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少帅自谈家史,蒋瑞元晚年密约毛泽东访台

周恩来的对日外交:动员梅兰芳到日本演出

蒋介石晚年密约毛泽东访台

张学良自谈家史:没想到墨索里尼女儿会喜欢自己

周恩来鼓励梅兰芳:“你去一定会引起轰动。让日本人民也看看中国的文化。只有你去最合适,这样才能促进中日两国人民的民间往来。”

新中国成立后,毛泽东与蒋介石再没有见过面。但这并不等于说二人之间再没有任何接触,只不过,他们之间的接触是以特殊方式进行的。蒋介石在晚年时,还曾密约毛泽东访台。

1990年,尚未完全恢复自由的张学良,派人找来唐德刚商量写传的事情,两人来来往往数次交谈,就成了这部新出版的《张学良口述历史》的主体内容。在这本书中,时年九十的“少帅”老夫聊发少年狂,英雄闲说旧风流,对自己短短的自由生涯作了一番颇有意味的回顾。

在50年代中日官方关系一时难以进展的情况下,周恩来贯彻我党对日工作总方针,提出发展中日关系重点在民间的观点,力图通过开展国民外交、经贸联谊、渐进积累,来争取和影响日本人民,以期为两国关系正常化创造有利条件和牢固基础。

蒋不想分裂中国

不认亲

为取得良好的外交效果,周恩来动员梅兰芳到日本去演出。梅兰芳因为对日本军国主义深恶痛绝,所以不想去。周恩来亲自做工作,请梅兰芳和老舍等人一起吃饭。席间,他特别指出,两国人民的交往,和日本军国主义的侵略是有根本区别的。日本军国主义的侵略,受害的不止是中国人民,日本人民也身受其害。周恩来鼓励梅兰芳:“你去一定会引起轰动。让日本人民也看看中国的文化。只有你去最合适,这样才能促进中日两国人民的民间往来。”

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美国派第七舰队开入台湾海峡。6月27日,杜鲁门以共产党占领台湾将直接危及太平洋地区安全为由,公开抛出了“台湾地位未定”论。当时的蒋介石心情十分矛盾。一方面,以他自己的兵力,不可能守住台湾,因此,他希望美国第七舰队能长期停留在台湾海峡;另一方面,他也看出美国人有分裂中国的阴谋,杜鲁门的“台湾地位未定”论只是这个阴谋的一部分。因此,在美国人抛出“台湾地位未定”论之前和他商谈此事时,他没有同意,而且决定即使第七舰队撤离台湾,他也要坚持一个中国的立场。所以,6月28日,经蒋介石授权,国民党“外长”叶公超发表声明,明确表示:台湾是中国领土之一部分,仍为各国所公认,国民党接受美国防务计划,但不影响国民党维护中国领土完整之立场。他特意在声明中表示:“台湾属于中国领土一部分”,“中国对台湾拥有主权”。

我们家的祖籍是河北大城,我们家本来是姓李的,是张家的女孩子嫁到李家去,生了个儿子,可是张家没有后人,就把李家的孩子抱一个回来,过继了一个,就姓张了。

1972年7月,上海舞剧团赴日本访问演出。访问结束,日方建议中方人员乘日航包机从东京直飞上海。对此,团长孙平化向国内提出“没有必要乘日航包机”的报告。然而,周恩来对“日航包机”问题却有他深入的考虑。他批复道:“不对,很有必要,这是政治!”并专门指示上海市政府:“为此做好准备,对孙平化率舞剧团回国作盛大欢迎。对日方机组的接待不能次于美国机组。”周恩来一系列的周到安排,不仅是对有意访华的田中首相做出表示欢迎的政治姿态,实际上也是为不久可能访华的田中专机进行试航。以“日航包机”为契机,中日间的航线事实上已经打通。

毛泽东看到叶公超这个声明后说,蒋介石还有一点良心,不想成为千古罪人。

我年轻的时候淘气,我们那里的规矩,(男丁)过继到另一家,还可以再娶一个太太。现在(到我这一辈时)原来的李家又没有后人了,我回来就跟我父亲商量,我父亲说好,怎么处理这个事情?我说你把我过继过去,我还可以(多)娶个太太呢。

经过两国政府和民间的共同努力,中日复交终于到了瓜熟蒂落的收获时节。然而,对此国内不少人一时还难以转过弯来。曾遭受日本军国主义侵略的中国民众,甚至一些党和政府的干部,对恢复中日邦交、放弃战争赔偿等问题,需要有一个认识过程。

“台湾还是蒋介石当总统好”

