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忠源湘军创始人,揭傒斯简介

焦竑生于南京,是明朝著名学者、藏书家、古音学家,是万历年间状元。焦竑曾任翰林院修撰、南京司业、皇长子侍读等职,他一生著述颇丰,代表作有《澹园集》《焦氏笔乘》、《焦氏类林》等,他藏书颇丰,博学多才,尤其精于文史、哲学,被誉为是“百科全书式”的人物。人物生平
焦竑(1540—1620年),字弱侯,号漪园,又号澹园,又号龙洞山农。生于江宁,祖籍日照市东港区西湖镇大花崖村。祖上寓居南京。万历17年会试北京,得中状元,授翰林院修撰,皇长子侍读等职。他博览群书、严谨治学,尤精于文史、哲学,为晚明杰出的思想家、藏书家、古音学家、文献考据学家。
焦竑是明代著名的藏书家。《明史·文苑·焦竑传》载:“博极群书,自经史至稗官,无不淹贯,善为古文,典正训雅,卓然名家。”《中国藏书家考略》载:“藏书两楼,五楹俱满。”在今江苏省南京市珠江路同仁街,1994年前有一座坐北朝南的双层木结构建筑,它就是南京地区传世最久的私家藏书楼建筑——澹园藏书楼。藏书楼建筑面积达350平方米。在南京,民间俗称为“焦状元楼”。
他的著述卷目可划分为三大类:自撰类、评点类、编纂类。焦竑的传世著作主要现存北京国家图书馆、南京图书馆、济南、上海等图书馆及台湾、香港,海外日本、韩国等地。并被翻译日、韩等多种文字出版,成为中华民族的优秀历史文化遗产之一。焦竑的藏书
焦竑一生博览群书,涉猎广泛。除著作等身、藏书两楼外,在史学、金石文字学、考据学、文献目录学、印刷出版、哲学、佛教等诸多领域里颇有建树,赢得了他在这诸多领域里的历史地位。
最突出的应是史籍文献学研究。对焦竑的历史文献研究成果,后人评说:“焦公是明代中国文献学第一大高手,博学淹贯,稀有能及”(《新语丝》1995年,第16期)。
对古籍藏书的分类整理,又使他成为了一位目录学家。主要是其为明朝国史所修撰的《经籍志》。由于某些缘故受到《四库》的批评。但是似乎对海外影响甚大。(内藤湖南《中国史学史》提到,日本有古版。可见流传应当很广。)
考据学方面,他将考证研究书籍中发现的错误,汇编成了《俗书勘误》一书。
在印刷方面。他一生以“致用”为目标,广泛搜辑抄撰存世书刊,成为了明代著名的古籍出版家;他在为皇长子做老师的过程中,创造性的将历代有作为的皇帝年少时奋发图强的故事,插入绘画,编写了文图并茂、适合青少年阅读的课外读物——《养正图解》。备受当代印刷界、出版界推崇。焦竑的主要思想
焦竑,他承接与发展了晚明“泰州学派”的思想革新运动,打破了程子朱子“理学”死守教条,把圣人看成不可企及的“圣人思想至上”对人们思想的束缚。
焦竑提出:“学道者当扫尽古人刍狗,从自己胸中辟出一片天地。”“刍狗”,是古人扎制的用以祭祀的泥、木偶。祭祀时,作为神圣之物,祭祀完,则弃之不用。焦竑认为,古人的学说,作用如同刍狗,那是在当时需要下杜撰出来的,随着事过境迁,而后人将这些无用之物当作宝贝,只能蔽固自己的聪明……
泰州学派是“中国封建制社会后期的第一个启蒙学派”。它所倡导的“人皆可以为尧舜”“人皆可为圣人”,把“百姓”和“圣人”放在等同的地位,维护大众利益(“百姓日用是道”说);尊重、重视人的价值,人人平等(“格物说”)……鸦片战争以后的洋务运动、维新运动、改良运动,无不受到“泰州学派”思想的影响。
他的呐喊,为人们的思想打开了一扇窗户,走向了那个时代思想与文化的顶峰!历史评价
