瞿式耜后人,庆复夫人

佟佳·庆复出身满洲镶黄旗,是康熙的舅舅佟国维之子、隆科多的弟弟,清朝著名将领、外戚。庆复早年袭爵一等公,担任过銮仪使、议政大臣、定边大将军、吏部尚书、两江总督、文华殿大学士、川陕总督等职;曾征讨上下瞻对,进击准噶尔,治理贪鄙营私等,为清朝立下汗马功劳。公元1749年,庆复因贻误军机治罪被乾隆赐死。人物生平
早年升迁图片 1庆复
雍正五年,庆复承袭其父佟国维一等公的爵位,并且被授为散秩大臣。不久就被迁移为銮仪使,并兼领武备院的大小事务。雍正七年,又被授为正白旗汉军副都统。雍正八年,庆复被迁移为正蓝旗汉军都统。
雍正九年,庆复位居议政大臣之列。雍正十一年,庆复官任工部尚书,还署理刑部的事务,后被调到户部。雍正十二年,庆复又被任命为领侍卫内大臣。雍正十三年九月,乾隆帝即位,命庆复代替平郡王福彭为定边大将军,出北路攻击准噶尔部的叛军。
乾隆元年,准噶尔部向清廷乞和,准噶尔的战事稍稍平息。在此局势下,庆复上书乾隆帝请求在沿边地区设置卡伦,任命侍卫或者护军来专门统一管理各卡伦,并且设置喀尔喀台吉一人来协理此事;他还征集了蒙古土谢图、赛因诺颜、扎萨克图、车臣四部的兵马一共三千人,同年六月集中在鄂尔坤出巡西北,以保证西北边境的安稳。九月,乾隆帝召庆复还京,署理吏部尚书之职,并且兼管户部,很快又兼管刑部事务。
乾隆二年,庆复开始去地方充任封疆大吏。被任命为两江总督。上任不久就上书弹劾江西巡抚俞兆岳贪赃营私,朝廷将其罢官,按律进行处理。然后,庆复又上书乾隆帝说江南地区的苏州、常州、扬州、镇江、通州、泰州等地都是征麦二万余石,因当地盛产稻米,请求改征稻米。乾隆帝听从了他的建议。
总督云贵
庆复很快就由两江总督移督云贵。乾隆四年,庆复加太子少保衔。乾隆五年,又上书朝廷说:“云南地区所属的南汁等六河用来灌溉农田,但是山中河流的水不能经常流出,加上河流沙石拥塞,河堤也很容易决口。请求对此地河流进行治理。”乾隆帝看到之后嘉奖了他。
庆复又说:“云南、贵州、广东、四川四省接壤,其中瑶族、苗族等少数民族杂居,他们之间往往因为争夺地界而发生案件,堆积的案子难以完结。比如广西镇安管辖的小镇安土州与云南广南管辖的土司首领争夺剥头、者赖二村,臣令人详细地调查了当地的情况,以为应该合理划分云南和广西应该管辖的地区,以昭阳关为两地分界。云南、四川于金沙江分界,现在也起了纷争,也应尽快解决。”清廷下令军机大臣尽快商议,然后施行。庆复又上书说省城应该增加十座铸钱的火炉,临安地区也增加五炉,下发饷银七钱三。清廷对此也进行商议。而且他还请开发姚州的盐井,南安州所属的很多地方要招揽农民进行开垦,并且要疏浚治理金沙江。
移督别地
庆复在云贵总督任上不久就又被调任为两广总督,他上书弹劾广东海关监督郑伍赛敲诈勒索,朝廷进行调查后依律进行治罪。又上书说:“海南岛四面环海,中部有五指山,自古就是黎族人所居住的地方。请朝廷在此地设置义学。让当地的贫寒子弟免费上学,当地的读书人可以进行应试,另外设置黎人的录取名额,在州县之中录取一名。”
乾隆八年,庆复再次上书朝廷说:“广西东兰州自雍正初年就实行了改土为流,清朝任命二百名士兵戍守此地。而当地水土毒恶,山路崎岖,人民都非常害怕运粮到此。请朝廷恩准驻地改在原来路程一半的地方,改驻在三旺。”庆复的建议得到了清廷的全部准许。
之后,庆复又被任命为川陕总督。郭罗克土番地处青海的地界上,当地高寒不能进行放牧,屡次外出“夹坝”,。庆复下令将其首领林噶架捉拿处斩,才使得那里的民众安抚下来。庆复下令教习那里的三百余户贫寒的民户耕作,每年的五六月份可以外出狩猎,每年限一次,每寨限十五人。在西部的重要关隘设置报信的兵,松潘的总兵每年都出巡,驻守在阿坝。当地少数民族民众有官司解决不了,就到总兵处诉讼。上、中、下三部设置了千户一个、百户两个,并解决了当地的秩序问题。
