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世恩简介,卡扎菲女保镖遭辱杀

柯庆施自1922年加入共产党后历经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的革命洗礼,担任过中共中央秘书长、统一战线工作部副部长、财经办事处副主任、南京市市长、上海市委第一书记兼南京军区政治委员、国务院副总理等重要职位。柯庆施主政上海,深受毛泽东赏识,被称为毛泽东的“好学生”。柯庆施于1965年4月9日逝世,享年63岁,然而他的死却被红卫兵造反派诬陷为是贺龙和李井泉的谋害。人物生平
早年经历
柯庆施(1902年—1965年),1902年生于安徽歙县南乡水竹坑,1922年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早年在安徽省立第二中学读中学,因从事学生运动被开除,后转学至南京;曾在上海从事工人运动和青年团工作。
1923年被派到安庆,1924年春调到上海中共中央秘书处工作。同年冬赴苏联海参崴做华工工作。
1926年春回国,任国民党安徽省党部秘书长,发展中国共产党及共青团组织;1928年起任中共上海闸北区委书记;1929年秋被中共中央派到鄂东南从事兵运工作;同年12月起任红五军第五纵队政治部主任、秘书长;1930年6月起任红三军团八军政治部主任;1931年夏起任中共中央秘书长;1933年任中共河北省委前线委员会书记,同年10月起任中共河北省委军委书记;1934年春回上海任中共上海中央执行局军委书记,同年冬改任中共河北省委军委书记;1935年6月起任中共中央北方局组织部部长、军事工作负责人。
抗日战争时期,历任延安中共中央党校副校长、中央统一战线工作部副部长等职。
解放战争时期,1945年10月起任晋察冀边区行政委员会民政处处长、复员委员会副主任、财经办事处副主任、河北省石家庄市市长;1949年5月起任南京市副市长。
主政上海
柯庆施于1954年秋由江苏省委调上海,接替陈毅主持中共上海局,至1965年4月去世,前后整整10年。
多少年来,直至“文革”末期的1975年,上海的《学习与批判》还发专文纪念柯庆施“逝世十周年”,称之为毛泽东同志的“好学生”。
1956年10月上海市政府为鲁迅迁墓,柯庆施与许广平、宋庆龄、茅盾等为鲁迅扶灵。
柯庆施是一位老资格的共产党人,早在1922年即加入中国共产党,他还是中国共产党内为数不多的见到过列宁的高级干部,30年代担任过中共中央秘书长的要职。
建国后,柯庆施先后就任南京市委书记、江苏省委书记;1954年2月,在七届四中全会上,已调任中共中央组织部部长的饶漱石,因被定为与高岗结成的“反党结盟”而垮台;同年9月,陈毅被任命为国务院副总理,并内定为外交部长的人选。这样在一两年间,华东及上海的第一二把手便相继空缺,柯庆施成为事实上的第一把手。
说到对毛泽东“个人崇拜”的鼓吹,人们总以为林彪或康生为始作俑者,然而拔头筹的却是柯庆施。
柯庆施出任上海一把手伊始,面临的是两件大事:一是1955年4月全国党代会期间发生的“潘杨事件”,上海市副市长潘汉年和公安局局长杨帆被诬为“内奸”;另一件是紧接着发生的“胡风事件”。这两件事均系毛泽东的决断所致。这两件大事对上海影响很大。
柯庆施刻意挽留奉调《人民日报》的张春桥,使之成为自己的类似政治顾问一类的角色;柯庆施极善揣摩领袖的心态,长于从领袖的言论中领悟其意向和思路,以得风气之先的果敢予以鼓吹和阐发,这又有赖于擅长舞文弄墨的张春桥。
被毛泽东赏识
毛泽东在1957年召开的八届三中全会上提出“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的口号,对1956年的反冒进已有微词,并明确批评“八大”决议中关于主要矛盾的提法。
在这年11月他又提出15年赶上或超过英国的设想。在这年年底召开的中共上海市一届二次会议上,柯庆施作长篇报告《乘风破浪,加速建设社会主义的新上海》,备受毛泽东青睐。
