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昭君为何出塞,美人系列

简短对话 西施对越王勾践的印象很模糊。
西施只知道在自己为时几年的习艺生活中,勾践会不时来巡视一番。虽然西施在几十个女孩里最为出色,却并未因此被越王勾践特别关注过。西施倒也不在意,西施知道越王很忙,而自己只是学习歌舞,而已。何况西施喜欢歌舞,喜欢歌舞升平的场面,西施害怕陷入童年时代的战争回忆。
西施与越王勾践的初次对话,是在西施与其他几个女孩被送往吴国的前夕。
你们要象对待君主、父亲和丈夫一样伺候吴王。越王勾践的语气很和蔼。吴王满意了才不会兴兵攻打越国,你们的家人会因此平安,你们自己也能过上舒适的生活。
我们什么时候能回来?西施忽然问。 越王勾践一愣,随即苦笑道,我也不知道。
当船下的河水缓缓流去的时候,西施预感到自己将不再回来。西施并不怎么悲伤,西施想我终于可以逃离那片记忆了。
吴王夫差果然象君主、父亲和丈夫一样宠爱着西施。西施最初对这个战争的发起者怀着深深的畏惧,但她却逐渐发现了吴王夫差温柔和脆弱的另一面。这就是人们传说中残暴的吴王夫差吗?一次西施从疾病的昏睡中醒来,正看见吴王夫差坐在自己床边垂泪时,西施不由轻轻握住了吴王夫差的手。
我刚才又做噩梦了,我梦见父亲和兄长在战争中悲惨地死去。答应我,永远不要和越国开战,好吗?
我也不喜欢战争,我只要永远这样守着你。吴王夫差说,战争已经过去了。
西施最害怕的人是伍子胥,西施总是象逃避太阳的雪人一样逃避着伍子胥。然而他们终于无可避免地在长廊上单独相遇。
越王勾践这个人怎么样?伍子胥问。
他很沉默,但他对百姓很好。大家都说他是一个仁慈的人。
而说吴王夫差是一个冷酷的人,是吧?伍子胥微微冷笑。
西施犹豫了一会,答道,那是百姓不了解吴王。
那是百姓不了解勾践。伍子胥纠正道。越国真该为这样了不起的国王而骄傲,也为你了不起的骗术而骄傲,是吧?
什么骗术?西施的心一紧。 美丽的谎言遮不住你眼中的诅咒。
不,我没有。西施避开伍子胥咄咄逼人的目光。我喜欢吴王,也喜欢吴国。你看,我现在用的是吴国的方言,我的生活习惯也已经和吴人没有任何区别了。越国是我的故乡吗,可是它给我的只是一些遥远的悲惨的记忆罢了。
你说谎说得太久,连你自己也相信这谎言了。可是我,你骗不了。伍子胥的语气不容置疑。
住口,你这个疯子。吴王夫差的出现结束了西施的尴尬。我知道西施说的是真话。吴王夫差拉着西施扬长而去,可西施却听见夫差疲惫的低语,我知道就够了。
西施再次见到越王勾践的时候,战争仍然无可避免地来了。只是胜负双方调换了位置。
你做得很好。越王勾践站在吴宫的大殿中时,终于向西施露出了赞许的笑容。
西施望向了吴王夫差,他的眼睛里没有怨恨,只有深深的疲惫。
我许诺过什么吗,为什么我一点也想不起来?西施的心口又开始发疼。
争斗仍然在继续,熟悉的人一个个地倒下。当越王勾践和吴王夫差的剑同时刺向对方时,西施奔进了两人中间。
出塞
我在这里只是等死。王昭君住在汉宫里的时候,每天都这样告诉自己。可是王昭君无法可施,直到听见皇帝要选宫女嫁给呼韩邪单于的消息。
王昭君凝视着铜镜里自己的面容,专心地抹上鲜艳的口脂,灿烂如同汉宫中缤纷的桃花。
然后王昭君被带去朝堂与最有权势的两个男人相见。
汉元帝的脸色很黄。当呼韩邪单于脸上溢出满足的笑容时,汉元帝的脸色更黄。王昭君准备离开汉宫的时候,见到了汉元帝终于掩饰不住的遗憾神色。王昭君暗暗冷笑了一下,她想能让皇帝懊丧自己也应知足了。
