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日共党员眼中的中国社会主义革命,宣城市新四军资源开发利用的调查与思考

原标题:中国两千多年前的故事,传到国外后,法国、德国、意大利抢着改编

原标题:一个日共党员眼中的中国社会主义革命

原标题:宣城市新四军资源开发利用的调查与思考(一)

公孙杵臼墓位于忻州市城西的逯家庄,墓区现存祠堂与墓。祠堂为长方形院落,占地约7亩,现存房舍殿堂20多间,正殿5间,中为公孙杵臼祠堂,神台木阁内有公孙杵臼夫妇塑像。墓区在祠堂正南200米处,墓丘高2.3米,墓前有明清代正德11年“晋义士公孙杵臼墓”碑通。

撰文:刘柠

《宣城历史文化研究》微信版第122期

图片 1

1956年3月,一个日本人携眷来到中国,从此一住18载,其间无法回国。夫妇更名改姓,乔装成中国人,以“国家干部”的身份,参加中国的社会主义革命,在史上前所未见的轰轰烈烈的社会实验中,改造思想。从整风、反右、大跃进,到人民公社、反右倾机会主义、四清运动,直到在文革中,自己也被打倒。中日建交后的1973年12月,才辗转回到自己的祖国——整个壮年时代都留在了中国。如此传奇不是传说中的日共“延安派”或日籍八路军,而是发生在战后中日间的一段真实的故事。

宣城市新四军资源开发利用的调查与思考

另外,在襄汾县也有关于公孙杵臼墓地的记载。

故事的主人公名叫川口孝夫(Yoshio
Kawaguchi),1921年出生于北海道上川郡士别村(现士别市)的一个农家,高小毕业后在家乡务农;1943年,应征入伍,服役于帝国海军横须贺部队。1945年8月,日本战败,川口在香港成为英军战俘,被短暂收容于战俘营。11月,复员,回乡继续务农,同时参与农民运动和日共策动的武装斗争。在这个过程中,结识了村上国治(日共札幌地区委员会委员长),并由村上介绍,于1947年(或1948年)加入日共。1951年,在日共北海道地方委员会机关军事部门工作。1953年8月,调到日共东京都委员会,因“白鸟事件”的关系,被分配到党的非公开部门。1955年7月,日共召开六中全会,两派(国际派和所感派)统一,党的活动全面公开化(此前为半合法、半公开化状态)。1956年3月,应组织上要求,离开日本,赴中国——从此开始了漫长的流放。

吴世怀 郭晓辉

都知道,公孙杵臼因赵氏孤儿一案付出了自身的性命。作为赵家一族门客,他是如何在危难之中救出了赵氏孤儿呢?在此事中他又发挥了怎样的作用呢?后来又因何而亡了?

图片 2

宣城拥有极其丰富的新四军历史资源。近几年来,宣城市各级党委、政府有计划地进行挖掘、保护、整理和利用,取得了一定成效。新形势下,进一步保护、开发、利用和整合新四军红色资源,打造具有宣城特色的红色文化,为宣城经济文化和社会事业发展服务,有重要的历史和现实意义。

公孙杵臼,生活于春秋时期,乃晋国人氏,是赵氏家族供奉多年的门客,是我国封建社会著名的故事《赵氏孤儿》的主要人物。他于晋景公3年与程婴一同用计,将赵氏唯一的幸存者赵武从危难之中救出,而自己也因此献出了生命。

1997年12月,川口孝夫先生(中)在北京同张香山(左)先生、刘迟先生合影

一、宣城新四军历史资源概况

这个故事为后世广为知晓,并且被改编为戏剧流传民间,甚至,远传至海外国家,意大利、法国、德国的剧作家都有根据该剧改编的剧作上演。

1

新四军军部1938年8月进驻云岭,直至1941年1月皖南事变。在皖南战斗和生活将近3年的时间,先后发生了一系列有着重大历史意义的事件,留下众多令人肃然起敬的革命遗址,走出了一大批有着重大影响的政治家、革命家、军事家,大量的红色诗词歌赋、红色歌曲和反映军民鱼水情的革命故事至今流传。

