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处更动的训斥,是什么人建议的

原标题:对《全宋文•广德军重修鼓角楼记》一处改动的质疑

原标题:宣城最古老的地名——“爰陵”考

原标题:曹操版“隆中对”是谁提出的?不是郭嘉也不是司马懿!

《宣城历史文化研究》微信版第243期

陆再奇

根据陈寿在《三国志·蜀志·诸葛亮传》中的记载,公元207年冬至208年春,当时驻军新野的刘备在徐庶建议下,三次到襄阳隆中拜访诸葛亮,但直到第三次方得见。面对诚意满满的刘玄德,诸葛亮为他分析了天下形势提出先取荆州为家,再取益州成鼎足之势继而图取中原的战略构想,也就是大家常说的“隆中对”。在“隆中对”的指引下,刘备最终建立蜀汉,和曹操、孙权三分天下。那么,问题来了,对于拥有郭嘉、司马懿、荀彧、荀攸等谋士的曹操,有没有类似于“隆中对”的战略规划呢?对此,答案当然是肯定的。

对《全宋文•广德军重修鼓角楼记》一处改动的质疑

陈骅

上海辞书出版社、安徽教育出版社2006年8月第1版《全宋文》第58册收有《广德军重修鼓角楼记》一文,该文是宋代古文大家曾巩应广德军知军事朱寿昌之请,专为广德军所建的鼓角楼而写。文中录有“盖广德居吴之西疆,故障之墟,境大壤沃,食货富穣,人力有余,而狱讼赴诉,财贡输入,以县附宣,道路回阻,众不便利,历世久之。”(1)中州古籍出版社2010年6月第1版《唐宋名家文集•曾巩集》,因系曾巩文集,也收录该文,文字与《全宋文》无异。(2)

研读《全宋文•广德军重修鼓角楼记》后,觉得所录“以县附宣,道路回阻”八个字,与曾巩所写原文有出入,也与真实历史出入很大,故提出质疑。

校对古人文字是否有误,最准确的办法莫过于查对原稿、原文。据《全宋文》标注,该文写于熙宁元年(1068)十二月,距今已900多年。《唐宋名家文集•曾巩集•前言》已说得很清楚:曾巩“史载其‘能书’,却无片纸流传。”(3)故要想查对曾巩的原稿,自是不可能之事。那么,只好寻找与写作年代最相接近的文献记载。

明《永乐大典》存卷中尚收录《桐汭志》的部分内容,所录诗文中即有周必大撰《重修谯门记》,文中写道:“广德为军,名隶江东,实邻浙西,素号乐土。熙宁戊申(元年,1068),守臣朱寿昌大修谯门,紫微南丰曾公为之记。”(4)“南丰曾公为之记”即指曾巩《广德军重修鼓角楼记》。《重修谯门记》还写有“侯以予与其世父原伯、先君仲躬,同朝相善也,不远二千里,请记其事。惟南丰古文在前,娄(屡)谢不敢,而请益勤,姑为考众说之异而同识其岁月如此。庆元三年(1197)四月望日记。”(4)

图片 1

两篇《记》文均写于宋代,一为北宋,一为南宋,写成文章之时间,相距近130年。事之巧合还在于,都是“不远二千里”之遥,邀请名人撰写。故两篇《记》得以流传,应是情理之中之事。清乾隆《广德州志》云:“明嘉靖十三四年间(1534~1535),修《南畿志》时,尚引此志(指《桐汭志》),则其亡失当在《邹志》告成后也。”(5)(《邹志》是指邹守益于嘉靖五年纂写的《广德州志》稿)。嘉靖十五年(1536)《广德州志》在《邹志》基础上正式修成,成为现今留存最早的广德县志。该志收有《广德军重修鼓角楼记》,(6)
可以推断当是从《桐汭志》转录而来,因此也是最接近于曾巩所写《广德军重修鼓角楼记》的原文。

该《广德军重修鼓角楼记》,没有上段引文的“以县附宣,道路回阻”八个字,有的只是“以县附于江南东路”
(6)八个字。我们在万历《志》中查到过一篇明代夏思所写《广德重建鼓角楼记》,记的是明初重建鼓角楼事,但文中仍写有“治平间钱公辅、朱寿昌继守是邦,始营新门鼓角楼成。……载在曾南丰记中。”(7)
说明曾巩《广德军重修鼓角楼记》影响之深。

