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狮眼里流血的故事,奶子河奇缘

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是一位杰出的诗人 ,是一位在
“正统”人眼中“不正统”的喇嘛,于是,命运使他过早隐逝 。当他隐逝后
,第七世达赖喇嘛转世在理塘,其根据又是六世达赖一诗:“一只白色的仙鹤,请将羽翼借我用,不去遥远的地方,转转理塘即返回”。这首近乎抒情的诗
, 岂知便成了他转世再生人间的秘偈。

从前,有个勤劳的青年,名叫索朗扎西。他的财产少得可怜,只有一头黄牛,一头毛驴,五只鸡,还有一小块田地。后来,他找了个老婆,针尖大的活也不想动手,每天只知道吃呀吃,别人给她取了个外号,叫夏巴卓。有一天,黄牛耕完地回来,躺在圈里不停地叹气,毛驴心里挺难过,便走来宽慰:“喂,朋友,累了吧”黄牛摇晃着脑袋回答道:“唉,干活是我的本份,累一点倒不在乎。就是夏巴卓那女人,不但不让我吃饱,还用棍棒打我,实在受不了。”

从前有个国王,家里供养着一个僧人。这个僧人很有点神通,能够预知许多事情。有一天,他跟国王说:“国王,请允许我报告你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这座城市很快就要被洪水淹没,你和你的臣民都要象鱼一样留在水底。唯一可以预知洪水来临的办法,是你要天天派人去察看市场上的石狮。如果石狮眼里流血,那么不出七天,洪水就会到来。”说完,不管国王如何挽留,他还是背起行装走了。

当他转世在理塘,又为理塘增添了一首赞美的诗“别看理塘是个贫穷乞丐地,佛爷喇嘛降生在这里。”刚出生的小佛爷天生具有神通。根据当时拉萨汗将六世达赖的转世定为自己的嫡小孩,对于真正的达赖却派人加害。幼小的达赖由母亲带着逃避灾祸,曾转到中甸。

“这女人,她对我们都一样!”毛驴气冲冲地喊道;“朋友,我给你教个办法,干脆躺下来,什么也不吃,主人以为你病了,便会叫你歇息。”

国王听信了僧人的话,天天打发自己的三个女儿,轮流到市场买肉,其实呢,是去察看石狮的眼睛。就在石狮旁边,有五个卖肉的高人。他们对公主亲自买肉这件事,感到十分惊奇。他们在一起,就相互议论道:“天呀!国王手下有几百个男女仆人,怎么叫公主来买肉呢?这里面一定有缘故。”有一天,他们向年纪最小的公主,提出了他们的疑问。小公主看看旁边没有人,便把石狮流血的事情,老老实实地讲了出来。

母子俩居住在“卡日”山脚下,奶子河的源头。每天早晨,当他母亲生火时,袅袅青烟直朝松赞林寺飘去。这时小灵童就说:“那边是我的寺院”。灵童母子在此居住期间,常有牧人供奉鲜奶,喇嘛每次都只喝半碗,把半碗奶子倒入河中,于是,整条河都变成奶子一样乳白色,“奶子河”也因此得名。

黄牛按照毛驴教的办法,躺在牛圈里装病。索朗扎西看了十分心痛,便套上毛驴,让它代替黄牛耕地。毛驴干了一天,累得死去活来,它想;“这耕地的活,实在太苦了,我还得想个办法,叫黄牛自己来干。”

小公主走后,五个商人便凑在一起,你一言我一语地商量起来,他们要抓住这个秘密,大大发一笔横财。晚上,他们把牛血羊血,偷偷地涂在石狮眼里。第二天,大公主来买肉,看见石狮两眼鲜血淋淋,吓得肉也顾不上拿,慌慌张张地跑去报告了国王。国王呢,连忙召集所有的大臣,宣布了这个可怕的消息,用最低的价钱,拍卖了王宫的财产,带着臣民百姓,逃到山上去了。