图片 3

缘起:“白鸟事件”

1、丰富的革命遗址

公孙杵臼,是春秋时期晋国人氏,还有另一种说法,称其为如今山西忻州市忻府区逯家庄人氏,他是赵氏家族众多门客之一。生卒年份不详,但是,史料关于他的记载主要集中于晋景公时期,即公元前五九九至公元前五八一年。

1952年1月21日,晚7时30分许,在北海道札幌市南六条西十六丁目的马路上,札幌市警察署白鸟一雄警部骑自行车回家途中,遭另一辆从身后追赶上来又并行一段的自行车的骑车者射杀。白鸟警部当场倒地死亡,犯人骑车逃遁。这就是日本当代史上的“白鸟事件”。

新四军军部驻扎在云岭时期,军部各机构十分健全,目前军部旧址点主要有军部司令部旧址、军部大会堂旧址、修械所旧址、政治部旧址、教导总队旧址、战地服务团旧址,中共中央东南局旧址、叶挺桥等。分散在泾县境内的生活遗址、战斗遗址、重大事件发生地等有20余处。1990年为纪念皖南事变新四军将士殉难50周年,中共安徽省委、安徽省人民政府兴建了皖南事变烈士陵园。此外,宣州、郎溪、广德境内也有部分新四军遗址。

晋襄公身逝之后,赵盾计划拥立公子雍为帝,而狐射姑则计划拥立公子乐(均未晋文公的儿子),并将他从陈国接了回来,意图与赵盾争夺大权。因此,公孙杵臼等赵氏门客接到任务在半路暗杀公子乐,最终,狐射姑被逼逃亡。晋景公3年(即公元前五九七年)他与程婴一同合作,将赵武从危难之中救出,而自己却因此丧命。

如果是一起普通刑事案的话,也许根本构不成“事件”。而“白鸟事件”作为发生于美国对日军事占领后期的一桩典型的政治谋杀,具有多重背景,背后有复杂交错的利益纠葛。被暗杀的白鸟一雄其人,战时曾从事过以镇压左翼社运为目的的“特高警察”活动,战后作为札幌警署的警备科长,负责半合法化的日共的对策,对赤色分子镇压没商量,被日共看成是“凶恶的敌人”。同时,作为治安警察,白鸟还负责治理管片的“风纪”问题,工作上与一些色情营业场所联系频密,颇吃得开。遇害的那天下午,还曾去过一间叫做“紫浪”的酒吧,然后又去了两家窑子。

图片 4

图片 5

1949年至1950年,日本政府根据美占领当局(GHQ)的指示,在全国范围内大搞“赤色整肃”(Red
Purge),将大批日共分子及其同情者开除公职,日共面临空前的压力。1951年10月,日共召开五中全会,通过了旨在以武力革命夺取政权的“五一纲领”(即“军事方针”)并付诸实施。在日共的策动下,各地革命风起云涌,以中国革命的“农村包围城市”理论为指导思想的“山村工作队”遍布全国,一时间日本列岛“武装蜂起”,不无燎原之势。仅在北海道一地,就发生过以红色信号灯迫使运煤车停车,然后唆使市民哄抢车载煤炭的“红灯事件”和在札幌市公所门前,一群非固定雇佣劳动者一边静坐,一边高呼“我们要年糕”的示威等事件,均遭警方的严酷弹压,被认为是“始作俑者”的日共党员多数被捕。对此,北海道地区的日共组织给包括白鸟一雄在内的“侩子手”们寄送了数以百计的写有威胁性字句的明信片,以“恐怖反制”的方式展开了营救斗争。

2、重大的历史事件

晋灵公执政时期,朝中武将屠岸贾与文官赵盾之间不和,因此,决意陷害盾,向灵公诬陷赵盾乃是朝中奸臣。赵氏一门三百余众全因此事遭到朝廷杀害,这场屠杀的幸存者只有他的儿子赵朔及赵朔妻子。

