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发现规模最大秦汉古桥,山西偶尔坪发现罕见战国建筑遗存

  最新考古研究表明,今年4月在西安市西北郊渭河之上发现并经确定的厨城门桥和洛城门桥两座木桥,是迄今为止所见的规模最大的秦汉古桥,规模巨大。其中一座秦始皇时期的木桥,应属迄今为止发现的2000年前世界上最高大的木桥。

  11月10日,记者从山西省考古研究所获悉,备受关注的太焦高铁建设沿线文物考古发掘又有重要发现,联合考古队在太焦高铁榆社段偶尔坪遗址中发现了极为罕见的战国建筑遗存,有灰坑、灰沟、小型墓葬、灰坑葬、陶窑、土坑灶、地下建筑基址及地上夯土基址、部分夯土城墙等。

图片 1

  据文献记载,位于汉长安城北侧渭河之上的木桥,是长安城北向、西向交通的第一关键。今年4月中旬,在西安市北三环外西席村、高庙村北两处挖沙坑内发现了两座古桥,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先后对此进行考古调查后确认,西席村北的古桥正对汉长安城北墙中部城门厨城门,高庙村北的古桥正对汉长安城北墙东端城门洛城门。

  

 

  专家研究后确认,相距1700米的这两座木桥,都是两千多年前的秦汉古桥,是汉长安城向北跨越黄河最大支流渭河的大桥。

  太焦高铁榆社段偶尔坪遗址,地处太行山中段西麓,浊漳河西源两岸,古为北上党地区北端门户地带。从今年5月起,为配合太焦高铁榆社段的地下文物保护工作,省考古研究所组织联合考古队对先期勘探发现的古代遗址开展了考古发掘工作。因该遗址位于榆社县河峪乡西周村西的冲沟间台地上,故命名为偶尔坪遗址。
 

   
5月23日,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内蒙古第一工作队与敖汉旗博物馆联合在该旗境内的兴隆沟遗址第二地点的地表采集到红山文化陶人残片。考古人员对陶人残片出土位置周围100平方米范围内的地表耕土进行了仔细筛选,并进行了抢救性考古发掘,获得了更多陶人肩部、腹部和背部的残片,明确该陶人出自一座红山文化晚期的半地穴式房址,在房址西南部居住面上,清理出三段陶人胳膊残块。7月6日,考古人员将采集和发掘所获的65片陶人不同身体部位的陶片或残段进行仔细黏对,这件距今约5300年左右的红山文化整身陶人完整复原。
  
   
兴隆沟遗址位于内蒙古赤峰市敖汉旗东部,2001~2003年,该遗址进行了三次发掘,确认第一、二、三地点分别属于兴隆洼文化中期、红山文化晚期、夏家店下层文化时期聚落。第二地点是目前所知唯一一处经过正式考古发掘的红山文化晚期长方形环壕聚落。

 

图片 2
 

   
这尊整身陶人用泥质红陶烧制而成,内侧呈筒状,外表通体磨光,局部施黑彩。双腿弯曲、双脚相对,呈盘坐状,双臂下垂,臂肘弯曲,双手紧握,右手在上,搭放在双脚上。头部戴冠,正中有一圆孔,长发盘折,用条带状饰物捆扎,形成横向的发髻,额顶正中有一横向长条状饰物。面部五官清晰,神态逼真,额顶饱满,眼眶周围呈椭圆状内凹,双目呈圆形,系嵌入眼窝内,双眉及眼球施黑彩,炯炯有神。鼻梁挺直,鼻头略宽,鼻孔与内侧通连。脸颊明显内凹,外侧棱线分明,口部渐渐隆起,张嘴,呈呼喊状,人中清晰可见,下颌呈圆弧状。双耳略呈椭圆形,圆形的耳孔与内侧通连,耳垂钻有圆形小孔。脖颈竖直,右侧的脖筋明显,双肩较平,锁骨清晰可见。乳头微凸,右侧稍高,左侧微低。腹部较平,肚脐眼用小圆孔表示,与腹部内侧通连。背部微驼,似男性长者形象。
  
   
陶人通高55厘米,高度写实,其身份似为红山文化晚期的巫者和王者。这是目前所知第一尊、也是最大的一尊能够完整复原的红山文化晚期整身陶人,在中国同时期的史前考古材料中十分罕见,是中华文明探源工程第三期红山文化聚落形态考古研究所取得的重大成果。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所长王巍研究员指出:“这首先是红山文化考古的重要发现,应该是目前我们所发现的史前同一时期形体最完整、形象最逼真、表情最丰富的人像。以前牛河梁发现的是女神的形象,这次发现的陶人,几乎没有女性的特征。这也是中华文明探源进行10年来最重要的考古发现之一。中国远古时期被认为一直缺乏塑造人像的传统,目前发现的只有三星堆的人像以及红山文化、凌家滩文化中的玉人。在红山文化时期已经存在宗教祭祀,但发现的多是玉龙这样想象中的神物,而这尊陶人完全写实,有可能与祖先崇拜有关,或者就是五千年前的祖先”。(刘国祥
田彦国)(《中国文物报》2012年7月18日1版)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