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鲤简要介绍,沈攸之与沈庆之【必发88手机版】

苏瑰别名苏瓌,出生京兆武功,是唐朝时期大臣。他进士出身,历任朗州刺史、尚书右丞、户部尚书、右仆射、丞相、太子少傅等职,封爵许国公,著有《苏瑰集》等作品。苏瑰曾极力主张李旦辅政,不屈服于韦氏。710年,苏瑰逝世,追赠司空、荆州大都督、司徒,谥号文贞。必发88手机版,人物生平
早年经历
苏瑰二十岁时便考中进士,补任恒州参军,后在太子左庶子张大安的举荐下,升任豫王府录事参军,受到长史王德真、司马刘祎之的器重,历任朗、歙二州刺史。
累任要职
702年,苏瑰出任扬州大都督府长史。扬州地处要冲,多有珠翠珍怪之物,前任长史张潜、于辩机趁机敛财数万。而苏瑰到任后,两袖清风,分毫不取。
705年,苏瑰回朝,担任尚书右丞,封怀县男。他熟悉法律,精通典章,受命修定律令格式。不久,苏瑰改任户部尚书,又加银青光禄大夫,负责户口审核工作。
担任宰相
706年,苏瑰进拜侍中,封淮阳县子,并充任西京留守。当时,术士郑普思在雍岐地区召聚党羽,密谋作乱,被苏瑰逮捕下狱。郑普思之妻第五氏深受韦皇后宠信,能随意出入禁宫。唐中宗特意下诏,命苏瑰释放郑普思。苏瑰不肯,再三进言,左仆射魏元忠也上表劝谏,郑普思最终被流放儋州。不久,苏瑰改任吏部尚书,进封淮阳县侯。
709年,苏瑰改任尚书右仆射、同中书门下三品,进封许国公。不久,唐中宗打算到南郊祭天。国子祭酒祝钦明受韦皇后指使,上表皇帝,建议由皇后担任亚献、安乐公主担任终献。苏瑰认为此举不合礼制,在皇帝面前指责祝钦明。唐中宗虽知苏瑰所言有理,但最终还是同意了祝钦明的奏请。同年六月,苏瑰与唐休璟一同监修国史。
710年,韦皇后为篡夺皇位,毒死唐中宗。上官婉儿与太平公主起草遗诏,却让韦皇后临朝摄政,命相王李旦以太尉之职辅政。苏瑰与宰相韦安石、韦巨源、萧至忠、宗楚客、韦温等人被召入禁中,商议后事。宗楚客是韦氏党羽,道:“自古叔嫂不通问,太后临朝,相王不宜辅政。”苏瑰正色道:“遗诏乃先帝之意,岂能随意更改?”宗楚客大怒。最终,李旦被削去辅政之责,苏瑰则称病不肯上朝。不久,韦氏被诛,李旦继位,是为唐睿宗,进拜苏瑰为尚书左仆射。
病逝
同年十一月,苏瑰因年迈多病,被罢为太子少傅。不久,苏瑰病逝,遗命薄葬,终年七十二岁,追赠司空、荆州大都督。赐谥文贞。
716年,苏瑰与徐国公刘幽求一同配享睿宗庙庭。729年,唐玄宗又加赠苏瑰为司徒。苏世长与苏瑰关系
苏世长,父苏振,雍州武功人,北周封为建威县侯,是唐太宗智囊团的“十八学士”之一。苏世长承袭父职,在隋朝任长安令,后为都水少监。太宗年间,与杜如晦、房玄龄等齐名,画像立于秦王府文学馆内。
苏瑰则出生京兆武功,是唐朝时期宰相。两人应该没有什么亲属关系。苏瑰的儿子
苏瑰的儿子有:苏颋、苏冰、苏诜、苏乂、苏颍和苏颜。其中苏颋最为人熟知。
苏颋是唐朝著名政治家、文学家,被封为许国公,是初盛唐之交时著名文士,与燕国公张说并称“燕许大手笔”,代表着《苏颋集》等。苏颋曾任太常少卿、工部侍郎、同平章事等职,与宋璟一同拜相。人物评价
