聪明的贤妹,史上最能装傻帝王

热辣辣的夏天午后,窝在男朋友家吹着冷气看碟片的我,因为一点小事和男朋友闹起了别扭,我摔门而去,本以为他会追来,可是却迟迟不见动静,烈日当头我真是那个气啊!越想就越来火,便走进他家楼下一间冷饮店喝点饮料降降温。
小店里冷冷清清除了店员外只有置放空调处坐着一个满脸胡子,一身邋遢的大汉,我在他身旁的桌子坐下,天热人都想往有空调的地方钻,凉飕飕的风吹得我很是舒服,就在我的一口饮料入口,突然就觉得后颈上被一个冰凉的东西架住,我回头以为是男友追过来跟我开玩笑便没好气地叫道:“走开了!别跟我闹!”可当我的眼睛接触到身后那人时,吸管直直地从我嘴里掉了出来,原来就是我刚进门看见的那位邋遢的大汉,他正用一把磨得雪亮的菜刀抵着我的脖子,不会吧!屋漏偏逢连夜雨,我条件反射地尖叫:“救命啊!抢劫啊!”这不叫还好,一叫整个店的人看见此情景都惊吓地跑出了店门,他露出一脸凶相嚷道:“别吵,再吵我砍了你!”他连推带拉地把我拖到冷饮店当中,从口袋里拿出两个饮料瓶扭开盖子把里面的液体泼向自己四周的桌椅板凳,从气味上我可以分辨出这绝对是汽油,不会吧!该不是让我遇到个想自焚者吧?我怎么会这么倒霉了!但我马上镇定了下来,在没弄清楚他有什么企图前,我只好用颤抖的声音说道:“大哥我跟你无冤无仇的,你就放了我吧!你要是要钱我给你!”
“钱!钱!钱!你们这些女人就只知道谈钱!”他像发了狂似的将菜刀抵住我的脖子,一手摆弄着打火机:“我不要别的,你能还个老婆给我吗?”
“老婆……”小店外已聚集了不少的人,估计过一会警察也会赶到,但是现在能救我的只有自己了!
“她跟个有钱的男人跑了!她嫌我没有用不会赚钱,你们这些女人就只知道钱,根本就不懂感情!”他痛不欲生地叫道。
原来是个为情所伤的歹徒,看来心病还需心药医,我只有以情动他了,我连忙装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说道:“大哥!我们可是同病相怜呀!我陪男友从大学出来后做小生意同甘共苦到今天,现在他有了点钱就去外面找别的女人,今天还当着我的面跟人家打电话打情骂俏!”午后的委屈加上现在的惊吓一骨碌都化作眼泪流了出来,歹徒见我和他一样为情所困似乎心软起来,用刀抵住我的手也松了些,还有些愤慨地叫道:“他妈的!这钱真不是个好东西!”“是呀!是呀!”我连声附和:“难道这钱就可以买到真正的感情?”我边说着,边往四周打量有没有让我逃生的出路,可惜在店子中央,四周全是桌椅板凳,我一个弱女子哪有这壮汉跑的快,更何况眼前还有这么多障碍物,看来真是没有活路了!正在我灰心丧气时,几辆警车齐齐地停在了冷饮店门口,男友也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门口不远处,我看他疯了似的想往里冲,可是却被警察团团围住,我真想呼唤他,因为我害怕。
警笛声刺激到了歹徒,大汉突然紧张起来,本松开一点的刀更加死命地抵住了我的喉咙,对警察叫道:“你们别过来啊!要不然我就抱着她一起死,这四周我都洒了汽油!”
警察连忙疏散人群开始跟他谈判,问他有什么要求!那大汉竟说要记者呀!电视台的都来,他要让他老婆看见他,为了她可以牺牲一切!然后大汉还比较厚道地跟我说道:“小妹妹对不起了!我找不到那个拐跑我老婆的有钱人,要是我见到他我就拉他一起死了。这次拉你一起死,下辈子我做牛做马也还你这个情!”我心里想其实这位大哥恨的也只是那个拐走他老婆的有钱男人,要是找个像他厌恶的那种类型的人来一定可以转移他的注意力,我一定还有一丝生存的机会。既然抱着必死的决心,还不如来个置死地而后生,我连忙点头说:“大哥!说实在话我男朋友离开我,我也不想活了,跟你这样有情有意的人死在一起我也无悔了,就是在死之前您能满足我最后一个愿望吗?”大汉并非恶徒,看我这么义气便连声答道:“行!你说!”“叫警察也通知我的男朋友来,我也要他来看看,我爱他爱到可以去死!”也许是感同身受,大汉听我这么一说便叫道:“他妈的那小子来了,我真想砍他!”我打着哭腔说:“他一听说这么危险的事,一定是不会过来见我最后一面的!”大汉冲警察喊道:“叫他的男朋友来!要不我放火烧了这里!”我看着男朋友焦急地就想进来,可是远远地我发现警察开始询问他一些问题,我急忙假装报了个手机号码给警察说道:“你们帮我找那个没良心的来,这位大哥和我都是害在他这种有钱没良心人的手上!”
大约二十来分钟的时间,一个陌生人出现在我和歹徒面前,很不耐烦地说道:“你去死还要叫我来看你!你演戏给谁看啊!”他把“演戏”两个字的音说得特别重,我心领神会,这个“男友”估计是警察询问了我男朋友情况后乔装打扮的,于是连忙应声道:“你这个没良心的,就是你这种人害了我和这位大哥,有钱就了不起了,没钱你是个什么东西!”我说得声泪俱下,那位警察也表演得很是投入:“我就是有钱怎么了,我告诉你今天要不是警察非要绑着我来,我才不会来了,你去死就是了,女人不就是要钱么,我有的是钱,死了你还有一大群女人来找我!”这句话算是说到那位大哥的心坎上了,他马上把我的“男友”当作了抢走他老婆的那个有钱人,甩下我举起刀就冲了过去,可是他哪是我这位“男友“的对手,几招之后就被擒拿了。
我松了一口气瘫软地坐在了地上,男友冲进来狠狠地把我揉进怀里:“傻丫头!我听邻居一说就赶下来了,可是刚才警察不让我出现在你面前,你吓死我了,你要有个意外我该怎么活啊!以后我再也不跟你吵架了!”我的眼泪啪嗒地往下落,紧紧地和男友拥抱在了一起!

