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母育弯枣树

1111小时候,有一天晚上刚吃完晚饭就钻进被窝里帮外婆焐小脚,外婆给我讲了一个”徐母育弯枣树”的故事。1111很久以前,淮河边上有个叫泊岗的村子,村上住着一对姓徐的中年夫妇,两口年近四十岁了,膝下仍无一个尿炕的,每天吃完饭老两口就大眼瞪小眼的,十分冷清。一天村里来了个跑买卖的小商人,告诉这对夫妻,说是太平集东约40里处的鲶鱼洼(今明光市分水岭水库)西岩有一棵九丫树,不生的媳妇带上黄布条系在朝向你家方向的枝桠上烧香求子,十分灵验。徐姓夫妻听后迫不及待地于第二天就起程前往求拜。老天爷还真的发了慈悲,就在当年徐家夫妇有了身孕,第二年春生了个大胖小子,老两口欢天喜地,给儿子取名叫徐四十,小名叫”拴住”。1111老来得子,生活得更滋润了。老两口把儿子当成了”龙蛋”,整天捧着。徐四十一天天长大了,能到邻居家串门子啦。一天徐四十在水塘边上拾了个鸭蛋回家,徐母抱过儿子又是亲又是称赞,夸儿子能干。又过几日徐四十又拾了只鸭子回来,徐母又是一阵亲吻和夸赞,然后把鸭子杀了,炖了一锅汤,一家三口高高兴兴地吃着喝着。徐四十心想:这样多好,父母亲又是夸奖,还有鸭子吃。从那以后,徐四十每次出门玩回家时准能带点什么回来。很多次都是故意到虽人家的鸡窝里、鸭圈里、菜地里去”拾”东西。一次邻居家少了一只老母鸡,找到了徐家,刚好看见徐母正在杀鸡,邻居气得吵了起来,徐母说:”我家拴住才十一岁,能偷你家的鸡吗?再说那鸡能跑会飞的,一个小孩子能捉住吗?我家那有只红公鸡你捉捉看,要是捉住了,我赔你十只。”邻居被堵得哑口无言心里闷气走了。徐四十高兴得直蹦。1111春去秋来,光阴似箭,一晃又几年过去。徐四十长到了十六、七岁时,从外面”拾”回的东西也越来越多,越来越值钱,而徐四十也”拾”上瘾,每天出门不”拾”点东西回来,手就痒痒。一天他竟”拾”回了一头大牯牛,这次老俩口有点怕了,”拾”回了一头大牯牛,牛的主人肯定会找上门来。果然不错,第二天邻村就有人找上门来。开始一家三口伸头暴筋和人争辩,谁知那人到县衙将徐家告了。在大堂上那人把大牯牛的特征一一写在纸上,而徐四十却写不出来,最后只得说是”拾”的。县太爷赶到现场,查出现场还留有徐四十的脚印,这下徐四十哑巴了。县老爷依照当朝律法把徐四十判了个充军边关。1111徐家老俩口子这时后悔莫及,但为时已晚。儿子徐四十被五花大绑带走了,徐父又急,又气,又心痛,病卧在床,不久就死了。徐母孤独一人,整日以泪洗面,沿村乞讨,度日如年。一晃又是几年过去了。徐母已是满头银发面容憔悴,眼也不好使了,腰也挺不直了,才六十多岁,看上去仿佛有80岁了。一天她讨饭路上遇到一个骑大马的军官,后面还跟着两名跟班军士。那骑马军官一看讨饭婆子,先没在意。当讨饭婆子过去后,脑中一闪”哎呀,这难道是…”可能是母子心连心的原故,骑马之人猛然喊了声:”是徐母吗?是拴住的娘吗?”讨饭婆子正走着,忽听有人喊停住脚,慢慢转过头来:”是喊我吗?我是拴住的娘。”1111骑马人不是别人,正是八年前被捉充军边关的徐四十。因徐四十犯的罪不重,且机警过人,聪明勇敢,在一次作战中舍身救元帅,后被提拔起来,几年后升到了统领。边关太平后徐四十又被调回任了泗
州驻军统领。此次回来就是要接父母进城享福的。谁知在他被绑起后父亲病故,母亲成了讨饭婆,徐四十眼泪夺眶而出,但他强忍着,平静地说:”老人家,我想找个佣人,你可愿随我去吗?”徐母一听,一百个同意。可心里又纳闷,心想:我一个老眼昏花的老婆子能干什么?这人怎么雇佣我?想不通,干脆就不想了,反正跟这人走不会吃亏。1111徐四十找了辆独轮车,将母亲扶上车来到了泗州城,住进了统领的官邸。1111徐四十安排人替母亲洗了澡|<<<<<12>>>>>|