明末思想家、著名学者黄宗羲评价焦竑:“先生积书数万卷,览之略遍。金陵人士辐辏之地,先生主持坛坫,如水赴壑,其以理学倡率,王
州所不如也。”(《明儒学案》卷三十五)。
清礼部尚书、内阁大学士、军机大臣、“三朝元老”张廷玉,在《明史》中写道:焦竑,不仅是一位阳明心学的中坚,还是一位学识渊博的鸿儒,所谓“博极群书,自经史至稗官、杂说,无不淹贯。”。
明末著名科学家、农学家、政治家徐光启在其《尊师澹园焦先生续集序》中说:“吾师澹园先生,以道德经术表标海内,巨儒宿学,北面人宗”,其著述“无不视为冠冕舟航。”
好友、进士顾起元在焦竑的墓志铭中写道:“先生之宦绩在金马玉堂,先生之道阶在儒林文苑,先生之大业在名山大河,先生之风致在九州四海,先生之遗思在稷丘槐市。”
明代户部尚书耿定向之弟、兵部右侍郎耿定力在《焦太史澹园集序》中说:由于焦竑“识弥高,养弥邃,综万方之略,究六艺之归。”“海内人士得其片言,莫不叹以为难得。”
明书法家、进士、江西布政司参议、好友黄汝亨在《祭焦弱侯先生文》中说:四方学者、士人无不以得见弱侯为荣,所谓“天下人无问识不识,被先生容接,如登龙门。而官留都者自六官以下,有大议大疑,无不俯躬而奉教焉。”
意大利人利玛窦(Matteo Ricci,1552-1610年)在回忆焦竑的回忆录中写道:
“当时,在南京城里住着一位显贵的公民,他原来得过学位中的最高级别(按:指焦竑曾中状元),中国人认为这本身就是很高的荣誉……这个人素有我们已经提到过的中国三教领袖的声誉。他在教中威信很高。”(《利玛窦中国札记》358-359页)。
焦竑成为了晚明程朱之孔孟与佛、老二氏、西方学术兼容并蓄之集大成者。
他以学者立身,融会各种学术思想而不陷于偏激,既冲破了改良主义“公安派”保守束缚,又没有走向李贽的“极左”偏激。对西方学术,虽然没有他的门生徐光启的步子跨得大,但以其倾向,他是大度容纳新知的有卓见的学者。
焦竑,是一位站在了晚明思想——能够“与时俱进”的晚明思想的一个顶峰上的人。

晚清名将江忠源,举人出身,曾镇压雷再浩起义、创建楚勇征讨太平军、击毙冯云山,转战湖南、湖北、江西等地。江忠源官拜安徽巡抚,有人称他为真正的“湘军创始人”“湘军鼻祖”;1853年,江忠源在庐州遭太平军包围,次年城破而投水自尽,时年42岁,谥号“忠烈”。人物生平
早期事迹
江忠源生性刚直豪爽,重视经世之学,于1837年考中举人,后入京参加会试,可惜没有中榜。1844年,江忠源通过大挑被任命为教职官员,返回家乡,并以兵法训练乡里子弟。
1847年,瑶人雷再浩在新宁黄背峒聚众作乱。江忠源组织团练镇压,击破叛军巢穴,擒杀雷再浩,被擢升为知县,赴浙江候补出缺。1849年,江忠源担任秀水县知县,因政绩卓著,受到浙江巡抚吴文镕的赏识,后补任丽水县知县。
1850年,咸丰帝即位,诏令部院九卿举荐贤才。江忠源在礼部左侍郎曾国藩的推荐下,入京朝见皇帝,但不久便因父亲去世,辞职守孝。
奔赴广西
1851年,大学士赛尚阿赴广西镇压太平军。江忠源也被征调到军中,深受副都统乌兰泰的器重。后来,江忠源回乡召集乡兵五百人,组建楚勇,并由弟弟江忠濬统领,奔赴广西。
当时,太平军屡破清军,兵锋极盛,见楚勇刚刚成军而且人马较少,便出兵攻打。江忠源起初坚守不出,后趁太平军逼近,突然出击,斩首数百,后累功至同知直隶州,获赐花翎。
