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神讲故事

原作者: 吴才美、姚荣义 吴子英、刘耀连


自此,黄生按香玉说的去做了。不久,泥土中很快萌生出一丛牡丹来。黄生于是更加爱护,又在花棵周围作了栏杆加以保护。香玉来到黄生屋里,感激倍至。黄生告诉她要将牡丹移到家里去,香玉拒绝了,她说:“我体质虚弱,经不起司
伐之苦。况且万物生长各有一定的地方,我本不是生在你家,如果硬要违犯,反而遭不幸。只要你我真诚相爱,相聚的日子不会太久了。”

·上一篇文章:白头翁·下一篇文章:奈不何

·上一篇文章:玉田轶事·下一篇文章:紫斑牡丹的传说

胶州黄生在崂山下清宫读书。一天,黄生正在窗下读书,读得久了,有些疲惫,于是向窗外观看。忽然发现有一穿着素衣的年轻女郎,掩映在百花丛中。他心中疑惑:这深山古寺怎么会有这少女出现呢?于是开门出去,想看个究竟,又哪有女郎的影子?从此,黄生经常看见这素衣女郎,但每次都找不到她。于是黄生决定偷偷的隐身树丛之中等候着女郎的到来。不大一会,果然见那素衣女郎和一位红衣女郎来了,远远地望,具可谓艳丽双绝。她们二人慢慢地越走越近,忽然,那红衣女郎向后退了两步,说:“不好,这里有生人!”说着,就要离开。黄生怕错过这次见面良机,急忙从树丛中钻出来。两位女郎大惊,急忙往回奔跑,袖裙飘拂,香气洋溢,沁人肺腑。黄生追过一堵短墙,发现她们已踪影皆无。黄生对女郎的爱慕之情更加强烈,于是取来笔硕,在树下题短诗一首:


从前,曹州东北角离城八里赵家村,有一个姓赵的商人。他从十几岁就常到外地做生意,村里人送他个雅号:赵老商。
赵老商四十多岁才有了个独生子,起名叫春宝。他的者伴王氏,体弱多病,赵老商想早日为儿子娶个媳妇,帮助操持家务,就是没找到如意的姑娘。
有一次,他去东京城经商,投宿在城郊张家客店,因天色尚早,他闲来无事,便到客店的花园里去赏花。忽然,他看见一个十七八岁的大姑娘.在花丛中熟练地修剪着花枝儿。赵老商一打听,原来,这姑娘名叫花姐,是个外出避难的女子。花姐的父亲要把她嫁给一个有权有势的大官做妾,这个大官比花姐大三十岁,花姐誓死不从,就偷着逃了出来。遇上张店东把她带回客店.叫她帮助管理花园。张店东的妻子见花姐聪明伶俐,便认她做了干女儿。
赵老商听完店小二的话,心里想:我何不把花姐带回家去做我的儿媳妇。于是,他买了好多礼物,又备了一桌丰盛的洒宴,请来张店东、店小二,还有两个和他一起经商的商人,举杯同饮起来。酒店宴上,赵老商和张店东攀起亲来。起初张店东不答应,后来,经在座的两个商人和店小二一撺掇,张店东也就应允了。赵老商忙献上厚礼,当即又立下了订亲文书,由店小二和两个商人保媒。
第二天一大早,赵老商就雇了一顶二人小轿,带着花姐还乡了。花姐坐在轿里,‘心里想:“只要不嫁给比我大三十多岁的男人,嫁给个商人的儿子我也乐意。”她在轿里迷迷糊糊地做了个梦,梦见商人的儿子是个五大三粗的壮汉子,虽然模样不太俊.倒也很憨厚。
花姐被一阵喊叫声吵醒,原来到赵家村了。乡亲们都来看赵老商从京城里带来的儿媳妇,这个说聪明,那个夸漂亮,婆婆王氏,更是喜得合不拢嘴。当花姐下轿拜花堂的时候,才知道她的丈夫春宝是个末满两岁的小娃娃!花姐哭了,哭得泪人一般。左邻右舍的大娘都来劝说她,赵老商夫妻用好言安慰她,待她象亲生的女儿一样亲,小春宝搂着花姐的脖子直喊姐姐。花姐心中的冷冰慢慢地融化了,唉!认命吧。
花姐是个心灵手巧的姑娘,不管是织布、刺绣,还是养蚕、种花,样样活儿都超人之上。她一有空闲,就哄逗着小春宝玩,给他绣花鞋缝花帽,做花衣裳。小春宝也最爱跟姐姐,常常正哭着的时候,一见到花姐就不哭了。赵老商夫妻俩看在眼里,喜在心里,见人就夸他们的好儿媳。赵老商知道花姐是个种花能手,就建了一个花园叫花姐养花。这一下花姐有了用武之地,不出一年光景,她就栽培了许多名贵花卉,其中最多的是牡丹‘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这一年.王氏得了重病,花去很多钱也没把病治好,去世了。赵老商做生意又赔了本,整天忧烦,身体也远不如以前结实了。一家人的生活重担都压在了花姐肩上。一天,花姐去花园锄草,小春宝哭闹着要跟去,花姐只好抱着他去园里干活。在路上,小春宝又说又笑,等来到花园,他已“呼呼”地睡着了。花姐把春宝放在一棵大柳树下,又脱下自己的外衣轻轻地给他盖上,然后,扛起花锄去锄草了。不一会儿,她热汗淋淋,感到四肢酸疼.就到大树下歇息。她来到树下一看,顿时惊呆了:小春宝不见了,花姐感到天旋地转,好似霹雷轰顶!她慌慌张张四处搜寻,口里不住地喊着;“春宝!春宝!你在哪儿呀!”
几天过去了,到外地寻找小春宝的邻居们都回来了,没有一个人能说出春宝的下落。从此,花姐对赵老商更象亲父亲一样,缝衣、做饭、端汤、送药,风里、雨里、家里、地里她都抢着去干,全村人都夸她贤惠。
光阴似箭。一晃十七年过去了。花姐已是三十五岁的人,因过度操劳,脸生皱纹,头长白发,看上去倒象四十开外的人。赵老商更是白发银须,老迈年高了。
