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僧达爱侄子,王述王坦之

王僧达出身琅琊王氏,是王导玄孙、刘义庆的女婿,南朝宋时期的官员、文学家。王僧达年少好学,善于写文章,曾任护军将军、吴郡太守、宣城太守、中书令等职,封爵宁陵县五等侯,但其无心政事,在官场没有什么作为。他著有《王僧达集》10卷、诗今存五首,自负甚高,因没有得到高位而颇有怨言,加上他看不起皇太后路氏家族,最终被刘骏找了个借口赐死,时年36岁。人物生平
聪慧好学
王僧达少年时就已好学,长于写文章,宋文帝刘义隆听闻王僧达年纪轻轻就已很聪慧,特地召见他,并问他书籍知识及家事。王僧达应对文雅敏捷,甚得宋文帝欣赏,更将临川王刘义庆的女儿嫁给他。王僧达还未够二十岁就任始兴王刘濬的后军参军,后又迁太子舍人。及后又担任太子洗马及宣城太守。
元嘉二十八年,王僧达因北魏大举南侵而求入卫建康,并得允许。北魏退兵后还郡,后又迁义兴太守。
支持刘骏
元嘉三十年,太子刘劭弑宋文帝,刘骏起兵讨伐,并传檄州郡,要郡出兵响应。当时王僧达不知应该支持哪边,有门客建议王僧达最好就是应檄并游说邻近各郡一同响应,否则也可以率领一些支持刘骏的人南返归附刘骏。最终王僧达选了南走,并在鹊头遇上刘骏,加入讨伐的军队,即被任命为长史,加征虏将军,立下战功。
刘骏即位,即宋孝武帝,以王僧达为尚书右仆射,不久外调任使持节、南蛮校尉,加征虏将军,但因荆州刺史、南郡王刘义宣想留任,不肯解任南蛮校尉,故王僧达未能成行,改任护军将军。但王僧达自以才能和地位乃是当时无人能及,且在刘骏即位不久就任尚书仆射要职,故此就望一两年间就身居宰相,更曾答诏称:“亡父亡祖,司徒司空。”但任护军将军后就很不得志,于是自求徐州刺史,但不获允许。王僧达再三陈请,更令宋孝武帝不悦,于是调任征虏将军、吴郡太守。至此王僧达一年中就已经五度迁官,而今外任,更感不得意。
王僧达为人高傲,在因自负才能却未能当上宰相高位后大感失意,但不但上表言辞不逊令刘骏不高兴,在被免去吴郡太守后曾单独获孝武帝召见时仍不发一言,仅望着刘骏。刘骏在王僧达离开后愤愤地说:“王僧达难道不狂妄吗?居然正脸瞪着天子!”颜师伯去拜访他,王僧达仍感慨道:“大丈夫宁当玉碎,怎可以无声无息地只求存活。”,颜师伯不敢回应并退去。
强取豪夺
王僧达爱财,强取豪夺。一是偷哥哥的:他与其兄王锡关系不和,其母去世时,王锡从临海郡罢官回乡,积俸禄百万以上。王僧达趁其不备,命家奴趁夜偷运出来,无所余留。二是抢和尚的:吴郡西台寺有很多有钱的僧人,王僧达因他们未能满足自己的需索,于是派主簿顾旷去劫略西台寺的僧人竺法瑶,得了数百万钱。
孝建元年,王僧达因刘义宣等叛变而加置佐领兵,原本下令置兵一千人,但王僧达却置兵三十队,每队八十人,超出限额。他又在吴郡建宅,以朝廷名义动用了不少人力。王僧达因着种种行为而遭免官。