对《广德军重修鼓角楼记》首作文字改动的是清•乾隆五十七年(1792年)《广德州志》,该《志》将《嘉靖志》中“以县附于江南东路”八个字改为“以县附庸,道路回阻”。
改动之一是将“以县附于”改为“以县附庸”,“附庸”何地,未说。其二是删去“江南东”三字,添加“道……回阻”,并用小号字说明
“旧志作以县附于江南东路,无道回阻三字”(8)作补充。小字说明恰好反证了原文写的就是“以县附于江南东路”的事实,还原了文章的真实面貌。添加的“道路回阻”,其所写与实际状况并不相符。若与《全宋文》、《曾巩集》中所录该段文字相对照,表面上只相差一个字,附“庸”被改成了附“宣”,这一字之改,其含义却大相径庭。“附庸”未确指附于何地,尚可解释,而“附宣”则明确将广德军改成属于宣城管辖,这违背了长期以来的历史。清•光绪七年(1881)《广德州志》,基本上全部收录了清•乾隆《广德州志》的内容,惟在文字上作少许删简。

图片 2

秦代,广德地域与宣城地域均属鄣郡;两汉时期,改为丹阳郡。其后,宣城地域或属扬州,或设为宣城郡,或设为宣州,宋代设为宁国府。广德县于东汉建安八年
(203)建县。公元
979年以前,归属地多次变动,时属丹阳郡、宣城郡,时属扬州义兴郡,还曾以其地设为广梁郡、陈留郡,也曾属过湖州,也属过宣州,同样还以其地设过桃州,又属过昇州江宁府,设过广德制置司,隶属关系变更频繁,只有一部分时间隶属过宣州(宣城郡)。总之,广德地域与宣城地域在行政隶属关系上真有点剪不断理还乱的景象。(9)

太平兴国四年(979年)以后,广德地域与宣城地域在行政隶属关系又是一番局面。《宋史•地理志》载:“江宁府,开宝八年(975),平江南,复为升州节度。天禧二年(1018),升为建康军节度。旧领江南东路兵马钤辖。建炎元年(1127),为帅府。三年,复为建康府,统太平、宣、徽、广德。”“建康府路,统建康府、池、饶、宣、徽、太平州、广德军。绍兴初,复分东西,以建康府、池、饶、徽、宣、信、抚、太平州、广德、建昌军为江南东路。”“宁国府,本宣州宣城郡宁国军节度,乾道二年(1166)以孝宋潜邸升为府,七年(1171)魏惠宪王出镇置长史司马。……县六:宣城、南陵、宁国、旌德、太平、泾。”“广德军,同下州。太平兴国四年(979)以宣州广德县为军。……县二:广德,开宝(968—976)末,自江宁府隶宣州;建平,端拱元年(988)以郎步镇为县,来隶。”(10)即:广德设军后,与宁国府(宣城)同属建康府路,后同属江南东路,广德军与宁国府已无隶属关系。

图片 3

《元史•地理志》载:“江东建康道肃政廉访司……宁国路,唐为宣州,又为宣城郡,又升宁国军。宋升宁国府。元至元十四年(1227)升宁国路。……领司一县六。录事司,旧设四厢,元至元十四年(1227)
废四厢创立。县六:宣城、南陵、泾县、宁国、旌德、太平。”“江南诸道行御史台……广德州,唐初以绥安县置桃州,后废州改绥安为广德县,宋为广德军。元至元十四年(1227年)升为路。……领司一县二。录事司,县二:广德、建平。”广德路与宁囯路同样无隶属关系。(11)

《明史•地理志》载:“宁国府,元宁国府属江浙行省。太祖丁酉年(1357)四月曰宁国府。辛丑年(1361)四月曰宣城府。丙午年(1366)正月曰宣州府。吴元年(1367)四月仍曰宁国府,领县六:宣城、南陵、泾、宁国、旌德、太平。”“广德州,元广德路属江浙行省。太祖丙申年(1356)六月曰广兴府。洪武四年(1371)九月曰广德州。十三年(1380)四月以州治广德县,省入直隶京师。”宁国府与广德州,同属南京,府、州间无隶属关系。(12)

