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想你那么孤单,让父母少担待

 情感专区     |      2020-01-02 21:49

面对伯母们的指责,奶奶自始至终只有一句话:他不是你们说的那种坏孩子。

三、我只是不想让你那么孤单

这也让我想起了自己的母亲。自从妻子怀孕后,母亲便搬过来和我们同住了。每天早晨,我和妻子都不必再早起,因为母亲肯定准备好了早餐;下班之后,我们总能进门就可以吃饭,再不用为买菜做饭而发愁。时间一长,我开始挑剔起来:“妈,都连吃几天面条了,今天怎么还是这一套啊?那盐便宜了是咋的,你真舍得放……”面对我的抱怨,母亲总是像犯了错误的孩子,先是愧疚地笑笑,然后用商量的口气说:“这回先将就吃吧,下次我一定注意。”那天,妻子私下跟我说,以后不要这样跟妈说话,她听了会不高兴的。我哈哈一笑,说道:“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我妈度量大得很,她从来都没有生过我的气!”

在大山深处的村子只有几十户人家,去一趟镇上都要走一个半小时。奶奶家连电视都没有,他去三个伯父家看电视,能明显地感觉到自己不受欢迎。他们看他的眼神就像防贼,他脸皮厚,不在乎,顶着他们讨厌的眼神继续赖在人家看电视。直到有一天,他从街上回来,听见奶奶在和三伯母吵架,奶奶好像很愤怒,声音很大地骂三伯母:你们这些良心被狗吃了的坏东西!以前嘉嘉爸爸对你们多好你们忘了?他现在是犯了罪,但是嘉嘉是个好孩子!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他拿了你们的钱?

她惊喜地接过:“呦,这和我以前用的那个一模一样!”­

办公室里,同事阿康的手机响了又响,我们猜测准是他女朋友打来的。阿康回来后,我们打趣地告诉他,他的爱情电波刚刚来过。阿康笑嘻嘻地拿过手机,愣了一下后,然后回拨了过去。

因为嘴馋和村里人对他不好,他常常偷他们的鸡,摘他们树上的果子,为此,常常有人到奶奶家兴师问罪,每次兴师问罪的结果都是一样的,只要奶奶嚷上几嗓子,然后又嘀咕几句就收场了。

妈被骗了。骗子伎俩并不高明,只不过是利用了妈作为一个异乡人的胆怯,就轻易骗走了她的手机和300块钱。被骗后妈的神色几天都木木的,眼睛不敢直视我,像做错事的孩子。小时候,我不小心打破了碗碟,就是这种表情。­

推荐人:zxb7330163 来源:会员推荐 时间:2010-06-27 09:09 阅读:

他只好放弃了对镯子的念想,偷偷赶走了邻居放在山上吃青草的山羊去了镇上,用卖山羊的钱买回了他朝思暮想的游戏机。

忽然想到,妈的眼泪是因为——被骗的挫败感还在其次,她一定是为自己给我“添麻烦”而感到不安了。­

突然,我想起一句叫“宰相肚里能撑船”的话。仔细想来,天底下比宰相度量还要大的人,莫过于自己的父母了。难道不是吗?无论我们说了怎样难听的话,做了如何令他们伤心的事,他们总是能给予我们最大的包容和谅解。而我们呢,总是觉得父母的度量大,不会跟自己计较,便一而再再而三地无所顾忌,从来不曾考虑他们的感受。

失望之余,他开始逃学,和街上的坏孩子混在一起,彻夜不归地上网玩游戏,没钱了就去偷。他不敢偷别人的,就偷母亲的,母亲发现后,打他骂他,让他保证以后不再这样了。他低着头一声不吭。后来,因为母亲防得太严偷不成了,他就和街上的坏孩子一起抢同学的钱,母亲去派出所领过他几次后,绝望了,决定把他送到远方的奶奶家。

那个园子中跳舞的老人也有外地的,又一夜,妈妈和一个河南来的老太太一见如故,站在树下南腔北调地聊了好久,由于都是来照顾在这边工作的单身女儿,两人话题特别多。翌日晚,妈等了好久,那位河南老太太都没来,妈为没留下对方的电话号码而遗憾。­