王昭君出塞的时候并没有象人们传说中那样抱着琵琶。长途跋涉的劳顿让她疲惫不堪。
王昭君随身携带的只是那面铜镜,因为她听说匈奴造不出这种精致的物件。
王昭君逐步适应了草原的生活,也为呼韩邪单于生下了两个孩子。铜镜里的容颜渐渐有点沧桑,王昭君看着身边老态龙钟的呼韩邪单于,心想一旦自己的使命完成,便可以要求回家了。家,不在汉宫,在遥远的南方。
汉元帝驾崩的消息是很久以后才传到的。王昭君的心情很奇特。她想那曾经是自己日思夜盼的男人啊,于是感到一点点感伤。而呼韩邪单于去世的时候,王昭君在一片悲痛中却又闪过一丝丝的庆幸,自己终于可以离开这片化外之地了。在这种早已厌倦的单调生活中,除了老去王昭君无事可做,简直有点类似于当年在汉宫的感觉。
虽然王昭君知道匈奴的风俗是父死娶母,但她在起初的震惊后,仍是存着侥幸,毕竟自己身份特殊。于是王昭君写了一道奏章给长安的新皇帝,请求接自己回国。奏章送出去后,王昭君的心情很烦躁,原先早已看惯的一切,现在却都变得扎眼起来。直到破天荒地打了奴婢,王昭君才省悟自己这些年来想回家的愿望是多么强烈。
长安新皇帝的诏书终于来了,简简单单的三个字:“从胡俗”。王昭君的心很凉,又有一种恍然大悟的清醒,新皇帝怎么能指望呢?王昭君蓦地回忆起汉元帝终于掩饰不住的遗憾神色,明知于事无补,却仍然为汉元帝的死尽心尽意地哭了一场。
新单于自然不会象呼韩邪单于一样宠爱王昭君,毕竟游牧生活中的女人更容易衰老。于是王昭君枯坐之余,便是回忆呼韩邪单于原先的恩爱。王昭君也想好好教育两个孩子,但他们都有匈奴最好的师傅和奴仆伺候,王昭君根本插不上手。毕竟,要培养匈奴的勇士,汉家女人是一窍不通的。
忽然有一天,王昭君发现两个孩子跟自己一点也不象,他们对自己孜孜保持的汉家风俗嗤之以鼻。
“如果我做了单于,我就可以娶你了,母亲。”儿子说。
王昭君心一抖:“你到底是愿意做汉人还是做蛮人?‘”做蛮人高兴,我要做蛮人。“儿子笑嘻嘻地说,出帐去了。
王昭君叹息了一声,看了看角落里的铜镜。闲置了许久,上面生满了绿锈。下面还压了一封家书,是一年前所写,说和亲使得边关多年平静,百姓都在感激王昭君的功德。
功德么?王昭君苦笑着,在汉宫中可以选择出塞,出塞后呢?王昭君望望夕阳荒草,取出了一只酒杯。

必发88手机版官网 ,当年遗恨叹昭君,玉貌冰肤染胡尘.
边塞未安嫔侮虏,朝廷何事拜功臣?朝云鹤唳天山外,残日猿悲黑水滨.十里东风青冢道,落花犹似汉宫春.

战国末年。群雄逐鹿,战火四起。 江南。 苎萝村。
三月的清晨,薄薄的白雾笼着整个小村,小河边的垂柳静而妖娆地站着。杏花蕊中滚动着晶莹的水珠,像姑娘朦胧的媚眼儿。
远远的有细碎的脚步声,一个袅袅婷婷的女子分花拂柳而来。她的身条儿比垂柳还要柔美,她的眼波儿比露珠还要晶莹。她放下手中的竹篮,用纤白的手指梳理着洁白的纱线。
“夷光,今天这么早!”清脆的话声传来,柳枝后闪出一个苗条的身影,美若春花的脸上挂着娇娇的笑。
“是啊!”西施笑道,“旦儿,你这只小懒虫,睡到现在才起来吧。”
被叫做旦儿的少女偷偷地吐了吐舌头,放下手里的纱篮,和西施并肩浣起纱来。
太阳越升越高。 “西施、郑旦,你们都在这儿啊!”一个青年出现在河边。
“东戟哥,有什么事吗?”郑旦站起身笑盈盈地问道。
“我……我要参军了。”东戟低着头说。
“什么?”郑旦吃了一惊,“你们家就剩你一个壮丁了,你再走了,越老伯怎么办?”
