敏笛林神鸟,两个朋友分金子

上村有个热吉,下村有个泽罕,两个人从小就一起到森林里砍柴,到城市里卖柴,遇到难处总是你帮我,我帮你,比亲兄弟还亲。

从前,西藏有个国王,他有一位美丽而贤慧的妃子。王妃怀孕九个月的时候,国王赶巧要到领地上办一件重要的事情。临走前,国王拉着妃子的双手,一遍又一遍地嘱咐:“妃子啊,我心上的油脂!只要我的孩子出世,你就叫女仆到楼顶去,敲响那面从来没有敲过的大鼓,挂起那面从来没有挂过的彩幡,不管我在什么地方,都会赶来的。”

相传很久很久以前,在喜马拉雅山的北面,岗底斯山的东边,高耸入云的吉雪鹫莫雪山脚下,有一个方圆几百里的王国,名叫色瓦仑。吉雪鹫莫峰山顶:是皑皑白雪的城堡,海螺般的雪狮在这里嬉戏,云霞灿烂、彩虹闪烁;山腰,是威武雄壮的巉崖,矫健的雄鹰在这里翻飞,瀑布迸射、白雾腾腾;山脚,是无边无际的大森林,各种宝树在这里生长,各种鲜花在这里开放,各种果实在这里成熟,许多飞禽走兽,在这里漫游、歌唱。

有一天,他们砍柴的时候,拣到一小罐金子。热吉说:“朋友,咱俩分了吧,一人一半。”泽罕看见金子,肚子里起了私心,说:“兄弟,不行呀!这点东西,谁知道它是神仙放的?还是魔鬼藏的?干脆我把它带回家,存放几天。咱俩再做一坛青稞酒,等你到我家喝酒的时候,再把金子分了好不好?”

国王离开不久,王妃一胎生下三个小娃娃,两男一女,好象白玉雕琢出来似的,一个比一个漂亮可爱。王妃叫女仆上楼敲鼓,女仆不去;叫她上楼挂旗,她也不去。王妃没有办法,只好自己一步一步爬上楼。就在这个时候,女仆把三个小娃娃装进大砂锅,扔进王宫后面的大河里;抱来三只小狗,放在王妃的床上。

森林边,蓝色的吉曲河日夜奔流,象松耳石在滚动。河北面,九座城堡象雄伟的雪峰挺立,七道城门象彩虹落在平川,这就是色瓦仑王国的都城。白石的高墙,黄金的屋顶,水晶的梁柱,珊瑚的长廊。四周挂满银铃和铜镜,和风吹过,叮当作响;阳光照耀,闪射万道霞光。

热吉同意了泽罕的主张,两个人背着柴火各自回家去了。泽罕进了门,赶紧把金子锁进箱子里,弄来几块黄不溜秋的烂木头,塞在陶罐里。

王妃在楼顶敲过鼓,挂过旗,高高兴兴下楼来给孩子喂奶,可是,美丽的女娃娃不在了,可爱的男娃娃不在了,铺着绸缎的卧床上,爬着三只汪汪叫的小狗。她心里一急,头发白了一半。

我讲的故事,就发生在这个地方。

三天以后,热吉高高兴兴地赶来分金子,看见泽罕愁眉苦脸地坐在门口。热吉说:“朋友,你楼上没有病人,楼下没有死牲口,坐在这里发什么愁?”泽罕叹了口气说:“兄弟,我有句话,实在说不出口。”热吉说:“咳,咱俩是自幼相知的朋友,有话就直说吧!”泽罕扭捏了一阵,还是开口了:“前几天,我就跟你讲过,那罐金子,谁知道是神仙放的,还是魔鬼藏的?现在,陶罐里只剩下一些烂木头,金子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去了。”

不到一顿茶功夫,国王骑马赶来了。他疑心王妃是个女妖,不分青红皂白就把她关进地牢。每天只给一碗清水、半勺糌粑。黑心的女仆呢,就这样坐上了王妃的宝座。

一、远地求妃

热吉心里想:“明明是黄澄澄的金子,怎么过三天就成了烂木头,真是怪事!”他本来准备找泽罕评评理,后来一转念也就算了,笑着说;“既然是这样,就当没有这样一回事吧!来,咱俩还是喝酒吧!”