进剿西南
乾隆十年三月,庆复面对驻防台站官兵回营,中途遇到瞻对“夹坝”抢劫,而下瞻对土司班滚也放任部下的行为愈加放肆,庆复奏请出兵攻剿,并令与其邻近土司于各隘口堵御防范。乾隆帝下令进剿,以求一劳永逸之效。乾隆帝心里十分清楚,维护通藏大道的通畅,对清朝控制西藏是至关重要的。
六月,庆复和四川巡抚纪山、提督李质粹一起上书请发兵进剿瞻对,乾隆帝让他们商议策略,保证万无一失。庆复发兵进剿,李质粹进驻东俄洛,扼住了上下瞻对总的关隘;夔州副将马良柱率军出里塘作为南路军,松潘总兵宋宗璋率军出甘孜为北路军,建昌总兵袁士弼率军出沙晋隆为中路军,大军一起出发,进剿上下瞻对。班滚向清军请降,被庆复拒绝。庆复向乾隆帝上书,乾隆帝命他不要轻敌。很快就授予庆复文华殿大学士,仍然留在当地做总督。
乾隆十一年春天,庆复率军进驻东俄洛,上奏乾隆帝弹劾李质粹贻误战机,又弹劾袁士弼力主招降,请求将其夺官,在军中戴罪效力。很快就从东俄洛进驻灵雀,以明正土司汪结和其他归降的骚达邦、俄木丁等为人为向导,在茹色用皮船渡江,攻破了敌军十余个关卡,逼进如郎,攻打泥日寨,围攻了多日,将当地的敌军碉楼都焚毁了。李质粹附和庆复,说班滚已经被烧死了,又说焚毁碉楼的时候,火光中看见番司头目已经自缢而死。庆复向众人征求意见,俄木丁在灰烬中发现了鸟枪和铜捥,说这是班滚的物件,所以庆复立功心切向乾隆帝上书班滚已死。乾隆帝想起庆复的军队逼近如郎时,曾经说过班滚逃到了沙加邦河,当地的土寨头目姜错太将他收留。乾隆帝对庆复说,班滚的余孽不要漏网,不要留下残余,别被他们的诡计蒙蔽。加封庆复为太子太保。
获罪自尽图片 2佟国维
乾隆十二年,大金川土司莎罗奔发动叛乱,乾隆帝授张广泗为川陕总督,而且还召庆复进入内阁理事,并且命他兼管兵部。不久张广泗就上奏说听土司汪结陈述,班滚尚且没有死,还在继续藏匿在如郞,庆复找到了班滚的儿子沙加七,为他更名为德昌喇嘛,让他仍然居住在班滚的大碉楼,假冒称为经堂。
乾隆帝听说之后大加责备庆复欺君罔上,并将其夺官,然后等待治罪。钦差大臣、尚书班第也上奏说清军攻克了如郎,班滚已经逃走了,得到的仅仅是一座空寨。乾隆帝立即逮捕了李质粹并将其送入了刑部大狱,然后召宋宗璋与李质粹对质。李质粹说:“从前上报班滚被烧死,但是实际上没亲眼看到的;后来听说他藏匿在当地山洞,也没有告知庆复去追捕。”乾隆帝下令将庆复下到刑部的大狱,令军机大臣一起商议,按律对其议罪,将他以贻误军机之罪处死。乾隆十四年九月,乾隆帝赐庆复自尽。庆复夫人子女
历史上没有记载庆复的夫人子女都是谁,所以目前不知道他的妻妾子女情况。庆复与讷亲
庆复是佟国维第六子,隆科多、孝懿仁皇后、悫惠皇贵妃的弟弟,康熙帝的小舅子兼表弟。
讷亲是遏必隆的孙子,康熙孝昭仁皇后、温僖贵妃的侄儿。
“朕登极之初。讷亲以孝昭仁皇后戚属未封。向该旗呈请。朕因外戚虽同。其中不无差等。所请原非定制。惟是讷亲行走勤慎。实心供职。因晋封为一等公。此朕特恩也。”
“庆复所袭公爵。系伊父缘孝懿仁皇后恩封。身故后。该旗请袭。皇祖留中未发。圣心殆有差等。后皇考追念孝懿仁皇后慈抚旧恩。推荣于隆科多。特令承袭。庆复继之。此皇考特恩也。讷亲之一等公。庆复之公爵。自不得与纳谟图、伯起、公爵比。此等加恩袭爵之人。果能勤慎出力。尚可准其承袭。若缘事革退。即应停止。”
庆复所袭公爵。系伊父缘孝懿仁皇后恩封。身故后。该旗请袭。皇祖留中未发。圣心殆有差等。后皇考追念孝懿仁皇后慈抚旧恩。推荣于隆科多。特令承袭。庆复继之。此皇考特恩也。讷亲之一等公。庆复之公爵。自不得与纳谟图、伯起、公爵比。此等加恩袭爵之人。果能勤慎出力。尚可准其承袭。若缘事革退。即应停止。人物评价图片 3乾隆皇帝
乾隆帝:“庆复之欺诳,谴当其罪”。