“唉。”东戟叹了口气,“越国节节败退,大王有令,全国所有十五到五十的男人一律上战场抗敌救国。”
三个人都沉默了。
过了一会儿,西施说道:“东戟,你安心去吧,我们会替你照顾好越老伯的。”
郑旦也抢着说:“是啊,东戟,你一定要快点回来。”她宛若秋波的眼里流动着丝丝情意。东戟深深地看了一眼西施,毅然掉头而去。
第二天,东戟与村里其他年轻人一起,离开了苎萝村,踏上了漫漫征程,从此沓无音讯。
不久。
越国战败投降,越王勾践作为人质被吴王夫差带回吴国当马夫,越国大夫范蠡伴随其左右。勾践在吴国忍辱负重,表现出对吴王的一片忠诚。
三年后,夫差相信了勾践的忠心,决定放越王回国。相国伍子胥百般阻拦无效,暗中派人追杀勾践,均被机智的范蠡一一化解。
勾践安全回到越国后,立志复国,卧薪尝胆,励精图志,越国逐渐强盛起来。
又是三月,江南风景,花红柳绿,草长莺飞。
勾践和范蠡便装沿着碧清的小河信步而行。这半年来,他们一直在民间微服私访,探察民心。两人走入一片杏花林中,茫茫然迷失了方向。
远远看见河边有人,便走了过去。 见是位少女,范蠡轻声说道:“打扰姑娘了。”
少女起身回头,范蠡和勾践顿如强光耀眼般有短时间的眩晕。少女见二人呆样,抿嘴一笑,顿如百花齐放,风华绝代。
范蠡先回过神来,施了一礼道:“在下两人迷路于此,还望姑娘指点迷津。”
少女见他文绉绉的样子,又抿嘴一笑问:“你们想去哪里?”
范蠡一怔,只好说:“在下与主人外出踏青,不想在此迷路,请姑娘指点回城的路。”
少女伸出纤纤细手指了方向,转身准备继续浣纱,却发出一声惊叫:“呀,我的纱!”
范蠡和勾践抬眼看去,原来说话时少女的纱顺水飘走了。看着少女皱眉的样子,范蠡毫不犹豫跳进了水中。当他全身湿淋淋地把纱递给少女时,少女用大大的眼睛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又抿嘴笑了笑,然后转身云一样地飘走了。
“姑娘,你叫什么名字?”见范蠡在发愣,勾践赶紧大声喊了一句。
“我叫西施。”少女的声音远远地飘过来,林里的杏花纷纷往下掉。
此后,勾践和范蠡前后多次前往苎萝村,与村民们尽皆相熟了。两人发现,苎萝村中出美女,村中其他少女虽不如西施出色,却也都是秀丽绝伦。西施的好友郑旦更是清丽无比,与西施的娇艳是春兰秋菊,各擅胜场。
在这些日子里,英俊而气质不凡的范蠡深得西施好感,两人感情逐渐升温,直到海誓山盟,卿卿我我。这让倾心于西施的勾践心中大为不快。
一日,勾践与范蠡在住所谈复国计划。 勾践说:“我有一个新的计划。美人计!”