离王宫不远的地方,有个打鱼的老头儿。这天,他正划着小小的牛皮船,在河里打鱼。只见滚滚的波浪里,漂过来一只大砂锅,连忙把它捞起来。他做梦也没有想到,砂锅里装着三个天仙一样的小娃娃。老头儿高兴坏了,乐呵呵地把他们抱回家,每天用鲜美的鱼汤喂他们,小娃娃们一天一天地长大了,长得又吸聪明,又漂亮,城里城外的人,都夸老头儿福气好。

色瓦仑国王旺丹嘎波,是一位受人尊敬的首领。一百个王国会盟,他是坐头排座位的人;一百位国王饮宴,他是吃羊脑袋的人。在他的治理下,国势强盛、物产丰富,财富可以和龙王相比,武力不怕罗刹王的兵。

热吉回到家里,越想越觉得自己上了当。便想出一个巧妙的主意,用来报复泽罕。

再说三兄妹见老人天天打鱼,实在太辛苦,使每人编了一只筐子,偷偷地到林卡里捡柴火,拿到市场上换点酥油,盐巴。有一回,他们被可恶的女仆看到了.她想:“这三个孩子,跟王妃一模一样,我敢断定就是她留下的孽畜,得想办法把他们弄死。”于是,她用黑围裙包着脑袋,提着一篮酥油红糖做的饼子,饼子里掺了毒药,来到三兄妹卖柴火的地方,故意大惊小怪地说:“啊啧啧,多么可怜的小娃娃,你们早起还没有喝茶吧!中午还没有抓糌粑吧!来、来、来!我这里有饼子,又香又跪,爱吃多少就拿多少好啦!”

王后玉达梅青,美丽善良,好比下凡的神女。藏历水狗年夏季五月初十,生下一位晶莹可爱的女儿,取名公主贵桑旺姆。过了三年,藏历火虎年夏季五月初十,又生下一位天真活泼的王子,取名结色岗松顿旦。国王王后,高兴自不作说;臣民百姓,也欢天喜地,歌舞了整整七个夜晚,又七个白天。

有一天,他独自跑进大森林,逮来两只小猴子。他给小猴子取了泽罕儿子的名字:大的叫多瓦,小的叫多穷。每天只要有空,便训练猴子翻跟斗、做游戏。猴子训练好了,送到山谷一位亲戚家寄存起来。

开头,三兄妹怎么也不肯要,后来,经不住女仆的左劝右劝,才收下一个最小的饼子。就是这个饼子,他们也没有吃,连舌头也没有舐一舐,他们要留着老人打鱼回来当点心。

谁知王子岗松顿旦十三岁那年,国王和王后相继离开人世,色瓦仑的大小政务,通通落到了公主贵桑旺姆的肩头。

一天,热吉煮了酒,请泽罕来做客。在吃喝的时候,热吉笑嘻嘻地说:“朋友,你看,最近我家里吃的可丰富呢!奶牛生了小牛,牛奶随便喝;豌豆作了荚,真是又脆又鲜;还有酸奶、奶渣,你那两个孩子,让他来玩几天吧!”泽罕连忙满口答应,心里还想:我独占了金子,他还邀请我孩子来玩,谢天谢地,热吉什么也没有发觉啊!

