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还是不是见过风度翩翩夜白头,犹如此朝气蓬勃种爱

 情感专区     |      2020-01-02 21:57

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

在这不经意的瞬间翻到了曾经我们在一起的证据,但是现在的我们已分道扬镳好久了。

每天都能看见他,这对于她来说,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她每天都会叫他一起去上学,而他则离她很远,他怕她被别人笑话,说她早恋。他总是那样的为她着想。

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

看看曾经自己写下的某些东西感觉是傻还是天真……。

她总会在包包里装很多好吃的东西,她希望一见到他就会拿出来递给他吃,她喜欢看他吃得笑嘻嘻的样子。

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

某人

她的生日在春季,他总是会带她去很多地方玩,去放风筝,去给她美美的照片,他们一起并肩看日落,彩霞。会在每年春季去踏青,夏季看夏花,秋季看枫叶,冬季看雪花。一经几年,他还陪着她……

横汾路,寂寞当年箫鼓,荒烟依旧平楚。

我喜欢你。

他们上了大学,他们虽然不在同一所学校,但是他每周都会去找她,陪她聊聊天,说说话。她想他有时会想到头疼,但她还是不顾一切的去想,她喜欢他迷人深邃的酒窝,和他灿烂的微笑。她还是那样的爱他,她会把生活费余出来,去做兼职,她和闺蜜一有空就会给他买衣裳,做好吃的等他。他也会每周不管室友的叫唤,叫他出去玩玩,他总会笑笑说:我要去陪她,否则她会想我的。

招魂楚些何嗟及,山鬼暗啼风雨。

那不光是曾经也是现在。

他会温柔的吻她的额头,她也会像小猫一样温顺的靠在他的怀里,他们都想:希望这样一辈子。

天也妒,未信与,莺儿燕子俱黄土。

谢谢你的在乎或不在乎,让我学会了放纵那颗苦苦等待的心。

那年,他不再每周回来,他去了老家实习,她留在学校,她无意间发现头疼,她一个人悄悄的去医院检查,结果是枕大池囊肿,如果持续恶化会压制到视觉神经,可能会导致双目失明。她很害怕,她无力的走回了家。瘫躺在床上再也不想起来。

千秋万古,为留待骚人,狂歌痛饮,来访雁丘处。”

你已经好久没主动找过我了,甚至没主动发过一条信息,我想我们也可以一直走下去。

时间越长,头疼的次数越多,她会感到眼前一阵晕眩,她的心里一阵阵不安,这时,她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她艰难的拿出电话,吐出了她这一辈子都不愿说的话:我们分手吧!她挂了电话,哭得不可开交,几次都差点晕过去。他也哭得昏天暗地,便不顾一切的从老家赶来。她为他开了门,他一脸憔悴,她心疼得都快碎了。他一把抱住她,他问她为什么?她却哭着不肯说。

每次读到这首《摸鱼儿·雁丘词》,都莫名其妙的控制不住情绪,心都在隐隐作痛,黯然泪下……。

我一直喜欢你。为你心动。

几天后,她骗他她有了别人,他心疼得差点崩溃。他的双腿不听使唤,便扑通的跪倒在地。她也无力的倒在地上,她却倔强的不肯说半个字。

曾经的你走了,但我还清晰地记得,那一场盛世流年,我们守着寂寞伤得面目全非。

你会不会像我想你一样想我呢……

那时,她也在四处的打听治疗,她把自己的状况说给了学医的表姐听,表姐说可能要手术,不过手术过于危险,存活率较小,她听了无法接受,蹲在角落痛哭起来。良久,她拿出电话,准备最后一次打电话给他。

曾经有那么一个人,曾经让我发了疯的想,现在却让我拼了命的忘。

距离拉长了思念也阻隔了见面,让你离我好远好远。

他溃不成军,他走了,去了很远的地方。她去医院准备接受治疗,可是医生却不愿为她开刀,便给了她很多药,让她好好休息。一段时间过去后,她明显的有了好转,她和姐姐去医院,医生告诉她她已经不用接受开刀,只要能控制囊肿的变大,是没有多大的问题。

我不明白,天空的阴霾,是你的伤怀还是我的悲哀?曾经试着,用微笑细数你给的伤,无奈最后,泪却随微笑流出眼眶……

眼看身边的一个一个都有了轰轰烈烈。

她回到家,不停地联系他,可是他还是关机状态,经过苦苦的寻找,苦苦的嘱托,终于从他朋友知道了他的下落,可是他,已经不愿意再回来。她给他每天都打电话,他的不忍,他又回来,但是现在的他,变得不爱说话,心里老是有着疙瘩。

若人生只如初见,那该有多好。 心,总是在最痛时,复苏;爱,总是在最深时,落下帷幕。

我会一遍遍翻看我们的聊天记录。

她几次都想向他解释,可他已经伤透心扉,根本听不下去,她便从此不说,他也从此不问。她以为,这一切,就这样结束,可以重新来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