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子河奇缘,兄妹传人种

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是一位杰出的诗人,是一位在“正统”人眼中“不正统”的喇嘛,于是,命运使他过早隐逝。当他隐逝后,第七世达赖喇嘛转世在理塘,其根据又是六世达赖一诗:“一只白色的仙鹤,请将羽翼借我用,不去遥远的地方,转转理塘即返回”。这首近乎抒情的诗,岂知便成了他转世再生人间的秘偈。

跨于盘龙江支流水河上的通济桥,在今书林街口与同仁街口之间,它虽早已不存在,但却在人们记忆中留有很深印象。这是因为这桥上曾发生一桩令人扼腕的血案。

很早很早的时候,茫茫的大地上,没有什么山,没有什么河。从地角到天的尽头,到处是绿色的老林和青青的草地。草地低凹处,有着一个又一个的龙潭。那时候,天是白的,太阳和星星是黄的,天上飘浮的云块,是五彩斑斓的。生活在天地间的人们,没有什么民族之分,大家和和睦相处,日子过得既幸福,又快活。

当他转世在理塘,又为理塘增添了一首赞美的诗“别看理塘是个贫穷乞丐地,佛爷喇嘛降生在这里。”刚出生的小佛爷天生具有神通。根据当时拉萨汗将六世达赖的转世定为自己的嫡小孩,对于真正的达赖却派人加害。幼小的达赖由母亲带着逃避灾祸,曾转到中甸。

元未、红巾军明玉珍部曾攻入云南,占领昆明,梁王巴匝拉瓦尔密败退楚雄,求救于大理总管段功。段功率部来救,战退明玉珍军,梁王得以回昆明。为感谢段功,梁王奏封段功为云南平章政事,并以聪明而美丽的公主阿褶招段功为婿。

在一个很远的地方,有一个卡波寨,寨子旁边有一个大龙潭,全寨的人们靠着龙潭里的水浇灌着庄稼,繁衍着后代。有一年天大旱,田里颗粒无收,日子实在难熬下去。为了度日活命,人们到老林里打猎。剥树皮。眼看树皮快剥尽,野兽快打光了,人们又下龙潭打鱼。龙潭快干了,经不住几天的捕捞。鱼快捕完了,人们又去捞虾子。有一天,人们在龙潭里捞到一条大鲤鱼,九个人用九条绳子弄了半天,才把它拖上岸来。这一下,全寨人可高兴啦!大家饱饱地吃了一顿。夜晚,天上出现了几朵乌云,眼看要下雨了。入旱逢雨,一寨人喜得发狂,他们在寨边烧起了篝火,老老少少围着火塘,唱起了“哈巴”(节日、祭祀和喝酒时唱的歌),互相祝福着。伙子们弹着三弦,姑娘们吹着“巴乌”,弹着响篾,唱起了“阿其”。人们吹啊,弹啊,唱啊,狂欢了一整夜。第二天,天上下起了人们从来没见过的暴雨。寨边的龙潭,掀起了一层又一层的恶浪,恶浪的顶端,出现一个凶神恶煞的龙王,对着全寨人吼叫道:“你们吃了我的子孙,害了我的水族,我要让你们遭水灾,我要你们偿命!”说完,龙王化作金光钻进水中去了。人们见龙王发怒了,又急又怕,连忙磕头求饶。但是,求饶也无济于事,暴雨还是哗哗地泼下来,地上发火啦!寨子变成了水塘,枯黄的秧苗被淹没了,茅草房顶飘起来了,一寨子人死的死,逃的逃。尽管人们跑的快,也难逃出厄运。这时,有一家兄妹俩,哥哥叫者比,妹妹叫帕玛,他俩生活刚强,聪明能干,见发了洪水,急中生智,找来了一个大葫芦,把它从上面往下挖空,兄妹俩钻了进去,任水漂流。

母子俩居住在“卡日”山脚下,奶子河的源头。每天早晨,当他母亲生火时,袅袅青烟直朝松赞林寺飘去。这时小灵童就说:“那边是我的寺院”。灵童母子在此居住期间,常有牧人供奉鲜奶,喇嘛每次都只喝半碗,把半碗奶子倒入河中,于是,整条河都变成奶子一样乳白色,“奶子河”也因此得名。

梁王腐败,因段功多有政绩而威望日着,渐渐起了顾忌之心。此时,有人说段功有“吞金马,咽碧鸡”之心,不满足于大理,要不利于梁王,于是密谋加害段功。梁王要阿褶公主以剧毒之孔雀胆毒钉段功,阿褶矢之志不从,并告段功,劝其返回大理,但段功却不信,自以为有功于梁王,谅不至于加害。梁王又生一计,约段功到东寺(今东寺街东寺塔一带)烧香,在其经过通济桥时令伏兵将他杀死。阿褶知段功死,痛哭祭奠,发灵柩回大理,自己也伤心地跳水自尽了。