后来,太平军攻陷永安,不久被清军围困。当时,提督向荣主张围城必阙的战法,而乌兰泰则认为应用锁围之法,二人争执不下。江忠源调解不成,知道此战清军必败,便称病回乡。
1852年,太平军突围北上,进犯桂林。江忠源闻讯后,再次招募一千士卒,与刘长佑昼夜兼程,赶赴广西。这时,乌兰泰战死,江忠源得以独领一军。他并扼守鸬鹚洲,三败太平军,解桂林之围,被擢升为知府。
四月,江忠源追击太平军至全州。当时,太平军占据全州,打算沿着湘江水陆并进,北攻长沙。江忠源在蓑衣渡设下伏兵,又砍伐树木,堵塞河道,并与太平军鏖战两昼夜。南王冯云山中炮而死,太平军溃逃,辎重尽被缴获。
协守长沙
当时,江忠源请求扼守湘江东岸,但未被采纳。太平军得以从东岸进入湖南,并攻陷道州。江忠源担心太平军裹挟百姓,认为“分防不如合剿,远堵不如近攻”,于是与各路清军合攻道州,并联络城中内应,约期攻城。
这时,太平军撤离道州,转而攻陷桂阳、郴州,进犯长沙,势力再次壮大。江忠源与总兵和春前往援救时,太平军已经占领城南,昼夜攻打长沙。江忠源见太平军占据地势较高的天心阁,惊道:“贼军占据此处,长沙危险了。”于是率死士夺回天心阁。
后来,江忠源见弟弟江忠济由郴州赶到长沙,便约定夹击太平军,被伏兵击伤小腿。湖南巡抚张亮基将江忠源迎入城中,询问守城方略。江忠源道:“官军四面集结,只有河西一路空虚。应派重兵扼守回龙塘,防御贼军逃窜。”张亮基深以为然。但此时长沙城内巡抚、提督、总兵有十几人,互不统属,张亮基难以调度。
十一月,太平军由回龙塘突围,攻陷岳州,并于十二月夺取武昌。江忠源痛恨自己的主张没被采纳,不欲东去,被张亮基留在湖南。此后,江忠源剿平巴陵土匪,又调赴浏阳,镇压徵义堂会匪周国虞,擢升为道员。
坚守南昌
1853年,清廷命张亮基署理湖广总督,又任命江忠源为湖北按察使。江忠源深受张亮基的倚重,先后剿平通城、崇阳、嘉鱼、蒲圻的叛军,生擒叛军首领刘立简、陈百斗、熊开宇等人。咸丰帝认为江忠源忠勇可恃,便让他到向荣的江南大营帮办军务。[15]
六月,江忠源行至九江,闻听南昌被围,便上疏朝廷,请求先援江西,并率一千三百人奔赴南昌。江西巡抚张芾将王命旗牌授予江忠源,让他指挥所有战事。江忠源烧毁城外民宅,斩杀逃兵,又亲自驻守章江门,日夜督战。
后来,太平军挖地道攻城,使得城池崩塌数十丈。江忠源斩杀登城叛军,命人用土囊将缺口堵死,后多次派死士焚毁太平军的营寨。不久,湖南援军赶到,江忠源分兵扼守樟树镇,又派罗泽南剿平泰和、万安、安福等县土匪。
当时,江忠源坚守南昌九十余日,多次击破太平军营垒、击沉敌军船只。八月,太平军撤军而去。咸丰帝为了表彰江忠源的功劳,特赐他二品顶戴。
赶赴庐州
后来,太平军退守九江,分兵扰乱湖北兴国,进犯田家镇。江忠源率二千兵马赴援,并率亲兵数十人先行赶到田家镇。次日,太平军猛攻田家镇,道员徐丰玉等人战死。江忠源上表自劾,被降四级留任,后升任安徽巡抚。
不久,太平军攻陷黄州、汉阳,围困武昌。江忠源沿长江进击,大败太平军,解武昌之围。后来,江忠源的部队被留在湖北,自己只率二千兵马赶赴庐州。当时,江忠源冒雨行军,将士尽皆疲惫,自己也染病不起。行至六安时,太平军已攻陷桐城、舒城。
庐州知府胡元炜遣使告急,并谎称城中兵力、军饷充足。江忠源便不顾六安军民挽留,留下一千兵马守卫六安,带病前往庐州。十一月,江忠源抵达庐州,方知城内总共不过三千人马,而且粮草、军火短缺,但已被太平军重重围困。