原来,打电话的是阿康的父亲。电话这头的阿康分明有些不耐烦,刚说了没几句,他便一个劲儿地催促父亲挂电话。结束通话后,阿康自言自语地抱怨,一打就是五分钟,真是上年纪了。看着阿康不羁的样子,我暗想,平时和女朋友打电话都按小时来计算的他,怎么跟老爹连五分钟的通话都觉得漫长呢?我忍不住问他:“这样跟父亲说话,老人家肯定生气了吧?”没想到阿康一摸脑袋,说:“没事,自己的父亲能担待。”

三个伯母一致要求奶奶把他送走,理由是她们给奶奶的养老费全都因为他的劣迹赔给了人家,他们没有义务养这个坏孩子。

出租房附近有个“兴中园”,一到傍晚便热闹得很,老头老太在音乐声中翩翩起舞,自得其乐。我怂恿妈妈也去跳,她却只在一旁看,羞怯地笑。拉不动她,我便加入老头老太的行列,使劲儿扭腰踢腿,想给她示范。妈看着我,眼睛中的神色又骄傲又宠溺。回家,她让我教她腰怎么个扭法,腿怎么个踢法,可一到了人多地方,又不敢上场了,像个害羞的小姑娘。­

然而,父母再能担待,做儿女的我们,也要对他们“客气”一点,千万别寒了他们那颗看似宽容但却敏感的心才好。

第三天,奶奶发起了烧。为了摘镯子她把手骨弄断了,没及时治疗就引起了发炎,去镇上住了几天院才好了。

一、母亲哭了

估计奶奶该把饭做好了,他出去找吃的,却见奶奶还在灶上灶下地用一只手忙活,好像另一只手不存在似的。他有些奇怪,就转过去看,这一看,他就惊呆了,奶奶的左手包着一块从旧衣服上撕下来的布,她的手腕空了,银镯子不见了。

异乡城市是如此繁华,而我们母女俩是如此卑微而孤单,我们要紧靠在一起才会略感到不那么孤单。­

温暖的山村阳光抚摸着他慢慢流下的眼泪,是啊,有多久没有人说他是个好孩子了?

在火车上,她细看这个我在二手市场买的手机,会发现我说了谎,但我相信,妈不会揭穿这个谎言的。她想从我这儿得到的,一直都只是我的爱和信赖。手机失而复得,证明她仍是我能干的妈妈,我不变的靠山。­

因为奶奶的住院费,三个伯母和奶奶吵了一架,从她们大声的呵责中,他终于明白,为什么那些因为被偷了鸡或果子气势汹汹找来的村民会被奶奶几句话摆平,那是因为奶奶小声告诉他们鸡和果子值多少钱她给,就当她买的,她请他们相信她的孙子是个好孩子,他受不了乡下生活的寡淡才这样的。

火车快开动,她絮絮地嘱咐我在外当心,说一个人孤单就打电话,她过来陪我,说过两年我成了家,她来给我带孩子……火车开动,妈的脸越来越模糊,我向前奔跑,哭着大声喊:“妈!妈!我爱你!”­

想得到一台游戏机的念头快把他弄疯了,有那么几次,他趁奶奶睡着后去摘镯子,经年的操劳让奶奶手上的关节都变粗变大了,摘不下来。

第二天,出租房停电了,不知道线路出了什么故障,家里一片黑暗。疲劳而心绪全无的我倒在床上。妈不知何时出去,叫来了保安,保安又找来了师傅,总算把电路修好。­

后来,奶奶问他为什么哭,他说:我一定会做你说的那种好孩子。

下班回家,妈的眼睛还是红肿的,我无从安慰,只得装作没看见。­

他喜欢奶奶用粗糙的大手抚摸脑袋的感觉,喜欢她用信任的目光看着他讲他听了一万遍的说教故事。

每位到异乡来陪儿女的母亲都像妈一样孤单吧。一台小小的彩色电视机是妈唯一的伙伴,闲的发慌,她甚至为我织起了毛衣,其实南方的天气基本上用不着穿毛衣。每日三餐她变着花样给我做,尽管听不懂本地电视节目的白话,她硬是从电视上学会了近三十种汤水的做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