忽有一日,村里来了个后生,说是来认亲的。老邻居见他的模样象赵老商,就把他领进了赵家。花姐和赵老商一见那后生都楞住了:这么面善。那后生深施一礼,问道:“先辈十七年前可曾丢失过一个小男孩吗?”
“丢失过!丢失过!他在哪里?他在哪里呀?” “我就是…是。”后生已热泪盈眶。
“啊!你是春宝?”赵老商见后生点点头.便抱着春宝放声大哭:“儿啊!我是你爹呀!十七年了!整整十七年了!”哭了好一会,三人才平静下来,春宝便诉说他十七年的遭遇。
十七年前,山西有个姓王的商人,年过半百无儿无女,想儿子想得着了迷。一天,他经过赵老商的花园,见大柳树下睡着一个幼儿,便象抱自己的孩子一样抱走了。他见幼儿花帽上绣着“春宝”两个字,知道是幼儿的名字。王商人认为这是个吉利的名字,便没有改。小春宝长到八岁,王商人看他聪明过人.就给他请了个老师,让他在家里苦读诗书。十年后,春宝进京应试,得中头各状元。皇上见他年轻英俊,要招他做附马,就先命他回乡修坟条祖然后回京城结亲。新科状元回到山西,王商人喜出望外。多嘴的邻居私下议论,说王商人不是状元的生身父亲。这些言语传到春宝耳中,就追问自己的身世。王商人见瞒不过,就如实讲了出来。春宝听后,定要来曹州寻找他的生身父母。王商人组挡不使,只好让他回乡认亲。
春宝带着人役来到曹州,便派人四处打听,不几日,就得知赵老商当年丢失幼儿的事。他伯带着人役去认亲,万人认错有失体面,便脱下官服,换上民装,一个人来到赵家村。
赵老商接着也诉说了家中之事,说到花姐,他夸了又夸,只把花姐夸得躲进内室,再也不好意思出来。春宝此时才知道花姐是他的媳妇,赵老商望着花姐的背影,对春宝说:“儿啊!今日大喜,咱们一家人团圆!你们夫妻今晚就圆房吧!我去办几桌酒菜,把乡亲们都请来。”赵老商说着就要走,春宝急忙拦住,结结巴巴地说:“我……她……”赵老商一听急了,“有啥话就说吧!”春宝往内室看了一眼,低声说:“爹,花姐如此贤惠,就象我的长辈一样。她孝敬父亲二十多年,恩重如山.儿愿侍候她一辈子!”赵老商一听这话,生气了;“咋?你做官了,看不上花姐了!
花姐在内室听得明白,不由得暗自伤心。转身对着菱花镜照看;是老了,春宝今年不足二十岁,我不能误了他的青春,不能误了他的前程。想到这里,她急忙从内室出来:“爹,你老别生气,我愿与春宝姐弟相称。从今后,我就是你的亲闺女。”说着跪倒在赵老商面
赵老商浑身颤抖:“不!不行!这婚事名正言顺,当时有三人保媒.又有订亲文书我不能叫人家骂我毁婚我不能对不住花姐.”赵老商说着双手捧出保存了十七年的订婚文书,扔在春宝面前。
这时,门外一阵喧哗,原来是新科状元的人役,引着一位传旨官来到赵家。春宝急忙更衣接旨,圣旨是命春宝进京成亲的:赵老商听说此事、火气更大了,立逼着春宝与花姐成亲;花姐和春宝苦苦哀求,他只是不听。春宝无奈,只好暂时留下,打算等父亲消了气,再慢慢劝他。
两天过去了,父亲火气仍然未减。春宝想回京去,又伯父亲一气之下寻了短见,自己落下个不孝罪名,若与花蛆成亲,皇上知晓,更吃罪不起I他被逼得走投无路,茶饭不吃.夜难安寝。已是深更夜半,他来到花园、那盛开的花朵突然变成一张张订亲文书,那片片花叶又似一张张皇王圣,他眼花缭乱,头昏脑胀,霎时觉得订亲文书、皇王圣旨铺天盖地向他压来,他感到胸中闷气,喉中作痒,天旋地转,站立不稳,口吐鲜血,倒地身亡。
赵家花园里修了一座状元坟。第二年春天、壮元坟前生出了一枝枝叶茂盛的牡丹,花大如盘,清香扑鼻。初开时是深红紫色,盛开后变成朱砂红色,尤如状元的锦抱。因它又生在状元坟前,人们都称它“状元红”。

