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清华学同古都开采多量明洪武时代印文城砖,Ali考古发现迄今江西国内最早墓葬

  

  

 

  

(原文刊于:《山西日报》2018年4月25日第09版)
 

  据介绍,此次考古发掘获取陶质、石质、骨质、铜质、铁质、木质、玻璃、贝饰、皮质等各类遗物300余件(组),收集一批人骨、动物骨骼,采集朽木、木炭、土样、作物种子等分析样品20余个。

  据多年从事考古和保护工作的大同市文物监察大队队长高峰初步研究判断,这批带有印模文字的古城砖,是大同明代古城修筑时最早的实物资料,尤为珍贵的是洪武四年“官×”“官造”和“官自造”款印文砖,《大同府志》记载大同明城是“洪武五年,大将军徐达因旧土城南之半增筑……以砖外包”,说明大同明代古城的修筑,最迟应在洪武四年就已经规划筹建,城砖的烧制也同时进行。带“官”字款城砖形制规整,材质优良,当为官方窑厂烧制出来的一种标型砖。此次收集的多为洪武五年砖,洪武四年砖偏少,也未见有其他记年,印文也不同于明早期都城南京城砖的侧立面印文制式,是以阳文楷书、隶书的形式印在砖平面上,字体粗犷豪放,字文竖排两行,有左、右读之分,一行记年记月日,一行记地、记号或记人,而且繁体与简体同时在一块砖上出现,说明此时部分简体字已在民间普遍使用。洪武五年“右衞汤兴罚砖”尤为突显,明初实行卫所制,《明实录》载: “洪武四年,置大同都卫指挥使司……”都卫指挥所就设置在大同府城内,右卫应在今朔州右玉县,汤兴当为人名,罚砖应是对制砖质量的不合格或因作奸犯科之人,而采取的一项处罚,罚其出资烧砖,并标识借鉴,“中字号”“信字□”等是窑厂、匠人或做砖人的标识,“四军号”“中所贰號”“馬军号”“右衞”是戍边卫所部队的番号,由其出资烧造城砖,“壮士肆号”“勇士伍號”是军队里的少数骁勇善战的兵人捐资烧造出来的城砖。

  

 

(原文标题:大同古城发现大量明洪武时期印文城砖 原文刊于:《山西晚报》2018年4月10日第3版)
 

 

  格布赛鲁遗址位于西藏阿里地区札达县城北约10公里处的桑达沟内。“格布赛鲁墓地是迄今所知西藏境内最早的墓葬,随葬品中石器、青铜器和陶器共存。”夏格旺堆说,此次考古调查与发掘工作为了解象泉河流域古代遗存、早期文明的演进及其与周边考古学文化的关系提供了重要的实物资料与线索。

图片 1

  如何判断水稻是本地培植而非从外地输入?参与发掘的陕西省考古研究院研究员许卫红说,来自叶片、稃壳、茎秆等不同部位的水稻植硅体遗存,形成了比较完整的本地栽培链条,很大程度上说明水稻并非是靠交换与贸易取得的。“大量属于稃壳的双峰形植硅体出现在灰坑中,很可能说明先民采用了摘穗的方式来收获水稻。”

  考古发掘期间,考古队不仅对每个遗迹进行航拍和三维建模,还对其中一处墓葬遗迹的头骨及其头饰进行了整体石膏打包,以便后期在实验室中对头骨及头饰进行更加科学的清理,为复原工作奠定基础。
 

  高峰告诉记者,印文是古代对手工作坊的一种责任标记,以此来约束匠人或捐砖人的成品质量。早在西汉时期的《礼记·月令》就有“物勒工名,以考其诚,功有不当,必行其罪”的记载制度,从近年的平城遗址考古资料表明,北魏时期的瓦件大多也刻划或戳印匠人的标记,即所谓的“物勒工名”制度。这批印文城砖的再现,极大地丰富了明代大同古城考古资料,为研究古城历史,提供了弥足珍贵的实物标本,也佐证了洪武时期明代大同城的修筑是举周边地区各处力量共同修筑。

责编:荼荼

责编:荼荼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