《人民日报》在1958年1月25日将长达3万字的该报告的第一和第四部分全文转载,并加长篇按语。
在南宁会议上,毛泽东措辞严厉地批周恩来、陈云力主的反冒进。他取出柯庆施的报告当众将周恩来的军:“你能写出这样的文章吗?”除了检讨,周恩来别无选择,用与会者李锐的话说,柯庆施成了南宁会议的“头号标兵”,65岁的毛泽东在讲话中屡称年仅56岁的柯庆施为“柯老”。
在5月间召开的中共八大二次会议上,毛泽东在几次大会讲话中,屡屡称赞“柯老”,而周恩来和陈云则不得不就1956年的反冒进当众检讨。在大会结束后举行的八届五中全会上,柯庆施和谭震林、李井泉成为政治局委员。
当外界盛传毛泽东一度想用柯庆施取周恩来而代之的时候,心细如发的周恩来在给中央书记处的检讨文字中,婉转地提到担任总理职务是否合适的问题,但以周恩来的才干和威望,邓小平主持的中央书记处会议明确表示,没有必要改变周恩来的总理职务,柯庆施自此也明白了自己在毛泽东心目中的地位;这位封疆大吏认准了一条:紧跟毛泽东就是“胜利”。这一条在1959年的庐山会议上再次得到验证。
从1958年11月开始,毛泽东逐渐察觉到大跃进和人民公社所产生的诸多问题,着手有限度地纠“左”。1959年7月召开的庐山会议的初衷,也还是适度纠“左”。因而他上庐山时所准备的全是关于纠“左”的材料。7月16日,毛泽东以《彭德怀同志的意见书》为题,将彭致他个人的信批转与会者。柯庆施以特有的政治敏感,把握到领袖的脉搏,星夜派人下山去上海取批“右”的材料。在21日的华东组会上,张闻天系统而深刻地分析了大跃进以来的“左”倾错误。
柯庆施以主持者的身份,不断责难张的发言。果不其然,23日,毛泽东召开全体大会,对彭德怀等人严厉指责,发出“反右倾”的号令。
因为反对苏共的“现代修正主义”,毛泽东从大跃进的挫折中转向对阶级斗争的密切关注,特别强调的是意识形态领域的阶级斗争。柯庆施的关注热点也随之从经济领域转向思想文化领域。
1963年1月初,柯庆施在经过精心准备之后,借上海文艺界元旦联欢会的机会,告诫与会的作家、诗人、剧作家、音乐家、美术家:解放13年来的巨大变化是从未有过的,在这样伟大的时代、丰富的生活里,文艺工作者应该创作更多更好的反映伟大时代的文学、戏剧、电影、音乐、绘画和其他各种形式的文艺作品。柯庆施强调:只有写社会主义时期的生活才是社会主义文艺。
从上世纪60年代初起,江青以毛泽东的“文艺哨兵”自居,开始染指文艺界。无奈她在北京确实吃不开,不用说彭真不把她当作一个人物,周扬等人也不愿曲意逢迎。落落寡合的江青在上海则如鱼得水。柯庆施已经从毛泽东注意力的转移中,领悟到江青的重要性。他让自己的心腹张春桥成为江青的左右手,江青也视上海为“基地”。
1964年10月6日,由周恩来、贺龙和柯庆施陪同,毛泽东在北京人民大会堂观看大型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这是一个重要的迹象。果不其然,在不到3个月之后召开的第三届全国人大首次会议上,柯庆施出任国务院副总理,在16位副总理中,位居第六,在同是政治局委员的李富春、李先念、谭震林之前。
逝世前后
1965年4月10日,中共中央发布讣告:柯庆施同志因患重病治疗无效,于1965年4月9日下午6时30分在成都逝世,终年63岁。
当时新华社连日报道了为柯老举行的隆重追悼仪式;11日中午,骨灰由成都送抵北京,13日上午在首都劳动人民文化宫举行柯庆施追悼大会,国家主席刘少奇主祭;讣告中称他是“毛泽东同志的亲密战友”,系当时中央政治局委员一级的规格。
这一切都说明,柯的死一切正常。
谁知一年多之后,西南的红卫兵造反小将抛出“重磅炸弹”,揭指是“贺龙和中共中央西南局书记李井泉狼狈为奸,勾结起来,共同谋害了毛主席的好学生柯庆施”,弄得举国上下一片哗然。
据《书报文摘》刊文,柯庆施是应贺龙和李井泉之邀去成都的。4月5日贺、李宴请柯庆施后,当夜12时柯就出了事,三天之后猝死。
