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黄冈乌麦岭遗址得到重大考古发掘,福建东阿大秦村意识北朝至五代古寺和行宫遗址

 

  《水经注》中记载了虞氏家族聚居地、余姚县城与穴湖的关系:“江水又东径赭山南,虞翻尝登此山而四望,诫子孙可居江北,世代有禄位,居江南则不昌也……江水又经官仓,仓即日南太守虞国旧宅,号曰西虞,以其兄光居县东故也……江水又东径余姚县故城南,县城是吴将朱然所筑……江水又东径穴湖塘,湖水沃其一县,并为良畴矣”。赭山又名灵绪山,即位于今余姚市区的龙泉山,《嘉泰会稽志》:“在县西一里”;穴湖塘,《嘉泰会稽志》:“在县东一十二里”,于1954
年改建为穴湖水库。虞氏家族聚居地与余姚县城介于赭山与穴湖塘之间。将家族墓地选择在穴湖一带,从直线距离上看,距虞氏家族聚居地当在10
公里范围内。将家族墓地安置在作为重要灌溉水源地的穴湖塘一带,也反映了虞氏家族对这一水源地及周边良田的控制。

 

图片 1
 

  孙吴时期,虞氏家族在政治地位上处于迅速上升的阶段,特别是当孙吴政权进入全面江东化阶段后,虞翻诸子陆续出仕:第四子汜官拜散骑中常侍、交州刺史、冠军将军、封余姚侯;第五子忠官至宜都太守;第六子耸出任廷尉;第八子昺拜尚书侍中(《三国志·虞翻传》)。虞氏族人中还有虞察任征虏将军(《三国志·虞喜传》),虞授拜广州刺史、广州督(《三国志·孙皓传》)。此外,在穴湖一带还采集有“吴故庐陵太守虞君”“吴故牙门将稗将军虞羡……”铭文砖。本次发掘所见“散骑侍郎豫章上蔡长”“平虏将军都亭侯虞君”,从其仕宦经历看,可能先以豫章上蔡长(秩五百至三百石)起家,因军功拜平虏将军(杂号将军,第三品),封都亭侯(爵品第五,位在县侯、乡侯之下),加官散骑侍郎(秩六百石,第五品)以示尊宠。从其官爵品级来看,仅次于虞汜,这也是目前宁波地区考古发现墓主等级最高的六朝墓葬。

  曾是商代青铜铸造地 

  遗址内出土的一通刻于北魏永熙三年的功德碑中提到“定国寺主、寺都维那”,疑定国寺即北魏末年的遗址所名,这一时期的遗物主要有大魏造像题记、北齐河清三年造像题记、乾明年间造像台座等。

  该墓为平面凸字形砖室券顶墓,方向195度,距现地表深约0.45~1.1
米。墓室中部和甬道前方各发现盗洞一处,墓室中部盗洞深达墓底。墓道前方为断崖,且因有当代墓葬,未做考古发掘。墓葬封门横长1.05、宽0.34~0.35、残高1.2
米,由双砖横直错缝平砌。封门与甬道连接处残留有挡土墙迹象。甬道平面呈长方形,长1.3、内宽1、内高1.28
米。甬道残留有部分券顶,以“四顺一丁”方式筑砌。墓室平面呈长方形,两侧壁与后壁微外弧,内长4.9~5.06、内宽2.48~2.64、残高0.8~2
米。墓室券顶已不存,各壁同样以“四顺一丁”方式修筑。墓室前部设长方形祭台横贯墓室,宽1
米,高0.08
米。墓室内未见有棺椁及人骨迹象。墓室及甬道底部人字形平铺底砖一层。从发掘情况看,该墓修筑顺序为先挖墓坑,在坑底平铺底砖,然后筑砌墓室和甬道,再铺设祭台,最后封门。

 

 

 

 

 

 

  2014年,随着发掘物的不断增多和修复,考古人员对遗址进行了大胆推测。“荞麦岭南面的樟树、新干等地之前曾出土了大量具有本地特色的青铜器。荞麦岭北面的瑞昌铜岭铜矿遗址距离这里直线距离只有40公里。作为国内考古发现中开采最早、保存最完整、内涵最丰富的一处大型矿冶遗址,会不会是先人从瑞昌铜陵铜矿遗址开采的铜矿石运抵荞麦岭进行冶炼?” 