有一天晚上,松赞林寺接到喇嘛母子加害的命令,
该寺住持知道此母子非同凡人,应加以保护,
在夜间入定时给灵童传送了信息。次日清晨,灵童对母亲说:“今天将有一队人马气势汹汹而来,如果领头的问您,您的儿子是不是转世活佛?你回答他们我一个乞丐妇人,怎会生下转世活佛就行了”。

晚上,毛驴一瘸一拐,踱到黄牛身边,大惊小怪地说;“大哥!有桩坏消息,我不能不告诉你。主人耕地的时候说,黄牛再这么病下去,就卖给屠夫得啦!”黄牛吓得要死,四条腿索索发抖:“天呀!”毛驴说:“大哥,没关系!从明天起,你好好吃料,好好干活,直着脖子叫喊,尾巴朝天上摇晃,主人就不会卖掉你了。”黄牛听了毛驴的话,乖乖地耕地去了。

只有这五个卖肉的商人,肚子里暗暗发笑。他们用很少一点钱,买到数不清的财产和房屋。他们杀了许多牛羊,煮了大坛的酒,每家轮流请客三天,庆贺他们凭着聪明智慧,一夜之间变成了全城最大的富翁。正当他们饮酒作乐的时候,石狮眼里真正流出了鲜血,不过,因为上边被商人涂满了牛血羊血,很不容易看出来。等到七天之后,一场洪水淹没了整个城市,这五个商人连同他们的财产,都被滚滚的波涛冲得不知去向。

不出所料,当太阳刚刚升起,那位住持带了一队人马来到灵童母子住处,气势汹汹地问:“你的儿子是不是转世灵童?”灵童的母亲回答说:
“我一个乞丐妇人,
怎么可能会生下转世活佛呢?”那住持口中骂道:“呸!乞丐妇,给我快快离开这里!”同时抛了一团糌粑在灵童母亲的怀中,扬长而去。

索朗扎西辛辛苦苦地干了两三年,生活慢慢富起来,库房里有了一些肉、酥油、青稞和糌粑。有一天,夏巴卓对丈夫说:“喂!索朗扎西,望果节的时候,我要把几家亲戚请来,痛痛快快吃喝一个礼拜。”索朗扎西连忙规劝道:“阿佳,这点东西来得不容易,我看还是留着慢慢吃。”夏巴卓生气地说:“呸!吃这么点东西,你还心痛。告诉你吧,你要是同意,咱俩就过下去;你要是不同意,咱俩离婚得啦!”索朗扎西听说离婚,吓得没有办法,只好改口笑着说:“阿佳,千万不要发急,我们再商量商量!”

讲述:拉萨市城关区向阳合作社 阿比1979年9月27日记录1982年2月27日整理

这团糌粑里包有一些银元,是这位住持暗中帮助达赖灵童和母亲离开这里。而对西藏的权贵,则说这里没有发现转世灵童的踪迹,暂且应付过去。

夫妇俩这场争吵,被家里的大公鸡全听到了。第二天,索朗扎西套上黄牛和毛驴,在后院翻耕菜地。喝茶的时候,大公鸡跑来对黄牛和毛驴说:“咯咯!我们的主人索朗扎西,真的太没有丈夫的气概了!昨天夏巴卓说,要把家里的东西吃光喝光,要不就跟他离婚散伙。我听了手都痒了,主人还低声下气地说什么商量商量。朋友,你们看我吧,身边有四位夫人,没有一个不听我的话。白天出外找食,她们都跟在我的身后;晚上上架睡觉,她们都请我先行。”


后来,灵童母子在中甸松赞林寺僧俗的帮助下,辗转到了青海塔尔寺。

毛驴说:“这夏巴卓只晓得自己吃呀吃,一点也不体谅我们,我们顿顿吃不饱,说不定主人一点也不知道。”黄牛躺在草地上,慢吞吞地说:“是呀!我们主人光知道自己累死累活,就没有想办法叫夏巴卓也劳动劳动。假如夏巴卓懂得一点劳动的艰辛,就不会这样虐待我们,也不会这样欺负丈夫了。”

·上一篇文章:一副骰子·下一篇文章:鱼的命根子在哪里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