傍晚,老阿爸回来了。三兄妹高高兴兴地把小饼子递上去,说:“爸啦,今天有个好心肠的人,给了我们好多好多饼子,我们都吃得饱饱的啦,这个是留给您的。”不管老人怎么推脱,孩子们都不肯答应,老人没有办法,接过来啃了一口。忽然,他眼睛发直、脸色铁青,倒在破垫子上,再也不能开口说话了。

一天,公主对王子岗松顿旦说:“我是一个柔弱的女子,色瓦仑的王位,当然要由你来继承。不过,依照祖宗留下的规矩。王子在没有成亲之前,是不能登上国王的宝座的,而这个妃子,又一定要王子本人亲自出外寻求。我听说西方那哇波登王国,有三个美丽的公主,大公主叫金叶姑娘,二公主叫玉叶姑娘,小公主叫螺叶姑娘。她们就象岗底斯山上的三朵雪莲花,凡是雪水流过的地方,都传颂着她们的芳名。弟弟,你已经到了登上王座的年纪,快到那哇波登去一趟,找一位最美丽、最善良、最勤劳的公主,做自己的妃子吧!”

泽罕的孩子来到热吉家,热吉半夜悄悄地把他们送到山谷亲戚家,同时把那两只小猴子接回来。

这下子,真把三兄妹吓坏了。他们走了很多很多地方,逢人就打听有没有让老人起死回生的办法。有一次,他们来到一座高高的雪山上,找到一位在崖洞里修行的隐士。隐士在这里不知道住了多少年了,雪白的头发拖到了地面。隐士被三兄妹的行为感动了,就给他们指点了一条路径,他说:“从这里再翻过九座雪山,有一座美丽的莲花峡谷,莲花峡谷里住着一只会讲话的神马,叫做敏笛林。只要把它请出来,就能让你们的阿爸复活。不过,要请敏笛林,得过三道城门,弄得不好,不是变成土块,就是变成石头,只有世界上最勇敢的人,才能达到目的。”

王子听了姐姐的话,很快做好了到那哇波登求婚的准备。在一个吉祥的日子里,他穿上金丝银线织成的衣袍,牵着蓝色玉龙骏马,腰间挂着如意宝弓,插上寄命神箭,带着一胖一瘦、一老一小两个佣人,赶着三匹驮满各种求婚礼物和糌粑、茶叶、酥油的骡子,离开色瓦仑王宫,朝西方那哇波登进发。

过了几天,泽罕高高兴兴来接自己的孩子,看见热吉愁眉苦脸地坐在门口。泽罕说:“兄弟,你家楼上没有病人,楼下没有死牲口,坐在这里发什么愁?”热吉叹了一口气说:“朋友,我有句话,实在说不出口!”泽罕说:“咳!咱俩跟兄弟一样,有话就直说吧I”热吉难过地说:“朋友,真是不幸啊!你的两个儿子变成了猴子了!”
泽罕大吃一惊,连声说:“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听了隐士的指点,三兄妹高兴极了。大哥说:“你们俩回去吧,我这会儿就去取敏笛林鸟”!说完,径直向敏笛林鸟居住的峡谷走去。他翻过第九座雪山的时候,看见一道又高又大的城门。城门外边,坐着一个老头儿,头发比海螺还白,他问;“小伙子,你这是到什么地方去呀?”大哥说:“我到峡谷里去请敏笛林鸟!”老头儿叹了一口气,劝道:“小伙子,我在这里守门一百多年了,亲眼看见许多许多人来请敏笛林鸟,不是变成了石头,就是变成了泥土,没有一个能活着回去,我看你还是早点回头吧!”大哥说:“我不怕,我要把敏笛林鸟请出来!”