每逢春节,侗家的媳妇们都要带上礼物回娘家拜年。回来时也要从娘家带样礼物来孝顺老公婆。正月初二,甫山的三个媳妇又要回娘家了。甫山对大媳妇说:“你要从娘家带块围天布来。”对二媳妇说:“你要从娘家带朵脚上花来。”对三媳妇说:“你要从娘家带个鸡蛋白来。”家公的吩咐,把三个媳妇难住了。大媳妇说:“围天布,哪里有?这么大个天要多少布才能围得起,就是有这么多的布,哪个又拿得动,奈得何!”二媳妇说:“脚上花是哪样?只听说脚上长鸡眼,生癞疮的,谁见过脚上开花。”枯媳妇说:“鸡蛋有白有黄,全白的鸡蛋哪里去找!”三个媳妇想来想去,不知何物,只好去求教贤妹。贤妹是对门屠夫家的独生女,村上的人都夸她聪明贤慧。大媳妇问:“贤妹妹,围天布是哪样?”二媳妇问:“贤妹妹,脚上花是哪样?”三媳妇问:“贤妹妹,鸡蛋白是哪样?”贤妹边听边想,等她们说完,她就会明白了。“大嫂嫂,”贤妹对大媳妇说,“围天布,就是围锅布,我们侗家烧酒,不是要用天锅来烧吗?围这天锅的布,不就正是围天布吗?”“二嫂嫂,”贤妹对二媳妇说,“脚上花就是绣花鞋嘛!”“三嫂嫂,”贤妹对三媳妇说,“一个鸡蛋白当然就是白萝卜了。”几天以后,三个媳妇从娘家里带来了围锅布、绣花鞋、白萝卜。老公公看到这些礼物,感到惊奇。心里默想,媳妇们会有这么聪明吗?甫山又把三个媳妇叫到跟前。三个媳妇以为一定是拿错了礼物。忙赔礼道:“请阿求①多原谅吧!”甫山问道:“是谁叫你们拿这些东西来的?”三个媳妇同声说:“对门家的贤妹说你要的就是这三样东西。”原来如此,一个黄毛丫头,真会有这么聪明吗?第二天,甫山走屠夫家的肉店,看见贤妹正在砍肉。甫山说:“阿妹,你给阿公称皮贴皮、皮打皮、皮绉皮的肉各一斤。”眨眼工夫,几只猪耳朵、几根猪尾巴和一大块猪肚皮,连秤也没过,贤妹就把它放在甫山的面前。甫山看着这些肉,嘴里不说什么,心里却在暗暗佩服这女子的才能。贤妹见甫山声不做、气不出;眼睛盯在肉上头,以为是甫山怀疑肉的重量不足,于是她拿起秤,把猪肚皮放在秤盘里,然后把秤砣线压在一斤的星子上,提起来见秤杆一展水平。猪耳朵和猪尾巴也同样正好一斤,不差一分半毫。甫山赞叹不已,连声说:“好,好,阿妹的眼力好、心力好、手力好!阿公付钱把你。”甫山还有一个满崽,二十岁未成亲。甫山心想,如果娶贤妹做自己的小媳妇,那该多好啊!老人的心愿,果然如愿以尝,时隔不久,贤妹当真跨进了甫山家的门槛,做起四媳妇来了。婚后的一天,老四在田里挖地,有一个骑马的公子向他走来。这个公子以为天下只有他聪明高贵,见到庄稼人总爱戏弄几句。他对老四轻蔑地说:“挖地郎、挖地郎,一天挖得几多行?”老四回头望着挖过的土地,不知如何回答公子的问话。骑马公子见老四目瞠结舌的模样,又是一阵讥笑:“挖地郎啊,哑巴郎,只会捞来不会讲。”说完公子骑着马摇头摆尾哼着小调走了。老四被公子欺侮,又愧又气。回到家里饭也不吃,就钻进了被窝。甫山以为老四哪儿不舒服,要贤妹打个蛋汤送去。贤妹端到老四床边,老四劈头说:“老子气都气饱了,你还要我吃蛋!”贤妹见他发这么大的火,问他被谁欺侮了?老四把事情经过告诉了妻子。贤妹听了很生气。一气公子欺侮人,二气丈夫太无能。几天来,老四仍在那里挖地。有一天又碰到了那位骑马的冤家对头,那骑马的公子见老四还在这里挖地,又说:“挖地郎、挖地郎,天天挖地几多行?”“骑马郎、骑马郎,天天骑马干哪行?”骑马公子的问话还没讲完就被老四反问上了。骑马公子不相信这种田人会这么反问自己,便问他是谁教他的。老四说是老婆叫他这么说的。目中无人的公子哪信一个穷妇会有这么好的肚才!他对老四说:“挖地郎、挖地郎,回去告诉你婆娘,明天我要到你家去吃半天饭,你家要准备九样菜和一担粑粑。”老四见骑马公子要到他家吃饭,见他的婆娘,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老四闷闷不乐地回到家里,把这件事告诉老婆。贤妹听后埋怨丈夫出门总要带些无事生非的事情来。就说:“既然如此,我来对付他吧!”第二天,骑马公子真的来了,刚下马,贤妹就拿出一大蓝子苞谷说:“骑马公子,这半天饭是给你吃还是给这畜牧吃?”骑马公子真没想到这女子这样厉害,刚一到,就给自己一个下马威。骑马公子只好支支吾吾地说:“这半天饭就喂马吧,把九样菜拿上桌来。”说来就来,老四把一般炒得发了黄的韭菜叶子端了上来,贤妹拿起筷子尽往骑马公子碗里捡说:“公子多吃点吧,一年到头难得吃一回哩!”骑马公子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被弄得非常尴尬,为了摆脱窘境便叫道:“当家的,快把一担粑粑担上来。”“来啦!”话音刚落,贤妹就拿一根筷子,两头各穿着一个糯米粑粑放在骑马公子面前,要他挑回去。骑马公子想奚落贫民百姓,反被贫民百姓奚落,心里很不是滋味,饭也不吃了,说声有事,马上要走,当他一只脚踏上马镫,另一只脚还踩在地下时,他又回过头来问道:“你们看我这是上马还是下马?”他心想这下你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休想答得上,你要说是上马,我就下,你要说是下,我就上马,看你怎么个回答。这时贤妹也站在鼓楼门坎边,一只脚踩在门槛上,另一只脚还站在楼门内,她也泰然自若地说:“公子,你又说说我是进楼还是出楼呢?”骑马公子又碰了个钉子,无趣地走了。在鼓楼里纳凉的村民无不拍手称快。

