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充生平事迹,和妃辉发那拉氏

和妃辉发那拉氏出身满军正白旗,是道光皇帝的妃子。她以官女子身份成为还是皇子的旻宁的侍妾,于嘉庆十三年剩下旻宁长子、嘉庆皇长孙奕纬,被嘉庆帝特赐为侧福晋。道光二年,辉发那拉氏被封为和嫔,道光三年晋封和妃。和妃并没有因为生下长子而得道光垂帘,母子二人都备受冷落。儿子奕纬去世五年后,和妃也离开了人世,葬入慕东陵。人物生平
嘉庆年间,入侍时为皇子的道光帝为官女子。
嘉庆十三年四月二十一日,生道光帝长子奕纬,同月嘉庆帝仁宗以诞育皇孙,特赐封那拉氏为皇子侧福晋。
嘉庆二十五年九月初五日,封侧福晋那拉氏为和嫔。
道光二年十一月十六日,行和嫔册封礼。 道光三年二月二十三日,晋封为和妃。
道光三年十一月,行和妃册封礼。 道光十一年四月十二日,和妃之子奕纬卒。
道光十六年四月初四日,和妃薨。
道光十六年九月二十一日,和妃金棺奉移慕东陵(慕东陵初称平贵人园寝,和妃入葬后改称为和妃园寝,孝静成皇后入葬后改称为慕东陵)。道光帝与和妃的子女
多罗隐志郡王爱新觉罗·奕纬(1808年—1831年),道光帝长子。嘉庆十三年戊辰四月二十一日未时生,母和妃那拉氏卿衔成文之女。嘉庆二十四年正月,嘉庆帝封其为多罗贝勒。道光十一年辛卯四月十二日未时卒,谥“隐志”,终年二十四岁。咸丰即位后,追封多罗郡王。
道光二年十四岁的奕纬大婚,可大婚八年都不曾生下一儿半女。道光帝并不宠爱这母子俩,甚至有点厌恶和妃和奕纬。此外,约于道光十年道光的大伯永璇前去看望奕纬,道光竟因不曾征得自己的同意而大发雷霆。奕纬的一生在缺乏父爱的童年中度过了。
由于道光帝多年对奕纬的忽视,让宫中众人也都忽视了奕纬。奕纬早就养成了放荡不羁,顽劣调皮的性格。没有一点皇长子的尊贵与修养。此时,道光严厉的教导与无微不至的关心,反而成了奕纬的负担。他想继续过原来为所欲为,自由自在的生活,他极力反抗这些严厉的教导与呵斥。但他越是反抗,他的处处坏毛病就显露出来。“子不教,父之过”这又让道光后悔莫及,没有好好管教奕纬了。和妃是怎么死的
道光十一年辛卯四月十二日未时卒,终年二十四岁,谥号“隐志”。和妃伤心欲绝,此后五年,和妃终于在诺大的皇宫内冷冷清清度过没有丈夫的宠爱、儿子的陪伴的日子中去世。
此外,和妃个人身体状况也不是很好,清宫医案显示,道光元年,和妃患过痢疾,后来患上肝病,长期荣血不足。道光十五年又患上喘咳。道光十六年四月初一日,进一步患上肿胀病,推测死于肺心病。

郝昭别名郝伯道,出生太原,是东汉末年至曹魏时期的名将。他年少从军,担任过杂号将军、镇西将军等职,封爵关内侯;他镇守河西十余年、民夷畏服,镇守陈仓、成功抵御诸葛亮北伐,屡立战功,为曹魏江山立下汗马功劳。陈仓攻防战后不久,郝昭就得病去世了。人物生平
早年经历 郝昭为人雄壮,少年从军,屡立战功,逐渐晋升为杂号将军。
河西建功
延康元年五月,西平的麴演勾结附近几郡制造动乱,抗拒邹岐;张掖郡的张进把太守杜通抓了起来,酒泉郡的黄华则拒绝太守辛机赴郡就任,他们都自称太守响应麴演。武威郡的三个部落的胡人也再度反叛。武威太守毌丘兴,向金城太守、护羌校尉扶风人苏则告急,苏则要率兵相救,郡中官员认为叛军的势力正盛,救援武威需要大批军队。
当时将军郝昭、魏平,原来即驻扎在金城,但奉令不得西渡。苏则召集郡中主要官员以及郝昭等人计议说:“如今叛军气焰虽盛,然而都是刚刚拼凑起来的,其中有些人被元凶裹胁,未必和贼人一条心;应该利用贼人的内部矛盾,乘机进攻,他们中的善良之辈必然脱离叛军,归附我们,这样,我们增强了力量,叛军的势力也就减弱了。我们既获得增加兵员的实力,又使气势倍增,率兵进讨,一定能够将叛军击溃。如果等待大军到来,需要很长时间,敌军中善良的人没有归宿,必然与邪恶之徒同流合污,善、恶两种人混合在一起,在短期内很难分开。虽然有命令不得西渡,为权宜之计而暂时违背,自己作决定也是可以的。”