  天齐大王行宫平面略呈曲尺形,南北最长约84 米、东西最宽约70
米,四面有断续存在的围墙,围墙坍塌严重,地表仅见隆起痕迹,东南方向围墙基本无存,围墙宽约2.5~3.8
米,残高约0.3~0.5
米,从解剖的东墙看围墙应为土筑,掺杂有较多烧土、砖瓦碎片等,未见夯打痕迹,围墙内侧有排列规整的树桩。行宫内以前后主殿、石香幢、香火坛、门址构成的中轴线为中心,主要建筑东西对称分布,中轴线东西两侧为厢房建筑群,其中主殿西侧为偏厢建筑群,残留房址5
座,偏厢南部为西厢房建筑群,清理房址4 座,西南部凸出部分仅存房址1
座,主殿东侧为一处偏殿建筑,偏殿南部为东厢房建筑群,清理房址2
座,这些建筑基本上均为砖砌,台阶、散水、铺地砖、门砧石等保存较好。行宫整体布局严谨,房址之间由庭院间隔,房址前及庭院内可见成排树桩,疑为经过规划的绿化树。
 

(原文刊于:《中国文物报》2017年9月22日8版)

 

  遗址位于水库偏东部,距地表深约6
米,上部覆盖有厚厚的淤泥层,核心区域南北长约145米、东西宽约110
米,由于客观因素的限制,仅清理了淤泥下的地表遗迹,未能继续向下发掘。从出土遗物判断遗址的时代从北魏末年一直延续至后周宋初,由于延续时间较长,破坏比较严重,未能发现属于北朝、唐代的遗迹,目前保存最为完整的建筑为后周时期的天齐大王行宫。

 

  最有意思的是,“每座墓葬都出土了中国早期代表身份象征的长方形石方,证明了在名刺出现以前,我国汉代曾经流行过石质墨书书写的名片,这在中国古代名物制度进程中具有重要意义。”而最重要的则是永年二年(公元90年,东汉和帝年号)纪年墓葬的发现,“对这一地区的墓葬形制的演变,随葬器物的特点具有重要的标尺意义。”饶华松介绍说。 

图片 2
 

  部分墓砖上发现有铭文多种,依其内容可分三类:纪年类1
种,为“永安七年太岁甲申三月虞氏造”;身份类5
种,分别为“虞氏”“吴故平虏将军都亭侯虞君”“吴故散骑侍郎豫章上蔡长虞君”“夫人鄱阳雷氏全德播宣”“夫人吴郡陈氏奉礼纯淑”;吉语类2
种,为“神明是保万世不刊”“子孙炽盛祭祀相传”。其中,“永安七年……”纪年铭文仅见于斧形砖侧面,“虞氏”铭文仅见于券顶楔形砖端面,“夫人吴郡陈氏……”铭文在墓葬发现极少。从字体上看,吉语类铭文与“虞氏”铭文均为篆书;“永安七年……”纪年铭文和除“夫人吴郡陈氏……”外的身份类铭文均为隶书,带有篆意;“夫人吴郡陈氏……”类铭文的字体介于隶楷之间。各类铭文均阳文正书,模印规整,具有较高的艺术价值。

  位于江西九江柴桑区马回岭镇富民村的荞麦岭是一条的东南至西北走向的大垄,长约1千米,群山环绕,空气清新。在普通人眼中,这里和其他地方的乡村没什么不同,但2013年的一个发现却让这个原本普普通通的小乡村特殊了起来。 

  遗址西北约100 米处地表采集有大量陶瓷片,该区域东西长约400
米、南北宽约300 米,初步判断为一处聚落遗址。
 

  作为会稽四姓之首,虞氏族人从东汉晚期一直活跃至唐初,在政治、文化等领域产生了重要的影响,余姚当地也素有“一部余姚史,半部在虞家”之称。本次考古发掘,对于虞氏家族和余姚地方文化的研究具有重要价值。(宁波市文物考古研究所
余姚市文物保护管理所 许超 李小仙)

  2013年8月,经国家文物局批复同意,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联合当地文博单位对荞麦岭遗址进行了为期一年零三个月的考古发掘,总发掘面积4600平方米,出土大量各类文物、石器、陶片约8吨。截至目前,这次发掘是江西地区单次考古发掘发现夏商遗物最多的一次。2014年荞麦岭遗址考古发掘入选了该年度的全国重要考古发现名单,2017年荞麦岭遗址被列入2016江西考古六大发现。 