江忠源虽知自己被胡元炜所骗,而且庐州难以保全,但仍不肯弃城退守。他认为胡元炜不能布置防务,又谎言贻误战机,多次斥责,并亲自驻守水西门,击退太平军的进攻。朝廷为了嘉奖江忠源,赐他霍隆武巴图鲁勇号。
城破自尽
当时,陕甘总督舒兴阿畏惧太平军兵威,不敢前进。江忠源之弟江忠濬与刘长佑也被阻拦在庐州城外五里处,难以救援。十二月,胡元炜私通太平军。太平军获知城中虚实,更加猛烈的攻城。
不久,太平军炸毁水西门,攻入庐州城中。江忠源拔刀欲自刎,被左右亲兵阻止,都司马良勋背着他逃走。江忠源猛咬马良勋的耳朵,奋力挣脱,继续与太平军交战。到达水闸桥时,江忠源已身中七处创伤,只得投入古塘,跳水自杀,时年四十二岁。
当时,布政使刘裕珍、池州知府陈源兖、同知邹汉勋、胡子雝等人一同战死,胡元炜投降。八日后,江忠源的尸体被部卒周昌迹背出,仍是面色如生。清廷得知后,追赠江忠源为总督、骑都尉兼云骑尉世职,赐谥忠烈,并将他的灵位安放在昭忠祠中。
1864年,太平天国灭亡。清廷念及江忠源的功劳,又追赠他为三等轻车都尉世职,并在湖南、江西为他建造专祠。江忠源湘军创始人
“湘军鼻祖”江忠源被《剑桥中国晚清史》称为“正统上层人物中投笔从戎的前驱”,是近代历史上汉臣大面积崛起的始作俑者,不仅为他们进入政坛准备了“入场卷”,还搭建了湘军将帅登上政治巅峰的第一道云梯,他是最早私募兵勇,兴办团练,重创太平军的湖南地方武装首领,是名副其实的“湘军之父”。
江忠源是湘军无可争辩的创始人,是湘军初期最重要的统帅,也是湘军中最早出任巡抚要职的将领。如果说曾国藩后来成为湘军的主要统帅,那么在1854年江忠源殉国前,他一直是湘军的前敌总指挥,而且还是曾国藩创办湘军最有力的支持者之一,他在给咸丰皇帝的奏折中多次例举曾国藩在湖南办团练的业绩,获得了朝廷对这支地方武装的认可与信任,等于为曾国藩以后不断扩军和湘军取得国家军队的合法地位填写了通行证。
1851年太平军起义时,江忠源正丁忧在籍,他不顾守孝三年的陈规,在经世致用思想的驱使下,奉命在湖南新宁老家创办团练,招募乡勇500人进行强化训练,他选勇的标准是,以“胆气为上,质朴次之,技艺又次之”,训练方法也很有讲究,注重用传统文化武装官兵头脑,“每到月初集训,灌输忠孝礼义,教其兵法技勇”,这成为后来湘军的一个人文传统。新宁楚勇最初只有500人,但有鲜明的文化信仰和政治理念,后扩编为1500人,虽然装备简陋,军容欠整,甚至“衣履敝黯,形体短小,绿营官兵窃以为笑”,太平军也认为新募之勇不足为战,但勇猛无比,以一当十,更为重要的是,正如曾国藩的重要幕僚王定安在《湘军记》中所评价的:“江忠源初创楚勇,其时草昧缔构,实为湘军滥觞”;王闿运在《湘军志》中也认为“楚军起于江忠源”,是这支湖南地方武装的开山鼻祖。江忠源与曾国藩的故事
江忠源年轻时曾在北京求见曾国藩。曾国藩见到他的名刺,不高兴的道:“这是新宁秀才江忠源,为人无赖,把他赶走吧。”门子便对江忠源道:“主人让我向您致歉,说您是新宁无赖秀才,只会赌博,没空与您交往。”江忠源大言道:“我确实喜欢赌博,但岂有拒人改过曾国藩?”门子只得再次入内禀告。
曾国藩非常惊讶,将他迎入府中。当时,天下承平已久,江忠源却认为马上就会有一场大乱,并对天下之事侃侃而言,声震屋瓦,将茶盏拂落在地仍谈笑自若。曾国藩对他大为改观,将他送走后,对人道:“我平生从未见过如此人才。”又叹道:“此人虽能名满天下,但最终会因节烈而死。”江忠源故居