谯周字允南,出身书香世家,是三国时期蜀汉学者、官员,人称“蜀中孔子”,是著名的蜀地大儒之一。他年少受家庭熏陶,通晓天文、六经,著名史学家陈寿、西晋开国将领罗宪都是他的学生。谯周应诸葛亮之诏出仕,担任过劝学从事、中散大夫、光禄大夫等职,一向以反对北伐战略而闻名,曾因不满姜维北伐而写了《仇国论》。后来,曹魏伐蜀,他劝说刘禅投降,被封为阳城亭侯,于公元270年病逝。人物生平
早年经历图片 4谯周
谯周于东汉末年汉献帝刘协建安五年出生于著名的书香人家。幼年丧父,受父亲熏陶,自幼勤奋好学,饱读经书,知晓天文。
建兴年间,诸葛亮为蜀汉丞相,任命谯周为劝学从事。
建兴十二年八月,诸葛亮于五丈原病逝,谯周当时在家,听闻这个消息,随即前往奔丧,时有后主诏书禁止大臣前往奔丧,但因为谯周行动迅速,得以到达。同年,蒋琬领益州刺史,谯周转任典学从事,为益州学者之首。
上疏直谏
延熙元年,后主刘禅立刘璿为太子。谯周被调到太子府为仆他后转为家令。时刘禅经常外出游玩,沉醉于声色之中,谯周上疏给刘禅,援引古义,劝谏刘禅应该尊奉先帝刘备遗德,减少乐宫、后宫的增造。谯周因此被转任为中散大夫,仍然侍奉太子。
延熙二十年,谯周因为看到蜀汉经常对魏国用兵,百姓因此凋瘁,谯周因此与尚书令陈祗展开了激烈的辩论。退朝以后,谯周书写《仇国论》。
保全国家
后谯周升任为光禄大夫,位亚九列。虽然不参与朝政,但是却仍以儒行见礼,后生学者们有疑问都喜欢去问谯周,而谯周也能引经据典来解答。
景耀六年冬,邓艾攻克江油。而刘禅因为听从黄皓之言,认为敌兵不会来,所以不作城守调度。及邓艾入阴平,百姓受到惊扰,逃进山野,无法禁止。邓艾长趋直入,逼近成都。刘禅于是召群臣商议对策,谯周力排众议,劝刘禅投降。
魏景元五年,司马昭被拜为相国,封晋王,认为谯周有保全国家之功,封谯周为阳城亭侯。又下书召谯周前往洛阳任职,谯周行至汉中,因为患病而停滞不前。
因病辞世
咸熙二年夏,巴郡文立从洛阳回蜀,见谯周,谯周因为病重所以说话说不清楚,于是写到“典午忽兮,月酉没兮。”意思是司马到八月就没了,而后司马昭果然于八月死亡。
司马炎称帝后,多次下诏书催促谯周,谯周带病前往洛阳,泰始三年,谯周病重卧床不起,被拜为骑都尉,谯周认为自己无功,请求回到封地,但是司马炎不允许。
泰始六年秋,谯周被封为散骑常侍,因为病重无法参拜,至冬病死。
谯周陈寿 陈寿、罗宪等人都是谯周的学生。
泰始五年,陈寿任本郡中正,辞官还乡前去和谯周告别,谯周告诉他:“孔子七十二,刘向、扬雄七十一去世,我已经年过七十,也命不久矣,今后恐怕不会再见到了。”陈寿怀疑谯周以方术得知自己的寿命,所以假借孔子等人的寿命只不过是一个借口而已。诸葛亮为什么不杀谯周图片 5谯周
诸葛亮担任蜀国丞相时曾任名谯周为劝学从事。诸葛亮去世后,虽然禁止大臣奔丧,但谯周还是比禁止奔丧的诏书早到。而在小说《三国演义》中,谯周则以星相家的身份出现,曾经劝说诸葛亮不要出兵北伐。其实从二人交集来看,诸葛亮并没有杀谯周的必要和理由。
第一,虽然诸葛亮是蜀国丞相,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但没有正当理由他也不能随便杀大臣。
第二,谯周与诸葛亮是政见不同,出于公心,两人并没有私仇。
第三,诸葛亮权力大,但谯周也有许多支持他的人,诸葛亮杀他也会遭受政敌的攻击。从此谯周是老臣
“从此谯周是老臣”这句诗出自温庭钧的《过五丈原》。
版本一:“象床锦帐无言语,从此谯周是老臣。”版本二:“象床宝帐无言语,从此谯周是老臣。”
谯周是诸葛亮死后蜀后主的宠臣,在他的怂恿下,后主降魏。“老臣”两字,本是杜甫对诸葛亮的赞誉:“两朝开济老臣心”,用在这里,讽刺性很强。诗人暗暗地把谯周误国降魏和诸葛亮匡世扶主作了对比,读者自然可以想象到后主的昏庸和谯周的卑劣了。沈德潜为此句旁批说:“诮之比于痛骂”。诗人用“含而不露”的手法,反而收到了比痛骂更强烈的效果。
