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条上下四千年,一江一船

原标题:这个史上著名暴君,哪怕十恶不赦,也不该死在这帮小人手上

原标题:一江一船 一生“摆渡人”

原标题:面条上下四千年

“好头颈,谁当斫之?”

图片 1

关于面条的记载,大多在笔记、掌故、辞赋中出现。东汉末年刘熙《释名·释饮食》中记录:“蒸饼、汤饼、蝎饼、髓饼、金饼、索饼之属皆随形而名之也。”东汉张仲景《伤寒论,辨厥阴症脉症并治》:“(病人)食以索饼;不发热者,知胃气尚在,必愈。”清俞正燮《癸巳存稿·麵条子》:“索饼,乃今麪条之专名。”麵条,就是面条。

这是一代暴君杨广同志,在他煊赫一时的大隋帝国覆灭前夜,对自己的妻子萧皇后发出的感叹。

清晨5时半,关师傅开着船,将第一批乘客送到对岸。

从东汉到魏晋,面条称为“饼”。对大多数地区的人而言,汤饼是最简便容易的食物,有点类似于面片汤。南朝《荊楚岁时记》说:“六月伏日进汤饼,名为避恶。”北魏《齐民要术》则干脆连做的方法都记录了下来:“宜以手临铛上,按令薄如韭叶,逐沸煮。”韭菜叶子,宽面条也。从韭叶到细条,面条形状的进化,并没有经历太长的历史周期。按照西晋傅玄在《七谟》中的细腻描写不难发现,时人对面食的风尚,已从韭叶而至细条了。

插一句题外话,我翻遍《隋书》,无论是《炀帝纪》《后妃传》乃至《虞世基传》《宇文化及传》都没有找到杨广的这句名言,反而是在《资治通鉴》卷185找到了相关记录,却不知司马光先生又是如何得知杨广他们两口子私房话的?真是奇怪也哉,不过司马光老先生这种脑补的情节,可是多的很,不愧是优秀的小说家。

图片 2

大约在唐朝初年,面条经由日本遣唐史传入日本。面條在此一时期,被称为“傅飩”。《旧五代史·世袭传一·李茂贞》记载,館飩也叫“不托”。宋人程大昌《演繁露·不托》条递进解释:“汤饼一名館飩,亦名不托……不托,言不以掌托也。”

图片 3

如今,随着交通的日趋发达,渡轮越来越少。

较真地讲,館飩和汤饼其实就是面食的两种制法,张岱在《夜航船》中的自注可以佐证:“不托即面,简于汤饼。”所以诗文中写傅飩和“不托”,是各有所指。

闲话说过,言归正传。尽管小杨同志故作达观,但这话确实是“非所宜言”的不祥之谶。果不其然,不久之后,他一直信任的近臣宇文化及、司马德戡挑动骁果军发动政变,将他送上了不归路。

图片 4

宋代面条品种发展迅速,《东京梦华录》《梦梁录》《武林旧事》这些文人笔记中记载的品种就多达三四十种之多,此时,它们已经定名为“面条”了。其中,《东京梦华录》记汴京的面条,有四川风味的“插肉面”“燠面”,南方风味的“桐皮熟烩面”;《梦粱录》记南宋的面食,也有“三鲜面”“炒鸡面”等近十种。

传统的观点认为杨广是十恶不赦的独夫民贼——现代有一些研究者认为,其实杨广是被李唐王朝严重丑化了,甚至有论者以为其功绩远过于李世民。不过这些与本文关系不大,姑且不论,就当小杨同志的统治极端残暴罢了。

搭乘早班渡轮的人大多为了前往对岸的市头肉菜市场,不是买菜就是卖菜,因此每天的第一笔交易很可能就发生在渡口候船期间。

面条发展成熟之后,便出现了挂面。古籍中第一次出现挂面的文字记载,是元人忽思慧的《饮膳正要》:“挂面,补中益气。羊肉一脚子,挂面六斤。蘑菇半斤,鸡子五个煎作饼,糟姜一两,瓜荠一两。右件用清汁中下胡椒、盐、醋调和。”这是一种以羊肉、蘑菇、鸡蛋烹制挂面的方法。

那么,不管这场政变真正动机何在,宇文司马之流至少在客观上给了邪恶的隋政权最后一击,避免了这个暴政继续苟延残喘祸害一方。

图片 5

到了清代,面食的配料也越来越丰富。作为面食爱好者,袁枚在他的《随园食单》里,列举了鳗面、温面、鳝面、裙带面和素面共五种面条的制法,强调“重汤轻面”。而李渔则反其道,喜欢“重面轻汤”,回归吃面的本质。《闲情偶寄》里,他这样唱反调:“以调和诸物,尽归于面,面具五味而汤独清,如此方是食面,非饮汤也。”

然而,请听一听小杨同志最后的控诉——对自己不得善终早有预料的他,在斧钺加颈之际,对凶手们发出悲愤的质问:“我实负天下百姓,但尔等之辈,皆因我荣禄兼极,为何反我?”

傍晚,渡轮迎来从大学城过江的学生们。

米粉在晋代的出现,让面条这个长条食物不再孤单,也是对北人南居之后饮食习惯的一种眷顾,喜长条食物又担心面食致胖的人,从此多了一种选择。再经过一段时间的进化,米粉分家了,一部分地区继续叫米粉,一部分地区改叫米线,它们在各自的进化之路上,塑造了一个又一个强大的IP。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