范蠡有些发愣。
勾践笑笑,用手拨弄着柴薪堆上方吊着的苦胆说道:“吴王好色,如果我们以绝色美女献之,吴王必色心大动,荒废朝政,为越复国制造机会。”
范蠡心中大震:“大王的意思是?” “西施、郑旦!”勾践一个字一个字地说。
“不!”范蠡本能地退了一步。
“范将军,复国大计为重啊。”勾践两眼直勾勾地盯着范蠡,范蠡痛苦地低下了头。
苎萝村。 西施静静地站在杏花林中,美丽绝伦的脸上满是悲肃。
勾践告诉她,范蠡失手杀死欲强凌越国女子的吴国大使伍良,吴王夫差率大军前来讨伐,越国陷入又一次遭灭亡的危机。
“只有你能救他,否则,我就只好把他交给吴王。我不能眼看着越国的百姓受战乱之苦。”勾践满脸悲伤。
“好,我答应。”西施艰难地说。有风吹过,长发飞扬。 杏花林中,落花如雨。
勾践脸上露出胜利者的微容。
站在勾践身后的范蠡痛苦地仰起了头,空中阴霾重重,丝毫不见阳光。
“我答应你,等越国复国之后,我就带你隐居山野,闲云野鹤终老一生。”西施上马车离开苎萝村时,范蠡拉着她的手说。
西施浅浅一笑,抬眼望向前路。风呼呼地吹着,残阳如血,古道上衰草依依,寒烟凄迷。马车远去了,扬起一片黄沙。
范蠡呆呆地看着,有泪滑过脸庞。
西施身披轻纱出现在吴王夫差面前时,从夫差的眼神里,她知道,自己可以救范蠡救越国百姓了。西施的绝世容颜柔言媚语让夫差神魂颠倒。与西施一同进吴宫的其他越国美女皆不在夫差眼中。
不久,夫差得知晋国王宫比吴国王宫豪华漂亮,心中十分不高兴,拒听伍子胥修水利工程造福社稷之良言,而接受奸臣桂坤的建议,大兴土木,专门为西施建造一座天下最豪华的宫殿。
宫殿落成,雕梁画栋,极尽奢华之能事,名为“馆娃宫”。
从此,夫差于馆娃宫中日夜笙歌不思朝政。伍子胥不断劝諌夫差,提醒他注意越国的动静。夫差每次都哈哈大笑道:“相国多虑了!”而后置之不理。伍子胥和王后对此一筹莫展,他们密谋暗杀西施,但每次行动都被一不明身份的黑衣人所阻。两人十分恼怒,却又不敢明目张胆地有所表示,只好暗中隐忍,等候机会。
西施日夜面对着荒淫的夫差,心中的苦处和对范蠡的思念只能与同在宫中的郑旦倾诉。两人常常抱头痛哭。
身在越国的范蠡亦日日夜夜思念西施。一次照例上吴国朝拜时,范蠡乘夫差大宴群臣之际,借口不胜酒力离去,潜入了馆娃宫。
这一举动没能逃过日夜监视西施的伍子胥和王后的眼睛。两人大喜过望,觉得除掉西施的时机到了。当西施和范蠡执手倾诉衷肠的时候,伍子胥带兵冲入了馆娃宫,并派人告之夫差。
夫差大怒,急急赶往馆娃宫。
范蠡被五花大绑扔在大殿中。西施静静地站在一旁,脸色惨白。伍子胥和王后脸上挂着胜利的笑容。
“范蠡,你好大胆子,竟敢勾引本王的爱妃!”夫差咬牙切齿地吼道。
“不是……”范蠡的声音显得有点底气不足。
“那你潜入馆娃宫做什么?”夫差发了狂一般,挥舞着手中的剑。
范蠡沉默了。西施闭了闭眼,觉得死亡迎面扑来。她深情地看了一眼范蠡,露出一丝笑意。至少他们可以同年同月同日死,做一对同命鸳鸯了。
“他是来找我的!”一个清脆的声音在殿门口响起。 众人一惊,尽皆回头。
一个身披白纱的绝色少女俏生生地站在门边,轻纱随风轻舞,飘飘欲仙。
“郑旦?”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郑旦走到范蠡身边,轻抚着他身上的伤痕说:“范将军,是我害了你。”她款款走到夫差面前,轻轻一笑说:“大王,是我思念家乡,想请范将军前来一叙家乡之事。因怕大王不准,所以偷偷约见。”伍子胥和王后大惊,力劝夫差立斩范蠡和西施。
夫差半信半疑,但见范蠡一副光明磊落的样子,加上心爱的西施在旁边莺声雁语诉说想念故乡之情,带雨梨花的样子让夫差柔肠百结。他下令放了范蠡,还笑着对范蠡说:“以后范将军进宫皆可来馆娃宫陪爱妃叙叙家常,让爱妃开心。”
伍子胥据理力争,无奈夫差主意已决,他只好愤而拂袖而去。 西施进宫十年了。
吴国遇到了大蝗灾,范蠡觉得越国复国时机已到,让越国进贡大批煮过的谷种给吴国。接着,吴国与晋国因小事闹起了矛盾,范蠡抓住这千载难逢的时机,让手下人扮作晋国军队侵扰吴国。夫差即命伍子胥率军征讨晋国。伍子胥劝谏,反被夫差削去兵权。
夫差携大臣桂坤亲自带兵出征,伍子胥再伏地劝谏,被夫差赐死。临死时,伍子胥请求刽子手将他的尸体挂在城楼上,他要亲眼看到越国军队攻进吴国。
夫差桂坤不善兵法,很快输得一塌糊涂。勾践趁机挥兵攻吴。夫差两头受夹,迅速溃败。危急时刻,桂坤提剑闯进夫差的账内要取他的人头献于勾践邀宠。幸好忠臣长风及时赶来杀死桂坤。夫差带伤逃回吴国,人去楼空的吴宫中,夫差高高举起了宝剑,对准西施美丽的胸脯。西施安详地闭上明眸。夫差的手在空中颤抖。
突然一截带血的剑尖从夫差的胸前露了出来。他艰难地回首:“郑旦,你?!”
