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言寸草心,且行且珍惜必发88手机版:

 情感专区     |      2020-01-02 21:52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

每每提及“母亲”这两个字时,我总是需要很大的勇气,因为“母亲”这两个字太沉重了,她带着沉甸甸的爱,让我不敢轻易去亵渎她的圣洁。而比“母亲”两个字更为沉重的是:母亲节。

”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的孩子像块宝……“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一年365天的操劳,换来的是“母亲节”三个字。每年母亲节那天,空间里、论坛中、微博等满屏的都是对母亲的祝福与感谢,也千篇一律的都是那几句话。曾经,我也这样在空间写过祝福的话,更写过感恩的诗,这是第一次觉得“母亲节”这三个字非常的沉重。 现在想来,对于那些母亲而言,那些祝福和感恩的话,她们看不见、听不见,更是不在意,因为母亲在意的只是心意。我的母亲,很平凡、很普通的农村妇女,她不识字,不懂普通话,她只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操劳、忙碌、唠叨。现在回想起来,空间里的祝福与感恩,十分讽刺,母亲,她要这些,又有何用?

————题记

——题记

我喜欢看书,看优美的文章。每次,看到那些关于母亲、关于母爱的文章时,总会被她们感动、为她们流泪。我以前也经常会落泪,但是,真的不清楚在无数次的流泪和哭泣中,有没有一次眼泪是为母亲而流的。在家里,从小到大,看到更多的都是父亲的忙碌和瘦弱,父亲占据了原本属于母亲在我心中的那个位置,我很清楚母亲需要的是什么,但却从来没有给过。

华灯初上,夜色清寒,已是将要立夏之际,北方的五月依旧冷的让人发寒。望窗外灯火阑珊,垂柳摇曳,独自在家的我,于电脑桌面的音乐收藏随手一点,一首"世上只有妈妈好” 便以清灵婉转的声音缓缓地划过耳畔。童音袅袅,入耳生怜,却是惹的心头阵阵隐痛,瞬刻间,泪眼婆娑,无言的,只有眸光闪烁。

关于母亲,总想为她写点文字,可每次提起笔,总是不知道如何下笔。

印象中,我为母亲洗过头发,为母亲剪过指甲,仅此而已。

不曾记得,第一次听这首歌是什么时候了,只知道很小很小,小到当时甚至都听不懂歌词唱的是什么?时隔多年,我已然长大成人,也曾经历风霜雨雪,也曾遍尝酸甜苦辣。唯独,这首歌,是我从来不敢轻易去聆听的心音。它仿佛是一道潜藏在我内心深处始终都不敢轻易触碰的伤壑。默默无言中,隐匿的,是过往于心间太多太多的酸楚。

儿时,母亲在城里工作,而我跟随爷爷、奶奶在乡下生活,很少见到母亲,所以母亲在记忆里只是一道模糊的想象。每逢过年的时候,母亲总会准时的回来,不论风雪,不论暴雨,母亲总是披星戴月的赶回老家,与我们一起过年。

而母亲,每次回家的时候,总能从左邻右舍的口中听到她对我的担心。对于我而言,母亲不像父亲,父亲给了我成长必须的资本,给了我读书受教育的机会。而母亲,给我的除了乳汁,便是那普普通通、再平常不过的饭菜。如今,自己只身在城市,我喜欢洗手为自己做饭炒菜,但是,这些饭菜总少了一份记忆中应该有的味道—母亲的味道。对于天下所有的主妇而言,为家庭、为儿女,付出的就是凝聚在一粥一饭里的悠悠寸草心。

如果说,那段不可改变的往事,是我人生历程中痛心刻骨的不幸,那么,她的出现,便是我不幸中的万幸。

那时候, 最期盼的便是过年。因为,母亲每次回来,不论早晚,不论阴晴,都会给我带来喜欢的书籍,给我带回帅气的衣服。在那个青葱年少的时代,母亲的回家,总能带给我欣喜,带给我快乐与期待。爷爷、奶奶也是和我一样期待母亲回家,刚到阴历的十二月份的时候,便开始了日复一日的数日子,等候母亲回来,也每每是那个时候,爷爷、奶奶的脸上挂满笑容,张罗着母亲爱吃的食物,准备着过年的货物。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一] 终于,我不再是一个没有妈妈的孩子。