这一切似乎为柯庆施被“谋杀致死”的说法蒙上了一层难辨真假的迷雾。
“柯庆施谋杀专案组”是张春桥亲自点将由“三结合”班子组成的,头头是个军人。
这个所谓的“三结合”专案组却只有一个专门技术人员。
专案组一班人从上海悄然抵达成都。此时一切都已时过境迁,柯庆施的尸体早已成了灰烬,当时的现场、死者接触过的物件都已荡然无存,有关当事人也被当时已在全国传得神乎其神的“谋杀”说吓得似惊弓之鸟。
因此,专案组的调查只能从外围入手,查明柯庆施之死的前因后果和抢救治疗的大致过程。专案组经过调查,访问了一些当时出席宴会的人,也见过贺龙夫人薛明,并对柯庆施整个抢救治疗过程的方案细细审视甄别,认定此中一切准确无误,绝无一丝技术性差错,也没发现丝毫疑点。
经过反复调查,专案组认为柯庆施猝死的经过是这样的:1964年,医生发现柯庆施患肺癌,由上海华东医院切除了致癌肺叶。此后,柯的身体已很虚弱,但这一切都是当时的“绝密”。
1965年春,应正在成都疗养的贺龙元帅和西南局书记李井泉之邀,柯庆施于3月13日到成都。
4月5日是清明节。这天由西南局和四川省委领导李井泉、李大章、廖志高等出面设晚宴招待,正在成都的朱德、贺龙和柯庆施都是宴请的主宾。
这种宴请通常都是主宾双方和夫人共桌。临开席不知谁提议:今天的晚宴男女宾分桌,大家一醉方休。此提议一出最受男宾欢迎,于是立即安排夫人们另开一桌,柯庆施的夫人被安排到女宾席。为此柯庆施高兴异常。原来柯夫人知柯庆施有病,宜吃清淡饮食,忌油腻、烟酒。遵医嘱,她平日里对柯庆施的饮食生活管束甚严。这晚柯庆施偶得“解放”。又逢老友,真有点“酒逢知己千杯少”的氛围,大家尽兴而饮,一醉方休。宴会从下午6时开席,至晚9时许才尽兴而散。
柯庆施回到招待所,看了些文件,临睡还吃了一把花生米,食欲极好。几小时后,大约午夜12时多,柯庆施腹痛,柯的保健医生胡允平当即赶到作了常规处理,一直到凌晨2时,病情不见缓解。胡允平立即给上海专管高干治疗的华东医院挂长途电话,向薛邦祺院长汇报了柯庆施的病情。到清晨,眼看柯庆施的病情继续加重,连秘书也慌了神,便直接给上海市委书记处书记陈丕显打电话,要求火速派上海的高干医护人员到成都诊治。这时,虽然柯庆施身边围满了四川方面许多优秀的医生,但柯庆施自己和家属却更信任上海的医生。
中午时分,上海市委书记处书记王一平领着上海一流的医护组赶往成都,立即投入会诊、抢救。
可是虽经几天的努力,依然无效,柯庆施于4月9日下午6时30分死亡。
如果柯庆施真有取代周恩来之心,大概也会发出“既生亮,何生瑜”之叹了。
倘若假以时日,柯庆施必将受到毛泽东更大的信任,只是天不遂人愿,自1964年春发现肺癌并手术切除后,柯庆施便在病假疗养中,延至次年4月9日终于不治。
在“打倒一切”的“文革”中,中共党史上早有定论的革命家几乎无一幸免,李大钊、瞿秋白、王若飞等老一辈革命家不是被诬为“叛徒”,就是被斥为“机会主义分子”,但是有一个例外,就是被称为毛泽东的“好学生”的柯庆施——“文革”中江青曾于1967年两次赞扬已经去世的柯庆施。柯庆施的子女
柯庆施的子女现在是怎样的?柯庆施总共有四个孩子,三女一子。大女儿柯六六是个作家。六六写了大量关于父亲的回忆录。六六是在南京度过的童年,后来随着柯老工作的调任,六六来到上海。在六六的文章中写道,她刚到上海的那一个时期,整片夜空如同白昼。
那个时候,国民党不甘心失败,常用飞机到沿海地区骚扰。在六六五岁的时候就曾经经历这样的轰炸。那天本来一片祥和,六六和妹妹一起在跳皮筋,但是突然广播停了,灯灭了。六六说她永远不会忘记那时她对光明的渴望。柯庆施等人到了上海后,有人请客吃饭。据六六回忆,那时候她第一次见到了电梯,第一次吃到了西餐,第一次吃巧克力。不久之后,六六跟着家人搬离了花园洋房的家,搬进了工人新村。理由是柯庆施不喜欢花园洋房,认为那个时候的国家还非常的穷,他作为一个干部住好房子脱离了大众,心里很不踏实。住在工人新村虽然走进了群众,但是由于办公不方便,六六和家人又要搬家了。这次他们搬到了爱棠公寓,往后他们再也没有办过家。住房面积不大,但胜在离办公室不远,而且周围的邻居都是同事,六六的爸爸很满意这个家。