《清史稿•地理志》载:“康熙元年,始分建安徽为省治……宁国府,隶徽宁池太广道,明,宁国府属江南。顺治初因之,属江南左布政使司,康熙六年,分隶安徽省……领县六:宣城、宁国、泾、太平、旌德、南陵。”“广德直隶州,隶徽宁池太广道,明初广兴府,置县曰广阳,寻降州直隶江南。顺治初因之,属江南左布政使司,康熙六年,分隶安徽省……领县一:建平。”宁国府与广德直隶州之间不存在隶属关系。(13)

“民囯元年(1912),改州为县。三年(1914),划属芜湖道。国民政府成立,直属安徽省政府。二十一年(1932)属宣城首席县长。”
(14) 直到1932年,广德县才属宣城首席县长管辖。

可见,北宋建立仅20年,广德设军,行政上就不再隶属宣州。自北宋太平兴国四年(979)至民囯二十一年(1932),长达950多年,广德州(县)
与宁国府(宣州)行政上无隶属关系。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广德县属皖南人民行政公署宣城专区。1952年属安徽省芜湖专区,1971年3月属安徽省芜湖地区。1980年1月属安徽省芜湖地区。2001年属安徽省宣城市。(9)新中国成立后,广德县与宣城专区也有28年时间,行政上无隶属关系。

近代人编纂校注宋代典籍时,凭借一己之印象,广德县属宣城专区、宣城市,那么,曾巩文中
“以县附于江南东路”八个字也要改为“以县附宣”,才合于他们所想象中的“史实”。
孰不知《全宋文》编校者的这种修改,恰恰违背了最基本的历史事实。

图片 4

宋太平兴国四年(979),以宣州广德县建广德军,属江南东路。熙宁元年(1068年)
建鼓角楼;是年十二月,曾巩撰写《广德军重修鼓角楼记》。在历史长河中,手抄原文后佚失,不足为怪。应当说,嘉靖《广德州志》所录《广德军重修鼓角楼记》,应是最接近于原文的文献。清乾隆《广德州志》对《鼓角楼记》首作改动,改的并不尽合理,有违作者原意,但未歪曲历史;而《全宋文》和《唐宋名家文集•曾巩集》改成至关重要的一个“宣”字,则既违背历史,也篡改了《广德军重修鼓角楼记》作者的原意。笔者认为,仍应将“以县附宣,道路回阻”加以纠正,还原来“以县附于江南东路”之原貌,才是正确对待古代文化遗产的应有态度。

注:

(1)上海辞书出版社、安徽教育出版社2006年8月第1版《全宋文》第58册卷一二六二,P.165
曾巩《广德军重修鼓角楼记》

(2)
中州古籍出版社2010年6月第1版《唐宋名家文集•曾巩集》,P.350曾巩《广德军重修鼓角楼记》

(3) 中州古籍出版社2010年6月第1版《唐宋名家文集•曾巩集》,P.4《前言》

(4)《永乐大典方志辑佚》P.1036,周必大《重修谯门记》,该文在《全宋文》第236册卷五一四九,PP.236~237,写为《广德军重修谯门记》

(5)
清乾隆五十七年(1792年)《广德州志》卷首第十二页《广德州属旧志目》,现存广德县档案局

(6)
明嘉靖十五年(1536年)《广德州志》卷十《记》,PP.457~460,现存广德县档案局

(7)
明万历四十年(1612年)《广德州志》卷九,PP.479~484,现存广德县档案局

(8)
清乾隆五十七年(1792年)《广德州志》卷四十四,《艺文志•碑记》,PP.258~2584,现存广德县档案局

(9) 见2013年6月1版《广德县志(1978—2005)》,PP.48~49

图片 5

(作者系广德中学退休干部,宣城市历史文化研究会会员)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宣城历史文化研究》微信版第045期

图片 6

1957年4月,在安徽省寿县城东门1公里的丘家花园里,出土了战国时期楚怀王(前328—前299年在位)赐给封地在今湖北鄂城的启(楚怀王之子,字子皙)于水陆两路运输货物的免税通行证——鄂君启金节,青铜铸造,在镶嵌工艺的基础上进行“错金银”再创作,故又称《错金鄂君启铜节》。此次出土共有4件,其中车节3件,舟节1件。车节长29.6厘米,宽7.1厘米,厚0.6厘米,弧宽8.0厘米。舟节长31厘米,宽7.2厘米,厚0.7厘米,弧宽8.0厘米。车节为陆路通行证,三件大小相同,可拼成一个大半圆的“竹筒”(五件可拼成一个完整的)。舟节为水路通行证,舟节铭文的水运东线部分是:……自鄂往,逾湖,上汉,庚鄢,庚芑阳,逾江,庚黄,逾夏,入汜。逾江,庚彭(滔),庚松阳,入浍江,庚爰陵……。爰陵即为现在的宣城,这便是宣城地名历史上第一次见诸于文字的记载。