卢藏用:公体道贞固,立心简直,多识前言,遍详旧事。自周、隋损益,家牒可纪,公则绍之,罔不毕综。故闺门之内,孝悌成则;朋友之间,忠信克举。其在参佐也,婉娈柔嘉,丑夷不争;其事藩邸也,从容讽议,宾寮是仰。四为郎,而弥纶之功布於省囗;九为牧,而循良之绩著於州郡。
刘昫:苏瑰,孔子云:“居其室,出其言善,则千里之外应之,况其迩者乎!”又“言行君子之枢机,枢机之发,荣辱之主也。”当中宗弃代,韦氏夺权,预谋者十有九人,咸生异议,瑰志存大节,独发谠言。其后善恶显彰,黜陟明著。圣人之言,验于斯矣。
宋祁:瑰治州考课常最,为宰相,陈当世病利甚多。

沈鲤别名沈仲化,人称“沈阁老”、“归德公”,出生归德府,是明朝政治家、理学家,被誉为三代帝王师。沈鲤进士出身,担任过吏部左侍郎、礼部尚书、东阁大学士、少保、礼部尚书等职,他修《景帝实录》,著有《亦玉堂稿》、《文雅社约》等作品。于公元1615年逝世,追赠太师,谥号文端。人物生平
明世宗嘉靖十年,沈鲤生于归德府。嘉靖年间,沈鲤乡试中举。师尚诏叛乱,攻占归德府,不久向西逃去。沈鲤认为贼民一定会再来,急忙告诉驻守大臣,捕杀城中与贼民勾结的人,严加防守。贼民返回,逼近城池,看见有了防备,便离去了。
嘉靖四十四年,沈鲤考中进士,改任庶吉士,授职为检讨。大学士高拱,是他的主考官和同乡,未曾因私事拜访。
明神宗在东宫的时候,沈鲤任讲官,神宗曾经指令诸位讲官在扇子上书写文字。沈鲤书写了魏卞兰的《太子颂》进奉,神宗于是要他讲清大义,沈鲤讲得非常完备。神宗赞美他,于是他蒙受宠爱。等到神宗即位,因为在东宫任幕僚的恩惠,晋升为编修。很快又晋升为左赞善。每次秉直讲授,举止端庄雅正,陈说的事情独合皇帝的心意。皇帝极为称赏他。他的父母接连去世,皇帝多次询问沈讲官在哪里,又询问服丧期满了没有,指令让他先补任讲官。
万历九年,沈鲤返回朝廷。
万历十年秋天,晋升为侍讲学士,又升迁为礼部右侍郎。不久改任吏部职,升任左侍郎。沈鲤断绝私人的交往,喜好推举贤士,不使人知晓。万历十二年冬季,被任命为礼部尚书。沈鲤起初做翰林官时,宦官黄锦因为是他同乡送礼给他,他拒不接收。教导于内书堂,侍讲经筵,都多次与大宦官接触,未曾同他们交往。等到沈鲤官阶更高,更加不需要借助他们的势力,即使皇帝的命令以及政府的意图,他也不会轻易顺从。
沈鲤一向正直、光明。他在礼部主持典礼,有许多建议。考虑到时俗的侈靡,考察先朝的典礼制度,在丧祭、冠婚、宫室、器服方面全都确定标准,颁布全国。神宗担忧旱灾,步行到郊外的祭坛祈祷,议论分别派遣大臣到全国的名山大川祈祷。沈鲤劝谏说使臣往来滋扰地方,恐怕又加重百姓负担,奏请皇帝斋戒三日,用文告授予太常负责此事,罢除寺观的祈祷,神宗大都同意了他的奏疏。起初,藩府有事奏请,贿赂得势的宦官为内援,礼部大臣不敢违背,总是满足他们的想法。到了沈鲤执政时,一概革除。得势的宦官都很怨恨,多次借事端在皇帝面前挑拨。皇帝渐渐不能没有猜疑,多次责问沈鲤,并剥夺了他的俸禄。沈鲤从此有了辞退的想法。而且申时行怀恨沈鲤不依附自己,也忌恨他。沈鲤遇事秉正不屈服。被沈一贯压抑,志向得不到全面实现。而此时沈一贯多次被非议,称病闭户,沈鲤才得以处理内阁事务。云南的武弁杀了税使杨荣,皇帝很恼怒,准备派遣官员将他们逮捕惩治。沈鲤详细陈述了杨荣的罪状,请求诛杀带头杀杨荣的人,而宽免其他的人,于是果然没有广泛拘捕。当时沈一贯虽然称病闭门在家,而奏章大多送到家中由他拟旨,沈鲤极力陈说这没有先例。