在这种情况下发生的“白鸟事件”,日共自然成了首当其冲的嫌疑者。在当时的政治环境下,无论是美占领当局,还是日本政府,对日共其实都有种除之而后快的心理,而“白鸟事件”刚好为当局提供了一个绝好的镇压口实。受事件的牵连,逾50名日共党员及其外围分子被逮捕;被捕者中至少有3人自杀,或出狱后离奇死亡;超过三分之二的人承认与事件的关联,并在成为检方证人后脱党;10名党员虽然幸免于被捕,但被认为与事件有关,因而被迫流亡中国。

新四军进驻皖南后,坚持华中敌后抗战,其中较大的有奔袭裘公渡、水阳战斗、奇袭官陡门、狸头桥战斗、白沙李战斗、马家园战斗、泾县县城保卫战等。1940年10月叶挺亲自指挥军部直属部队取得反扫荡和泾县县城保卫战重大胜利,获得蒋介石的嘉奖。1939年2月下旬,周恩来视察新四军军部,明确了新四军“向南巩固、向东作战、向北发展”的发展战略,为新四军的发展壮大奠定了基础。1941年1月,震惊中外的皖南事变发生。周恩来闻讯后,在《新华日报》上愤然写下了“千古奇冤,江南一叶;同室操戈,相煎何急”的题词。

后来,屠岸贾又假传君王旨意,将赵朔逼迫而亡。其妻子被软禁于家中,后产下一子,将此子托孤于赵氏一族门客程婴后,自己也上吊而亡了。此子被程婴安置于药箱之中,负责把守赵府的将军极为同情赵氏一门遭遇,因而私自放走程婴及赵氏遗孤,后亦自刎。

被认为是“主谋”的村上国治,于1952年10月被捕。尽管本人始终宣称无罪,但1963年10月,仍被最高法院以谋杀罪判决有期徒刑20年。村上于1977年刑满出狱后,要求重审此案,但被司法当局驳回。1994年11月,在位于琦玉县的家中被烧死。关于起火的原因,警方至今未给出确切的说法。

3、珍贵的人文遗产

程婴带着这个孩子找到赵盾的故交公孙杵臼。这时候的屠岸贾为了将赵氏彻底清除,为了找出这个婴儿竟然假传君王旨意,命令必须将全国范围内一月至六个月的婴儿全部诛杀。程婴与公孙杵臼在一起合计一番之后,最终,决定将自己的儿子诛杀以保全赵武这唯一的赵氏传承。

在逃亡中国的10人中,2人客死大陆;7人在中日恢复邦交后回到了日本;而事发时系北海道大学学生的鹤田伦也至少在20世纪末仍滞留在北京(近况不详);川口孝夫夫妇也是其中的两位。

在中国抗日战争处于非常困难的时期,新四军发扬艰苦奋斗的优良传统。副军长项英指出“我们本着官兵平等的生活,本着节约的精神,尽量使我们一个钱等于两个钱用,尽量的使着每一个钱不至于有丝毫的浪费”。同时,尊重知识、厚待人才,吸引一大批文化界人士、学者名流和华东沦陷区知识青年积极投身抗战,使军部所在的云岭成为“东南延安”。著名音乐家何士德创作了《新四军军歌》激励广大军民英勇杀敌。著名作曲家任光写下了倾注革命激情的歌曲《别了,三年的皖南》(即《新四军东进曲》)。陈毅更是留下了“敬亭山下橹声柔,雨洒江天似梦游。李谢诗魂今在否?湖光照破万年愁”的著名诗篇。宣城大地上军爱民、民拥军的动人事例更是枚不胜举。当地民谣唱道:吃菜要吃白菜心,当兵要当新四军。各地民众用实际行动大力支持新四军抗战和配合其它一些抗日部队开展抗日活动。皖南事变中大批幸存、受伤的新四军指战员受到地方党组织和人民群众掩护。