公主贵桑旺姆,紧紧拉着弟弟的手,一直送到吉曲河边,千叮咛、万嘱咐:“弟弟岗松顿旦呵,请听姐姐三句话:你离别家乡去异乡,讲话、办事、举止都要细思量。这里有金、玉、海螺三个戒指,愿你在三姐妹中,找到一位心地洁白的姑娘,容貌端庄的姑娘,手脚勤快的姑娘。再有,我们的国势太显赫,你的脸儿太漂亮,恶人容易把你谋害,狡猾的人容易叫你上当,我请了几位高妙的工匠,用火漆给你做了一个精巧的黑面具,无论到什么地方,你都要把它戴上。”

热吉说:“怎么不可能,你亲眼看看就知道了!”他喊了一声:“多瓦,你过来吧!”说完,一只小猴子从窗户里翻过来,连声答应。

老头儿见他态度十分坚决,便从怀里掏出一个大线团交给他,叫他一边走,一边扔,等请到鸟儿的时候,便可以照原路回来。大哥按照老头儿的吩咐,一直往峡谷里走去。他走呀走呀,越走越累,越走越困,好容易走到第二道城门外边,两只脚象石头一样,怎么也提不起来。大哥想蹲在地上歇一会儿,这下完了!他变成了一块石头,再也动不了啦!

说完,贵桑旺姆把戒指交给弟弟,同时亲手替他戴上火漆面具,脸蛋象牛奶一样白嫩的王子,立刻变了模样。左右的大臣宫女,献上洁白的哈达,敬上甜美的酒浆,祝王子远地求妃的愿望,象上弦月一样,一天比一天圆满。岗松顿旦王子谢谢姐姐和众人,跨上玉龙宝马,象吉雪鹫莫山上的山鹰一样飞走了。

热吉说:“多瓦,给你阿爸倒酒,再耍个把戏!”小猴子乖乖地给泽罕倒酒,还翻了几个跟斗。

二哥和小妹妹等了又等,不见大哥回来,二哥说:“妹妹,你留在家里吧,我去找找大哥,同时把敏笛林鸟请回来。”谁知二哥跟大哥一样,好容易走到第三道城门外面,实在困得没有办法,在山边上靠了靠,完啦!他变成了一堆土。

他们白天赶路,晚上歇息,走了整整七天七夜,来到了风雪弥漫的羌塘大草原。所有的山头,都堆满了白雪;所有的河流,都结上了厚冰。各种各样的野兽,躲进石头和砂土的洞穴,冻得象静坐参禅的喇嘛。

热吉又叫:“多穷,你过来吧!”又一只小猴翻过窗户,不停地点头答应。热吉拍了拍猴子的头,说:“多穷,给你阿爸倒茶,再跳个舞吧!”小猴子倒了茶,又跳起可笑的舞蹈。

小妹妹在家等了又等,两个哥哥连影子也没有。她决心去找哥哥,同时去请敏笛林神鸟。她独自一人,不知走了多少个白天,又走了多少个夜晚,她进了第一道城门,又进了第二道城门,当她来到第三道城门的时候,遇到一个很老很老的老太婆,口里连珍珠大的牙齿也没有一颗了。她问:“小姑娘,你这是要到哪里去呀?”妹妹说。“我去找我的哥哥,还要请敏笛林神鸟!”老太婆叹了一口气说:“小姑娘,我在这里一百多年了,亲眼看到许多许多请敏笛林神鸟的人,一个个都死在路上。你的两位哥哥也一样,一个变成了石头,一个变成了土堆,我劝你还是回去吧!”

忽然,一只火红的狐狸,从他们的马前跑过。王子忘记了姐姐的嘱咐,取出宝弓,“当”地一箭,射在狐狸身上,狐狸带着神箭,逃进一个山洞去了。

这下,泽罕心痛得快要昏倒了。他自言自语地说;“天呀!人怎么会变成猴子呢?”热吉连忙接过话头:“是呀!金子怎么会变成木头呢?”

小妹妹听说两位哥哥的遭遇,更加鼓足了勇气。老太婆见她态度非常坚决,便送给她一个大线团,叫她一边走,一边扔,这样,就能找到回来的路。小妹妹走呀,走呀,再累,她也不停步;再累,她也不歇脚。最后,她终于走进了那座美丽的峡谷,峡谷里有座长满莲花的海子,莲花上站着一只象阳光一样灿烂的小鸟儿,这就是敏笛林鸟。

王子十分后悔,因为这支神箭,就跟他的命根子一般。他叫老佣人去找,老佣人说:“我太胖了,钻不进狐狸洞去呀!”又叫小佣人去找,小佣人说:“我太瘦了,狐狸会吃掉我呀!”