光阴荏苒,新年到了,黄生要回家过年了。在家里,二月的一天,他忽然梦到绛雪来到他身边,惆怅地说:“我又大难临头了。你如果能急速前来,我们还能想见;迟了就见不到了。”黄醒后十分惊异,急忙命家人备马,星夜赶往下清宫。原来道士将建造房屋,有一棵耐冬树,妨碍建房,工匠们正准备砍伐它。黄生急忙上前阻止,耐冬树总算保存下来。

注:“抬张郎张妹”,也叫“抬故事”,农历二月二日举行或受灾难时举行,用木直做成两个方台,中间竖一桅杆,桅杆上再扎一个坐盘,一少男和一少女作张郎张妹打扮坐在上面。抬到各村各寨,祝愿人丁兴旺,五谷丰登。(张郎张妹是侗族传说中的两兄妹,是开天辟地繁衍人类的英雄)

一天晚上,黄生见香玉含泪而来,哭泣着说:“大祸临头了。今天我就要和你永别了。”说着,以袖试泪。黄生急忙追问究竟,香玉说:“此乃天间,难以给你说明白。”黄生再问,香玉只是呜咽,什么也不说。直到天明,香玉才恋恋不舍地走了。黄生感到非常奇怪。

在阳洞滩的半山腰上有一个岩洞,经常有山神在这里讲故事。包亚和依亚合伙做盐生意,发了财,从广西挑铜板回来。包亚想独吞钱财。他俩走到阳洞滩时,包亚指着十丈高的瀑布说:“哎呀,快来看啦,龙潭里有两条龙相斗哩!”依亚伸着脖子去看,包亚就从背后一推,把依亚推下悬崖去了。依亚摔在岩洞边,伤了腿。天又黑了,走又走不动,真是上下为难。这时,从洞里出来一个老公公。依亚不由分说,就向老公公哀求借宿。老公公说:“这里不安全呀,每天晚上都有豺狼、虎豹来这里讲故事,闹个通宵才去,只怕伤害你啊!”依亚又哀求说:“老公公,我腿摔伤了,走不动,求你开个恩吧!”土地公公见依亚落难,答应收留他。并交待说:“今晚不管狼来、豹来,你千万别声张,一声张,我就难保你了。”依亚满口答应。吃过晚饭,依亚按老公公的吩咐躲在楼上,静静地听着,不敢入睡。半夜里,山风呼啸,野兽嚎叫,依亚心里直打寒噤。狗熊一到门口就大叫起来:“阿公呀,今夜屋里怎么有股生人臊气?快把生人拖出来,让我们塞塞牙缝。”狼来了,凭着灵敏的嗅觉,大声说:“好大的生人气味,快搜出来消夜。”土地公公哈哈地笑,说:“你们聪明一世,糊涂一时,白天来往行客路过这里,都在树荫下歇脚,怎么没有生人气?莫去找麻烦事,快进屋里讲故事吧!”老虎、豹子也来了,同样叫嚷:“老阿公,有生人气,快搜出来,好当瓜籽嗑,边嗑边讲古,多好呀!”土地公公说:“你这个山中王也不想啊,白天人来人往怎么没有生人气?快快坐下来,莫耽误时间讲故事。”大家围着火塘,七嘴八舌地讲起故事来。狗熊首先说:“世上的人真傻,有了病只知道去求神问卜,不知道去舀洗病泉里的水去治。”“洗病泉的水真能洗病吗?”狼问。“当然能。这口泉就有点贵气,不管什么病,只要喝它三掬,内病就好。跌打损伤的,弄点泉水抹它个七七四十九下,就能接骨生肉恢复完好。”猿猴说:“我知道这口泉,在独岩山顶上是不是?”“可惜世人还未发现呢!”侬严听了,暗暗记在心里。猿猴说:“我也讲个古把你们听,世人只会勾心斗角抢现成的,不会自己去找找。在金峰山下有个金螺洞,洞里有架金芦笙。这架金芦笙是世上的宝中之宝。如果谁得了这架芦笙,吹起来,想要什么就有什么。”狐狸说:“就是洞门打不开。”老虎说:“我力气大,只有我能开。”狐狸说:“树大招风,力大无用。金螺洞口有座金螺岩,哪个撬得动它!”云雀听了说道:“我有个法子,只要你唱‘石门开,金门开,探宝人我要走进来’,然后在金门上拍打三下,金门就会敞开的。”侬亚听了,又暗暗记在心里。天亮之前,山神兽散了。侬亚也告别土地公公上路了。侬亚撞撞跌跌,顺着岩湾路走去,见一座陡峭的山岩上嵌着“洗病泉”三个斗大的字,满心喜欢。他爬上山顶上,果然有一口清澈透亮的山泉。