沈鲤已经与沈一贯积怨,沈一贯即将离职,顾虑沈鲤在职,给自己留下后顾之忧,想与他一起离开内阁,暗中活动使他离职。神宗也嫌沈鲤刚正,趁着沈鲤请求退休,于是指令他与沈一贯一起退休。朱赓上奏请求挽留沈鲤,没有答复。抵家后,沈鲤上书答谢,仍然极力陈述懈怠政务的弊端。
明神宗万历三十八年,沈鲤时年八十岁,明神宗派官去探视慰问,赏给他银两。沈鲤上书答谢,又陈述当时政治的要务。
万历四十三年六月辛卯日(1615年7月11日),沈鲤在家乡商丘去世,享年八十五岁。赠封为太师,谥号文端。明神宗非常悲伤,祭文中称赞他“乾坤正气,伊洛真儒。”沈鲤是东林党吗
沈鲤是东林党重要代表人物。
万历三十三年东林党人杨时乔与左都御史温纯主持乙巳京察,距癸巳已十二年,期间爆发了“伪楚王案”,形成沈一贯与沈鲤两大集团的斗争,沈鲤借机贬谪浙党官员给事中钱梦皋、钟兆斗及御史张似渠、于永清,沈一贯则称病闭门家居,最后内阁只剩朱赓一人,叶向高曾说“廊庙空虚一也;上下否隔二也;士大夫好胜喜争,三也;多藏厚积必有悖出之衅四也;凤声气习日趋日下莫可挽回,五也”。人物评价
王士祯:士稹三复其文,叹其经术闳深,议论正大,真一代伟人。

沈攸之出生浙江德清,是沈庆之的堂侄儿,南北朝南朝宋时期的名将。沈攸之家境贫寒,早年丧父,曾跟随沈庆之南征北战,颇有战功,后与沈庆之反目成仇,甚至参与了诛杀沈庆之等人的行动。沈攸之曾任征西大将军、荆州刺史、顾命大臣等职,封爵贞阳县公;曾平定刘子勋之乱,后起兵反抗萧道成。公元478年,沈攸之兵败自缢而死,首级被送到京师,身首异处。人物生平
随叔征战
沈攸之少年丧父,家境贫穷。450年,北魏南侵,宋文帝为此征发三吴壮丁。沈攸之也被选入,跟随堂叔沈庆之征战。
452年,沈攸之随沈庆之征讨西阳五水蛮,升为队主。453年,孝武帝在巴口起兵讨伐刘劭,任命沈攸之为南中郎府长史,兼行参军。同年五月,刘劭被杀,沈攸之因功被封为太尉行参军、平洛县五等侯,后又改任大司马行参军。
456年,孝武帝恢复已被废置的都部从事,命沈攸之管理长江北岸刑事,孔璨管理南岸刑事。后来,孝武帝再次废除都部从事职务,任命沈攸之为员外散骑侍郎。
459年,沈攸之随沈庆之征讨广陵,屡战有功,获赐、仇池步槊。同年七月,广陵城破,孝武帝本欲对他厚加赏赐,但在沈庆之的劝阻下作罢,改任他为太子旅贲中郎。从此,沈攸之对沈庆之非常痛恨。
463年,沈攸之因母亲去世,回家守孝,期满后被起复为龙骧将军、武康县县令。
值守宫廷
465年,沈攸之被任命为车骑中兵参军,并到宫中值守,与宗越、谭金等人深受前废帝宠信。前废帝诛杀王公大臣,沈攸之都参与其中,还亲自杀死沈庆之。不久,沈攸之封东兴县侯,改任右军将军。
同年十二月,湘东王刘彧继位,是为宋明帝,沈攸之依例被削去封爵。不久,宗越密谋造反,沈攸之告发有功,再次到宫中值守,又出任东海太守。
讨平子勋