我这个人睫毛长,比一般人长,你看到没,是不是特别长一点?我们东北有一句话,说眼睫毛长的人不认亲。

1972年9月初,周恩来阅改了外交部起草的《关于接待日本田中首相访华的内部宣传提纲》。在提纲中加写:“中日邦交恢复后,在平等互利、互通有无的原则基础上,将进一步发展中日经济交流……所有这一切,都是符合中日两国人民利益的。”9月5日,他又为中共中央草拟转发《提纲》的通知,要求各级党组织“好好学习”,“作切实的宣传和解释,特别是北京、上海、天津等18个城市和郊区,要在9月20日前做到家喻户晓”。经毛泽东批准,中共中央1972年9月8日以文件形式将提纲转发到全国县以上各级党组织。提纲说明了我国的外交政策和方针,向干部和群众做了正确认识中日关系重要性的思想工作,正确认识同资本主义国家当权者即“右派”打交道的必要性,为即将进行的中日邦交正常化谈判和田中访华做好思想准备。

上世纪50年代末,在实行专制统治的国民党的眼皮下,出现了一种从未见过的情况:台湾有些人,包括国民党内部一些人,也打出了民主选举的旗号,要竞选“总统”。原来,这背后有美国人的阴谋。

我的二伯父,他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叫张学诚,他到过日本,在日本念过书,也是讲武堂的学生,后来被我给枪毙了,因为他跟日本人勾结。所以,那就有好多日子家里我都不敢回去,怕二伯母跟我吵。二伯父的二儿子,叫张学文,在东北军里当过团长、旅长,现在到加拿大去了。

1972年9月25日,田中访华成行。

美国人见蒋介石对美国搞“两个中国”不配合,就打算把蒋介石换掉,让另外一个更听美国话的人来当“总统”。在美国人的活动下,台湾政坛上出现了推举“总统”候选人的活动。有人推举陈诚,也有人推举胡适。胡适是个亲美派头子,但他是个文人,没有从政经验,被选上“总统”的可能性不大。于是,美国人就倾全力支持陈诚。美国人支持陈诚竞选,是为了让陈诚当选后,在政治上实现一种过渡,让蒋放弃权力,他们也就便于挟持陈诚搞“两个中国”了。蒋介石对美国人搞这一套阴谋很清楚。他表面上说同意搞民主竞选,但实际上从来就不打算放弃权力。

我们家的亲戚都说我不认亲。

如果说,周恩来在处理中日之间的历史问题时总是从大局出发、向前看的话,那么,他对日本方面任何企图抹杀或美化侵华历史及其罪责的言行则毫不姑息。他对田中首相一段话的批评,就是这种态度的典型表现:田中在致祝酒词时就侵华历史说“遗憾的是过去几十年之间,日中关系经历了不幸的过程。其间,我国给中国国民添了很大的麻烦,我对此再次表示深刻的反省之意。”

正当此时,毛泽东表示了这样的态度:在台湾,还是蒋介石当“总统”好。他在一次接见外宾时说了这样的话:“台湾是蒋介石当总统好还是胡适好、还是陈诚好,我看还是蒋介石好。但凡在国际活动场合,有他我们不去。至于当总统还是他好……十年、二十年会起变化,给他饭吃,可以给他一点兵,让他去搞特务,搞三民主义。历史上凡是不应当否定的,都要作恰当的估计,不能否定一切。”

红颜知己

翌日,周恩来在同田中首相和大平外相的第二次限制性会谈时说,田中首相对过去表示要深深地反省,这是我们能够接受的。但是,“添了很大的麻烦”这一句话,引起了中国人民强烈的反感,中国被侵略遭受巨大损害,决不可以只是说“添了麻烦”,最后,《中日联合声明》表述为“日本方面痛感日本国过去战争给中国人民造成的重大损害的责任,表示深刻的反省”。

毛泽东是特意在外宾面前讲这些话的。这些话也确实造成了很大国际影响。后来蒋介石能够在所谓“总统选举”中获胜,再次当上“总统”,与毛泽东特意讲这些话,给他一定程度上的支持,是有关系的。

我跟我太太(于凤至)说,你嫁错了人,你是贤妻良母呀,可是张学良不要这个贤妻良母。她对我很好啊,怎么好?你们大家大概都不知道,我太太生我的这个第四个孩子的时候,就得了很重的病,差不多是不治之病。于是,我岳母和我母亲她们就商量,我太太有一个侄女,就要我娶她这个侄女,以便给她照料她的孩子。