在新宁县城,刘长佑故居余庆堂与刘坤一故居光厚堂仅有一墙之隔,即所谓“隔墙”,而“对岸”则是说湘军创始人江忠源的府第与湘军后期重要将领刘光才的家,正好在当地风景秀丽、环绕崀山的夫夷江两岸,隔河相望,地灵人杰。人物评价
曾国藩:吾生平未见如此人,当立名天下,然终以节烈死。
朱孔彰:自江忠烈以义声倡,志在灭贼,而同袍兄弟多将才,战功节烈之盛,永、宝间罕有匹焉。至诚恪年财二十余,辞黔抚而握兵符,以讨贼为急,不以开府为荣,观其所志,非有国士之风欤。
王定安:①自广西寇发,海内骚动,新宁江忠烈公忠源,实倡义旅。②湘人以书生杀贼,自忠源始。
赵尔巽:湖南募勇出境剿贼,自江忠源始。曾国藩立湘军,则罗泽南实左右之。朴诚勇敢之风,皆二人所提倡也。忠源受知於文宗,已大用而遽殒。泽南定力争上游之策,功未竟而身歼,天下惜之。忠源言兵事一疏,泽南筹援鄂一书,为大局成败所关,并列之以存龟鉴。此大将风规,不第为楚材之弁冕已。
《新宁县志》:江忠源善抚士卒,与同甘共蓼,其用兵也尤若有神,每临阵横槊马上,察山川形势,举鞭示部,将于某所诱敌,某所设伏,往往以偏师出奇制胜。
《咸同将相琐闻》:楚军之功勋,江公引之也,湘人之士气,江公作之也,江公种其因,后人食其果。薛氏言稍假之年,其所建树当与胡曾相颉颃,谅矣。

揭傒斯是元朝著名文学家、书法家、史学家,与虞集、杨载、范梈合称“元诗四大家”,与虞集、柳贯、黄溍并称“儒林四杰”。揭傒斯曾任翰林国史院编修官、集贤学士,封豫章郡公,修辽、金、宋三史,《辽史》修成后病卒,谥号文安。揭傒斯的作品收录在《文安集》,楷书、行、草都有所成。人物生平
揭傒斯生于南宋咸淳十年五月五日(1274年6月10日),幼年家境贫苦。其父揭来成是宋朝的一个“拔贡”,母亲黄氏。5岁从父就读,刻苦用功,昼夜不懈,十二三岁博览经史百家,至十五六岁时已是文采出众,尤其擅长诗词、书法。年纪差不多的人,均敬佩他,拜他为师。
揭傒斯青年时期,远游湖南、湖北,讲学谋生,直至39岁。一些名公显宦很器重他,湖南宣慰使赵琪素把揭看作“知人”,说他将来必为“翰苑名流”。湖南宪使卢挚、湖北宪使程钜夫也非常赏识他。程钜夫称揭傒斯为“奇才”,把自己的堂妹许配给他为妻。
元皇庆元年,程钜夫在朝做官,其公馆设在宫廷门前。揭傒斯常居馆内少出,执主宾之礼十分谨慎,很少有人知道他是程钜夫的肺腑亲戚。那时元代开国遗老尚在,听说程公有佳客,都想见识见识。程钜夫只得引见。他们从交谈中发现,揭傒斯论文时意象飞动,气势豪放,论政时骋议驰辩,理正辞严。大家认为揭傒斯才华横溢,是国家栋梁之材,纷纷向朝廷推荐。知中书李益,看了揭傒斯写的《功臣列传》,赞叹不已,“这才是修史书的名手笔啊!别人修史不过是誊抄其它版本的史书而已!”。程钜夫的莫逆之交,深受元廷敬畏的集贤大学士王约力荐说:“与傒斯谈治道,大起人意,授之以政,当无施不可。”
延祐元年,揭傒斯由布衣授为翰林国史院编修。三年,升应奉翰林文字同知制诰。四年,迁升为国子助教。六年,朝廷提升揭傒斯为“奎章阁”供奉学士。不久,又提升为侍讲学士,主修国史,管理经筵事务,为皇帝拟写制表。当时提升不能超过两级,可是揭傒斯却连进四级,直至二品“中奉大夫”,实为罕见之事。
天历二年,图帖睦耳在“奎章阁”内聚集功臣于弟和皇亲国戚子孙就学,要揭傒斯担任授经郎。“奎章阁”设在兴圣殿西,揭傒斯每日早起,步行最先到达,从学的公子王孙共同商议;集资为老师买一匹好马。揭傒斯听说后,自己随即购置一匹马,反复让人看,然后又把马卖了,以此举表示自己不愿牵累别人。在揭傒斯门下求学而入朝做官的人,后来大都成为国家的重臣。他们之中很少有求人声援的,都不贪图功名利禄。揭傒斯任投经郎时,图帖睦耳经常来到阁中咨访,与揭傒斯交谈,每次都对答如流。