466年,四方藩镇不服明帝,纷纷起兵反叛,晋安王刘子勋率军逼近京城。宋明帝命建安王刘休仁与王玄谟率军征讨,尚未赴任的沈攸之被改任为宁朔将军、寻阳太守,率军出镇虎槛。当时,王玄谟尚未出兵,前锋十支军队已经相继赶到虎槛,互不统属。沈攸之认为这会导致溃败,于是统一各军号令。
当时,殷孝祖担任前锋都督,不得将士拥戴,而沈攸之对内安抚士兵,对外联合众将,深得军心。不久,敌将钟冲之、薛常宝占据赭圻(今安徽繁昌西北长江南岸),殷孝祖在作战时中箭而死,军主范潜投敌,以致全军惊骇,都推举沈攸之代替殷孝祖为都督。
刘休仁正屯兵虎槛,闻知殷孝祖死讯,便派宁朔将军江方兴、龙骧将军刘灵遗率兵支援。沈攸之认为殷孝祖一死,明天如不再次发动进攻,则示敌以弱,而江方兴和自己名位不相上下,必不愿意服从自己,如军令不一,则此战必败,于是率众军主拜见江方兴,道:“四方藩镇同时反叛,朝廷控制的地方,不过只有方圆百里。两军刚刚交锋,殷孝祖便战死,以致士气受挫,朝廷忧心。如果明天不能打胜,那么大事便难以成功。今早,大家都认为我应该当统帅,但我为人胆小,本领远不如你,现在便推选你当统帅,我们应该相互合作努力奋斗。”江方兴非常高兴。
沈攸之出来后,面对众军主的埋怨,道:“你们忘了廉颇与蔺相如、寇恂与贾复的故事了吗?我只是要拯救国家,怎能计较官位的高低?况且我能向他让步,他必定不能向我让步。如今为的是共同解救当前的危机,怎么能自己树立异端呢?”次日,官军进军赭圻城外大败叛军,一直追到姥山,又攻取胡白二城。不久,沈攸之便被任命为假节、辅国将军,都督前锋诸军事。
薛常宝在赭圻粮尽,屯兵浓湖的叛军大将刘胡便将米装在布袋里,然后牢牢捆绑在船舱中,再把船掀翻,让船顺风流下,把米载到赭圻。沈攸之怀疑这些船只有问题,让人把船翻过来查看,于是得到了许多粮食。沈攸之的族侄沈怀宝,也是叛军将领,他派亲信杨公赞携带密信招诱沈攸之。沈攸之将杨公赞斩首,把沈怀宝的书信呈给明帝。不久,沈攸之攻克了赭圻,因功升为使持节、冠军将军、宁蛮校尉、雍州刺史。
同年六月,袁顗又率军进驻鹊尾。沈攸之部将张兴世越过鹊尾,占据上游的钱溪(今安徽贵池东梅根港)。刘胡攻击钱溪时,沈攸之便率众将进攻浓湖。当时,袁顗命人传话说已经攻破钱溪,众将都很惊慌。沈攸之道:“如果钱溪已被攻取,一定会有几人逃回来,这一定是他们进攻不利,传播假消息来恐吓我们。”勒令军中不许乱动。不久,钱溪果然有人传信,说是击败了叛军。沈攸之便将钱溪送来的叛军割掉耳鼻,送给袁顗,袁顗马上追回刘胡。
沈攸之又率众军全力攻击袁顗。鹊尾粮尽,叛军派一千多人到南陵运米,被官军打败。刘胡见势不妙,率先逃跑,袁顗也逃跑了。沈攸之率军追赶,袁顗于途中被杀。
当时,赭圻、浓湖城破,叛军丢下大量物资,官军各部纷纷抢夺,只有沈攸之与张兴世约束部队。不久,沈攸之攻入寻阳,擒斩刘子勋,因功封为前将军、郢州刺史,又改任中领军,封贞阳县公。
征伐彭城
同年十月,原响应刘子勋的徐州刺史薛安都遣使请降。宋明帝任命沈攸之为假节、前将军,并命他和镇军将军张永率五万兵马迎接薛安都。薛安都惊惧之下,转而投降北魏,并求援兵。十二月,沈攸之进逼彭城,驻军于下礚,又派部将王穆到武原守护辎重。结果,王穆之被魏军击败,粮车被毁,沈攸之被迫退兵,损失惨重。