图片 6

川口本人开始本无意去中国,他认为自己既与“白鸟事件”并无“直接关系”,则“根本没有理由流亡中国”。但被组织上(日共中央统制委员尾田茂穗)告知:“你不去中国也行,作为代价,必须脱离党组织,如果这样的话,即使以后你被逮捕,也与党组织无关。”川口为了能在呆在日本国内,曾打算脱党,但表示“不过纵然退党,我也打算在日本的革命运动、群众斗争中战斗下去”。不料,一段时间后,组织上又向他提出去中国的问题。但由于此前已经明确过“没有流亡的理由”,“所以此次不以流亡作口实”,而是改口说:“你去北京工作。在北京同党的领导人见面后再决定具体工作内容。工作结束后就回国。此外,因为是去工作,带上你的夫人一块去。”于是,夫妇俩信以为真。1956年3月,在组织的一手安排下,从烧津港乘小型渔轮“第一胜渔丸”赴中国。此次行动也是“人民舰队”计划的一环。所谓“人民舰队”,系指1950年代日共基于武装斗争路线,为保存革命的有生力量,有计划地组织日共党员向中国和朝鲜偷渡,偷渡用船(多为渔船)统一编队调度。据资料显示,以这种形式偷渡到中国的日共方面人士达数千人,其中包括野坂参三、伊藤律等党的领导人。

4、广泛的人脉资源

之后,程婴向屠岸贾告密说:“公孙杵臼将赵氏遗孤藏匿。”屠岸贾听后,便派人找到这个孩子,将之狠狠摔在地上,还拔剑刺了几下。程婴亲眼见证亲生儿子被人诛杀,还得装作无事,公孙杵臼大声责骂屠岸贾之后以头撞阶而亡。

近60年来,围绕“白鸟事件”的背景和“真凶”问题,日本国内始终有各式各样的说法,大量的书籍、材料(如著名作家松本清张的非虚构作品《日本的黑雾》等)也各执一词,莫衷一是。被认为是“当事者”的日共分子的自然减员和站在党的立场上的守口如瓶,尤其是日共中央始终固守事件之初的“公式表态”,除此之外便三缄其口,不置一词,更拒绝公开有关的历史档案,使这一历史悬案更加扑朔迷离。虽然在司法层面,案件已然“审结”,但疑点颇多,问题重重,作为历史事件,还远未到“揭盖子”的时候。

新中国成立后,有不少在云岭、在宣城战斗过的新四军将士成了共和国的元帅、将军、各级指挥员,更多的脱下戎装,走上各条战线的领导岗位。他们中的不少人,多年来始终不忘重返云岭,关心老区发展。据统计,皖南事变烈士陵园开园以来,有近千名新四军老战士来陵园凭吊殉难战友,重温当年革命历程。云岭新四军军部旧址纪念馆自1962年批准建立以来,前来视察的党和国家以及军队的领导人络绎不绝,他们中间有邓小平、江泽民、胡耀邦、乔石、李瑞环、吴邦国、宋平、杨尚昆、刘云山、吴官正、李长春、尉健行等中央领导,更有大批省部级领导干部前来瞻仰。

屠岸贾见此终于心安,之后,将程婴收为自家门客,将他的儿子程勃(其实是赵氏遗孤)收为义子,赐名屠成。转眼十五年过去,这个孩子也长大成人,程婴便将一切都告诉了他。赵氏遗孤听后十分悲愤,发誓必报此仇。

2

图片 7

这时灵公已逝,正处悼公执政时期,程勃向朝廷揭发屠岸贾的各项罪行,悼公听完便让他将屠岸贾逮捕处死。赵氏一门大仇得报,程勃也恢复本姓,改名赵武。以上便是由史记改编的杂剧《赵氏孤儿》剧情。

五一庆典和“人民大学分校”

二、宣城市新四军资源开发利用现状

图片 8

刚到中国的时候,川口孝夫对社会主义国家的一切都感到新鲜。用他自己的话说,“我在日本,搞了6年反政府的地下活动。来到解放的新中国以后,我切身体会到一种仿佛头顶的石头被搬掉的解脱感,还有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两种完全不同的社会制度的差异”。