柯庆施的二女儿叫五六,三女儿叫友宁,儿子叫友京。他们为人低调,资料不详。唯一能够知道的是友京的妻子是邹家华的女儿。这就是柯庆施的子女一些资料。柯庆施怎么死的
柯庆施的下场是怎样的?1964年,柯老在上海做了手术,那时周总理特地在手术室外守了三个多小时。术后,柯庆施到北戴河疗养,随着天气渐冷,他又动身前往广州。大概疗养了半年后,柯庆施逐渐复原,准备继续工作。可是一月后,报纸和广播都报告了他的死讯,说他治疗无效死亡。
在柯老病亡后,国务院秘书长亲自前去处理丧事。柯庆施的追悼会相当的隆重,周恩来和邓小平亲自迎灵。一万三千多人到达公祭现场,主祭是当时的刘少奇主席。这是北京的公祭仪式。在同日,上海也举办了大型追悼会,林彪站在了最醒目的位置。另外有六个省会也举行了追悼会。江青对于柯庆施的逝世悲痛万分。柯庆施的女儿回忆,柯老这次的病来势凶猛,可在意识模糊的情况下,他依然关心国家大事。两年后,报纸上出现爆炸消息,柯老并非因病去世,是死于谋杀。文中充满着强烈的火药味,把矛头对准了刘少奇等同志。
经过详细调查,柯庆施临死前的真相被还原。柯庆施在成都与四川省委一群人聚餐后,深夜感到腹痛,当时上海医疗小组火速赶往成都医治。经过反复确诊,认为柯老有患胆囊炎的可能。次日,经过医生的全力抢救,柯老转危为安。可是入夜后,心脏停止,经过胸部按压,心跳恢复。此后,心跳暂停好几次。第三天,柯庆施心跳停止,再无力回天。为了查明柯老的死因,专家医疗团解剖了他的遗体,一致确认他死于胰腺炎。人物评价
盖棺未定
柯庆施在人们的心目中,似是一个盖棺而未论定的重要人物。有人说他德高望重,律己清廉,虽没有什么十分重大的贡献,但勤勤恳恳奉献了一生;另有人说,不,他搞极“左”,专门整人,还勾结“四人帮”,如果不早病逝,肯定会是“五人帮”了。对人的评价,往往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但作为历史中的人物,他是客观存在,不是任由评者可以随意抹红或抹黑的。
柯庆施是中共一位老党员,1922
年入党,据说是中共领导人中唯一和列宁握过手的人,那是出席在苏联召开的一次国际会议上。柯的仕途并不顺利,延安整风时被康生诬陷,妻子跳井自尽。建国后,任中共南京市委书记、市长,江苏省委书记,中共上海市委第一书记,市长,南京军区第一政委,中共中央华东局第一书记,国务院副总理;1958
年5
月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其时,可谓权倾一时,威震一方。由于柯个子长得高,鼻子比常人大,在延安时人们叫柯庆施为“大个子”、“大鼻子”、“老柯”。南下后,柯地位升迁很快,加上他一脸严肃,不苟言笑,走路蹒跚,背又有点驼,人们又改称他为“柯老”,连毛泽东在中央开会时也对他戏称“柯老”,从此“柯老”就成了对他的尊称,其实那时他只有五十多岁。
我于1957
年因“严重思想右倾”,被撤掉《劳动报》社长兼总编辑职务,调去筹备创刊上海市委理论刊物《解放》杂志,并担任评论员。1963
年任市委副秘书长。在1958 年到1965
年的七八年间,除每半个月为《解放》杂志写一篇评论员文稿外,大部分时间为市委领导柯庆施、陈丕显等干活,曾为他们起草讲话、工作报告、理论文章约六十余篇,并五次随从他们一起去参加中央工作会议,又多次跟柯庆施到基层单位调查研究,与他们有比较多的接触。我不了解柯庆施的全部历史和全部活动,也不想涉及对柯庆施的全面评价问题,本文只是就我和柯庆施在1958
年到1965
年间的接触中,如实讲述一些具体事实,供读者了解柯庆施的若干情况。我所记忆的事实并不连贯,确切日期也难记清,但这些事都是我亲身经历的。