整首诗内容深厚,感情沉郁。前半以虚写实,从虚拟的景象中再现出真实的历史画面;后半夹叙夹议,却又和一般抽象的议论不同。它用历史事实说明了褒贬之意。末尾用谯周和诸葛亮作对比,进一步显示了诸葛亮系蜀国安危于一身的独特地位,也加深了读者对诸葛亮的敬仰。谯周误国
谯周一向反对北伐战略,因北伐虚耗国力而不满。后来,曹魏伐蜀,朝中分为两派,要不东投孙吴,要不南走南中。最终,他力排众议,劝刘禅投降,以此保全国家。因为一些学者认为,蜀汉当时尚有拼死一搏的实力,但谯周却以一己之见,不战而降,由此背上误国的骂名。
其实,蜀汉灭亡并非谯周一人之过,从他过往信仰儒学、反对战争来看,他以投降曹魏而保全国家也不能理解。相反,一些人认为他此举是忠君爱国的大儒表现。为何这么说?
他劝刘禅投降说明他认定了蜀汉必亡,此举保护了刘禅不受侮辱并得以寿终正寝,而士兵们也不用流血牺牲,百姓更不用伤亡,成都城也得以完好如初。
他的学生陈寿对谯周此举也做了正面评价,认为他维护了君王的尊严,保全了一国的百姓。历史评价图片 6谯周
陈寿:“身长八尺,体貌素朴,性推诚不饰,无造次辩论之才,然潜识内敏。”“谯周词理渊通,为世硕儒,有董、扬之规。”
李通:“抑抑谯侯,好古述儒,宝道怀真,鉴世盈虚,雅名美迹,终始是书。我后钦贤,无言不誉,攀诸前哲,丹青是图。嗟尔来叶,鉴兹显模。”
孙绰:“谯周说后主降魏,可乎?曰:自为天子而乞降请命,何耻之深乎!夫为社稷死则死之,为社稷亡则亡之。先君正魏之篡,不与同天矣。推过於其父,俛首而事雠,可谓苟存,岂大居正之道哉!”
孙盛:“周谓万乘之君偷生苟免,亡礼希利,要冀微荣,惑矣。且以事势言之,理有未尽。禅既闇主,周实驽臣,方之申包、田单、范蠡、大夫种,不亦远乎!”
王夫之:“人知冯道之恶,而不知谯周之为尤恶也。……国尚可存,君尚立乎其位,为异说以解散人心,而后终之以降,处心积虑,唯恐刘宗之不灭,憯矣哉!读周仇国论而不恨焉者,非人臣也。周塞目箝口,未闻一谠言之献,徒过责姜维,以饵愚民、媚阉宦,为司马昭先驱以下蜀,国亡主辱,己乃全其利禄;非取悦于民也,取悦于魏也,周之罪通于天矣。服上刑者唯周,而冯道末减矣。”
袁枚:“将军被刺方豪日,丞相身寒未暮年。惟有谯周老难死,白头抽笔写降笺。”

瞿式耜字起田、在田,号稼轩、耘野、媿林居士等,是明朝末年诗人、南明政治人物、民族英雄。瞿式耜生于江苏常熟,曾师从钱谦益,后信仰天主教,取名多默;历任江西永丰知县、户科给事中、吏部右侍郎、兵部尚书等职,封爵临桂伯。瞿式耜有《瞿式耜集》等作品,桂林大乱时他与张同敞一同被逮,两人在桂林风洞山仙鹤岭下从容就义,后被追谥”忠宣”。生平经历
早期经历
瞿式耜,字起田,号伯略,别号稼轩。家居常熟藕渠乡,祖父瞿景淳中会元后迁居城里,所在街被称”会元坊”。瞿式耜生于1590年。二十七岁时,中进士。第二年,出任江西吉安府永丰县知县,已崭露政治才能。天启年间,太监魏忠贤专横跋扈,杀害正派人士。瞿式耜同情受害者,不为恶势力屈服。
1628年,任户科给事中,这种官职的设立,原意是对政府部门起一定监察作用,他觉得可以舒展抱负了。七个月里,连上二十多封奏疏,他竭力主张:”要挽回危局,必须”回本清源”,抨击还高居相位的魏忠贤余党,为被害人昭雪,扶持正气。对朝政设施,多所建白。当时,满洲努尔哈赤建立后金政权,和明王朝分庭抗礼,不断向南入侵。瞿式耜早有警觉,连上好几封奏疏,要求增储军粮,教练士兵修好边墙,讲求武备,举荐徐光启、李之藻、孙元化等一批能臣。可是瞿式耜的行动触犯了当权者的利益,遭到温体仁、周延儒等排挤陷害,不久,被削职回家.