467年正月,沈攸之留长水校尉王玄载,积射将军沈韶驻守下邳、宿豫,并在睢陵、淮阳设置戍堡,自己返回淮阴。随即,沈攸之被罢去官职,只以县公的身份统领兵马。不久,沈攸之请求北伐,被拒绝后又入朝面陈。宋明帝仍不批准,命他返回淮阴。同年六月,沈攸之亲自率军将粮草送给下邳,并在城外挖掘深壕,又派龙骧将军垣扬之将下邳百姓迁到淮阴。
当时,魏军派人到下邳,诈称道:“薛安都打算投降,你快派人来迎接。”沈攸之的副将吴喜相信了,建议派人前去。后来,来报信的人越来越多,吴喜就更加相信了。沈攸之将那些来报信的人召集起来,对他们道:“薛安都早应回到朝廷,现在想回来,也还来得及,他只要派子弟来,我一定就会派大军迎接。你们如果能和薛家子弟一同来,就能让回到本乡县当长官,这都由你们决定。如果不能,就不用徒劳往返了。”从此,这些人一去再不回来。
七月,宋明帝命沈攸之进攻彭城。沈攸之则认为粮运不便,前后七次提出不可出兵。宋明帝大怒,下诏道:“你春天请求出兵,我怕士兵疲劳,况且去年刚败,士气低落,没有允许。现在你就不肯出兵了,你若不去不做,让吴喜独自去好了。”沈攸之只好出兵。
沈攸之刚刚行到迟墟,宋明帝却又后悔了,让他撤军。沈攸之只好退回下邳,但是魏军紧追不舍。沈攸之与魏军交战,结果身受重伤,趁夜进入陈显达的营寨。当夜,宋军溃散,沈攸之丢下军队逃回淮阴,暂代冠军将军,并代理南兖州刺史。
担任顾命
468年,宋明帝任命沈攸之为吴兴太守。沈攸之推辞不受,被改任为左卫将军、太子中庶子。469年,沈攸之出任监郢州诸军、郢州刺史。470年,沈攸之又进号镇军将军。
472年,宋明帝驾崩,其子刘昱继位,是为后废帝。沈攸之被任命为顾命大臣,进封安西将军、散骑常侍。这时,巴西百姓李承明造反,擒获太守张澹,而荆州刺史已离职,新任刺史尚未到任,后废帝遂命沈攸之暂管荆州事务。沈攸之到任后,李承明已被平定,于是被正式任命为都督八州诸军事、镇西将军、荆州刺史。
盘踞荆州
沈攸之自认为才略过人,当初在郢州时,便暗藏反意,后来调任荆州,把郢州的精兵也带去了。沈攸之到荆州后,以讨伐蛮族为名,征发民力,召集士卒,部署军务,仿佛敌军将至,又征收重税,修缮兵甲,养马两千余匹,造船近千艘。此外,沈攸之还截留过境士子、商旅,藏匿亡命之徒,引起朝廷的猜疑、忌惮。
后来,沈攸之的不臣之心更是明显,对朝廷制度,从不遵奉,富贵程度,不亚王公,夜晚所有厢房走廊灯火通明,通宵不灭。后房妓妾达数百人,都是一时绝色。
474年,江州刺史桂阳王刘休范密谋造反,命道士陈公昭送信给沈攸之,称其为“沈丞相”。沈攸之不拆信,并将陈公昭交付朝廷。不久,刘休范起兵袭击京城。沈攸之对僚佐道:“桂阳王如今造反,必定声称与我一同起兵。我若不赶快勤王,一定会引起怀疑。”于是派部将孙同、沈怀奥率兵东下,受郢州刺史晋熙王刘燮的指挥。孙同刚过夏口,刘休范已被平定,便返回荆州。七月,朝廷进封沈攸之为征西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但是,沈攸之推掉了开府之职。