郝昭等人同意了,于是调集军队救援武威,三个部落的胡人被降服了。苏则、郝昭等人又和毌丘兴一起进攻张掖郡的张进。麴演听说这一消息,率领步、骑兵三千人来迎苏则,声称前来助战,实际上是准备发动突然袭击,苏则借机引诱麴演会面,将其斩首,并把尸体拖出来展示给他的部属,麴演的党羽便都散走了。于是,苏则率兵和各路军队包围了张掖,攻克张掖城,杀了张进。黄华恐惧,请求设降。河西各郡全部平定了。之后,郝昭镇守河以西地区十余年,当地人民和外族都服从他。
太和元年,麴英叛乱,杀临羌县县令和西都县县长,郝昭与鹿磐前往讨伐,斩杀麴英。
陈仓攻防
太和二年年初,张郃在街亭之战中获胜与此同时曹真与郭淮率军在箕谷打败赵云、邓芝的偏师,诸葛亮撤军后,曹真认为诸葛亮不久必进攻陈仓,于是派郝昭和王双守陈仓,并修筑陈仓城。
十二月,诸葛亮果然率领大军从散关出发,包围陈仓,没能攻下。据《魏略》记载,诸葛亮本来就听说过陈仓坚固,等到了之后,看陈仓早已有准备,又听说郝昭就在城中,大为吃惊。
诸葛亮素闻郝昭在河西时的威名,考虑到难以攻下,便让郝昭同乡人靳详在城外远远地劝降,郝昭在城楼上对靳详说:“魏国的律法,你是熟悉的,我的为人,你是了解的。我深受国恩而且门第崇高,你不必多说,只有一死而已。你回去告诉诸葛亮,就来攻打吧。”靳详把郝昭的话告诉了诸葛亮,诸葛亮又让靳详再次劝告郝昭,说:“兵众悬殊,抵挡不住,何必白白自取毁灭。”郝昭对靳详说:“前面已说定了,我认识你,箭可不认识你。”靳详只好返回。
诸葛亮自以为几万兵马,而郝昭才有一千多兵众,又估计东来的救兵未必就能赶到,于是进军攻打郝昭,架起云梯,云梯燃烧起来,梯上的人都被烧死,郝昭又用绳子系上石磨,掷击汉军的冲车,冲车被击毁。诸葛亮就又制做了百尺高的井字形木栏,以向城中射箭,用土块填塞护城的壕沟,想直接攀登城墙;郝昭又在城内修筑一道城墙。诸葛亮又挖地道,想从地道进入城里,郝昭又在城内挖横向地道进行拦截。诸葛亮又用冲车,但被打折。昼夜攻守相持了二十多天,诸葛亮仍无法攻下,此时曹真派遣费曜领援军到来,诸葛亮唯有退军。这场战争是中国历史上记载的第一次使用点火的箭的记录,关于这场战争的记载,也成了汉语“火箭”一词在历史上的首次出现。
去世
战后,魏明帝下诏褒奖郝昭善于守城,并赐爵关内侯,回到洛阳后,魏明帝亲自接见了他,对中书令孙资说:“你的乡里居然有这般豪爽的人,为将灼如此,朕还有什么可忧虑的呢?”更打算重用他。但郝昭不久病重,魏明帝甚为忧虑,下诏减损大官肴馔,司马懿上书劝谏。
郝昭临终前留下遗令告诫其子郝凯说:“我作为将领,知道将领是不能做的。我数次挖掘冢墓,取其木做为攻战的器械,又知到厚葬对于死者是无益的。你一定要用平时的服饰敛葬我。况且人活着的时候有处所去,死后又何在呢?如今离本墓的远近,东西南北,在你而已啊。”历史评价
曹叡:“卿乡里乃有尔曹快人,为将灼如此,朕复何忧乎? ”
鱼豢:“镇守河西十余年,民夷畏服。”“亮本闻陈仓城恶。及至,怪其整顿。闻知昭在其中,大惊愕。孔明素闻昭在西有威名,念攻之不易。”
夕妤公:“孔子曰:‘三军可夺帅也,匹夫不可夺其志也’,昭刚毅忠直,不徇私谊,其志不可移。更兼文资勇烈,纵数万人临于前,岂可夺乎?圣贤所言,亦不过于此。”
郝经:“心为气城,兵为城城,心固则气固,兵固则城固。静密专安,内外如一,无隙无瑕,以主待客,虽画地守之可也。况于城乎!又必兵械备具,薪粮足馀。进有郭围,退有停障。远有救援,迩有间侯。啬力多暇,明慎罚赏,申饬教戒,禁绝讹妄。血视肉薄,示之必死。曹仁之守樊,郝昭之守陈仓,张特之守新城,皆是也。”
解缙:“若墨翟之制公输,郝昭之拒葛亮,或萦带而连堞,或射火而重炉,可谓善守城矣。”
曾国藩:“孙仲谋之攻合肥,受创于张辽;诸葛武侯之攻陈仓,受创于郝昭;皆初气过锐,渐就衰竭之故。”