也是在这次会谈中,周恩来针对日本外务省条约局长高岛提出联合声明中不必再提战争赔偿问题,因为日台条约已宣布放弃要求赔偿的权利的说法,郑重指出:当时蒋介石已逃到台湾,他是在旧金山和约后才签订日台条约、表示所谓放弃赔偿要求的。那时他已不能代表全中国,是慷他人之慨。遭受战争的损失主要是在大陆上,我们是从两国人民的友好关系出发,不想时日本人民因赔偿负担而受苦,所以放弃了赔偿的要求。事后,周恩来在一次国务院会议上就放弃对日战争赔偿问题进行说明:这也是鉴于历史教训和从中日关系的大局考虑的。此事不是他个人意见,是毛主席和中央做的决定。

首次派人互相沟通

这我就反对,我跟她们说,她现在病这么重,真要我娶她的侄女,那我不就是这边结婚,那边催她死吗?我说,这样,我答应你们,如果她真的死了,我一定娶她侄女,你当面告诉她,她自己要愿意,愿意她侄女将来给她带孩子,管着孩子。

也就是在1972年这个中日邦交正常化之年的5月18日,周恩来被确诊患膀胱癌。他以病弱之躯,超乎寻常的毅力支撑完成了从复交谈判到签署声明的一系列高强度工作。据《周恩来年谱》记载,1972年,他接待日本客人和涉日活动达到了创记录的64次!(摘自冯昭奎、林昶著《中日关系报告》,时事出版社2007年4月版)

周恩来于1956年5月5日在接见外宾时,请他们给蒋介石传话说:“蒋介石如果愿意将台湾归还祖国,就是一大功劳,中国人民会宽恕他的。”蒋介石听了这话,就更想早日与中共方面沟通了。

她后来病就好了,没死。那么她就为这件事情很感动,所以对我也就很放纵,就不管我了,拈花惹草的。她也知道我和她不大合适。

上世纪50年代后期和60年代初期,国共双方都努力寻找能够实现沟通的中间人。这个人终于被找到了,他就是曹聚仁。曹聚仁是个有一定政治活动能力的文化人,过去与共产党和国民党的上层人物都有密切接触,国共两党都把他视为上宾,他本人对国共两党也表现出一种不偏不倚的态度。按照蒋介石的旨意,蒋经国于上世纪50年代中期两次找到曹聚仁。曹聚仁答应接受蒋介石的委托。

我跟你说,我这个生活呀,就到了三十六岁,假如没有西安事变,我不知道我还会有什么经验呢。所以,我现在的太太(赵四),有一天,她跟我说句话,她说如果不是西安事变,咱俩也早完了,我早不跟你在一块了,你这乱七八糟的事情我也受不了。

曹聚仁于1956年7月到达北京。周恩来在听了曹介绍的蒋介石的意愿之后,提出了实现“第三次国共合作”的方针。周恩来说,第三次国共合作的目的,就是实现祖国统一。对于台湾,“只要政权统一,其他问题都可以坐下来共同商量安排”。10月3日下午,毛泽东在中南海怀仁堂接见了曹聚仁,对国共第三次合作问题,提出了许多建设性的打算。毛泽东表示:蒋介石在中国现代史中起的积极作用是应该肯定的。

我跟你说一个人,现在这个人死掉了,她自杀了。

毛泽东制定“一纲四目”

天津最有名的梁家,梁家有四位小姐。我非常喜欢他的九小姐,他这个九小姐嫁给这个叶公超的哥哥,自杀死的。

炮击金门不久,毛泽东和周恩来在北京会见曹聚仁。在这次谈话中,毛泽东告诉曹聚仁:“只要蒋氏父子能抵制美国,我们可以和他合作。我们赞成蒋介石保住金、马的方针。如蒋撤退金、马,大势已去,人心动摇,很可能垮。只要不同美国搞在一起,台、澎、金、马都可由蒋管,不管多少年,但要让通航,不要来大陆搞特务活动。台、澎、金、马要整个回来。”当在场的有人提出,美国人一走,美国对台湾的军援会断绝时,毛泽东说:“我们全部供应。他的军队可以保存,我不压迫他裁兵,不要他简政,让他搞三民主义,反共在他那里反,但不要派飞机、派特务来捣乱。他不来白色特务,我也不去红色特务。”曹聚仁问:“那么,台湾人民还可以保留原来的生活方式吗?”毛泽东答道:“照他们自己的生活方式。”

我就跟(她)开玩笑。她说,张先生你不要跟我开玩笑,好不好?我问她,你喜欢我不喜欢我?她说我喜欢你,你不要跟我开玩笑。她说你能娶我吗?你真能娶我吗?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