当时,沈攸之在外专权,朝廷多次想召他回朝,但是担心他不听诏令,只好作罢。后来,众大臣以皇太后的名义派中使去荆州,探查他的意图。中使问沈攸之道:“你一直在外辛苦,应该回到京城,然而你的职位特别地重要,换人非常困难,是回去还是留下,都由你做主。”沈攸之回答道:“我蒙受国家的大恩,才能做到这么大的官职。我能力平庸,本来不配当朝廷大官,如今防守边疆,讨伐反叛的蛮族,还能勉强胜任。虽然皇太后想我回去,我怎么敢自定去留,这事情我完全听从朝廷的旨意。”从此,朝廷更加忌惮沈攸之,调他回朝之事从此作罢。
476年,建平王刘景素在京口造反,沈攸之再次响应朝廷。不久,刘景素被平定。
起初,巴东建平蛮造反,沈攸之派兵讨伐。不久,刘景素造反,沈攸之便追回这支军队。巴东太守刘攘兵与建平太守刘道欣都怀疑沈攸之有野心,便截断巫峡的归路,不让荆州军队回去。当时,刘攘兵的长子刘天赐是荆州西曹,沈攸之便派他劝说刘攘兵。刘攘兵得知确实是刘景素造反,便解除武装,向沈攸之谢罪。但是,刘道欣仍坚守建平,不听刘攘兵劝说。刘攘兵便与荆州伐蛮军一起夺取建平,斩杀刘道欣。
起兵叛乱
477年,后废帝被杀,萧道成立其弟刘准为帝,是为宋顺帝。沈攸之进封为车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并获赐班剑武士二十人。
当初,沈攸之在荆州时与直阁将军高道庆关系不和睦,后来高道庆回朝,称沈攸之造反,请求袭击荆州,萧道成等人都没有同意。杨运长等人也与沈攸之不和,便与高道庆合谋,派刺客刺杀,结果没有成功。这时,后废帝被杀,主簿宗俨之、功曹臧寅便劝沈攸之起兵。沈攸之因为长子沈元琰还在京城,便没有答应。
不久,萧道成派沈元琰将后废帝剖人斩人的工具带给沈攸之看。沈攸之认为萧道成名望地位一直都不如自己,如今却掌握朝政,心中非常不满,对沈元琰道:“我宁可像王凌一样死去,也不愿像贾充一样活着。”但是,由于他的亲信有不同意见,因此没有起兵。
同年十二月,沈攸之传檄四方,自称得太后密旨,邀雍州刺史张敬儿、豫州刺史刘怀珍、梁州刺史范柏年、司州刺史姚道和、湘州行事庾佩玉、巴陵内史王文和一同起兵。结果,张敬儿、刘怀珍、王文和斩杀使者,表奏朝廷;范柏年、姚道和、庾佩玉也是首鼠两端。
萧道成得报,命侍中萧嶷代镇东府,抚军行参军萧映镇京口,又命右卫将军黄回为郢州刺史,总督前锋诸军讨伐沈攸之。
兵败自缢
十二日,沈攸之命部将孙同、刘攘兵、王灵秀等人相继东进。二十四日,沈攸之亲自率武茂宗、沈韶等人到达夏口。沈攸之自恃兵力强大,认为郢城弱小,不值一攻。柳世隆据守郢城,派人到西渚挑战,前军中兵参军焦度也在城楼上肆意辱骂。沈攸之被激怒,改变了预定长驱东下的计划,命诸军登岸点火烧其外城,筑建长围,昼夜攻战。柳世隆尽力防守,沈攸之不能破城。
由于沈攸之长时间攻不破郢城,手下将士也丧失了信心。478年,刘攘兵烧毁军营,向官军投降,其他各路部队纷纷动摇,沈攸之再也控制不住乱势。次日,沈攸之将刘攘兵的儿子刘天赐斩首,率领残部渡江。到达鲁山时,残兵纷纷逃散,沈攸之只得返回江陵。
当初,张敬儿斩杀沈攸之的使者,趁沈攸之东进便出兵偷袭江陵。留守江陵的江乂、傅宣出逃,沈元琰被杀,张敬儿又将沈攸之的子孙诛杀。