1644年三月,李自成农民起义军攻下北京,崇祯帝在煤山自杀。满族趁吴三桂借兵机会,大举进入山海关。农民军措手不及,退出北京。五月,顺治帝进入北京,开始武力征服全中国。与此同时,福王朱由崧在南京建立弘光政权。瞿式耜被任命为广西巡抚。瞿式耜认为,广西在中国西南一角,山重水复,进可以攻,退可以守,是举足轻重的战略要地,就带着邵氏夫人向广西进发。半路上,南京陷落,到处人心惶惶。到梧州上任,他督促生产,劝告人民安心耕种;一面招募士兵,认真训练,修筑城堡,加强防守。在短短时间里,浮动的人心,逐渐安定下来。
拥立桂王
继弘光政权以后,明唐王朱聿键在福州建立隆武政权,继续抗清。不意在桂林的靖江王朱亨嘉不承认隆武政权,自称”监国”,建立政权。派人拉拢瞿式耜。被瞿式耜严词拒绝,写信责备朱亨嘉:”国家正处在千钧一发的时候,福建已立帝复国,应该齐心协力挽救危难,怎能鹬蚌相争,”还通知少数民族的武装力量,又遭拒绝,朱亨嘉不禁恼羞成怒,带兵赶到梧州,用武力威胁。瞿式耜被横拖倒曳,还是面不改色,斥责那种罪恶行径。于是,被带回桂林,囚禁起来。隆武政权的军队,把朱亨嘉打得走投无路。朱亨嘉困桂林,只得劝说瞿式耜协助守城。瞿式耜联络朱亨嘉的军官焦琏,和城外军队取得联系,里应外合,把朱亨嘉擒获。这次分裂活动被粉碎了。
后唐王朱聿键擢升瞿式耜为兵部右侍郎,协理戎政。瞿式耜不入朝,退居广东。
1646年(顺治三年、隆武二年)八月,清兵破汀州,隆武帝被杀。消息传来,瞿式耜和大臣们拥立桂王朱由榔做皇帝,年号”永历”,瞿式耜升任吏部右侍郎、东阁大学士,兼掌吏部事。瞿式耜和大臣们原意希望他能发愤图强,抗击清兵,收复失地。
1646年(顺治三年、隆武二年)清兵南下,赣州被攻破,司礼王坤胁迫永历帝赴梧州。十一月,苏观生在广州拥立唐王朱聿鐭。瞿式耜与魁楚等商议迎永历帝去肇庆,遣总督林佳鼎静观,被清兵打败。瞿式耜视师峡口。十二月望,清兵破广州。王坤带着永历帝西走。
领兵抗清
在清兵南下的时候瞿式耜沉着指挥,依靠军民团结,短短的十四个月里,抗击了清兵三次对桂林的进犯。
第一次是 1647年(顺治四年、永历元年)。
1647年(顺治四年、永历元年)正月,清兵破肇庆,逼梧州,巡抚曹晔迎降。永历帝想去湖广找何腾蛟,丁魁楚、吕大器、王化澄等皆纷纷自逃命去了,只有瞿式耜及吴炳、吴贞毓等守在永历帝身边,于是由平乐抵桂林。
1647年(顺治四年、永历元年)二月朱由榔在桂林,听到平乐被袭,马上要逃到全州。瞿式耜反复劝说,甚至痛哭流涕也不听。临走时,要瞿式耜一起走。瞿式耜说:”皇上要我一起走,是对我关心,但我负有保卫桂林的责任,就是为它牺牲,也心甘情愿。”自请留守桂林。永历帝最后答应他,升任文渊阁大学士,兼兵部尚书,赐剑,便宜从事。平乐、浔州相机被攻破,桂林危在旦夕。
1647年(顺治四年、永历元年)三月,清兵已攻陷平乐,瞿式耜估计敌人必然要争夺桂林,一面调度粮草,一面把驻在黄沙镇的焦琏部队调回桂林。瞿式耜把自己俸银也凑上去犒赏将士。冷不防第二天上午清兵突然袭击桂林,攻入文昌门。瞿式耜沉着指挥,依靠焦琏、白贵、白玉等部队奋勇厮杀,清兵全面溃退。
