静,鸟鸣阵阵,清风徐来,漫卷一林沙沙之声,漫步林中,黄叶遍地,堆积如毯。空地尽头,是新辟的果园,一大片,一大片,黄色的泥土,散发淡淡的清香。果园外边,是繁华的街道,一色的摩天大楼,只一条围墙隔着,把尘世的喧嚣,挡在外头。亲,这不如我们的心灵吗?只一道围栏,便营造出心灵的净土。几只黑色的狗,几只褐色的羊,在空旷的草地上撒欢,觅食。不远处,一座废弃的瓦窑,被菜地包围,一条泥土的小路从菜地中央穿过,通向一墙之隔的红尘。

少年已经远走,我就算踏着时光列车也难望其项背,唯一的筹码已经作废,我甚至讨厌上天为什么给我的路如此折磨,为什么不能让我平平坦坦的走一段,哪怕只是一小段,我是一个骄傲的人,容不得自己有半点缺憾,当成绩出来的那一刻,我开始删掉有关少年的一切,即使心疼的要命,也不愿再打扰,只是因为我们很难齐肩而立。一场高考,彻底埋葬了我小小的,却极其珍贵的秘密,磨平了我为之坚持的勇气,像是一曲离殇,祭奠随风而逝的爱情。

男人几次都提出要和女人离婚,但都被女人婉言立刻制止了。女人对男人说:“我是不会和你离婚的,今生今世我就是你的女人,你就是我唯一的男人。俗话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自那天我答应嫁给你开始,我就一辈子跟定你了。不管你现在怎么样?我都这一辈子只认定你!你就是我的男人!我知道你是怕拖累我,为了我好,才要和我离婚的,可是我也是爱你的啊,我不能因为你现在这样,就离你而去,我真的做不到,我做不到啊,而且我内心也会过意不去的……况且你也不会一辈子都这样啊,可能再过几个月你就可以像以前那样站起来了……”

与你相遇,是我今生最美的意外。雨后的天空,没有亮丽的彩虹,却有惊心动魄的蔚蓝。你站在湖光山色,芳草萋萋的田园里,一袭白衣,惊艳了流水落花。缘是什么?只在那心灵一瞬间的悸动。爱是什么?只在彼此不经意的惊鸿一瞥。也许是寻找了千年的等待,也许是遗忘了时光的守候,刹那便成永恒。心动,便是一辈子。人生的最美,莫过于邂逅的刹那,灵与肉的撞击,温柔了美丽的江南。

2014年盛夏,我轻轻的品尝了眼泪的涩酸,为一场失败的高考,以及一场美的像梦似的曲终人散。

男人是一家公司的业务员,常年都在外跑业务。女人则从事文秘工作。两人大学毕业后便结了婚。男人是农村的,为此,在结婚前,还遭到女人父母的反对,但最终女人还是说服了自己的父母,与男人结婚了。现在两小口过着既幸福又惬意甜美的日子。

下石桥,便是一渠,渠中流水颇急,却更见清澈。水藻如风中的乱发,细小的鱼苗,如针尖,如细丝,如雨珠,如女子的睫毛,在激流里窜。渠旁便是碧塘,几处钓台,伸进碧塘,古老的石栏,却没有一个钓客。便少了些许“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的古意,好想与你,披蓑戴笠,执手相看,在这绵绵的雨里,静钓一潭风月。挥洒我是渔公,你是渔婆的千年浪漫。花香沁鼻,仿佛你的体香,清幽而淡雅。远远一榭,傍水而建,红墙黄瓦,门扉紧锁,旁边点缀许多乱石。乱石,水榭,古木,繁花倒影水中,那鱼群仿佛在乱石、水榭、古木、繁花里穿行,游弋与于天堂仙境之中。与你相拥,手捧一书,慢吟诗词歌赋,在江南的雨里,让水倒映我们的容颜,在静静的时光的流里,慢慢变老。最后与这纯美的自然融而合一。潭的尽头,又是一桥,桥洞相连,又是一潭。红色的大鲤鱼,摇着尾巴,慢吞吞穿过桥洞到那更清更浅的潭里去,渐渐藏匿于乱石中不见。堤岸上是一个草坪,草色绿得发亮。雨落草丛间,弥漫一地轻烟。

曾经拼了命,发了疯的努力,只为迎接这场高考,为赢取一张进入未来的入场券,无心春夏,无畏风雨,早晨是空无一人的教室,晚上是寂寥无人的黑夜,早起,晚睡,黑眼圈更深,眼带更重,连一生最美好的年纪都赔了进去,可一不小心,就失去了所有。这份委屈,该告诉谁?努力了,却没有结果,这又该向谁说。