那时,母亲还很年轻,一头乌黑亮丽的秀发,一身清瘦苗条的装扮,就像巴黎圣母院里的慈母,美丽而动人,慈爱而平易近人。即使一年之内仅与我们团聚一次,也让我倍感温馨,记得当我拿着成绩单和一张张奖状递给母亲时,她总是笑的很灿烂,并且鼓励、教导我,让我更加努力,争取取得最好的成绩。

我不知道别人身上穿的衣服有没有补过,但是我穿过,小时候,穿的衣服很大一部分是打过补丁的衣服,这些都是母亲一针一线缝好的。小时候,祖母曾经常让母亲帮忙穿针,然后看祖母一针一线的缝补,我也是在母亲和祖母的教导下学会缝补衣服的。直到现在,每次回家,祖母总会让我帮忙把针线穿好,预备需要缝补衣服。现在,虽然不需要再穿打补丁的衣服,但是,我依然在行李中带着针线,以备缝一粒扣子,缝一个袖口,去体会穿针引线的感觉。

还记得,那年,我六岁。一个看似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

每次过完年,母亲便会坐上新年的第一趟班车赶回城里,继续忙碌。奶奶都会牵着我,站在母亲离去的站台,久久不忍离开。奶奶常常念叨,说母亲自己省衣缩食,每次过年回来却买回那么多礼物,让她多注意身体,不要挂念我们,可母亲总是笑着摇头,说她一切都好,只要看到我和爷爷、奶奶能够平平安安的,便是安好。

初小的时候,中午饭是在学校吃的,那时候,人人都是早上上学时便带好中午的便当,那时候,母亲,起的永远是最早的一个,烧火、炒好米饭后,才叫我起来。高小的时候,需要住校, 一周回家一次,每个周一的早晨,离家时,带走的除了书本、除了那足够吃一周的饭菜之外,还有母亲的期望与牵挂。直到初中,带到学校的米由我自己准备时,母亲都是在旁边看着,看着我带够那些东西。每当村里有人过寿,发寿饼时,她会藏一个在米缸里,留给周末放学回来的我。想吃汤圆、烧饼时,只要我开口,当天必然能够吃到。

一天中午时分,我从邻居家玩耍路过自家门口,突然,发现家里来了好多人。好奇心驱使我打消了继续玩耍的兴致,我便跑回了家中。

母亲说,我是她的希望。很多她没实现的理想,很多她曾经未能完成的梦想,希望我可以实现,那时候,我虽是懵懵懂懂的听着,一脸朦胧的看着她痴醉的沉思,但心中还是暖暖的,默默告诉自己,我是母亲的希望,不可以让她失望。

现在,我已经有好几年没有吃过母亲烙的烧饼、煮的汤圆了,偶尔还会怀念当年的味道,只是不知道母亲,是否也会怀念当初烙烧饼的日子。记得以前每到清明的时候,不管春耕再忙,家乡几乎家家户户都要去采艾叶做艾叶粄,那些热乎乎的艾叶粄、九层糕、都盛满了我们童年的回忆。而如今,我也忘记母亲有多少年没做过艾叶粄和九层糕了,也许,是自我从高中离家上学开始吧。

还没等我伸手开门,奶奶就已经面带笑容的把门打开,迎面而来的,是一个戴着眼镜穿着红色大衣的年轻女子。她温柔的微笑着,冲我打着招呼,将小小的我迎进屋里……

母亲,爱读书。每次回家过年,短短的几天时间,她却经常书不离手,她说书是自己最好的朋友,不仅能是人们的精神食粮,更是自己的良师益友,很多想不通的事情、参不透的世情,读书,总能找到一些解决的办法。或许,也就是从那时起,自己就被母亲熏陶,酷爱读书,童年的时光,记忆里总有着各种各样的故事,各种各样的书籍伴随我左右,也就从那时起,就与文字结缘,与书籍结缘。

这些事,虽然很小,但是却凝聚着母亲一寸一寸的心意和母爱。对于母亲、对于母爱,母亲不求回报、我们也无法回报。 知道许多女孩、男孩会为自己的另一半洗手做羹汤,但是,很少有听到当儿女的为父母洗手做羹汤。我们从婴儿长大成人,吃过的饭凝聚着母亲沉甸甸的爱,那么,正直风华的花样男孩、女孩们,请你们为自己的母亲洗手做一次羹汤吧,让母亲在母亲节这一天,放下这一切,过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节日。

当时的我,做梦都不曾想到,就是眼前这个陌生的女子,会是我此后人生路上的重要向导。也许,这份情缘,是命运在冥冥之中早已为我安排好的。她的出现,彻底的改变了我人生的方向,成为了我人生旅程中永远的指南针。

童年总在不经意间便已走远,青春的时光接踵而至。那时候的母亲,似乎更加辛苦,听奶奶讲,母亲经常早起晚睡,忙工作、忙生意,一个人操着一家人的心,奶奶常说苦了母亲,而母亲每次打来电话,都是笑语盈盈地跟我们聊天,总免不了关心我的学习,关注我的生活。

生命规律所定,终有一天,我们要面对与母亲的永别,那时,我们也已为人父母,别在失去的时候才懂得珍惜,从现在起,带着感恩,带着那悠悠寸草心,且行且珍惜!