奥马尔·穆阿迈尔·卡扎菲(1942年6月7日-2011年10月20日),利比亚国家领导人。卡扎菲创立了世界第三理论、绿皮书思想,著有《绿皮书》《卡扎菲小说选》等作品,还曾获得上校军衔、南非共和国好望角秩序奖等荣誉。在政治方面,卡扎菲历任武装部队总司令、国防部长、非洲统一组织主席等职位。2011年,民众示威要求统治42年的卡扎菲下台,之后当地武装捕获卡扎菲,他被虐待后枪击身亡。人物生平
早年经历
1942年,卡扎菲出生在利比亚沙漠中部,苏尔特以南50英里的阿布哈迪。卡扎菲的家庭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游牧部族家庭,全家都靠出租骆驼维持生计。1951年,利比亚获得独立时,卡扎菲在苏尔特一所小学读书。1956年,卡扎菲在利比亚中南部塞卜哈读中学。之后卡扎菲到利比亚第三大城市米苏拉塔读书。1961年,在班加西利比亚大学攻读历史,后在班加西军事学院学习。
1963年,卡扎菲放弃了已经学习了两年的大学历史专业,加入保卫国王的精锐部队——昔兰尼加卫队,进入利比亚皇家军事学院学习。1965年,在利比亚陆军服役。1966年,他获得了去英国桑德赫斯特皇家军事学院培训的机会。
政坛生涯
1969年9月1日,卡扎菲领导“自由军官组织”发动“九月革命”,推翻伊德里斯王朝,建立了阿拉伯利比亚共和国,出任革命指导委员会主席兼武装部队总司令,并晋升为上校。
1970-1972年,卡扎菲任革命指挥委员会主席兼国防部长。
1977年改国名为“大阿拉伯利比亚人民社会主义民众国”,成为“革命导师与领导弟兄”,任“人民委员会总秘书处总秘书”,成为革命领导人兼任武装部队最高统帅。
1979年3月,辞去一切行政职务,只保留“革命导师和兄弟领袖”称号。
1982年至1983年任非洲统一组织主席。
20世纪80年代初卡扎菲向苏联采购军事装备。20世纪90年代,开始逐步修复与美国关系。21世纪初,利比亚在卡扎菲领导下与西方关系改善。
2000年非洲统一组织首脑会议在多哥首都洛美召开,卡扎菲率领代表团参加。
2009年9月23日,首次在联合国亮相的利比亚领导人卡扎菲,在联大一般性辩论上发表演讲。
下台死亡
2011年利比亚发生民众示威抗议,民众要求从1969年就已经上台统治长达42年的革命领导人穆阿迈尔·卡扎菲上校下台和进行民主变革。
2011年10月20日利比亚“全国过渡委员会”武装称在苏尔特已经俘获了卡扎菲。卡扎菲在其家乡苏尔特的一个废弃下水管道中被捕,遭虐待后,头部和腹部遭到致命连环枪击身亡。卡扎菲女保镖遭辱杀
卡扎菲逃亡之时,他的女人卫队也解散了。但是,依旧有不少人被发现行踪–悲剧因此产生。根据中东前卫网站整理的消息,卡扎菲的三名女保镖均遭辱杀:
第一位和男友出逃后,被反对派跟上乱枪击毙。两人死在一起。
第二位化装被人认出,被殴打,活活打死。
第三位是被反对派色兵劫持,疯狂折磨轮翻强暴多天后勒死。尸体还写上“卡扎菲的婊子下场”字牌。当这具女尸发现后,已经腐烂。第三位从照片上判断,是卡扎菲较为漂亮的一名女卫士,被色兵盯上自难幸免。卡扎菲儿子
长子穆罕默德·卡扎菲,利比亚邮电总公司主席、利比亚奥林匹克委员会
次子赛义夫·伊斯拉姆·卡扎菲,扎菲慈善基金会主席
三子萨阿迪·卡扎菲,利比亚足球协会主席、阿勒利足球俱乐部的名誉主席
四子汉尼拔·穆阿迈尔·卡扎菲 五子莫塔西姆·比拉·卡扎菲,利比亚国家安全顾问
六子赛义夫·阿拉伯·卡扎菲
七子哈米斯·卡扎菲,特种兵部队哈米斯旅统帅卡扎菲怎么死的
卡扎菲在被俘后遭当局武装人员蓄意击毙,而非伤重不治。利比亚“全国过渡委员会”一名高级官员21日承认,卡扎菲是被抓获他的起义军战士蓄意击毙。“战士痛殴卡扎菲,而后开枪打死了他。这是战争。”
利比亚班加西一名叫乌雷比的战士21日在网上发布录像,称他抓住了卡扎菲,并向他连开两枪,使他重伤身亡。
乌雷比在录像中称,他夺下了卡扎菲手上的金手枪,将他按倒在地。他想把卡扎菲带往班加西,但是米苏拉塔的战士坚持要把卡扎菲带往他们的城市,他于是向卡扎菲连开两枪,击中他的胸部和头部。卡扎菲当时没死,半小时后才死。米苏拉塔的战士没收了他的枪。