1111小时候外婆常跟我们讲:”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不义之财不能要。谁要是昧着良心巧取别人的财物,那就是欠下了别人的一笔债。今个欠下的,明个是要还的。”外婆怕我们不懂,还给我们讲了这样一个小故事。1111说是很早以前,泗县、五河往来于南京的那条古商道,过去叫”江淮中道”,就是在这条古道上有个叫”土沛”的镇子,也就清朝后期改名为”古沛”,直到现在还叫”古沛”的那个集镇。别看镇子不大,可一条东西街道有半条街都是南方过来的商人。其中有个打油的,原是浦口人,姓蒋,不知叫什么名字,小一辈人都叫他蒋老板,同辈和长辈人称他蒋蛮子。这蒋蛮子好手艺,他打的麻油,一是清亮,二是纯香,夏天浇在小菜上,光闻那香味,就能增加食欲。他在镇上干了近二十年了,人缘好,生意做得也精,加上这南北商道上贩子们也就认准他家的油,所以生意十分火红。就在他家一墙之隔,有个做杂货生意的店铺,老板姓赵,也没人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因是北方人,同辈和长辈都叫他赵侉子。这赵侉子讲话有点冲,好抬死杠子,人缘也不太好,生意做得也小,家境不算宽裕。因和蒋蛮子是紧邻,两家又都是外乡人,相处的也还算好。蒋蛮子常常接济赵侉子。赵侉子也偶然回敬一些针头线脑的常用东西给蒋蛮子。1111不知是谁家,也不知哪个先提出要将赵侉子家三岁的女儿给蒋蛮子做干女儿,这蒋蛮子还真的扯了两丈花布给干女儿做了春、夏、秋、冬四套花衣服,这赵侉子也回敬了四坛酒。两家就”干亲家”的你来我往了。这年冬天,浦口那边给蒋蛮子送来信,说是老太太行了。这蒋蛮子要把二十坛香油暂放在赵侉子家,说是等老太太过世后过了”五七”再回来。因每坛都是封了口的,也不怕风吹雨淋,就放在赵侉子家后院顺墙根摆着。赵侉子还弄了两样小菜请蒋蛮子喝了两杯,算是送行。这土沛离浦口最多也就是两天的路程,可平时生意太忙走不了,一年中只有中秋节和过年能回家几天。两个干亲家道了别,蒋蛮子第二天一早就走了。1111话说这天,赵侉子家在后院铺了两张筛子晒豆子,不知是谁家几只鸡从墙洞里钻进来吃豆子,连吃带刨,豆子滚的到处都是,赵侉子发现了气得抓起一只小板凳就砸,这一板凳飞出去却砸在了人家蒋蛮子的香油坛上。赵侉子不由得叫了声”不好”,心想这下要赔人家一坛油了。岂料坛子砸碎了却不见一滴香油流出。在阳光下有两锭银子在闪闪发光,甚是耀眼。赵侉子跑过去一手抓起一只银锭掂了掂:”乖乖,都是二十两的银元宝”。赵侉子又打开其它坛子,每坛都有两锭。二十坛一共有四十锭、八百两。赵侉子惊得目瞪口呆,心想:这么多银子,别说有了,连看也没看过这么多。乖乖,这蒋蛮子还真能攒,平日还说打油利小,妈的,利小能攒下这么多银子?又一想:这世上没有一个人肚里不藏着鬼的。去他妈的,俗话说”马无夜草不肥,人无外财不发”,也该我赵侉子粗几天腰了。一不做,二不休,这赵侉子把银了全拿出来收藏起来,把二十只空坛都装上了油。然后沿墙摆好。人说侉直、侉直,看来这赵侉子在八百两银子面前系起了肠子。1111再说蒋蛮子奔到家后,老太太看了最后一眼就归天了,一家人忙完了丧事。蒋蛮子过”五七”三十五天就匆匆赶回土沛。赵侉子见干亲家回来了,装着无事似的和蒋蛮子一起把油坛搬回蒋家。当蒋蛮子打开封口一看,个个坛子都满满地装上了香油,不见了银子。顿时傻了眼,气得要过去和赵侉子理论。但一想临走时明明说是二十坛油,现在这二十坛油摆在面前,你要说坛里装有银子,到哪去说呢?蒋蛮子是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一口气阻在心口窝,病倒了。可最让人生气的是,这赵侉子一边忙着请大夫,一边一日三餐的送吃捧喝。土沛镇上下都夸赵侉子是个大好人。没两天蒋蛮子死了。赵侉子花钱雇人去浦口蒋家报丧,蒋家兄弟姐妹来了好几个,听赵侉子|<<<<<12>>>>>|