她便是我现在的妈妈。准确说,是继母。但是这个词,若用来称呼我的妈妈,于我内心来讲,那是一种莫大的生疏与背离。

那时候,母亲每次过年也回来,只是她的脸庞、手指,我都清清楚楚地看到了皱纹、看到了茧子,虽然她依旧是那么爽朗,那么乐观地跟我聊天,给我讲述城里的各种趣事,给我讲述各种生活的智慧,我,总是静静地听着,细细地想着。

在我心中,她就是我妈妈,不是亲生,却胜似亲生。

母亲,一直都很关心我的学习,尤其是初中、高中那几年。至今犹忆,那时候母亲的电话打得很勤,有时候很晚的时间还打来电话,问长问短地关心着我的一切,奶奶总会乐呵呵地告诉她,我很听话,学习也很棒,让她放心,母亲才依依不舍地挂了电话。记得,那时候是冬天,北方的天气,冬季总是格外寒冷,有时学习到很晚,睡不着的时候,总是喜欢望着窗外的月光,傻傻地发呆,想象很多关于母亲、关于城市生活的故事。

听说,当年待字闺中的妈妈是经人介绍认识爸爸的,虽然谈不上一见钟情,却也是初见过后就于彼此心中默许的。妈妈是一名公务员,在乡政府部门工作。她于我六岁时来到我身边,为我洗衣做饭,教我读书识字,待我视如己出。六岁,尚且不知道这世间有一种被称之为最伟大的爱,叫作母爱,因为我从来就不曾知道那是什么?甚至也从来都不曾知道,“妈妈”这两个字,要怎么开口说。妈妈的到来,弥补了我内心对“妈妈”一词的空缺,也满足了我能够开口叫一声“妈妈”的渴望。

那时过年回来,母亲给我带回来的书更多了,不是童年的那种《十万个为什么》、《脑筋急转弯》、《格林童话》,彼时带回来的,都是些带有深度的名著了,比如《纳兰词》、《人间词话》、《四大名著》等等,母亲说,希望我多看书,腹有诗书气自华,一个男孩,可以没有显赫的家庭,没有俊俏的脸庞,但是不能没有知识,不能没有内涵素养,不能没有文化深度。轻轻地翻开母亲送我的书,总是有种难以言喻的欣喜感,走进一个个文字编织的世界,总会流连忘返,乐而不疲。

直到现在,我都很佩服也很感谢妈妈的精明与开通,听说妈妈在决定与爸爸结婚前,姥姥曾有言,问妈妈要不要再考虑一下,毕竟,爸爸还带着我。若说有此顾虑,作为老人,完全情理之中。只是妈妈却很坚决的说:“有孩子又怎么样?没有孩子不也还得生吗?” 就这样,妈妈便一下子为人妻,也为人母的来到我家,与爸爸携手人生。

好在那时候学习很好,每年都是班级前三名,所以在学习这一块,没有给母亲造成心理负担,因为她的儿子,学习很棒。青春时期,母亲多了很多关注、唠叨,但是却一直默默地支持着我、鼓励着我,让我从一个无知少年,完成了向着少年才俊的蜕变。母亲常说,我是她的骄傲,是她每次累倒之时的一杯热茶,总能给她勇气和力量,总能激励她不断努力,给我创造更好的生活;殊不知,在我心里,母亲更是我的骄傲,更是我温暖的港湾和坚强的依靠,因为我要更加勤奋、更加优秀,给她一个美好的未来。

其实,我从小就是一个比较懂事的孩子。那幼小的心灵,过早的承受了本不该属于那个年龄所承受的思想与心理负担。还记得就是在爸爸妈妈筹办婚礼期间,有一天,奶奶对我说,因为妈妈之前去很远的地方去工作了,所以这些年都没有能够在我身边。奶奶还说,她就是我的亲妈妈,只是因为多年没回来,所以举行婚礼庆祝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