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向来都很好,你是自家毕生的至宝

 情感专区     |      2020-01-02 21:52

推荐人:sunshinell_1985 来源:会员推荐 时间:2009-04-17 17:14 阅读:

推荐人:sunshinell_1985 来源:会员推荐 时间:2009-04-04 20:33 阅读:

推荐人:guxiaowei 来源:会员推荐 时间:2009-02-20 09:23 阅读:

父亲一个人在家,有了问题想不明白,就打电话给我。冬天的时候他问我,安安,你谈恋爱的时候是不是也没有嗅觉和知觉?对于这样奇怪的问题,我知道不需要回答,只要回问他怎么突然想到这样一个问题就可以了。然后他的兴致便会突然地提上去,讲起他一个人逛街,看到沿着小城冬天都会发臭味的护城河旁,有一对情侣,竟是相依偎着坐了三个多小时,你说他们不觉得那儿臭也感觉不到冷吗?

老公一直自夸是个好丈夫好爸爸,每日努力工作,疼老婆爱儿子,把一切可能来犯的假想敌统统拦截在我家围城之外。他说从来都没想过堡垒会从内部攻破,一把屎一把尿地将儿子养大,愣是给自己弄出个第三者来,真是越想越没脾气。

2001年6月,父亲在沈阳一家医院做食道开胸术。术前,他一直很紧张,每天都去隔壁病房打探情况。因为,隔壁张姓病人也做了同样的手术,听医生说手术历时七个小时,开刀三处,缝合101针。

图片 1

你自己有妈妈

父亲问他,是不是特难受?刀口痛得厉害吗?不吃东西饿不饿?我悄悄对着他使眼色,因为我一直瞒着父亲,所谓的食道开胸术实际就是食道癌手术。孰料那人看也不看我,用微弱的声气说,难受你也得做,活着啥滋味都尝尝,才叫不白活。你以为你得的是癌?那病不好得呢。整个房间的人都被他逗笑了。

儿子三四岁时,我家几乎每天都会上演一场双人床争夺战。战场从床下到床上,硝烟弥漫,从温情片演到悲情片,战斗往往在儿子的大哭声中结束,但这并不表示儿子输了战争。

有一次说起这手术的效果,张大爷说,我不指着多活,再有个十年八年就可以了。他儿子说,满足吧老爸,好人也就活那么大岁数,谁能长生不老呀。他们父子的乐观感染着父亲,渐渐,他也不那么悲观了。

记得有次事先说好了儿子自己睡,结果等父子俩洗完澡出来,儿子拖着大浴巾就往我们卧室跑,爬上床钻进被窝大声向老公宣布:“今天我跟妈妈睡!”经过一番好言相劝及唇枪舌战,老公终于失去耐心,撕下所有的假面具,冲儿子叫:“哪有小孩子挤在大人床上的,哪有你这么不听话的孩子!你有自己的房间有自己的床,回你自己床上去!”儿子把小嘴一咧,拖着哭腔:“哪有你这样对小孩说话的嘛……”然后不服气地对老公哭着说:“你自己也有妈妈,你去找你妈妈!这是我的妈妈又不是你的妈妈!妈妈!……”放声大哭。

我和张大爷的儿子常在一起聊天,说起这手术的未来,自然都是一片渺茫。他说,在他们面前可不能这样悲观,最好不要拿他们当病人,让他们自己意识到得的是无足轻重的病,不要自己吓自己。后来,我有意在父亲面前灌输这样的意识,比如,让他自己走路取东西,他回来稍慢,我会说,怎么这么久?父亲便笑,但在潜意识里,他是高兴的。

我笑得几乎岔了气。最终,老公哭笑不得地一边收拾自己的枕头被子,一边嘟哝:“哎哟!算你狠好不好?我怕你,我让着你行不行?”然后夹着自己所有的床上用品从客厅狼狈而过,到另一间卧室去了。

出院后,我们一直保持着联系。父亲常常给张大爷打电话,问他有什么反应,喜不喜欢吃饭,胃痛不痛,吃东西噎不噎。张大爷接电话,每次都说很好,能吃饭了,消化也好,还胖了几斤。告诉父亲少生气,多想高兴的事。

我记得你说过的话

一年后,父亲恢复得很好,脸色红润,渐白稀疏的头发重新变得黑亮浓密,不知情的人根本看不出他做过手术。和以前一样,隔段日子,父亲便给病友打个电话聊聊。后来总是张大爷的儿子接电话,问他父亲怎么样,他说气色好,没什么异常反应,以前胃酸,现在已好了。叮嘱父亲多注意,乐观些,精神作用是很重要的。

到了三年级,儿子开始不那么听话了。看到别的孩子安静守礼,我也想让他像个小绅士似的表现出应有的教养,谁知他就是不肯合作。我不免检讨自己教子无方,同时开始留意与儿子说话时的措辞,尽量跟他说从书上看来的、我认为有哲理的话,希望能让儿子留下印象并潜移默化产生正面的影响。可现实是,说得最多、不假思索从嘴里蹦出来的还是“吃饭的时候不要老说话!”、“去把书包收拾好!把你的爪子洗干净!”……一副气急败坏有失母仪的样子。每每事过境迁,想到自己说出的这些毫无智慧的话,心虚得不得了。

第二次复查我们没遇见张大爷。他儿子打电话说,老家来了亲戚,要耽搁一段时间,还转达了张大爷对父亲的问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