昔日王僧达为太子洗马时留在东宫,但心中却想着将领朱灵宝。在任宣城太守时,因着朱灵宝已长大,王僧达就假称朱灵宝死了,用了宣城人左永之户籍,改易朱灵宝为左永之子,并更名左元序。其后此人就屡任官职。事情一直到了孝建元年春才遭揭发,王僧达因而再加禁锢。但王僧达还上表道:“不能因因为左右的话,奉承权贵。”刘骏更是愤怒。
孝建三年,王僧达出任太常,但他还是不高兴,后又上表辞职,不过就因上表被指言辞不逊而遭免官。不久,王僧达任太傅、江夏王刘义恭的长史,临淮太守。随后刘义恭进为太宰,王僧朗亦随之转任太宰长史。大明元年,
王僧达迁左卫将军,领太子中庶子。又以昔日归顺刘骏之功,封宁陵县五等侯。
大明二年,迁中书令。 狂妄身死
刘骏的母亲路太后出身微贱,其兄路庆之曾做过琅邪王氏门下的马车夫。路庆之的孙子路琼之和王僧达做邻居。次,路琼之盛装并带着大批随从去访问王僧达,王僧达不理他,半晌轻蔑地说:“当年我家有个马车夫叫路庆之的,是你什么亲戚?”路琼之羞惭地颓然告辞。王僧达又让人将路琼之坐过的床用火烧掉,引起路太后震怒。路太后想要宋孝武帝为路琼之出头。不过当时刘骏就说:“琼之年轻,无故去访问王僧达家,被辱是理所当然呀。僧达是高贵的公子,怎可以因此事而加罪于他呀?”不过路太后仍然很愤怒。
至大明二年八月,高阇等人图谋作乱,但失败被杀。刘骏以王僧达屡次言辞忤逆,不会悔改的了,于是就诬王僧达与高闇是同谋,将其收付廷尉。王僧达于狱中被赐死,享年三十六岁。王僧达子孙后代
子:王道琰,因父涉及谋反而流放到新安郡,后在宋前废帝登位时得返京师,官至庐陵内史。
孙:王融,王道琰子,竟陵八友之一。南齐中书郎,因拥护竟陵王萧子良争帝位而遭萧昭业赐死。王僧达爱侄子
关于王僧达的八卦是他好男色,喜欢的是他的侄子王确。王确是个美男子,开始是同王僧达有点不清不楚的关系,后来不想继续,就跑到别的地方想要避开。王僧达知道后,特别生气,就在屋后面挖了一个大坑,约了王确说是要作别,却把王确给杀了,埋在了坑里。王僧达的故事
表里不一
王僧达爱亲近动物的活动,曾经托病在杨列桥看斗鸭,因而遭弹劾。年轻时又爱与乡里少年喜欢追逐鹰犬,更曾亲手屠宰牛只。他又喜欢打猎,在宣城太守时会在郡中无事时骑马肆意驰骋,可以三五天都不回家,还常在出猎时听百姓的讼案。
老狗归来
何尚之致仕后再度接受任命为官,在家中设八关斋,大会朝士,并亲自行香。
有次,何尚之盛宴宾客。席间,何尚之向王僧达敬酒,他对王僧达说:“愿郎且放鹰犬,勿复游猎。”王僧达回答:“里养了一只老狗,放了它没处去,已经回来了。”何尚之当即气得面目失色。历史评价
王弘:“僧达俊爽,当不减人;然亡吾家者,终此子也。”
庾炳:“王弘子既不宜作秦郡,僧达亦不堪莅民。”
沈约:“世祖弱岁监蕃,涵道未广,披胸解带,义止宾僚。及运钟倾陂,身危虑切,擢胆抽肝,犹患言未尽也。至于冯玉负扆,威行万物,欲有必从,事无暂失。既而忧欢异日,甘苦变心,主挟今情,臣追昔款,宋昌之报,上赏已行;同舟之虑,下望愈结。嫌怨既萌,诛责自起。竣之取衅于世,盖由此乎?为人臣者,若能事主而捐其私,立功而忘其报,虽求颠陷,不可得也。”