网上公布了士兵用手机拍下的卡扎菲生前最后几分钟的视频。卡扎菲被捕后满头、满身鲜血,神情呆滞,遭拳打脚踢,被扯住头发。视频中,他用手抹去脸上的血,对四周的人说:“我对你们做过什么?”“你们懂得是非对错吗?”这是视频中卡扎菲的最后遗言。人物评价
在青年时代的生活经历使卡扎菲认识到只有充分发挥民众的力量才能实现利比亚的复兴,但执政之初他的尝试在国内所遭遇的重重阻力使他意识到只有扩大其个人权力才能实现自己的理想,这使利比亚的政治体制不可避免地走上了个人集权的道路。但他同时也强调了卡扎菲在利比亚发展中无可替代的作用。——罗纳德·布鲁斯·圣约翰
卡扎菲从不缺乏挑战者,但他在执政后以超凡魅力的领导地位和分配型经济政策使政权赢得了相对较高的支持率;同时,他在武装部队、人民委员会体系以及革命委员会三个机构之间玩弄平衡,构成了支持政权的核心力量。——罗纳德·布鲁斯·圣约翰《利比亚史》
卡扎菲是我们这个时代的革命偶像之一。——南非前总统纳尔逊·曼德拉
阿拉伯民族主义给了卡扎菲一种虚幻的想法:他有权干涉阿拉伯世界的任何地方。所以无论是摩洛哥还是约旦发生内部问题时,卡扎菲都颇惹人嫌地迫不及待地表态。这也使得他在阿拉伯世界渐渐成了不受欢迎的人物。一向不太喜欢卡扎菲的阿拉法特,将他称为“革命词句的骑士”。——阿拉法特的传记作者艾伦·哈特

康世恩(1915~1995),是久经考验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无产阶级革命家、我国工业战线杰出的领导人、新中国石油工业和化工战线卓越的开拓者、原国务院副总理、国务委员、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常委,中国河北怀安人。康世恩是中共十一届、十二届中央委员,中顾委常委。他还担任中国石油学会名誉理事长,中国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主任。193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抗日战争时期,历任山西朔县战地动员委员会主任,县委统战部部长,牺盟决死队第四纵队团组织股股长,牺盟太原中心区组织部部长,晋绥八分区行政公署专员。解放战争时期,历任晋绥雁门军区政治部主任,第一野战军第九师政治部主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历任玉门油矿军事总代表、党委书记,西北石油管理局局长,北京石油管理总局局长,石油工业部副部长,江汉油田会战副总指挥,燃料化工部第一副部长,石油化工部部长,国务院副总理,国家经委主任,国务院财经委员,国家能源委员会副主任、石油工业部部长、国务委员等职。1995年4月21日卒于北京。
人物生平
康世恩同志1915年4月20日出生于河北怀安县田家庄。1935年在河北省立北平高中读书时,参加了著名的“一二九”学生运动。1936年考入清华大学地质系学习,同年参加“民族解放先锋队”,担任清华大学学生救国会常委。1936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先后担任120师民运部工作员,山西朔县战地动员委员会主任,晋绥八分区专员。
解放战争期间(1946年至1949年),他担任晋县绥雁门军区政治部主任、一野三军九师政治部主任等职,参加了保卫延安和榆林战役、瓦子街战役以及解放兰州的战斗,为新中国的建立做出了积极贡献。
1949年至1955年任玉门油矿军事总代表、党委书记,西北石油管理局局长,北京石油管理总局局长。燃料工业部石油
管理总局局长,石油工业部部长助理、副部长兼大庆油田会战指挥部总指挥,华北石油
勘探会战部总指挥,石油工业部主要负责人、党委书记,湖北省革命委员会副主任兼江