他一连掬了三捧水,咕噜咕噜地吞下肚里,又用包头帕浸湿泉水,浑身抹擦,不一会儿,只觉得每个关节都咯咯地响,心里好象有个老鼠往喉咙里爬,禁不住“哇”地一声,吐出茶碗粗细的一堆污备,浑身舒畅极了。不知哪里来那么大的劲,他跋山越岭,腿不软,腰不酸,气不喘,一口气走到了金峰山下。他绕着金螺洞左看看,右看看,金螺岩挡住了洞门口,哪能动它分毫!他按支雀讲的唱道:“石门开,金门开,探宝人我要走进来。”唱罢,又拍打三下,金螺岩挪动了,金门开,霎时,霞光万道从洞里迸射出来。侬亚眼花缭乱,赶紧用包头帕蒙住头,摸进洞里。洞里奇珍异宝应有尽有。那些珍宝他一样不要,单单只要了那架金芦笙。侬亚刚出洞门,金螺岩又光啷一声巨响,把洞口堵住了。侬亚得了金芦笙,走下金峰山,山下的禾田受枯萎,老百姓正“抬张郎张妹①”走村游寨,烧纸马祭神求雨。侬亚看到这般景象,心里着实通过,于是他把金芦笙吹起来:依依呜,依依呜,黎民百姓受茶毒。四海龙王齐听令,落阵大雨救五谷。吹了一遍,阴云密布。吹第二遍,四海龙王乘云驾雾来以山梁上。吹第三遍,雷公电母风嫂来了。接着天上下起了倾盆大雨,百姓笑逐颜开,无不感谢侬亚。第二天,侬亚走到“叫化村”,叫化村的人没吃没穿,个个当叫化子。侬亚又吹起芦笙来:依依呜,依依呜,看见百姓我想哭。快来白米救苦人哟,快来腌鱼和腌肉。只要芦笙的声音传到的地方,米呀肉呀。堆山堆海的。人人都可享受。人有耳,壁有缝,侬亚的金芦笙救了一方穷苦人的事让包亚知道了。包亚想:侬亚摔下悬岩没有死吗?他哪里又得了这把金芦笙?包亚来到叫化村,侬亚正给叫化们分金分银分米。包亚一看,就说:“哎呀!我的弟弟呀,可想死我了,在阳洞滩上看龙相斗,我怕你跌下去,就用手去拉你,谁料我的手才触到你身上,你早就跌下去了,害得我找遍了每条山沟,寻遍了每条岩缝,都没找着。我只好把我俩赚的银钱,全部给你做了‘道场’度你早日长仙,谁料你还活着。”侬亚是个厚道人,过去了的事也就算过去了,他还是把自己的经过,从头到尾,一点一滴地告诉了他。包亚听了,心里痒痒的。他想:“犁弓是挺不直的,傻子是教不乖的,侬亚得了恁多钱都散给了穷人,自己不会快活快活,真是傻子!”包亚自个竟跑到阳洞滩悬岩上,腰间捆根麻绳,慢慢的吊下去。到了岩洞边,假装摔伤了腿,爬进洞里,对土地公公说:“老公公呀,您老大慈大悲,救苦命救难呀,留我住一宿吧!”土地公公说:“难呵,这个地方每天晚上都有野兽来讲古,它们要吃掉你的。”包亚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老公公,我摔伤了腿,实在走不动了,请发个善心吧,日后小弟一定感谢您!”土地公公说:“我不是不愿留你,只怕猛兽来了你耐不住,被它们发觉就没命了。”包亚答应决不声张。晚上,野兽又三三两两地来了。它们都打着响鼻,连连吼叫:“有生人气!有生人气!”土地公公说:“今天又有一伙生人在权荫下歇脚,留下臊气,快进屋讲故事吧。”大伙又围在火塘边讲故事。老虎说:“世人的确不晓事,公公门前那棵千年松的皮就是一件宝,只要剥它手指大一块背在身上,别人就看不见你,你就是走进皇帝宝库里去拿金拿银,别人也不会发现你。”猴子说:“我还看见一样宝。八宝山上有棵八宝瓜,瓜蔓牵过八个岭,一个岭上给一个瓜。第一个是饭瓜,放在桌上打三个滚,八碗热气腾腾的白米饭就会摆在桌上。第二个是菜瓜,第三个是肉瓜,第四个是鱼瓜,第五个是酒瓜,第六个是银瓜,第七个是金瓜……”猴子的声音越讲越细。包亚在楼上越听越入迷,但越听越不清楚,把耳朵贴着楼板缝也听不清,心里着急了,悉悉索索地用手去掰楼板,一用力,朽木板被他掰缺了一大块,火塘的浓烟冒上来,包亚被呛,叩叩地咳起来。这一下,活象戳烂了马蜂窝,豺狼、虎豹、猴子、猩猩、狐狸、狮子、狗熊……一起吼叫起来。猴子手脚灵快,三下两下爬到楼上,把包亚拖下来,一群野兽蜂涌而上,把他撕成了肉丝丝。