至顺元年,预修《皇朝经世大典》,皇帝看到揭傒斯写的《秋官宪典》,惊讶地说:“这不是唐律吗?”又看到《太平政要》四十九章,更是爱不释手,把它放在床头,经常阅看。并把《太平政要顺》发给文武百官观赏,说:“这是我们的揭曼硕所写的,你们都得好好看看!”皇帝不直呼傒斯其名,而以“曼硕”唤之,以示亲重。
至正三年,揭傒斯以70岁高龄辞职回家。走到中途,皇帝派人追上,请揭傒斯回京写《明宗神御殿碑文》。写完后,他又要求回家。丞相问揭傒斯:“方今政治何先?”揭答:“养人。”丞相再问:“养人为何在先呢?”再答:“人才,当他的名望还没有显露时,休养在朝廷,使他全面了解国家政务,一旦用他的时候,他就会自觉地施展本领啊!这样就不会出现因缺乏人才而误大事的后患啊!”丞相钦佩,奉旨留下他编修辽、金、宋三史,任总裁官。丞相问揭傒斯,“修史以何为本?”答:“用人为本。有学问能写文章而不懂历史的人不能用,有学问能写文章且懂历史但缺乏道德的人也不能用,用人的根本应当把‘德’放在第一位。”并经常与同事说,“要想知道写史的方法,首先必须明白历史的意义。古人写史,虽小善必录,虽小恶必记。不然的话,何以规劝人们弃恶扬善?”故此,他自己毅然执笔撰稿,孜孜不倦。凡朝政之得失,人事之功过,均以是非衡量,不隐恶,不溢美。对根据不足的事物,必反复考证才写上,力求准确无误。
至正四年七月四日(1344年8月12日),《辽史》修成,呈送皇帝,得到奖赏,并勉励他早日完成金、宋二史。揭傒斯深知皇帝对自己的信任,唯恐力不从心,难以完成。他吃住都在修史馆中,每天天刚亮便起床,至深夜不歇,废寝忘食。那年盛夏,揭身染伤寒,仍伏案修撰。不幸于七月十一日以身殉职。朝中官员得悉揭傒斯去世的噩耗,都赶到史馆哭悼。次日,中书出公钞2500缗,率先为他办理丧事。枢密院、御史台、六部等,也送了赙金。这时,有外国使节来到京城,燕劳史局以揭公故,改日设宴接待。皇帝为他嗟悼,赐楮币万缗治丧事,并派官兵以驿舟送揭傒斯灵柩到故乡安葬。揭傒斯死后葬于富州富城乡富陂之原(秀市乡水洲村对面山坡上)。追封为豫章郡公,谥号文安。《元史》卷一百八十一有传。
揭傒斯有两子一女,长子揭被,次子揭广阳,女揭杨湘。揭傒斯哪里人
龙兴富州(今江西丰城市杜市镇大屋场)人。揭傒斯的代表作
《千顷堂书目》载有《揭文安公集》五十卷,明初已缺十三卷。尚存古代全集本有三种:《四库全书》本、《四部丛刊》本(十四卷,又补遗诗一卷)、《豫章丛书》本。1985年6月,上海古籍出版社重新编辑出版了《揭傒斯全集》。
揭傒斯的《渔父》、《高邮城》、《杨柳青谣》、《秋雁》、《祖生诗》、《李宫人琵琶引》等诗,都在一定程度上揭露了现实社会生活不合理的现象。
揭傒斯的散文多宣扬封建伦理思想,但也有一些可读的作品。如《与萧维斗书》、《送李克俊赴长兴州同知序》,都认为“独善其身”不是一个政治家的风度。《浮云道院记》、《胡氏园趣亭记》,反映出一种封建时代文人的闲适情趣。欧阳玄《豫章揭公墓志铭》说,揭傒斯“文章……正大简洁,体制严整。作诗长于古乐府,选体、律诗长句,伟然有盛唐风”。
存世书迹有《千字文》、《杂书卷》等。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