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博物院揭取15块金代砖雕墓水墨画,看不懂的达勒特古镇

 

   
自东南壁起,逆时针分别绘牵驼、二十四孝之郭巨埋儿、备茶、墓主夫妇对坐、散乐及侍酒、二十四孝之原谷拖舆谏父、拴马等图案。画面人物多达25个,人物表情丰富,线条流畅,造型准确,刻画生动传神,色彩典雅清丽,是研究晋东地区古代绘画艺术和社会生活的重要资料。

 

图片 1

   
2012年8月2日,山西博物院接到阳泉市文物局来电,称阳泉市郊区东村发现金代壁画墓1座。墓葬位于阳泉市郊区河底镇东村,高902米。墓葬为砖砌八角形单室墓,叠涩攒尖顶。墓葬由墓道、墓门、墓室组成,墓室为仿木结构建筑,坐北朝南。

图片 2
王瑟摄/光明图片
 

  还原宋蒙战争激烈场面

   
鉴于该壁画资料的珍贵性,加之时逢雨季,壁画随时面临被雨水损毁的危险,亟需采取保护措施。阳泉市文物局特邀山西博物院文物保护中心协助进行搬迁保护,并成立由山西博物院和阳泉市文物部门组成的“东村金代壁画墓”保护小组。 

 

  该遗址位于奉节新县城以东,共完成考古发掘面积2690平方米,清理南宋至明清时期的城墙、城门等遗迹20处,出土文物300余件,南宋时期白帝城的城垣格局得到进一步显现。
 

   
记者4日从山西博物院获悉,该院文物保护中心日前在当地文物部门的协助下,对山西省阳泉市河底镇东村的一座金代砖雕墓进行了抢救性发掘,并对该墓壁画实施了揭取保护。

  搞清文物间的相互关系

  1、奉节白帝城遗址

   
据文保中心工作人员称,接下来他们将对壁画进行画背清理、加固、贴布,进行画面病害处理、修正画面,粘贴支撑板,进行画面封护等一系列修复保护程序。修复完成后,壁画将被转移到恒温恒湿的壁画库中保存,达到满足对外展览的需要。

 

图片 3

   
经过反复分析讨论,保护小组决定对壁画采取“保护性搬迁,实验室修复后异地保存”的保护方案。8月12日至30日,工作人员进行了壁画保护性揭取工作,共揭取金代壁画15块,约计12平方米,全部运回山西博物院。

 

江津朝源观遗址俯拍照。
 

 

  
  首次发现人工切割和砍砸痕迹

达勒特古城出土的文物引起专家学者的极大关注。王瑟摄/光明图片

 

 

玉米洞遗址出土的骨片,上面有人工切割的痕迹。
 

  专家学者如是说

  虽然是一支女子考古队,但她们同样取得了丰硕的成果。据方刚介绍,在3个月的考古发掘中,女子考古队共发掘面积1010平方米,发现商周、汉至六朝、唐宋等3个时期文化遗存,其中商周时期灰坑2座、汉至六朝时期墓葬15座、唐宋时期灰坑3座。“特别是从汉至六朝时期墓葬发掘出的石斧、石凿、陶壶、甑、罐、盆等240余件陪葬品,不仅能让我们了解这一时期墓葬随葬品的构成、制作工艺,还为我们研究墓葬间的关系、墓地的形成提供了帮助。”(图片均由重庆市文物局供图)

 

图片 4

主持发掘的党志豪在介绍发掘情况。王瑟摄/光明图片

图片 5

  对一座古城的发掘,一定先要搞清它的结构,要找出它当时繁荣发展的脉络来。

  6、忠县坪上遗址

  2016年的考古发掘首先在内城西部和东门内侧展开,重点是内城的西部。当考古人员一层层地揭开土层后,首先映入他们眼中的是一道道东北—西南走向的土坯墙。这些土坯墙均为单坯墙,高约1米,形制十分规整。今年,在这些土坯墙的旁边又发现了7排,共计21排。这些土坯墙是起什么作用的?它们为何要建在房址外呢?

  首次揭示清代道士墓葬的基本面貌

 

  5、玉米洞旧石器遗址

  出新疆博乐市30多公里,路边的牌子上写着:破城子村。远处,那些高高低低的大土堆就是达勒特古城,蒙古语里意为“隐蔽的庄子”。当地人称这里为破城子。

 

  湮没的普剌城

 

  达勒特古城是不是史书上记载的孛罗城?普剌城?双河都督府?它是不是始建于唐代毁于元代?它还藏着什么我们现在不知道的秘密?一切只有等待更深入的考古发掘,去揭开这些笼罩在达勒特古城神秘的面纱。

 

  神秘遗迹不断出现

 

  我们看到一些红方砖铺地的情况,这应该是察合台时期的遗迹。而出土的黑陶细颈瓶,有很明显的辽代风格。这些文物所属时间上的不同,可能需要我们找到它们之间的联系点,需要做更多的工作。但有一点不可否认,达勒特古城或许能会为我们揭开西辽的面纱,这一点很令人期待。(王瑟整理)

  此外,他还表示,此次于城北发现了成组分布的院落式建筑基址和出土的大量明代金母、雷公等具有道教风格的造像,不仅证明了史料记载的翠云寺的确存在,还极大丰富了该遗址的历史文化内涵。

  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过去没有做过古城遗址的发掘工作,达勒特古城发掘是一次重要的尝试,也是一次很好地解剖麻雀的过程,我们要珍惜这个机会。