新四军在宣城留下得天独厚的红色资源。近年来,各级党委政府对新四军资源进行挖掘、保护、整理和利用,取得不小的成绩,初步形成了自己的特色,为下一步整合、放大、利用新四军资源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而《史记》之中记载的则是:程婴带着这个孩子躲进了山林之中,在其十五岁时,在当时很有名望的晋大夫韩厥等人的帮助之下,晋景公才为赵氏一门平反。并且,由朝廷出面剿灭了屠岸贾势力,将其一门尽数诛杀,将赵武封为朝中大夫,归还赵氏一门的财产及封地。

抵京不久,正赶上1956年的五一劳动节,“这是在劳动人民当家作主的国度里度过的五一劳动节,我心中涌起由衷的喜悦”。当以毛泽东为首的党和国家领导人及外国来宾莅临天安门城楼的时候,站在广场上的川口一边“听”着城楼上面宣读的庆祝大会祝词,“由于没有翻译在身旁,我听不懂内容。然而,我感到一种难以言喻的激动流贯全身,泪水涌了出来。把解放后举国欢庆的中国的五一劳动节同象征着‘血腥的五一’的日本的五一劳动节相比较,我感慨万千”。

1、对新四军文物进行了妥善的复原和保护

此案发生地点位于邢台,众多史料均有所记载:“赵孤庄在城西北二十五里,为程婴匿赵武处。”文中的赵孤庄最早的名字为“单羊村”,相传很久以前,一只羊经常来村饮水,后来村民捕捉饲养,从此带来村中六畜兴旺,为纪念铭记此事,人们雕刻了一只石羊,因此,村庄也得名“单羊村”。

就在川口为社会主义中国五一节的盛况而感动不已的同时,日共开始了对他的审查。审查的主要内容有二:一是与“白鸟事件”的关系,二是与志田派(以志田重男、德田球一、野坂参三为代表,又称所感派、主流派)的关系。随着1956年1月,前日共军事委员长、被看成是“极左冒险主义”代表人物的志田重男的下台,志田派受到清洗。当时作为日共代表驻北京的袴田里见在1950年日共分裂时,属于国际派(由宫本显治、志贺义雄为代表,又称反主流派)。对他来说,川口是反对派的人,需要“抢救”。审查的方式,是袴田的部下、中国籍日共党员罗明一周一次来川口下榻的中联部招待所,在反复听取川口的陈述后,再让他写成报告。报告内容与前一次陈述稍有出入,“便会受到喋喋不休的责难”。川口觉得,如此审查,实无异于“侮辱”,后悔不该来中国。审查虽然持续了两个半月之久,但对方(审查方)几乎一无所获。

新四军军部旧址散落在云岭与四顾山之间的一些明清建筑古迹中,具有革命旧址和古建筑的双重文物价值。近年来,云岭新四军军部旧址管委会聘请东南大学专家精心编制文物保护规划,先后实施了旧址的维修、复原、油漆、消防、防雷等保护工程和周边环境整治工程,进一步提高了文物保护水平,完善了基础设施建设。建成的新四军史料陈列馆,是集陈列、接待和文物库房为一体的多功能综合性纪念馆,现存各种珍贵图片、文物、资料达4000余件。如今,云岭新四军军部旧址是中国近现代八大史迹之一,被评为中国十大馆藏陈列之一,是全国保存最完整的革命旧址群之一,是全国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

但是,后来又因赵氏遗孤这个故事才改称为“赵孤庄”,此名一直沿用至今。据《顺德府志》、《邢台县志》记载,该村是程婴匿藏赵氏孤儿(赵武)的地方,因此,更名赵孤庄,村里原有为程婴、公孙杵臼所立的藏孤牌坊。