王罴字熊罴,出身京兆霸城王氏,是南北朝北魏、西魏时期的名将。王罴为人耿直刚强,为官清正廉洁,深得百姓爱戴、朝廷赏识,担任过雍州别驾、荆州刺史、开府仪同三司、骠骑大将军等职;曾镇守华州、抵御东魏、镇守河东,被封为扶风郡公。大统七年,王罴逝世,朝廷追赠太尉,谥号为“忠”。人物生平
早期事迹
王罴生性耿直刚强,处事公平,深受乡里敬畏。北魏太和年间,王罴担任殿中将军,后改任雍州别驾。他为政清廉,疾恶如仇,勤于公事,受到刺史崔亮的赏识。
后来,崔亮改任定州刺史,举荐王罴为长史,但是未获批准。515年,南梁攻打硖石,崔亮担任征讨都督,再次举荐王罴为长史。朝廷见崔亮屡次举荐王罴,认为王罴必有可用之处,便予批准。王罴随崔亮攻克硖石,累立战功。
这时,南岐州、东益州等地的氐羌作乱。王罴奉命率五千羽林军镇守梁州,讨平叛军,因功进封右将军、西河内史。王罴却不肯接受任命,人们很奇怪的问他:“西河是个大郡,俸禄优厚,你为何不愿去呢?”王罴道:“如今洛阳的好木材,都出自西河郡。我若去西河,达官显贵建造宅第,所需木材必定要求我办理。私下采办,我能力不足,若向百姓征索,又会违背法律,所以我不肯去。”
坚守荆州
525年,南梁将领曹义宗围困荆州。王罴与别将裴衍率军驰援,大破梁军。当时,荆州遭逢战乱,百姓急需抚慰,朝廷便任命王罴为抚军将军、荆州刺史,并封定阳县子。
526年,曹义宗再次围攻荆州,并决水灌城,荆州城差点被淹没。朝廷因正逢内乱,不能派兵救援,便赐王罴铁券,让他坚守荆州。不久,城中粮尽,王罴便与将士们煮粥分食,同甘共苦。
王罴每次出战,都不披铠甲,高声大呼道:“荆州是孝文皇帝设置的,上天如果不保佑国家的话,就让箭射中我王罴的额头;否则,我王罴一定要打败敌人。”三年之中,王罴历经多次恶战,始终不曾受伤。
528年,曹义宗撤军而去,王罴因功进封霸城县公。 投奔宇文
529年,北海王元颢在洛阳称帝,任命王罴为左军大都督。不久,元颢兵败被杀,孝庄帝认为王罴曾接受元颢的官职,便改封他为岐州刺史。当时,南秦州多次叛乱,朝廷便让王罴代理南秦州的军政事务。
王罴到南秦州后,将叛军首领收为心腹,然后将反叛者全部诛杀。王罴又对叛军首领道:“你的党羽全都死了,你还活着干什么?”命人将他斩首。从此,南秦州再也没有人造反,朝廷又让王罴掌管秦州军政。
后来,王罴又改任泾州刺史。这时,关中宇文泰四处征兵,要入京勤王。王罴尚未赴任,便去投奔宇文泰,被任命为大都督,镇守华州。
抵御东魏
535年,宇文泰立元宝炬为帝,建立西魏。王罴被任命为仪同三司、车骑大将军、华州刺史,又加封万年县伯。不久,东魏高欢率军攻打潼关,西魏军心恐慌。王罴安抚将士,击退敌军,加封侍中、开府、骠骑大将军。
不久,高欢又派韩轨、司马子如从河东出兵,夜袭华州,王罴没有察觉。当时,王罴正命人修缮州城,梯子还留在城外尚未撤下,东魏军便顺着梯子爬入城中。王罴正在睡觉,忽听人声喊叫,不及穿衣,便披发赤脚,手持木棍,大叫着冲出门外。东魏军大惊,退到东城门。王罴趁机召集士卒,将东魏军赶出城去。