汉石油会战指挥部副指挥,燃料化学工业部主要负责人,石油化学工业部部长、党的核
心小组组长,国务院副总理兼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党组书记,兼任国家计划委员会副
主任、党组副书记,国务院财经委员会委员、国家能源委员会副主任、党组第二书记,
国务委员兼石油工业部部长等职[1]
。1955年7月至1956年9月任石油工业部部长助理、党组委员(1955年10月起)。1956年10月至“文化大革命”初期任石油工业部副部长、党组委员、党委书记。
六十年代初,康世恩同志参与领导和直接指挥了大庆石油会战,为我国石油自给做出了重要贡献。当时,国家面临着三年自然灾害带来的巨大困难,苏联又撤走专家,中断我国的石油供应,在最困难的条件下,作为石油会战总指挥的康世恩,代表石油部党组向党中央表示:下决心拼命也要拿下这个大油田。他亲自组织调遣各油田力量,在茫茫的大草原上展开大规模的勘探开发工作。
期间,康世恩同志身先士卒,率先垂范,住帐篷,战严寒,带领几万名会战工人,发扬“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的革命精神和“三老、四严”作风,敢打硬拼,艰苦奋斗,夺得了大庆石油会战的胜利,开创了陆相地层寻找大油田的先河。在大庆石油会战取得了决定性胜利之后,康世恩挥师南下,进入地跨辽宁、河北、山东、河南等省的渤海湾地区,组织指挥胜利、大港、辽河等石油会战。创建了一个又一个新的石油基地,从根本上改变了我国石油工业的面貌。
1967年至1969年“文化大革命”中受冲击。1969年至1971年任湖北省革委会副主任兼江汉油田会战指挥部副指挥。1970年6月至1971年9月任燃料化学工业部革委会第一副主任、党的核心小组第一副组长。1971年9月至1975年1月任燃料化学工业部革委会主任、党的核心小组代组长。1975年1月至1978年3月任石油化学工业部部长、党的核心小组组长。1978年3月至1982年5月任国务院副总理。其间:1978年3月至1981年3月兼任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1978年6月至1981年2月任国家经委党组书记;1978年9月至1979年3月兼任国家计划委员会副主任;1979年3月至1981年3月任国务院财政经济委员会委员。
1979年11月25日,渤海2号钻井船在渤海海面上翻沉,72人遇难身亡,直接经济损失3735万元,当时主管石油工业的国务院副总理兼国家经委主任康世恩对这一事故没有认真对待和及时处理,在国务院领导工作中负有重要责任,决定给予记大过的处分。这样的处分决定,在共和国历史上是前所未有的,尤其是对一向红旗飘飘、战功显赫的石油工业战线来说,这种打击是空前的,以往一声吼,也能让地球抖三抖的百万石油工人,此时一下在全国人民面前抬不起头来,受到的屈辱不言而喻。
“渤海2号”翻沉事故的发生,是由于石油部领导不按客观规律办事,不尊重科学,不重视安全生产,不重视职工意见和历史教训造成的。石油部领导对此负有不可推诿的重大责任。
1980年至1982年5月兼任国家能源委员会第一副主任、党组第二书记;1981年3月至1982年5月兼任石油工业部部长、党组书记。1982年5月至1988年4月任国务委员。1987年11月至1992年10月任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常委、中国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主任,除满腔热情地做好培养青少年的工作外,还时刻关心着我国石油工业的发展。
康世恩同志是中共第十一届、十二届中央委员,中共十三大当选为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常委。