泽罕省悟到自己的过错,连忙回家把金子拿出来,给热吉分了一半。热吉呢,从山谷里把多瓦、多穷接回来,送到泽罕家里。

小鸟看见姑娘,又惊奇,又感动,说:“了不起的姑娘呀,你是第一个走到我的身边的人!有什么事,只管吩咐好了!”小妹妹把请它救活老阿爸的事情,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敏笛林把金色的翅膀一展,飞落在小妹妹的肩膀上,说。“小妹妹,走吧!”

王子毫无办法,只好跳下玉龙骏马,脱掉彩缎衣袍,穿着单薄的内衣,亲自爬进狐狸洞去。这个洞很深很深,王子找了好久好久,还是没有找到神箭,出来的时候,老小两个佣人,已经带着他的衣袍、吃食和求婚礼物,赶着玉龙骏马和走骡,跑得连影子都看不到了。

从此,他俩又成了朋友,而且他俩更加懂得:对朋友要忠诚。

小妹妹带着敏笛林神鸟,循着刚才扔下的毛线,走过一道城门,又走过一道城门。由于小妹妹的请求,敏笛林鸟一会儿飞落在石头上,叫一声“醒醒吧!”一会儿飞落在上堆上,叫一声“别睡啦!”那些土堆和石块,奇迹一般地都变成了活生生的人,两个哥哥擦了擦眼睛,看到妹妹请到了神鸟,那高兴劲就不用多说了!

这一下,王子变成了地地道道的穷光蛋。他身上没有穿的,嘴里没有吃的,脚上没有靴子,只好冒着狂风大雪,一边讨饭,一边赶路。也不知走了多少个白天,也不知翻过了多少雪山,同伴只有自己的影子,对话的只有自己的回声;他的衣衫破烂了,脚上都是血泡,皮肉象青冈树一样粗糙。想起当王子时幸福安乐的生活,眼泪落湿了衣衫。但是,为了找到称心如意的妃子,他没有回头。

讲述:拉萨市城关区益西旦增1979年11月12日记录1981年1月整理

三兄妹回到家里,头一件大事就是救活老阿爸。敏笛林鸟跟刚才一样,飞落在老阿爸身上,叫道;“老阿爸,该起来啦!”阿爸就从破垫子上,慢慢地伸展着双手,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说:“天呀,我这一觉真的睡过头了,该打鱼去啦!”

有一天,他来到一顶牧民的帐篷前面,讨了一点奶渣水喝了,便打听那哇波登王国到底在什么地方牧民们说:“从这里朝西走,越过三座草坝子,翻过一架白石山,再走三天的路,便到了那哇波登。”


老人起死回生的事,一传十,十传百,最后传到了国王的耳朵里。国王简直有点不相信,就传见老人和他的三个儿女。敏笛林鸟说:“去的时侯,我跟你们一起去,吃的时候,你们和国王在一个碗里吃;坐的时候,你们和国王在一个垫子上坐。”

黑面王子依照牧民的指点,走呀、走呀,最后来到一处玲珑碧透的泉水边。这处水泉非常美丽,四周用白石镶砌,中间有一道水晶台阶。水泉附近,长满了翠竹、檀香和松柏树,还盛开着蓝的、白的、红的各种鲜花。黑面王子累得实在不行了,爬在泉边喝足了甜水,便呼呼地进入了梦乡。

·上一篇文章:厨师扎西旺堆种珍珠·下一篇文章:一副骰子

三兄妹听了神鸟的话,进了王宫。坐的时候,他们跟国王挤在一张垫子上,吃的时候,他们都争着吃国王碗里的食物。国王十分奇怪,正想发火,敏笛林鸟站在小妹的肩上,说:“国王!国王!不要发火!不要发火!他们是你的儿女,当然要和你一起吃;他们是你的儿女,当然要和你一起坐!”接着,神鸟把三兄妹的身世,原原本本告诉了国王。