537年,东西魏爆发沙苑之战。当时,东魏兵力强盛,宇文泰认为华州是要冲之地,便遣使慰劳王罴,让他加强守备。王罴命人回复道:“有我这个老罴拦在这里,高欢这个貆子休想过去。”高欢到达华州后,对王罴道:“你为何不赶快投降?”王罴大叫道:“此城就是我王罴的坟墓,生死都在这里,想死的就来吧!”高欢竟不敢攻城。
镇守河东
538年,王罴改镇河东,并累功进封扶风郡公。八月,宇文泰兵败河桥。降将赵青雀趁机在长安作乱,以致西魏政局不稳。王罴打开城门,对城中士卒道:“我奉命镇守河东,要以死报效朝廷。你们若有别的企图,可以来杀我;如果有谁担心守不住城池,我也任由他出城。能够和我同心的,可一同固守。”城中将士见王罴坦诚相待,都无二心。不久,宇文泰回军,平定赵青雀叛乱,又征拜王罴为雍州刺史。
540年,柔然进犯,前锋抵达豳州。右仆射周惠达担心柔然深入,于是征调兵马守卫京城,并在大街小巷挖掘壕沟陷井,又叫王罴到长安商议对策。王罴拒绝赴命,对使者说道:“如果柔然攻到渭北的话,我王罴自会率军击败他们,不用劳烦国家的兵马。为什么要使京城人心惶惶?这完全是周惠达这小子怯懦造成的。”不久,王罴又还镇河东。
541年,王罴在河东去世,追赠太尉、都督、相冀等十州刺史,赐谥为忠。王罴待客
朝廷曾派使者见王罴,王罴设宴款待。使者把薄饼比较硬厚的边缘撕去,只吃中间松软的饼瓤。王罴道:“耕种收获,耗尽人力,蒸煮加工,用力不少,你这样吃法,恐怕是不饿。”命随从将饭肴撤走。
王罴曾经与一位客人吃瓜,客人把瓜皮削得很厚,把瓜肉都削去不少。王罴很不高兴,等到瓜皮落到地上,就从地上拣起来吃。客人非常惭愧。
每次宴会,王罴都亲自称量酒肉,分给将士。当时的人虽推崇他为人公允,但却都嘲笑他做事琐碎。王罴的后人
儿子:王庆远,西魏直阁将军。 儿子:王明远,北周司金上士。
孙子:王述,王庆远之子,隋朝柱国、龙门郡公。
孙子:王寿,王明远之子,隋朝州都七职主簿。人物评价
令狐德棻:王罴刚峭有余,弘雅未足。情安俭率,志在公平。既而奋节危城,抗辞勍敌,梁人为之退舍,高氏不敢加兵。以此见称,信非虚矣。至述不陨门风,亦足称也。
李延寿:① 罴举动率情,不为巧诈,凡所经处,虽无当时功迹,咸去乃见思。②
罴安于贫素,不营生业,后虽贵显,乡里旧宅,不改衡门,身死之日,家甚贫罄,当时伏其清洁。

王述别名王怀祖、王蓝田,出生太原晋阳,是东晋时期官员。他袭爵蓝田侯,担任过东晋卫将军、尚书令、会稽内史、扬州刺史、散骑常侍等职,在政清正严明,深得王导赏识。王述年轻时性格急躁,后来愈发柔和,人们赞其有涵养,但唯独与王羲之不和。公元368年,王述逝世,追赠侍中、骠骑将军等,谥号为简。人物生平
早年经历
王述年幼丧父,侍奉母亲享有孝子之名。安于贫困,节俭持家,不追求名誉和官爵。性格沉静,宾客们常纵情辩论,异端邪说并起,而王述却静静的不发一言。年少继承父亲的封爵。
年至三十,还未出名,有人说他痴呆。司徒王导以本族门中之人召为中兵属。王述求见时,王导别无他言,只问江东的米价。王述瞪大两眼不予回答。王导说:“王掾不痴,人们为何说他痴呢?”平常见王导发言,满座宾客无不赞美,王述正色道:“人非尧舜,岂能做到事事都对!”王导和悦地向他道歉,对庾亮说:“王怀祖清高尊贵,简朴刚正,不比其祖、父差,只是心胸稍欠开阔而已。”