  在此次公布的6大考古发现中,忠县坪上遗址的发掘工作比较特殊,因为这项工作是5名女性完成的。
 

 

 

 

    

图片 6

  “此次考古发掘,出土的器物军事色彩浓厚,主要为各类铁箭镞、铁矛、铁镦、铁雷、铜弩机、礌石等南宋时期的兵器。”重庆市文化遗产研究院副院长方刚说,特别是铁雷的出土,不仅为我们还原了当时战争的残酷场面,还有力地证明了在宋蒙战争时期,我国的热兵器制造已取得了长足发展,并已开始用于战争。

  普剌城曾以“孛罗”“普剌”等名字记入《元史》。但自14世纪以后,随着这座城市的逐渐萧条,它在文献中也湮没了。在博尔塔拉河、大河沿子河中下游冲积扇平原的黄土高台地下,普剌城无声无息度过了7个世纪。策马草原的传奇故事,悠远古朴的丝路驼音,都已飘走,丝绸古道上这座古老、富庶、美丽的城市,从历史和人们的记忆中隐去了。

 

  刘郁在《西使记》中写道:“有城曰业瞒,又西南行,过孛罗城,所种皆麦稻,城居肆囿间错,土屋窗户皆琉璃。城北有海,铁山风出,往往吹行人坠海中。西南行20里,有关曰铁木尔忏察,守关者皆汉民,关径崎岖似栈道,出关至阿里玛图城……孛罗城迤西,金银铜为钱,有文而无孔。”这里可以看出,普剌城在当时的繁华程度。
 

  该遗址位于两江新区翠云街道。“去年4月至8月,我们对该遗址进行发掘,可以明确,该城始建于宋代。”重庆市文化遗产研究院馆员李大地说。

  陈凌(北京大学文博学院教授)

  2、万州天生城遗址

  大家都看到了那个火道。说实在的,我看到时也很奇怪。记得我在国外的一个考古现场也见过一个类似的遗迹,最终被认定是洗浴设施,而且一定是高规格的洗浴设施。这就好理解了为什么火道那么密集,房间那么狭小了。当然,还需要我们做更多的工作,发掘更大的面积再看一看,才能做出最终判断。

 

 

 

 

  “该遗址位于江津区四面山风景区内,此次考察中的最大收获莫过于发现了朝源观开山住持杨来霖的墓。”李大地说,该墓为一座大型石室墓,由前、后室组成,墓室前有高大的石牌楼,墓室内雕刻有墓主人像等,其规模、结构在重庆地区清代墓葬中甚为罕见,无疑为我们研究重庆地区的清代道士墓葬相关情况提供了丰富的材料。
 

 

 

  成排的火道,规规矩矩地排列在一起,上部还有面积仅一二平方米的小房间遗迹。只是因为在其狭小的空间里发现了火烧过的痕迹,因而称火道,但它到底是做什么用的?

 

图片 7

 

  现存的蒙元时期的古城很少,发掘更少,目前能找到这样一个保存相当完好的古城,机会很难得,需要我们认真地对待,要做一个长期的发掘规划。因为一座古城的发掘是不可能几年就做完的,有时可能是一个考古工作者一辈子才可能做完的一项工作。所以要做好长期发掘的准备,规划就必须要先行。只有这样我们才可能一步步地探明真相,揭示这座古城的历史真面目。

 

 

  据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古人类研究所所长陈少坤介绍,通过此次发掘,基本探明了玉米洞旧石器遗址洞穴堆积的分布范围,进一步明确了洞内古人类活动区域可能在洞口靠外位置这一判断,同时,他们首次在该遗址出土的骨片上发现了人工切割和砍砸痕迹,这反映了古人类剔肉和敲骨吸髓的行为,证明遗址周边的大中型哺乳类动物是古人类生存活动的重要食物来源,也说明古人类对动物资源的利用程度较深,为研究三峡地区古人类生计模式提供了不可多得的支撑材料。

  吕国恩(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

  女子考古队发掘成果显著

 

  为川渝两地古代山城研究提供新素材

 

  此外,他还表示,通过此次发掘,还进一步探明了宋蒙战争时期,白帝城的防御体系。“通过此次发掘,我们发现南宋白帝城遗址平面近‘马’形,采用的是‘连环城’‘城中城’‘城外城’的布局模式,子阳城是白帝城遗址的重要组成部分,是白帝城陆路防御体系中最重要的一环,也是整座城池连环防御的重要节点,它和白帝城、瞿塘关、下关城互为犄角,共同构成了南宋时期白帝城的城防系统。”

 

 

  而更不可思议的是在内城的东门。党志豪他们挖开东门地表后,出现了四五根粗大的木头,表面人工打进了整齐的小木楔。开始他们认为可能是在木头上砌墙的,但随着发现木头的增加,他们否定了原先的认识,搞不懂它到底是干什么用的。而且还在城门处,这在以前的考古中没有发现。

 

  揭开内城东南角的地表土层后,他们发现一排排中空的沟道。其顶面,也就是地面部分用砖砌成,沟道内全是草木灰,并有火烧过的痕迹,所以他们将之称为“火道”。在其上,有一两间面积只有一二平方米的房址基。是地暖?可是如此小的面积,这样大的供暖,房内的温度得有多高,人受得了吗?难道城内集中供暖?那也太先进了吧?若是那个年代人们就知道了怎样集中供暖,让现代人情何以堪?

在白帝城遗址出土的铁雷。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