6月,川口被罗明告知要去北京郊外的“学校”。甫一抵校,就被校长连贯告之:“形势没有根本的变化,不能回国。”川口确认何谓“形势的根本变化”,连回答说,即“日本革命取得胜利的形势变化”。至此,川口才明白,驻北京的日共机关对自己做出如此命运攸关的决定,却不直接告之本人,而是通过中方来知会。而所谓“在北京同党的领导人见面后再决定具体工作内容”云云,纯属欺骗。在京期间,连袴田的影子都没见过。“此时,我想索性豁出去了,心中充满被党所算计而产生的满腔怒火。”

图片 9

图片 10

学校位于北京西郊,名义上叫“中国人民大学分校”,实际上是由中共、苏共和日共合作开设的旨在培养日本革命干部的培训机构。行使管理之责的是中方,校长由中联部副部长连贯兼任;教学和科研由中方教师和日方助教来担当;而教学的实权则掌握在苏联人手中。川口进校后发现,学校里有很多穿中山装的日本人,不少人还认识。后来才知道,这里的日本人大致有几类:1、抗战期间参加过八路军的人;2、在满铁公司呆过的战前左翼人士;3、1950年以后由日共从日本国内遣送过来的人;4、解放战争期间参加了解放军的人;5、解放后留在中国的人。

2、培育发展了以新四军为品牌的红色旅游产业

如今,对邢台地区赵氏遗孤的文化争夺主要发生在石家庄井陉,山西盂县及邯郸地区,井陉为此创办了感恩文化节,盂县为此建立了藏山风景区,邯郸一带因此建了个七贤祠,只有邢台地区不重视这段历史,甚至,一些人将赵孤庄写成赵古庄,而且,此地还将众多与赵氏孤儿相关的历史建筑尽数破坏。

校舍建在一片由围墙隔开的田地上,门口有士兵站岗,完全与中国社会现实隔绝,宛如“桃花源”。生活很奢侈,餐桌上每餐必有上乘的鱼、肉,红肠、咸鱼籽等也常见,各种酒都有卖的。“每到星期六的晚上,校园里到处聚集着醉醺醺的人们。”川口刚来时,对中国的实情还懵懂无知。后来接触到中国社会基层的情况,便“痛感这段学校生活是在坐享中国人民的血汗成果”,“不能想象,在一个与现实社会隔绝的地方学习教条,能够培养出真正的革命家”。好在川口夫妇实际上只见识了这所特殊学校的“强弩之末”,一年后,学校被关闭。日本人学员或为回国而先期分散至内地各处,部分人则按组织上的命令被疏散到四川。川口夫妇属于后者。

泾县云岭新四军军部旧址被公布为全国12个重点红色旅游景区之一、全国30条红色旅游精品线路之一、全国100个红色旅游经典景区之一;被列为安徽省旅游局编制的9条红色旅游线路之一,成为重点推介产品。近年来,宣城市利用独有的新四军资源优势,发展红色旅游业,并带动当地第三产业发展,取得一定成效。至2012年底,红色旅游景点4A景区2个,3A景区3个,红色旅游品质品位不断提高。全市红色旅游接待游客173万人次,红色旅游综合收入4251.7万元。

图片 11

3

3、建立了干部廉政建设教育基地

但是,历史就是历史,就算其他地区发起各种活动,都改变不了这段历史。下面,我们对此进行分析:

从“七党校”到“省党校”

根据《建立健全惩治和预防腐败体系2008-2012年工作规划》相关要求,中央纪委监察部组织开展了第一批全国廉政教育基地评选命名工作。经过专家评审、实地考察、征求意见,云岭新四军军部旧址纪念馆以主题突出、特色鲜明、社会影响大,且具有重要的廉政教育意义,被确定为全国廉政教育基地并挂牌。

先来说说邯郸,邯郸地区称此地为赵氏遗孤藏匿之所的说法极不可信,理由很简单,一切都源于丛台边的七贤祠。只是因为这座祠中塑有程婴及公孙杵臼的雕像,便称:邯郸为赵氏遗孤的藏匿之所。可以说,这种说法得不到任何史料支持,其荒谬程度不值一驳。