沈攸之快到江陵时,得知江陵陷落,只好和儿子沈文和逃到华容境内,在栎林自缢而死。不久,当地村民将他父子的首级砍下,送到江陵。张敬儿把沈攸之的首级放到盾牌上,用青布伞覆盖盖,到各集市上展览,然后送到建康。沈攸之与沈庆之
沈攸之的父亲沈叔仁与沈庆之是“从父兄”,二人是同一祖父的堂兄弟,所以沈攸之就是沈庆之的堂侄儿。
沈攸之早年曾随堂叔沈庆之征战,屡立战功,孝武帝刘骏本来有意加以赏赐,但在沈庆之的阻挠下并未实现,从此沈攸之对沈庆之十分痛恨。孝武帝刘骏死后成为前废帝的亲信,参与诛杀包括堂叔沈庆之在内的王公大臣。沈攸之的故事
长得丑不让当队长
以貌取人这种事啥时候都能发生。沈攸之从小就很有将帅之才,加上堂叔沈庆之的培养,可以说未来可期。不过沈攸之有个毛病就是长得丑,他曾经因为长相被刘遵考拒绝。
沈攸之从军时向领军将军刘遵考请求担任队长,但是刘遵考却说:“你长得丑不能当队长。”沈攸之听后说:“以前就听说孟尝君长得矮都能当上齐国宰相,如今当队长却要长得好看?”
之后沈攸之立下了不少功勋,故意当着南宋明帝问刘遵考:“长得丑的人现在如何?”宋明帝询问下将往事告知,宋明帝简直要笑哭。
矫情收买人心
沈攸之当时想要招贤纳士,听闻随郡的双泰很有能耐,但就是不肯前来。后来双泰到了江陵做生意,沈攸之便将他留下,给他高官厚禄,但双泰真心不在此,没几天就逃走了。沈攸之于是派人去追,结果双泰真的杀了好几个追兵,且来不及带上母亲,于是一个人逃到蛮地,于是追捕的人便将他的母亲抓走了。双泰知道后只好回来,沈攸之没有问罪,还赏了他一万钱,让他担任队主,并对众人说:“这就是个孝子啊!”人物评价
萧道成:攸之狡猾用数,图全卖祸,既杀从父,又害良朋。虽吕布贩君,郦寄卖友,方之斯人,未足为酷。
沈约:攸之伺隙西郢,年逾十载,擅命专威,无君已积。及天厌宋道,鼎运将离,不识代德之纪,独迷乐推之数,公休既覆其族,攸之亦屠厥身。夫以衅乱自终,固异代如一也。
李延寿:攸之地处上流,声称义举,专威擅命,年且逾十。终从诸葛之梦,代德其有数乎?
司马光:为政刻暴,或鞭挞士大夫;上佐以下,面加詈辱。然吏事精明,人不敢欺,境内盗贼屏息,夜户不闭。
王应麟:“宁为袁粲死,不作褚渊生”,宋石头城之谣也。“宁为王凌死,不为贾充生”,宋沈攸之之言也。“悲君感义死,不作负恩生”,陈鲁广达之留名也。“与其含耻而存,孰若蹈道而死”,秦郭质之移檄也。“与其屈辱而生,不若守节而死”,燕贾坚之固守也。“宁为南鬼,不为北臣”,则有齐新野之刘思忌。“宁为赵鬼,不为贼臣”,则有赵仇池之田崧。“宁为国家鬼,不为贼将”,则有魏樊城之庞德。“宁为国家鬼,不为羌贼臣”,则有晋河南之辛恭靖。之人也,英风劲气,如严霜烈日,千载如生。其视叛臣要利者,犹犬彘也。
王夫之:苍梧之昏虐,安成之巽愞,皆道成所不以置诸目中者,所与争天下者,攸之而已。攸之又岂有刘氏之子孙在其意中乎?攸之之欲为道成也,非一日也。兵已顺流直下,而道成授首于内,则攸之歌舞而入,挟重兵,居大功,握安成于股掌,二子欲与异而固不能。委社稷于攸之,掷宗祊于道成,有以异乎?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