劝说庾冰
咸和九年,琅琊王司马岳获授骠骑将军,召王述为功曹,出任宛陵县令。太尉、司空频频征召王述,又任命为尚书吏部郎,皆不应召。就任庾冰征虏长史。其时庾翼镇守武昌,因为屡次出现妖怪,又加猛兽闯入府第,便打算迁移驻地以躲避凶兆。
王述给庾冰写信说:“闻说安西将军准备将驻地迁至乐乡,不知这是为国家打算呢,还是个人的感情用事呢?如果说是为国家打算,那么乐乡离武昌千余里路,数万之众仓悴迁徙,重建城堡,无论是国家还是个人,都将受辛劳搅扰之苦。即使乐乡确系要害之地,适宜进驻,仍须考虑迁徙的烦劳,权衡二者的轻重得失,何况乐乡并非今日的要害之地呢!当今强胡猖獗,正该蓄精养锐,而无故迁动,乃是自寻失误。再加上移镇乐乡,从江州逆流而上供给军需,需行数千里,将使劳役倍增,疲惫困顿于路途。武昌实为镇守江东的中心之地,不只是抵御上游之敌而已,遇紧急军情,容易快速赴告京师。如果迁至乐乡,远在西部边缘之地,一旦江东有难,将无法救应。朝廷派得力将佐镇守四方,本当占据要害之地,造成内外有利形势,使伺机而动的强敌无从下手。若是出于厌恶妖异的感情,可天道幽远,鬼神难测,妖祥吉凶,谁知其中的缘由!所以达人君子依正道行事,不因感情上好恶而误事。从前秦朝忌讳‘亡秦者胡也’的预言而大修长城,结果给刘邦、项羽以可乘之机;周宣王厌恶‘厌木弧亡周’的歌谣而焚弃弧矢,结果却造成了褒姒乱国。此事也是如此。纵观古今,考察前人的事情,盲目迷信妖异而招致速败的,大概为数不少。去邪避祸之道,如果不是很清楚,就应该依照事情的至理,考虑国家的大计,这样天下才会幸运平安,美名可保。倘使安西将军决心已定,不能安心镇守武昌,那么也只能就近迁徙到夏口,这实为下策。迁徙乐乡的举动,普遍认为不可。希望将军为国家着想,对此举必须慎重审察。”
其时朝廷的议论也不同意此举,庾翼便停止了移镇。 仕途变迁
王述出任临海太守,升为建威将军、会稽内史。理政严肃公正,终日清静无事。因母亲去世离职守孝。服孝期满,代替殷浩为扬州刺史,加封征虏将军。初上任时,主簿请示避讳事宜。王述回答说:“亡祖和先君,名扬海内,远近皆知,只须亲族内部避讳,其余的人无须避讳。”不久朝廷任命他为中书监,王述坚决辞谢,经年不就职。又加封征虏将军,晋升都督扬州徐州之琅王牙诸军事、卫将军、并冀幽平四州大中正,扬州刺史不变。不久又迁为散骑常侍、尚书令,将军封号如故。
王述每尝接受职位,不作假意推辞,如有推辞,一定不会接受某一职位。此次任职时,儿子王坦之劝谏,认为依照常例应该谦让。王述道:“你认为我不胜任吗?”王坦之说:“不是。只是辞让可以传为美谈而已。”王述说:“既然能胜任,为何要辞让!人都说你比我强,肯定比不上我。”王坦之做桓温的长史,桓温打算为儿子向王坦之求婚娶他的女儿。王坦之回家看望父亲,王述宠爱王坦之,虽然已长大成人,仍让他坐在自己的膝盖上。王坦之说明了桓温的意思。王述大怒,猛地推下王坦之,说:“你竟痴呆了吗?岂可害怕桓温的脸色而将女儿嫁给武夫!”王坦之便以别的理由推辞了桓温的求婚。桓温说:“这不过是因为你父亲不肯罢了。”于是婚事告吹。简文帝常说王述才干虽不突出,但凭真诚直率便足以匹敌于人。谢安也十分赞佩王述。