暴雨一直下了九天九夜,洪水淹没了地,洪水漫上了天。地上的绿叶和青草漂到天上去了,白色的天空被染蓝了,洪水冲洗着天上的太阳和星星,太阳变红了,星星变白了,五彩云块被冲散了,被分成一块一块的云霞。暴雨停了以后,洪水才慢慢往下落,有的地方随着洪水陷落下去,变成了河谷,没有陷下去的地方,变成了山。兄妹俩在葫芦里漂呀漂,漂到了哀牢山下停下来了。他们从葫芦里跳了出来,望着这些光秃秃的大山,发起愁来。十七岁的哥哥者比伤心了,十五岁的妹妹帕玛哭了。天也变了,地也变了,世上的一切都变得生疏、可怕了,叫人怎么生存下去呀!正在这时,女天神奥玛乘着五彩云霞,朝他们飞来。奥玛对兄妹俩说:“可怜的孩子,别伤心了。凶残的龙王毁灭了人类,上天已给他应有的惩罚。你俩幸运生存下来,为使人类繁衍下去,你俩成亲吧!”者比摇着头说:“尊敬的天神,同巢的鸟儿可以做一家,同胞的兄妹怎能相匹配?”

有一天晚上,松赞林寺接到喇嘛母子加害的命令,该寺住持知道此母子非同凡人,应加以保护,在夜间入定时给灵童传送了信息。次日清晨,灵童对母亲说:“今天将有一队人马气势汹汹而来,如果领头的问您,您的儿子是不是转世活佛?你回答他们我一个乞丐妇人,怎会生下转世活佛就行了”。

郭沫若曾以这故事为题材写成剧本《孔雀胆》,使昆明城中一段往事再谱悲歌,而这小小通济桥,也随之深刻于人们的记忆中了。

“者比呀!”奥玛又劝道:“我知道你俩是兄妹,如果你俩不做夫妻,以后人类可就绝种了!为了人类的兴旺做做好事吧!”

不出所料,当太阳刚刚升起,那位住持带了一队人马来到灵童母子住处,气势汹汹地问:“你的儿子是不是转世灵童?”灵童的母亲回答说:“我一个乞丐妇人,怎么可能会生下转世活佛呢?”那住持口中骂道:“呸!乞丐妇,给我快快离开这里!”同时抛了一团糌粑在灵童母亲的怀中,扬长而去。


者比和帕玛沉默不语,奥玛猜透了他俩的心思,说道:“那就看看万物之神的意思吧。东山顶上有一块磨盘,西山顶上也有一块磨盘,你俩分别上去把它们推下山来,如果两块磨盘滚拢在一起了,就说明万物之神果你兄妹俩成亲做夫妻。如果磨盘合不拢,你俩还是做兄妹吧!”

这团糌粑里包有一些银元,是这位住持暗中帮助达赖灵童和母亲离开这里。而对西藏的权贵,则说这里没有发现转世灵童的踪迹,暂且应付过去。

·上一篇文章:吴三桂.陈圆圆和逼死坡·下一篇文章:奶子河奇缘

者比和帕玛同意了。于是,者比上了东山,帕玛上了西山,者比和帕玛同时推动了磨盘,两块磨盘同时朝东山和西山之间的凹地,合在一起啦!奥玛“哈哈”笑了起来,对兄妹俩道:“从此你俩不能称兄妹,快成亲吧!”

后来,灵童母子在中甸松赞林寺僧俗的帮助下,辗转到了青海塔尔寺。

奥玛同情者比和帕玛,赐给他们锄头、斧子、谷种和牛羊。者比到南山砍来了木头,帕玛到北山割来了茅草,他们盖起了新草房,就在当天,他俩成亲了,夜晚,他们用石头打着了火,在门外的场地上烧起了篝火,两人围着篝火边跳边唱。

是日,阴雨朦朦,塔尔寺堪布是一个修行得道的高僧,却因墙外小孩的哭泣声而感到烦躁起来,让管家拿点东西出去,打发那小孩,不要再在墙根哭。管家出去后回来禀告说,那小孩什么都不要,偏要进屋来。堪布只好同意小孩进屋,岂料小孩一进屋就对堪布百般亲近,扑入堪布怀中,堪布甚是惊奇,抱着这小孩看他有何要求,这小孩要堪布领他进一间经堂,进去后,小孩要堪布给他桌上供着的封了口的木碗。堪布口中只道“稀奇,稀奇!”应小孩的要求,把封了口的木碗拿下来递给小孩子,这小孩把木碗口打开,把盛在里面的牛奶给喝了。

者比唱道: 兄妹做了夫妻, 我们是金鹿配凤凰。 天神奥玛啊!
你的重托我们永不忘。 帕玛接着唱道: 高高的磨盘山啊! 通往幸福的金桥。
万物之神为我们铺平了道路。 我们开天辟地把人种传。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