蜀道难。1957年盛夏,川口夫妇一行北京出发,经过7天的行程,抵达重庆火车站,中共中央第七中级党校(简称“七党校”)的人前来接站。然后又换乘汽车,奔赴目的地——位于重庆郊外歇子台的“七党校”。在学校里,川口夫妇被起了中文名字,理由是“在共产党的机关学校里,让社会上知道有那么些外国人呆在里面影响不好”,川口取名田一民,其妻川口荣子被称为李莲英。从此,这两个名字一直用到1973年这对患难夫妇回国之前。

4、组织或协助创作出版了一批文化精品

本文主要针对石家庄井陉,山西盂县及邢台赵孤庄,分析何地才是真正的赵氏遗孤藏匿之所。这个故事发生于春秋时期的晋国,如此我们便分析一下上述地区当时是否属于晋国。

“七党校”的校长是中央监察委员会委员、后担任中央党校副校长的龚逢春。副校长、党委书记都是抗战初期的干部,各处处长、教研室主任及各科科长大多是三八式干部。校园内有数幢建筑,巨大的坡地被竹林和树丛包围,上坡上有很大的池塘,宛如公园一般。校园东侧有高级招待所,建在远离公路的一块开阔地上。1958年春,毛泽东曾下榻此处,但当时消息是绝密的。彼时,川口夜里出来小解,见党校干部们正沿着与招待所临近的墙根一字排开,警戒森严,不觉大吃一惊。

2002年,由中央电视台、安徽省委宣传部、安徽电视台联合摄制的26集大型电视连续剧《新四军》开机,剧组主创人员深入到皖南等地招拍摄外景。该剧是我国第一部全景式、全过程展示新四军波澜壮阔斗争历史的重要电视剧作品。2007年,中央电视台拍摄的20集电视连续剧《叶挺将军》,当年4月7日—8日在云岭进行了为期两天的实景拍摄。2009年8月,《新四军女兵》摄制组也来云岭拍摄。该剧讲述了由热血女青年组成的战地服务团在战争中成长的故事。影视剧的拍摄活动得到当地政府和群众大力支持和配合,当地群众冒雨看“叶挺”还传为佳话。同样,省市县党史研究机构以及新四军研究会,近年来编辑出版了一大批书籍如《新四军军部在皖南》《新四军与宣城》《新四军在宣城县》《新四军1937—1947》等。

图片 12

至此,川口明白自己不可能轻易回国。而在远离故国的中国,今后漫长的岁月将如何度过,无疑是一个严峻的问题。川口决心“既来之,则安之”——“积极地投身于正在兴起的社会运动……在同中国人共同生活的过程中逐渐掌握中文”。

图片 13

盂县,民间称作原仇,别名为仇犹,乃戎翟之国。周定王14年(即公年前四五五年),智伯消灭仇犹。赵襄子5年(即公元前四五三年),智伯又被赵氏剿灭,此地属赵。井陉,春秋时乃是鲜虞国,战国时乃属中山国。邢台,春秋末期(约公元前六二九年)乃是晋国地界,战国时此地乃是赵国信都。

川口夫妇在歇子台生活了一年,亲身经历了整风、反右和除四害运动。眼瞅着身边的高级干部,一个个被打成‘右派’”,他感到困惑,“我完全没有料到,党内会有这么多反党反社会主义分子”。而即使是作为一个日本人、旁观者,这时也多少看透了“引蛇出洞”游戏背后的机关:“‘整风’初期宣称‘言者无罪,闻者足戒’,然而等到让人们充分发表意见后,负责此项运动的人就将当事人所发表的意见整理成材料,并将其定为‘右派’。无论如何,当事者无法抹去蒙受欺骗而遭暗算的感觉。以后的运动大都蹈袭这种方法,并且愈演愈烈……从这时候开始,在中国共产党内,民主制度开始逐步丧失。”

(作者吴世怀系宣城市档案局局长,郭晓辉系宣城市方志办方志科科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