1111在明光洪庙乡石门口南的石棚洼里有块巨石,石面比较平整,在石面中央有一个二尺长左右、宽约八寸、深约一寸的大凹坑,形似脚印,脚印的五个脚趾头清晰可辨。这个大脚印被当地百姓叫做”仙人脚”,相传是老子李耳当年东来游说时留下的。1111春秋时,楚国苦县有个着名的学者李耳,字伯阳,后人称”老子”,曾任过周王朝图籍掌管,苦心钻研”道”学,认为万物生于道,着有《道经》、《德经》,全称是《道德经》。相传孔子到楚国游说曾上门向老子讨教过。周王朝衰败以后,老子四处游说,传播他的《道德经》。开始时是带一书童,肩挑竹篓,日行不过五十里,每到一处借学堂讲道说德,十分辛苦。后来在楚淮地得一青年,不光书篓可放在牛背上,老子也骑于牛背。这样一来日行百里。1111一日,老子过了淮河,骑青牛南来,走到浮山脚下。青牛见浮山上青草嫩绿,引起食欲,它趁老子下牛背问路之机,放快四蹄奔上山腰。老子一见,不得了,整个一座青山在摇晃,沿山还有水花四起。老子连忙喊住青牛,说:”此山不实,是浮于水面,小心!”青牛这时才感觉到山体微动,仿佛立于大船上。青牛不敢贪吃,轻轻下山,就在在下山将要上路之时,青牛觉得后蹄猛往下陷,山石被踩陷一块,留下一个深深的牛脚印。1111老子要往精城走,青牛识途,一路向西南而来。那时候无道可通,去精城须绕过老河。青牛开始时稳稳驮着老子南行,可刚到岗集青牛加快了步子猛向西拐。老子一看方向不对,拼命叫青牛停住。越是叫停住它越是跑得快。在上山坡时,一不小心,将老子从牛背上摔了下来,青牛看也不看仍然向山上跑去。老子气得要命不知青牛今天发什么疯劲。老子顾不得屁股痛从地上爬起来去追青牛。老子的鞋也跑掉了,山坡上碎石和枯蒿杆子又戳脚,老子只好找一块石头坐下,自言自语道:”这牛今是怎么啦,你不愿跟我受罪,可别把书驮走呀!”1111老子哪里知道,这青牛曾是此山炼丹房的一名道童,因偷吃了太白金星炼制七七四十九天的”银丹”和炼制的九九八十一天的”金丹”,用石子装进了丹葫芦充数,使太白金星在王母娘娘的蟠桃会上遭到众仙的嘲笑。太白金星返回炼丹房后,将偷吃仙丹的道童变成一条青牛。多少年过去了,青年驮老子又过此地,不禁触景生情。老子哪知道这些呢?以为青牛终日跟他东奔西颠,吃不了苦离他而去了。老子可惜的是他那花了半辈子心血的两篓书。1111青牛一路奔跑到石门口的寺庙和山腰的丹房,看见寺庙只剩残砖碎瓦,丹房也成了一堆瓦砾,师傅升天了,师兄弟们也各奔东西了,青牛泪如泉涌,”哞哞”叫了几声后,又顺原路慢慢走回来。1111老子远远看见青牛回来,走近一看,只见青牛泪流满面,也不知这牛究竟怎么了。他忙去翻书,这一翻发现少了一本《道经》,老子又气又急,猛一跺脚,平整的一块石面上竟被跺出了一个大脚印。老子生气地把书篓搬下牛背,说:”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从今往后别再跟我了。”青牛只是”哞哞”叫着泪还在流着,好像受了多大的委屈。老子老书篓放在石头上,沿青牛跑过的路去找颠掉的《道经》。也算巧,没走多远就找到了。老子回来后,将两篓书重新扎好用力放在自己的肩上,也不理青牛,顺来路返回。可怜青牛心里有数说不出来,只是默默地跟着老子,还不时地用尾巴轻轻拍打着老子。老子停下不走了,青牛也停下。老子想,这青牛跟了我一年多,像今天这样的举动还是头一次,可能有什么蹊跷事。看现在一切好像都过去了。老子叹了一口气说:”青牛,你不愿离我而去,是吧?”青牛点点头。”那你以后可别再犯牛劲,把我给摔下来。”青牛又点点头。”那好吧,咱们还是好朋友。”青牛”哞哞”叫了两声,趴在上让老子把书篓放在背上,老子坐在牛背上说:”我的鞋也不知|<<<<<12>>>>>|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