图片 7

首先,在东汉末年,曹操一开始并不是实力最强的诸侯,面对袁绍、袁术、吕布、刘表、张绣、马超等强敌,曹操之所以可以将击败他们,离不开清晰的战略谋划。在曹操手下的谋士中,有人为曹操献出了一个计谋,堪称曹操版的“隆中对”。而这个谋士不是荀彧、荀攸,也不是郭嘉、司马懿,而是历史名气相对较低的毛玠。根据《三国志》等史料的记载,毛玠(?—216年),字孝先,陈留平丘(今河南封丘)人。毛玠年少时为县吏,很早的时候就小有名气。

但“爰陵”名称的由来,从现有的资料来看,查无实证。

图片 8

地名是人们赋予某一特定空间位置上自然或人文地理实体的专有名称。地名命名的意义通常认为是地名的字面所表达的含义,它是人们为地命名时的着眼点,或者叫命名的因由或理据。如:芜湖县,县名以其地卑,蓄水泞深,而生芜藻,故曰芜湖,或说境内有古湖泊为名。汉武帝元封二年(前109),在鸠兹邑设新县,以境内有芜湖而命名。宣城县,县名据《韩诗传》“宣,显也”,源于早在春秋、战国时期,宣城就以吴楚名邑显扬于开发较晚的江南地区。汉在宣邑置县,因名宣城。考证古人为何将宣城命名为“爰陵”。笔者认为:

一是要清楚“爰”和“陵”两字字面最初所表达的含义。这要从汉字起源讲起。仓颉初造文字,是按照物类画出形体,所以叫做“文”。随后又造出合体的会意字、形声字,以扩充文字的数量,这些文字就叫做“字”,是说它来自“文“的孳生,使文字的数量增多。把文字写在竹简、丝帛上,叫做
“书”,意味着写事像其事。(文字)经历了“五帝”、“三王”的漫长岁月,有的改动了笔画,有的造了异体,所以在泰山封禅祭天的七十二代君主留下的石刻,字体各不相同。汉字构造规律东汉许慎在《说文解字》中将其概括为“六书”,即:象形,就是像实物之形,也就是描摩实物形状的造字。指事,就是说,初看起来可以认识,再细观察就能了解意义。会意,就是把两个或两个以上的象形字组合在一起,表示一个新的意思。形声,又叫“谐声”。《说文解字》的定义是:“形声者,以事为名,取譬相成,江河是也。”转注,《说文解字•叙》的定义是:“转注者,建类一首,同意相受,‘考’‘老’是也。”假借,《说文解字•叙》的定义是“本无其字,依声托事,”也就是说,当某个新事物出现之后,在口语里已经有了这个词,但在笔下却没有代表它的字,需要借用和它的名称声音相同的字来代表(托事)。其中,象形、指事、会意、形声四项为造字原理,是“造字法”;而转注、假借则为用字规律,是“用字法”。从汉字的形体演变来讲,经过了6000多年的变化,其演变过程是:甲骨文→金文→篆书(分大篆和小篆)→隶书→楷书→行书。今天所能看到最早的成体系的汉字材料,是殷商时代刻在龟甲和兽骨上的“甲骨文”;其次是“金文”,铸刻在铜器上的文字;“篆书”,分大篆和小篆;隶书、楷书和行书。

不过,在东汉末年,毛玠因战乱而打算到荆州避乱,但中途知道刘表政令不严明,因而改往鲁阳。之后,毛玠投靠曹操,成为曹操手下的谋士。作为谋士,自然需要不断出谋划策,从而彰显自身的价值。针对曹操当时的处境,毛玠提出“奉天子以令不臣,脩耕植,畜军资”的战略规划。而这,受到了曹操的肯定和欣赏。其中,就“奉天子以令不臣”来说,就是曹操后来实行的“挟天子以令诸侯”。在迎接汉献帝刘协之后,曹操通过东汉皇室来号令天下。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