1、龙潜岁月:彻头彻尾的弱智儿


注:①阿求 侗语 即舅舅之意原作者: 蒙仁海 肖文范、路泉

北齐创业者高欢的二儿子高洋是个特殊的人物,他小时候偶尔能流露出某种天才的迹象,可是长大后,他给人最熟悉的形象却越发往弱智儿方向发展,其中最常见的就是整日在脸上挂着鼻涕牛牛,从不知道擦拭。

·上一篇文章:唐伯虎赖阁老·下一篇文章:埃塞俄比亚民间故事:糊涂丈夫和聪明老婆


一些笔记体史料经常会流传高洋“龙潜”岁月的有趣段子,比如说有一次高洋的大哥高澄耀武扬威带着一大票人从路上呼啸而过,有个相面人躲在路旁的人群中给高澄观察了一下,道:“这人福薄,将来定不是作人主的命!”旁边有人悄悄地问:“他都不能作人主,谁还有这个资格啊?”相面人遥指那个跟在高澄身边的人道:“喏,就是那个流着鼻涕的。”

·上一篇文章:懒汉嫁嫂·下一篇文章:能巧巧

那个在脸上挂着鼻涕的,就是高洋!

那个时候的高洋,在日常生活中却是一个被所有人看做智障人士的可怜虫儿,理由真是太简单不过了:一个过了十五岁还整天挂着两条鼻涕的人,你说他的智商水平会高到哪里去?要知道在这个时代,十五岁已经是一个人成年与否的评判标准,很多人在这个年纪不但已经拥有了子女,甚至在军政方面都干出了大成就。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