第二次是同年五月,奉命到桂林驻防的刘承胤部和焦琏部发生摩擦,刘部大掠桂林而去,焦部也出驻白石潭。瞿式耜估计形势危急,促焦琏回城,并把久雨淋坏的城墙缺口修复,要他们协力同心,严加防守。清兵侦知桂林已是空城,又在兵变之后,人心惶惶,就再一次袭击桂林。满以为这一下子不费吹灰之力可占桂林,因此不但把准备夺下城池后的官吏委派停当,连一切应用什物也带了来。没想到瞿式耜分门防守,发炮轰击城外敌兵,自早到午,连续作战。瞿式耜带领守城官吏,把存储的粮食,蒸成饭,送到前线。
第二天清晨,焦琏率部队冒雨出击,出乎敌兵意外,弃甲丢盔,纷纷逃窜。预伏在隔江的军队,炮铳齐发。清兵被打得落花流水,望到山上树木,也当作明朝军队。
瞿式耜初希望永历帝返回全州,永历帝不听。然后他请请永历帝去桂林,永历帝才答应,不就武冈被攻破,永历帝由靖州逃走到柳州,瞿式耜再次请永历帝去桂林。十一月,清兵自湖南逼向全州,瞿式耜和何腾蛟领兵抵抗。不就梧州再次被攻破,永历帝这是在在象州,又要向南宁逃去。大臣最后力争,十二月才还桂林。
第三次是1648年(顺治五年、永历二年)二月,联明抗清的农民军将领郝永忠,在灵川战役中受挫,退到桂林,受到当地驻军的歧视,发生了所谓”二月兵变”,事态扩大了,郝永忠还派军官难为瞿式耜。以后,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瞿式耜也只得退驻樟木港。
郝永忠请永历帝向西逃走。瞿式耜力争,永历帝不听。左右的侍卫都簇拥着永历帝赶紧离开,瞿式耜又争。永历帝说:”瞿爱卿只不过想为社稷尽忠。”瞿式耜为泣下沾衣。王甫独立离开,郝永忠随即大肆掠夺,杀太常卿黄太元。瞿式耜的家也被抢掠,家人拿出何腾蛟的令箭,才混出城去。日中,赵印选诸营从灵川赶到,也是掠夺一番,城内外遭受洗劫。郝永忠逃向柳州,印选等逃向永宁。
三月初瞿式耜回城,料理善后事宜,首先是安定人心,加强战备。督师何腾蛟带兵来保卫桂林。二十二日,清兵果然又一次进犯桂林。瞿式耜式耜和何腾蛟研究作战方略,指挥三路出击,将士奋不顾身,反复冲杀,清兵全面溃退。桂林几次转危为安,大大发定了民心,鼓舞了斗志。瞿式耜当时以大学士兼吏、兵两部尚书,力主调和主客,联合农民军共同抗清,又由于何腾蛟指挥得当,各路军队相互配合,取得了麻河、全州等几次大战役的胜利;降清将领金声桓、李成栋等先后反正,声势稍振。
1649年(顺治六年、永历三年)何腾蛟殉国后,瞿式耜式耜兼任督师时,还陆续收复靖州、沅州、武冈、室庆等府县。无奈南明里争权夺利,猜忌倾轧,甚至企图牵制瞿式耜;部队又长期战斗。得不到休整,大大削弱了战斗力。
留守桂林
1650年(顺治七年、永历四年)正月,南雄被清兵攻破。永历帝逃向梧州。不就全州再度陷落,严关失守,前线溃退下来的官军,沿途掳掠,秩序大乱。驻城将领不战而逃。瞿式耜气愤到极点,捶胸顿足说:”国家把高官厚禄给这些人,现在这般行径,可耻!可耻!”形势越来越坏,男女仆从也走散了。他的侍从武官备马请他出城暂,劝他说:”大人是国家栋梁,一身关系国家安危,突围出去,还可号召四方爱国志士,再干大事。”又说:”二公子经历千难万苦,从常熟赶来看大人,只需暂避一下,父子就能见面了。”瞿式耜挥挥手说:”我是留守,我没有守好这个地方,对不起国家,还顾什么子女!”整整衣冠,端坐在衙门里。
总督张同敞,从灵川回桂林,听说城里人已走空,只有瞿式耜没走。