有一天,黄生凭吊方回,回头看见红衣女郎绛雪挥泪穴侧。黄生慢慢地走近她,她也不回避。黄生于是请她到屋里去坐,绛雪答应了。她叹息说:“可怜我们姐妹,一朝断绝!听说你悲不欲性,更增加了我的悲恸。假如亲人的眼泪能堕入九泉之下,也许可使香玉再生的吧。可她已死多日,神气已散,怎么能马上与我们两人共谈话呢?”黄生说:“都怪我命薄,妨害了情人,维道就没有办法了吗?”绛雪说:“我总认为年少书生,十之有九都是爱不专一的;没想到你是这样痴情地爱着香玉。我来此,也是敬慕你这种美德,而不能代替香玉与你共寝眠啊。”说完就要告别而去。黄生说:“香玉长离,使人寝食俱废。如果你能陪伴我一会,也可使我稍微感到宽慰,你怎么如此决绝无情呢?”绛雪只得陪伴他消愁解闷,天明才离开。

说话间,黄生又埋怨绛雪不来。香玉说“如果你一定要她来,我能办到。”于是她和黄生挑打到树下,香玉折了一根草茎作尺码,自下而上丈量到四尺六寸的地方,按在那里,让黄生用两手搔挠。不一会,绛雪就从背后出来了,笑骂说:“你们两个太不够朋友了。”香玉说:姐姐不要责怪,我这郎君太寂寞了,你就暂时陪陪他吧,一年后就不会烦扰你了。”绛雪只好答应。

黄生听说,情不自禁地握住香玉的手腕,说:“你真是秀外惠中,令人爱而忘死啊。想到你匆匆离去,真如千里之别。你有时间一定要来,与我相会。”香玉答应了他,从此,每天夜里必来与黄生相会。黄生多次请香玉邀绛雪同来,但绛雪总不来,黄生颇有怨恨。香玉说:“我姐姐性殊落落,不象我那么情痴。让我慢慢地劝她,你不要着急。”

从此,每当寂寞无聊时,绛雪总是前来陪伴他。黄生感慨地说:“香玉我爱妻,绛雪我良友也。”每次都问她:“你是院中第几株?希望你早告诉我,我好小心地移到家中,免得你象香玉一样被恶人夺去,遗恨百年。”绛雪回答说:“故土难移,告诉了你也没有用处。你的妻子尚且不能从终,何况朋友呢?”黄生不听她的,强拉着绛雪的手到院子里,每到一棵牡丹旁就问:“这是你吗?”绛雪不回答,只是掩口而笑。

良夜更易尽,朝暾已上窗。

无限相思苦,含情对短窗。

在黄生的精心护理下,那棵牡丹一天天繁茂起来,春末牡丹已长到二尺多高。他回洛阳时,把金银留给道士,嘱咐他精心培养。第二年四月到下清宫,花一朵含苞还未放,不久,花就开了,花大如盘。黄俯身细细观察,花蕊之中俨然有一个小小的美人,才三四指大小,转眼之间,飘然欲下,原来就是他朝思暮想的香玉。香玉笑道:“我忍受着阴风苦雨等待着你,你怎么到今天才来啊?”说完,裙袖飘扬,已站在黄生面前。二人惊喜交加,诉说衷肠。忽然背后传来绛雪的声音:“你们今日团聚,我这个朋友,总算尽到责任。”三人一同谈笑,到很晚,绛雪才离去。

接下来,两天没有见到绛雪的面。黄生抱着耐冬树,摇动抚摩,连声呼唤绛雪的名字,但一点回声也没有。黄生无奈,回到屋里,拿起一条用艾拧成的火绳,对灯点上,就转身出去想去烧烤耐冬树。绛雪急速闯来,伸手夺过艾绳,说道:“恶作剧,让我受痛,我与你断交了!”黄生连忙陪笑致歉。这时,只见香玉步态盈盈地走了进来。黄生一见,涕泪交加,急忙上前握住香玉的手。香玉用另一支手握住绛雪,相对悲哽。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