刚听完,女人眼前立马一黑,手机掉在地上,人朝路边的大树倒下。

温婉如玉,蕙质兰心,我拿什么来形容你。你是婉约在古典里的女子,带着陶渊明的隐逸,李清照的清静,温温的,润润的,行走在江南的水乡,书写着飘逸的诗韵。不热烈,不张扬,如同这江南的雨,飘飘洒洒,若有若无,朦胧了我的梦。成熟的胸怀,慈悲的心灵,闲看花开花落,云卷云舒。似水流年,沉淀出你淡淡的清雅,你是个知性并深邃女子。痴迷,是我的心。沉醉,是我的情。魂牵,梦萦。感觉每一滴雨,都是你的泪;每一片云,都是你的情;每一朵花,都是你的心;每一缕风,都带着你的芬芳;每一声水响,都是你的轻吟。云水禅心,你在红尘之外,静立成我心中的佛。

年少时,曾许下一纸承诺,信誓旦旦的说着以后的生活,却从未了解生活中的曲折与坎坷。从未想过,这一年,会如此这般,草草收场。原来,只有理想碎了,眼泪才会猝不及防,只有真正绝望了,心才会碎的彻底,看起来简单的一件小事,对于我,仿佛像是一场生死之战,我在硝烟中迷失了方向。包括,我一直为之努力的那个人,都付之一炬。难过到了极点,才会说不出话。

2014年7月7日晚

房屋楼舍,或飞檐翘尾,古香古色;或高大宏阔,现代感极强。都掩映在绿树丛里,几经辗转,林荫深处,惊现一地幽兰。遍地幽兰,那惊鸿一瞥的淡雅,才知道世间的一切花朵,都有点俗了。兰开幽谷,仿佛隐世的你。“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隐者如兰,而我只是一朵菊而已。你是兰,我是菊,婉约在江南的雨里。兰,在雨里静默。紫色的花,白色的底,淡而雅,那轻盈的花瓣,薄如蝉翼,润如丝绸。那是雨的精灵,云的魂魄,梦的梵语。兰的清芬,世界上没有哪一种花香可以媲美。那是真正穿透灵魂的梵音,在升空的刹那,透亮成照耀虚空的佛光。兰,优雅地开着,在百年古树下,也许它们并不需要很多阳光,仅仅一点风雨,就已足够,便能开出震撼俗世的花朵。兰,开满一地,每一朵花里,都有一个你。你在花瓣里摇曳,摇落一地诗情。

“可是,可是……可是我现在都这样了!我真的不想拖累你啊,你才二十多岁,你的路还长着呢。我心里很是愧疚,很是痛苦啊,你就答应我,我求求你就答应和我离婚吧!玉儿,我求求求你了,你就答应和我离婚吧……”说完,男人使劲全身的力气从床上滚了下来,正要向女人跪下。

雨渐深,天渐暖,云流,风斜,情懒。一个人漫步在午后的园林,思念着一生等待。你若在,心就在。也许你也在寻我,也在这江南寂寞而缠绵的雨里,静静的,虔诚的等待,任时光荏苒,岁月蹉跎,也未曾有一丁点儿放弃。亲,真想柔柔地抱抱你,温暖你,以一生的柔情。与你一起去听江南水乡的渔舟唱晚,去看长河落日的大漠孤烟;一起守候心中的净土,用手中的笔,记录人生的浪漫。相逢是歌,真情演绎。相识是缘,感恩缘遇,等你,在千里之外。想你,在江南的雨里。也许今生,你不会到来。来生,我还要等你,在美丽的江南,无边的烟雨里。

男人停住了哭声,只是两眼呆呆的望着女人。

路没有尽头,百十条互相连着,曲径过去,一条笔直的大路,大路旁是几座高楼,隐隐听得见女子青春的笑声。远远的,充满春的活力,张扬而放肆。足旁的一棵桂花树旁倒着数块石碑,篆刻着数百年前的风流,一切都将成为历史,包括那楼里青春的笑声。谁都曾经青春,也将慢慢老去,最后都是一杯尘土。一块平地上,插着几朵塑料花,一堆燃烧过的纸钱的灰,一些鞭炮的残核,花是围着一株新栽的桂树,围了一个圈。也许祭奠的是长眠在桂花树里的灵魂。人生何往,那就是我们最后的归宿,能与桂树合而为一,兴许是个好归宿。

“小坤啊,不是我们二老绝情寡义,我们也知道你特别疼爱我们的女儿,可是我们也没有办法啊,哪个为人父母的能忍心看着自己的子女,一辈子都这样累得过下去呢?她才二十多岁,以后的路还长着呢!这些话压在我们心里好久了,可一直真的不好说什么才好,我们……你看……”二老话都没有对男人说完,老泪竟情不自禁的马上流下来了。