二、泉边相会

这下子,国王什么都明白了。他把妃子从地牢里请出来,洗刷了她的冤狱。女仆被割掉鼻子,流放到人熊出没的荒山。三兄妹和打鱼老人,搬进了王宫,过上了幸福美满的日子。

再说那哇波登地方,有个小小的王国,国王叫做海乌达崩,性格暴燥,象一团烈火;王后名叫伊琪采新,脾气象绸子一样温柔。他们膝下有三个美丽的女儿。根据古老的风俗,三个公主要轮流到离城不远的俄嘎梅龙神泉,给王宫里背水。

敏笛林鸟呢,不管国王夫妇和三兄妹怎样挽留,它都不愿意在喧闹的王城里呆下去,金色的翅膀一展,飞回了自己美丽的莲花峡谷。

这一天,当太阳乘着七匹天马拉的金轮,从高高的岗底斯山雪峰升起的时候,金叶公主穿着金线织成的长袍,戴着金光四射的钻石,身背金水罐,腰别金水瓢,象金晃晃的仙子,来到俄嘎梅龙神泉边。忽然,她看见一个黑脸膛的叫化子,衣衫破烂、满身伤疤,叉手叉脚睡在泉水边上,挡住了她背水的路。公主十分生气。开口这样说道:“嗨!俄嘎梅龙神泉,是那哇波登玉国的命根水。你这不怕死的叫化子,怎么敢把这里当铺睡”

讲述;日喀则城关镇平措普赤1979年7月记录1981年2月整理

公主的声音,把黑面王子惊醒了。他微微睁开眼睛,看见美丽的背水姑娘,连忙坐起来问:“金花一样的姑娘呵,请你告诉我:听说这那哇波登地方,有三个天仙般的公主,谁能娶到其中的一个,终生有享受不尽的幸福。我翻过九十九座雪峰,专门把她们寻访。请问这三位公主,到底住在什么地方”


金叶公主听了,禁不住笑掉了牙齿,说:“亮晶晶的星星,你能摘下来吗白皑皑的雪山,你能搬回家吗如果你搬不动雪山,摘不下星星,我劝你这满身脏黑的流浪汉,不要白日说梦话了。闪开!闪开!别耽误我背水了。”

·上一篇文章:桔子姑娘·下一篇文章:王子尼达次仁

黑面王子见她这样傲慢,心里十分生气,赶紧闭上眼睛,身子往泉边一躺,慢声慢气他说:“我躺下去要一年,爬起来要一年,你绕得过去就绕,绕不过去就跨吧!”

金叶公主想:“哼!我是高贵的公主,你是低贱的乞丐,有什么跨不得!”想罢,便一脚跨了过去,打满一金罐泉水,头也不回地走了。

黑面王子望着她的背影,自己对自己说:啊啧啧!这样的姑娘,太厉害了!不过,既然有一个人来背水,就会有第二个、第三个。我就是要守在这里,一定得把三个公主的情况打听清楚。

果然,第二天早晨,玉叶公主穿着绿绸子长袍,配着绿松石项链,肩背碧玉水罐,手拿翡翠水瓢,象一朵绿茵茵的浪花,飘到神泉边上。看见水晶台阶上,睡着一个乞丐,马上用手捂住鼻子,十分厌恶地说:“喂!哪里来的流浪汉,快快滚得远远地吧!那哇波登王法严,要叫国王知道了,你的小命也难保!”