张同敞平时十分敬重瞿式耜,立即泅水过江,赶到留守衙门,见瞿式耜说:”形势这么危急,你怎么办?”瞿式耜说,”我是留守,有责任守好这地方,‘城存与,城亡与亡’。今天,为国家而死,死得光明磊落。你不是留守,为什么不走”。张同敞听了说:”要死,就一起死,老师,你难道不允许我和你一起殉难吗?”就在旁边椅子上坐下来,和瞿式耜一起饮酒。东方渐渐发白,清兵冲进衙门,要捆绑他们。瞿式耜说:”我们不怕死,坐等一夜了,用不着捆绑。”和张同敞昂首阔步走出衙门。
这次攻陷桂林的是清定南王孔有德,是原明朝登州守将。他一心想收降瞿式耜。曾写信劝降,瞿式耜”焚书斩使”,作了明确答复。这次听到瞿式耜被俘,很高兴,看到瞿式耜进来,赞叹着说:”你是瞿阁部吗?好阁部!”瞿式耜笑笑说:”你是王子吗?好王子!”。孔有德还是劝降,反复引譬,都被瞿式耜严词拒绝。孔不认识张同敞,要他跪。张同敞不跪,反而揭孔有德的老底,破口大骂。孔恼羞成怒,打张同敞耳光;手下的卫士,有的揿张同敞颈椎骨,要他低头;有的用刀背敲张同敞膝骨,要他下跪。臂骨被打折,一只眼睛被打瞎。瞿式耜看到这种暴行,遏制不住心头愤怒,挺身遮住张同敞大声说:”这是总督张同敞,是国家大臣,他和我一样抱定为国牺牲的决心,要死,我们一起死,不得无礼!”
孔有德知道一时无法劝说,命令把两人囚禁在风洞山临时监狱里。关在不同的房间,但允许二人互通消息,以图徐徐劝降。同时,他还派人送去精美食物,但都被两个人掀翻在地,斥为”猪狗食物”,直到送饭人换成了一个前明的礼部主事方才罢手。
瞿式耜在囚室里,孔有德仍然不止一次地派人劝降,都被拒绝。后来,孔有德降低了希望,提出只要二人剃发为僧即可免于一死也被严词拒绝。瞿式耜被囚中他写了不少诗,反映了坚贞不屈的民族气节以及忠贞不渝,为国献身的精神,
关押期间与张同敞诗歌唱和,后来汇编为《浩气吟》,
其中式耜的两句是这样写的:”莫笑老夫轻一死,汗青留取姓名香。”张同敞则回应:”衣冠不改生前制,名姓空留死后诗。”
在《浩气吟》诗里,瞿式耜把自己比做汉朝时身陷匈奴,冰天雪地中苦熬十九年而不屈的苏武,比做南宋末年支撑半壁江山,抗击元朝军队,终于力尽被俘、杀身成仁的文天祥。他把自己生死置之度外,却念念不忘国家的抗清大业。他写了一封密信给焦琏,告诉他清兵在桂林的虚实情况,要他迅速袭击桂林。恐怕因自己囚禁而焦琏有所顾虑,又叮嘱说:”事关中兴大计,不要考虑我个人得失。”这封信被巡逻兵搜获,献给孔有德,孔知道无法改变他报国的决心了。
慷慨赴死
十一月十六日这天的早晨,忽然有清兵开门,声称:”请瞿阁部、张大人议事。”二人自然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于是瞿式耜神色不惊的对来人讲到:”稍等片刻,待我写完《绝命词》。”于是,瞿式耜提笔写道:”从容待死与城亡,千古忠臣自主张。三百年来恩泽久,头丝犹带满天香!”然后,二人整肃衣冠,向南行五拜三叩头之礼,置于几案诗稿之上,携手同步,出得门来。
瞿式耜笑着对张同敞说道:”我二人多活了四十天,今日,真是死得其所!”张同敞大声言道:”今天出去,死得痛快!我死后当为厉鬼,为国杀虏击贼!”说着,他从怀中掏出珍藏的网巾戴于头上,”服此于地下见先帝!”
瞿式耜二人行至桂林城北叠彩山,他眺望远处,目之所及,依旧满目风光,桂林山水,于是对刽子手说:”我生平最爱山水佳景,此地颇佳,可以去矣!”