韩充本名韩璀,生于滑州匡城,是唐朝中期将领,是韩弘的亲弟弟。他早年跟随舅舅、兄长,为人宽容正直,颇得士兵拥戴;曾只身入朝,被授予鄜坊节度使、义成节度使、宣武节度使、检校司徒等职。韩充驱逐乱卒,治理军政,讨伐叛将李絺,于824年逝世,追赠司徒,谥号为“肃”。人物生平
谦慎不懈
韩璀为韩弘的同母弟弟,他少年时依附舅父、宣武节度使刘玄佐。李元出任河阳节度使时,任命韩璀为牙将。李元改任昭义节度使时,他又任昭义军的牙将。李元曾经对自己的僚属说:“韩璀日后定当显贵,诸位一定要善加待他。”
唐德宗贞元十五年,韩弘被将士拥立为宣武节度留后,接管宣武军。韩璀被召回宣武军,掌管亲兵,累官御史大夫。韩弘治军严苛,将士们个个心感不安。而韩璀却谦恭有礼,不曾懈怠。韩璀因韩弘许久未入朝,而自己又颇得士兵拥戴,为此感到忧虑不安。韩璀向韩弘请求派自己入朝任职,韩弘虽然同意,却未马上派他入朝。
单骑归朝
唐宪宗元和六年,韩璀趁在近郊打猎时,独自逃至洛阳。当时朝廷正对韩弘姑息纵容,但也同情韩璀,遂擢升他为右金吾卫将军。十二月,转任右金吾卫大将军。在任内,他裁汰冒名而骄纵的军士七百人。后改任少府监。
元和十五年正月,韩璀接替其侄韩公武,任检校工部尚书兼鄜州刺史、鄜坊丹延节度使。
唐穆宗长庆元年正月,韩璀改名韩充。 直入汴州
长庆二年,河朔三镇再次大乱。成德节度副使王承元改任义成节度使时,携数千成德士兵就职。朝廷担心在滑州的成德军与叛军相呼应,于是命韩充与王承元对调职务,授其为检校左仆射、义成节度使。
七月,宣武军节度使李愿被三军驱逐,乱军拥立都将李絺为节度留后。朝廷因韩充此前在汴州任职多年,为将士依附,于是任命他为汴州刺史、宣武节度使、汴宋亳颍观察等使兼义成节度使,率义成军前往平叛。
八月六日,韩充进入宣武军境内,驻军于汴州之北的千塔。旋即于郭桥镇击败叛军,斩首一千余级,进军万胜镇。此时李絺头部生疽,被心腹李质与监军姚文寿起兵擒杀。当时,姚文寿想要召忠武军节度使李光颜入城,韩充听说后,马上率军抵达汴州城下。汴州军民早已渴望韩充到来,听说他到城下后,都欢欣鼓舞、互相祝贺,不再因猜忌而滋生疑心。朝廷加韩充检校司空衔,命他解任义成节度使,专辖宣武军。同时,将原属于宣武军的颍州分隶于义成军管辖

局势稍定之后,韩充释放被胁迫叛乱的三万名士兵。又暗中搜集了曾经作恶的一千多名士兵的名单,将这些士兵及其家属即刻驱逐,下令道:“如敢有徘徊不离境的人,立即斩杀。”自此之后,宣武军的军政得到整顿,军民对韩充深为爱戴。
暴病猝逝
长庆四年八月,朝廷加韩充为司徒。诏书还未下达,韩充便于二十九日因暴病猝逝,享年五十五岁。唐敬宗追赠他为司徒,赐谥号“肃”。韩充的故事
信守诺言
韩充在离开昭义军前,昭义节度使李元对他说:“我早就了解你了。我的两个儿子没有才德,不值得连累你。但我的两个女儿年龄还小,我就把她们托付给你了。”等到李元去世后,韩充遵守诺言,替他嫁出女儿,并周全其家。
料敌如神
韩充刚奉命征讨李絺时,唐穆宗派人询问他破贼的期限,韩充回答:“汴州,是天下咽喉之地。臣很熟悉那里的人,只要王师压境,一个月就能破敌。”此后,才二十天便已克复汴州。穆宗大喜道:“韩充真是料敌如神。”
一门三节度
韩充任义成节度使时,其兄韩弘以司徒、中书令之衔出任河中节度使,侄儿韩公武亦曾任鄜坊节度使。韩氏父子兄弟,都掌有节帅之权。韩氏作为人臣的荣耀,在当时无人能比。人物评价
总评
韩充出身将帅世家,秉性节俭,不喜豪华奢侈。虽然历任三镇节度使,但衣食住用、玩赏之物都如同儒生。他领军时,临机应变,行事果断,被世人推为良将。
历代评价 李元:充后当贵,诸君必善事之。
李逢吉:充,弘之弟,素宽厚得众心。
李恒:①充料敌若神。②光颜、韩充、曹华、智兴等,感激忠勇,挥戈誓师,雷奋鼓旗,所向风靡。逆党歼殄,郊原雾清,熊罴之师,渐及摩垒。
韩愈:有弟有子,提兵守藩;一时三侯,人莫敢扳。
元稹:韩充入汴州讫,一方既定,率土无虞。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