黑面王子看到来了背水人,便问:“美丽的背水姑娘,请你告诉我:听说那哇波登地方,有三个仙子般的公主,谁能找到一个做妻子,一生就有说不完的欢乐。我历尽人间罕见的磨难,才来到这块地方,请问这三位公主;怎样才能见到她们的面容”

玉叶公主又好气、又好笑,两手叉腰回答道:“天上的彩霞,你能剪下来当衣服吗水中的月亮,你能捞起来做镜子吗如果你捞不起明月,剪不下彩霞,我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黑面王子很不高兴,懒洋洋地闭上了眼睛,说:“唉!我躺下去要一年,爬起来也要一年,你有时间绕就绕,没时间绕就跨吧!”

玉叶姑娘想“我虽是高贵的公主,总还是个女子;他虽然是个乞丐,到底还是男人。”于是,绕过乞丐,背满一罐水,象一只骄做的孔雀,摆动着腰肢走了。

黑面王子什么也没有得到,还受了一顿羞辱,只好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等明天再说。

第三天,当黎明女神用金色的手,抹去黑幽幽的夜幕的时候,那哇波登国王的小女儿螺叶公主,穿着雪白的长袍,挂着珍珠项链,身背海螺水罐,腰别贝壳小瓢,象一朵晶莹的白莲,来到泉边背水。可怜的黑面王子,还摊手摊脚睡在那里。螺叶姑娘走过去,和和气气地问,“衣衫单薄的少年呵,你是从哪里来的父母叫什么名宇家乡在什么地方你的脸这样脏黑,到底是什么原因是不是得了疾病,是不是魔鬼作祟请你细细告诉我,说不定我能解除你一点苦痛。”

姑娘的话,象一缕缕清泉,流进他干渴的心田;象一道道阳光,温暖着他僵化的肢体。不过,他受到的欺骗太多了,遭到的辱骂大多了,他还是没有吐露真情,只是说:“我的家乡在东方的色瓦仑,十三岁失去了父母双亲,在这苦难的大地上,姐姐是我唯一的亲人。她告诉我,在遥远的那哇波登,有三位雪莲花一样的美人,谁要有捕捉雪狮的勇气,就能得到她们的爱情。我翻过数不清的雪山,蹚过数不清的激流,身体被风雪摧毁,财物被坏人骗走,至今我还没有找到一位公主,怎么能不伤心难过”

听了少年的话,螺叶公主感动极了。她想“他落到这个地步,还不是仰慕我们的名声!这种精神和毅力,倒值得我们三姐妹敬重。”于是,便毫不隐讳地说:“可怜的小伙子呵,我来告诉你:我叫螺叶姑娘,就是那哇波登的小公主。昨天来背水的,是我的二姐姐;前天来背水的,是我的大姐姐。”

黑面王子大吃一惊,赶快眯着眼睛,细细看了三次;又睁大眼睛,好好看了三回。觉得螺叶公主,真的比仙子还美丽可爱。宝石般的眼睛,闪耀着迷人的光彩;白莲般的面庞,流溢着心中的善良;窈窕的身段,象珞瑜的竹子;秀长的黑发,象吉曲河的波浪。姑娘全身上下,散发出柔和的光辉,沁透出奇妙的芬芳。周围的世界,一下子变得说不出的光明和温暖。他从泉边爬起来,往前走了三步,又往后退了三步,不断地鞠躬致敬,说:“美丽、诚实的公主呵!我的身体象雪山,我的两脚象岩石,一步也不能走,半步也没法移。请向国王求求情,让我在这里当个大臣,好不好要不做个马伕,行不行大臣马伕都不叫干的话,喂驴喂狗成不成”

螺叶姑娘一边舀水,一边点头答应。王子岗松顿旦站在一旁,暗想:“我只知道一棵树上的果子,味道有甜有苦;没想到一个母亲的女儿,禀性有这么不同。”于是,心不由己,拾起一块晶莹的小石子,在嘴里吮吸了三次,怀着很深的情爱,偷偷放进螺叶姑娘的水罐,姑娘临走的时候,又对他说:“箭射出去可以找回,话讲出去收不回。答应了你的事情:就是跟挤雪狮奶一样困难,我也要做到。”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