烟云弥漫,细雨霏霏。生活,一如既往,平平淡淡,偶尔忙碌,偶尔闲适,闲时读书,忙时想你。渴望与你相识,在这迷蒙的雨里。渴望与你相知,在这江南的春里。渴望与你相恋,在这人生的转角。渴望与你相爱,在这尘世的城里。渴望与你相守,在这忘世忘机的净土。我们在尘世里相遇,那净土也变得温暖,地狱也充满幸福。可你一点而也不知道,我只有静静的思念,孤独的享受,这一个人的地老天荒。

三个月已经过去了,男人还是无法站起来……

漫步在烟雨江南,沿着曲折的柳堤,静观鱼戏波,风吹浪,任相思如云烟弥漫。想那细长的柳丝,如你风中的长发,飘逸出古典的浪漫。曲径通幽,石桥水榭,亭台楼阁,无不缱绻着淡淡的思绪。已经是春天了,你的心还睡着吗?桃花开了,又谢了。柳叶落了又青了。那雨里的芭蕉,还耷拉者枯萎了的巨大的叶子,怀素已去了千年。你看见了吗?清澈的碧潭,成群结队的青鱼,嘴里衔着水草,在丝藻里浮游,尽情享受自由自在的快乐。落花洒满碧潭,青草铺满山坡,我在春天里徜徉,心里却只有你。还有一条奇怪的青鱼,却喜欢倒游,仿佛叛逆的我,总做些奇怪的事。柳丝里一座孤亭,亭子空荡荡的,与那顾影自怜的垂柳一道,在碧波烟雨里惆怅。

就快要倒下时,女人死死的抓住路边的那颗大树,“我不能倒下,我得马上去医院!”女人捡起手机,飞快的朝医院跑去。

很喜欢这片神奇的土地,和这土地上有点传奇的园林。这是这个城市中央,最后的净土。几百亩的园林,数百年的历史。越过一个小潭,上坡,又是一个小潭。一律的小径通幽,一律的古木苍苍。古樟和古枫上悬挂的牌子上显示,这些古树已经有200年或150年历史。最年轻的桂树,也有百年岁月。站在桥栏上观鱼,静听流水潺潺,仿佛就在世外。古老的紫藤,顺着古树,蜿蜒出苍劲和倔强,紫藤上的紫花,灿烂成春天特有的烂漫,那是怎样一种花瀑?倾泻出一种磅礴和深邃,仿佛你特有的高雅和浪漫。漫天花雨,漫天花语。鸟儿啁啾,在这样一个净土,它们的鸣声是最清脆的,它们的声音里,只知有爱,不知有恨。鸟鸣如天籁,伴着水声,伴着花香,在绿荫深处,在寂寞深处,在禅心深处。

“爸,妈;我知道,我心里也一直很愧疚的,都是我不好,我不但没有给她幸福,反而拖累耽误她了。她是我这一辈子唯一深爱的女人,我自己都这样了,我心里更是千万个亿万个不忍心她这么跟着我过苦这样的日子啊!我……爸,妈,您二老请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了。”男人说完早已泪流满面。

因为有你,就是风雨也温暖。独行在寂寥的雨里,享受心里有你的幸福。转过兰池,那200年古枫顶天立地,唤醒我沉睡了的野性。顶天立地,叱咤风云,万马奔腾,慷慨悲歌,我本天地一男儿。好想金戈铁马,驰骋疆场,马革裹尸,横槊赋诗。那一世,我是英雄,你是美女,你躺在我怀里,静静流泪,泪水濡湿我的战袍,书写儿女情长的浪漫。我倚天屠龙,仗剑长歌,一生豪迈。因为有你,我的世界不再寂寞,那一地飘零枯叶,也在脚下有了绵绵的柔软,落花,枯叶,青草总是夹杂在一起,氤氲真淡淡的情思;因为有你,我的文字有了轻灵的翅膀,空灵的意境,浪漫的情怀。古树蓊郁,直插天空,这是怎样一种古而幽。房舍躲在古木中,偶尔露出一角,各色的花,点缀其间。白的橘花,黄的迎春,红的茶花,紫的泡桐,分别在不同的区域,在你不经意间,与你撞个满怀。因为有你,我的旅途不再孤单,不在一个人看风景,此刻,分明是与你同在。你如空气般,在我的鼻息,在我的心肺,在我的血液里了。你如花香般,走进我的躯体,与我合而为一了。今生感谢有你,在我的心灵,在我的身体里,你无所不在。在江南的雨里,遇见你,真好。你撑一把油纸伞,身上散发淡淡的幽兰气息,眼波盈盈,诗意的在我生命里走过。你是我生命里的过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