力阻迁都
隆和元年,桓温平定了洛阳,建议朝廷迁都洛阳,朝廷忧惧,准备派遣侍中劝阻桓温。王述说:“桓温不过是想虚张声势威慑朝廷而已,并非真心想迁都。只管依从他,自然不会真去做。”迁都之事果然没有行动。桓温又建议迁移洛阳旧宫里的大钟及钟架,王述道:“永嘉时为强胡所逼,暂时定都江东。如今正要平定天下,返还旧都。即使不还旧都,也理应先改迁先帝园陵,不应先张罗钟..之事。”桓温终因无法驳倒他而作罢。
去世
太和二年,因年近七十,上书请求退职,说:“臣的曾祖父魏司空王昶写信向文皇帝表白说:‘从前与南阳宗世林同为东宫官属。宗世林少负美名,为州里人士所敬重。及至年老,勤奋自勉,惟恐被朝廷废弃不用,时人都讥笑他。若上天垂恩,让臣延寿于人世,愿辞官归隐,不愿效法宗公迷恋仕途的行为。’情辞慷慨,对迷恋仕宦者甚为鄙薄。虽是书笺,实为训诫。臣愧居尚书令,身患疾病,不能再行礼敬之事,怎可以处理公务。日复一日,而年迈体衰,疾病经久难治,永无再瞻仰华幄的期望。恳请朝廷允许我遵奉先人训诫,告老还乡。”朝廷不许。王述竟卧病不能上朝理事,三年后病逝,终年六十六。
王述去世后,朝廷追赠为侍中、骠骑将军、开府,谥号为穆,因避穆帝的讳,改为简。其子王坦之承袭封爵。王述子女
王述王坦之

王坦之,王述长子,嗣子,东晋重臣,曾与谢安在朝中抗衡桓温,桓温死后与谢安一同辅政。历任中书令、徐兖二州刺史等职。
王处之,王述子。 王袆之,王述幼子,中书侍郎,娶寻阳公主。
王荃,王述女,嫁谢万。王述与王羲之王导
王述年轻的时候脾气是比较暴躁,但后来渐渐谦和温顺,也越来越有名气和声誉,但对于素来看不起他的王羲之而言,就不是那么高兴了。后来,王述的母亲去世,当时他离职回家处理丧失,而王羲之则代替他担任会稽内史,虽然声称要去吊唁王述的母亲,但都没有去。有一次,王羲之路过王述家门口,但当王述去迎接他时他却离开了,一次凌辱王述,二人于是矛盾越来越深。之后,王述升任扬州刺史,上任时也没有去拜访王羲之,甚至让人检举王羲之治理不严,逼得王羲之只能辞职。
相比于跟王述关系很差的王羲之,王导倒是很看重王述。
当时,人们聚会都争相拍王导马屁,只有王述坐在角落里感叹道:“王导不是尧、舜这样的圣人,哪里能事事都对啊。”王导听后非常赏识他。
王述家境贫寒,曾收了别人不少馈赠,后来被州司所查出,王导就劝他:“你是名人之子,不用担心没有俸禄,不要做收礼这种事。”但王述却说:“满足了自会罢休。”时人都说他心胸不豁达。人物评价
《晋书》:“怀祖鉴局夷远,冲衿玉粹。”
王导:“怀祖清贞简贵,不灭祖、父,但旷淡微不及耳。” 谢安:“掇皮皆真。”
司马昱:“才既不长,于荣利又不淡;直以真率少许,便足对人多许。”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