张同敞心情却是激荡万千,他生平曾说过:”我听说忠臣孝子的德行会感动上天。”1650(顺治七年、永历四年)农历闰十一月十七日两人在仙鹤岩,慷既就义。
瞿式耜、张同敞二人死后,已经出家为僧、法名性因的原明朝大臣,被瞿式耜营救下来的金堡出面安葬了二人。
瞿式耜殉国后,永历朝给谥”文忠”。1652年(顺治九年、永历六年)七月,联明抗清的原农民军将领李定国收复桂林,要为瞿式耜立祠纪念,并召见其孙瞿昌文,支持瞿昌文为祖父归葬故乡虞山拂水岩牛窝潭。1679年,迁葬于虞山拂水岩牛窝潭。1776年,乾隆帝下令编纂《贰臣传》,将凡是投靠清朝的原明朝官员均列入其中,就连开国重臣范文程也一并入选,而对为明室尽忠者则大肆褒扬,瞿式耜原先在永历朝被追谥为”文忠”,这时又被追谥为”忠宣”。瞿式耜后人
儿子瞿玄销、瞿玄锡、瞿嵩钖。
孙子瞿昌文,李定国率大军收复桂林时,入城后召见瞿式耜的孙子瞿昌文,支持瞿昌文为祖父归葬故乡。瞿式耜的故事
瞿式耜被清朝斩首后这时忽然雪霰大作,雷电交击,桂林的天气,已是二十年不见雪了,孔有德万分惊骇,满城百姓也无不下泪。后家属去为他收尸,把瞿式耜的头装在了一个木匣子里,瞿式耜的眼睛依然睁得大大的,家里的人对他的头说:”你的儿子现在平安无恙,你可以闭眼去了。”瞿式耜仍然不肯闭眼,有人又对他说:”你的家人和你那些抗击清兵的战友也平安无恙。”这时,瞿式耜的眼才闭上了。人们都说:”瞿式耜先生的豪情未泯,他死后还惦记抗击清兵的大事。”瞿式耜被杀后大脑是怎麽想的,无法证实。和瞿式耜同时的抗清英雄杨廷枢也被清兵俘获,被斩首时他慷慨不屈,仰天长啸,连呼:”大明”,头已落地,他口中又喊出一个”大”字,声音传得很远。瞿式耜墓在哪里
瞿式耜墓在虞山拂水岩西百余米处之牛窝潭旁,解放后,列入文物保护单位。
墓坐东面西,占地1820平方米,封土高1.5米,有罗城、拜台,墓石立”瞿公忠宣之墓”碑一通。墓道高56.5米,道中架清代建单间冲天式石坊一座,额镌”清赐谥忠宣明文忠瞿公墓”。
坊柱正面镌清代严栻集道隐《追浩气吟》句联:”三更白月黄埃地,一寸丹心紫极天”,背面镌陈鸿所书”古涧风回千壑响,寒潭影落万松枝”联,墓碑用隶书铭刻”明文忠瞿公之墓”字样。历史评价
史书评价
《明史》评价:何腾蛟、瞿式耜崎岖危难之中,介然以艰贞自守。虽其设施经画,未能一睹厥效,要亦时势使然。其于鞠躬尽瘁之操,无少亏损,固未可以是为訾议也。夫节义必穷而后见,如二人之竭力致死,靡有二心,所谓百折不回者矣。明代二百七十余年养士之报,其在斯乎!其在斯乎!
《明季南略》论式耜的疏奏说:”永历驻肇庆,疏奏谆谆,以岁月稍暇,财赋优裕,用心尽力,修内治以自固,严外备以自强,且一材一艺之士,靡不收罗幕府。每慨人才易尽,凡趼足而至者,非怀忠抬义之人,亦乱世取功名之士,人之岁月精神,不用之于正,则用之于邪,安可驱为他人用哉!人咸以桂林为稷下。”
历代评价
顾城:瞿式耜、张同敞在可以转移的时候不肯转移,宁可束手待毙,这种现象在南明史上并不少见。究其心理状态主要有两点:一是对南明前途已经失去了信心。张同敞在桂林失守前不久对友人钱秉镫说:”时事如此,吾必死之。”钱氏开导说:”失者可复,死则竟失矣。”同敞伤心备至地回答道:”虽然,无可为矣!吾往时督兵,兵败,吾不去,将士复回以取胜者有之。昨者败兵踣我而走矣,士心如此,不死何为?”瞿式耜的经历比张同敞更复杂,他既因封孙可望为秦王事不赞成联合大西军,对郝永忠、忠贞营等大顺军余部忌恨甚深,而倾心倚靠的永历朝廷文官武将平时骄横躁进,一遇危急或降清或逃窜,毫无足恃,已经感到前途渺茫了。其次,根深蒂固的儒家成仁取义思想也促使他们选择了这条道路。与其趁清军未到之时离开桂林也改变不了即将坍塌的大厦,不如待清军入城后,以忠臣烈士的形象博个青史留名。尽管这种坐以待毙的做法多少显得迂腐,还是应当承认瞿式耜、张同敞的从容就义比起那些贪生怕死的降清派和遁入空门、藏之深山的所谓遗民更高洁得多,理应受到后世的敬仰。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