康世恩同志在长期领导石油工业的过程中,坚持运用辩证唯物主义的观点,按照毛泽东同志的《实践论》、《矛盾论》指导中国的石油勘探和油田开发,他善于把石油科学的一般原理和中国地质条件结合起来,解决实际问题,丰富和发展了中国石油地质、油田开发的理论和应用科学。他参与领导和组织指挥了克拉玛依、大庆等十大石油会战和其他油气田的勘探开发,对新中国石油工业的开拓和发展做出了重大贡献。
1995年4月21日,康世恩同志因病在北京去世,享年80岁。 渤海二号事件
“渤海2号”钻井船是1973年由国外引进的一艘自升式钻井平台,由沉垫、平台、桩脚三部分组成,为大型特殊非机动船,用于海洋石油钻井作业。迁往新井位时,应卸载,使全船负有可变载荷减到最少,下降平台,提升沉垫,使沉垫与平台贴紧,排除沉垫压载舱内的压载水,起锚,各桩脚安放楔块固定,最后由拖船拖航。1979年11月25日,石油部海洋石油勘探局“渤海2号”钻井船在渤海湾迁移井位拖航作业途中翻沉,遇难72人,直接经济损失达3700多万元。这是天津市、石油系统建国以来最重大的死亡事故,也是世界海洋石油勘探历史上少见的。
当时主管石油工业的国务院副总理兼国家经委主任康世恩对这起重大事故极为震惊,他及时果断地向有关部门作出指示,令全力查清事故原因,向遇难者家属表示深切的慰问。那些日子,康世恩悲痛之余,时时思索事故的诸种因素。
1980年8月25日,康世恩列席了党中央书记处、国务院召开的联席会议,会议在研究“渤海二号事件”时,认为康世恩负有直接责任,决定给予他记大过处分。康世恩成为了我国国务院副总理中受记大过处分的第一人。
1981年,在第五届人大代表提案的呼吁下,沉船被打捞上岸,基本查清了翻沉的真实情况:经科学鉴定,确认不是石油部的责任事故,而是该船体在设计上存在严重缺陷。
1982年6月15日,国务院发出《通知》指出:“鉴于近两年康世恩同志在石油工业部的工作卓有成效,国务院决定撤销对康世恩同志记大过的处分。”
人物评价
康世恩同志一贯忠于党,忠于人民。他刻苦学习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学习贯彻邓小平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坚决拥护以江泽民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的领导。在工作中,他重视把物质文明建设和精神文明建设结合起来,强调任何时候都要加强党的领导,加强思想政治工作。他善于把高度的革命精神和严格的科学态度结合起来,坚持“实事求是”的原则,一切从实际出发,为我国经济发展和民族振兴,执着追求,锲而不舍。
康世恩同志坚持党的群众路线,他善于听取各种不同意见,经常召开有技术人员、工人群众和领导干部参加的“三结合”座谈会,发扬民主,集思广益,形成正确的决策,进而指导工作。他十分重视调查研究,经常深入基层,与干部、工人谈心,从群众中汲取营养。他高瞻远瞩的领导艺术和密切联系群众的工作作风,深受广大干部、群众的敬佩。
康世恩同志虚心好学,勤于思考,勇于开拓进取。他努力汲取国内外新的科技成果,重视研究和引进国外先进技术,并在实践中创新发展。由于他几十年发一日的刻苦钻研,苦心探索,他成为党内学识渊博的一名工业管理专家和石油专家。
康世恩同志为人正直,坚持真理,顾全大局,心胸开阔,光明磊落;他为党的事业任劳任怨,兢兢业业,从不计较个人名利和得失;他艰苦朴素,清正廉洁,以身作则,严于律已,严格要求子女、亲属和身边的工作人员;他爱护干部,关心群众,不姑息,不护短,勇于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他高尚的革命情操和无私奉献精神,为广大职工深深崇敬。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