  东阿大秦村遗址位于山东省聊城市东阿县铜城街道大秦村东,遗址所在区域为南水北调续建配套工程东阿大秦水库的选址建设地。2016
年11
月,水库在施工过程中发现地下埋藏有文物遗迹,接到报告后,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在东阿县文物管理所的配合下对暴露出的遗迹进行了抢救性发掘,根据出土铭文初步判断遗址所在原为北魏定国寺、唐代龙兴寺和后周天齐大王行宫。
 

  另从该墓墓砖铭文可知墓主有两位夫人,一为“吴郡陈氏”,一为“鄱阳雷氏”。其中“陈氏”铭文砖极为少见,这或许暗示了陈氏在家庭中的地位处于“雷氏”之下。正史中有记载的鄱阳、豫章雷氏族人有东汉顺帝时期侍御史、南顿令雷义(子授,官至苍梧太守)(《后汉书·雷义传》)、西晋时期丰城令雷焕(《晋书·张华传》),可见雷氏在当地具有相当名望。虞氏与雷氏的联姻,反映了当时地方大族在婚姻关系上的选择。虞氏族人中有两位在此出任地方长官,且本次发掘的墓葬主人选择与当地大族联姻,也反映出孙吴时期虞氏家族在豫章一带的经营。

 

  大秦村遗址历经多次兴废,最终废弃于五代宋初,从现场情况来看应属于有意识的毁弃,毁弃原因可能与自然水患有很大关系,遗址上部覆盖有厚厚的淤泥层,揭露的地表可见芦苇等淤积物,遗址最后一次废弃后应被河水淤没。

 

  马回岭镇处于庐山与幕阜山余脉间隔地带。“这个间隔带是一处南北走向的地理走廊,地势平坦开阔,自古以来就是人类活动频繁的区域,也是从北方进入江西的必经之地。”从调查资料推断,“荞麦岭遗址周边分布了众多遗址,是一处大型的商代早期聚落。” 

  行宫范围内出土文物种类丰富,制作精美,主要有功德碑、石佛像、石佛像台座、陶瓦当、陶建筑构件、木制品、瓷片、铜钱等遗物,三块功德碑以记载碑主生平为主,从碑文看碑主均担任过济州刺史一职;出土钱币主要有五铢、常平五铢、永安五铢、开元通宝、波斯萨珊银币等;出土瓷器窑口主要为定窑、邢窑等,器型以碗、罐为主,部分器物底部有墨书;出土木制品主要为椽木、坐斗、木梳等,此外香火坛中还出土有疑未烧透的圆形方孔纸钱。从发掘情况初步判断行宫内建筑大量重复使用前代物品,部分房址可能有改建现象。

 

  目前,发掘出土的陶器可见器形有鼎、鬲、斝、鬹、爵、甗、罍、尊、簋、觚、圜底罐、汲水罐、豆、盘、大口缸、器盖等,另有石镞、石刀、石凿、石斧、石锛、各式砺石以及少量青铜箭镞。 

 

  该墓虽然被盗扰严重,但大量铭文砖的出土依然为我们提供了丰富的历史信息。从纪年铭文可知,墓葬年代不早于“永安七年”。“永安”为孙吴景帝孙休年号,“永安七年”为公元264年。“虞君”“虞氏”等铭文表明墓主为孙吴时期虞氏家族成员。据悉,该墓所在的穴湖一带曾采集孙吴至刘宋时期虞氏墓砖21
种,其中孙吴时期4
种,可见穴湖一带曾埋葬有多位孙吴至南朝时期余姚望族——虞氏家族成员,当为虞氏的一处家族墓地。
 

 

  大秦村遗址是山东所见历时最长、规模最大的宗教遗存之一,天齐大王行宫遗存在目前国内已公布的考古资料中属于首次发现,为研究泰山信仰的发展演变提供了新的资料。大秦村遗址内出土的北朝碑刻、石造像、墨书瓷器、圆形方孔纸钱、椽木、坐斗等均属重要发现,填补了该地区的考古空白,对于研究南北朝隋唐时期的佛教传播、水文变迁、民众信仰等均具有重要意义。(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李宝军 吴志刚 刘荣 张召刚)
 

 

 

 

 

荞麦岭商代遗址(资料图)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