郑旦手执寒光闪闪的宝剑,面无表情。
“其实,我根本不会杀西施,因为我爱……”夫差睁着大大的眼睛倒下了。郑旦一把拉起泪流满面的西施,往宫外跑去。
迎面碰上越国的军队。
“大王有令,带西施和郑旦两位姑娘回宫等候大王临幸。”一军士面无表情地说。
西施与郑旦对视一眼,苦笑不已。吴宫即将变成越宫,越王也即将成为又一个吴王。
西施再见到范蠡时,他比以前更加英姿勃发,一副春风得意的样子。
西施的心不断往下沉。
“范蠡,你还记得你答应过我什么吗?”西施绝望地问道,“如今吴国已灭,越国已复。”范蠡顿了一下,避开了西施的目光,喃喃地说:““大王喜欢你。真的西施,其实我是很想和你在一起,但是,即使走到天涯海角,大王也不会放过我们的。”他不无痛苦地说。
西施望着一脸痛苦的范蠡,突然奇怪地笑了。
“好吧。”她说,然后就再也不理范蠡。 第二天,船儿载着西施往越国驶去。
到了河中央,西施站在船头,一身布衣,依旧美丽绝世,风吹起她长长的秀发翩然飞舞,好象她整个人都要乘风而去。
风起云涌。
西施轻盈地落入了水中,越国兵士们一片忙乱。范蠡呆呆地站在船头,海天相接的地方,残阳如血,几只孤鹜斜斜地飞过。
兵士们怎么也找不到西施,她好象化成了水滴溶入了碧波中。范蠡知道,如果回去勾践不会放过自己,便掉转船头而去。从此隐居民间做生意,竟成为商家的始祖,世称陶朱公。这是后话。
“西施,西施。”
西施在熟悉的流水声中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恍若隔世的笑脸。
“东戟?怎么是你。”西施大为不解。
“其实我早就混进了吴宫,一直在你身边暗中保护你。”一身黑衣的东戟憨憨地笑道。
“十年?” “十年!” 西施抬起脸,理了理鬓发,展开一个最灿烂的笑脸。
天晴了。 不远处,苎萝村静静地伫立着,垂柳依依,河水潺潺。


王昭君是历史上“四大美女”之一,时人也称她为明君或明妃。对于她为何出塞匈奴,历来众说纷纭,贬褒不一。


·上一篇文章:王昭君为何出塞?·下一篇文章:唐玄宗为何迷恋杨玉环

据传,王昭君是齐王襄的女儿,十七岁时,被汉元帝选入宫中。汉元帝是按画工的画像选宫奴的,深居后宫的宫女们,为了能被皇上幸召,总想把自己画得美点儿。所以,她们不惜重金贿赂画工。

·上一篇文章:盗亦有道·下一篇文章:昭君出塞传佳话

王昭君初入宫廷,一来不懂这些规矩,所以没有备下这笔贿金;二来自恃美貌,不愁皇上不召见。据说,画工毛延寿当画到王昭君的眼睛时,便启口说:“这画人的传神之笔在于点睛,真是一点千金呀!”昭君对毛的暗示虽心领神会,但她没有买他的账,相反讽刺了他几句便离去了。毛延寿见她如此傲慢,便把那点该点到昭君眼睛上的丹青,点到了她的脸上。就是这么一点,竟让王昭君在掖庭里苦守了不知多少时光。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