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高平西李门墓地发现春秋战国和汉代墓葬,山东济南历城院后遗址发现汉代聚落遗址

  为配合太焦高铁建设项目,山西省考古研究所太焦高铁考古队对晋城市高平市西李门墓地开展了抢救性考古发掘。

  为配合济青高速铁路建设,经国家文物局批准,由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济南市考古研究所、历城区文物局联合组队,于2016
年5 月下旬至7 月初,对济南历城区院后遗址进行抢救性考古发掘。

图片 1

 

 

新疆比孜里墓地墓葬出土的蜻蜓眼玻璃珠

  西李门墓地位于高平市河西镇西李门村西台地,当地老百姓俗称此地为“大部落地”“西岭上”。台地西边紧邻二广高速,北接陵侯高速,南部以河西镇至石末乡的县乡路为界,东部至西李门村西南北一线。太焦高铁规划线路由北向南经过台地东边缘。经调查和勘探,墓地所处台地本为一处新石器时代的遗址,遗址面积约20
万平方米,地表和断面上可见文化层和灰坑、窑址等遗迹,采集到仰韶文化庙底沟时期及龙山文化时期陶片、石铲、陶环、石环等遗物。两周以后台地东部成为一处大型墓地。

  遗址简况

 

 

 

  据了解,比孜里墓地是近年来塔里木盆地南缘一处重要的考古发现,该墓地位于和田地区洛浦县山普拉乡比孜里村东南方向的戈壁滩上,墓地共发掘40座墓葬,出土了大量随葬品,比如木盘、木桶、陶器、纺织品、弓箭、眉笔、眉石等。

  考古队在铁路线路涉及的发掘区内发现墓葬24 座,其中春秋至汉代墓葬16
座。均进行了完整揭露和发掘。
 

  院后遗址(又称董家遗址)位于济南市历城区董家镇董家村东北、院后村西南。2010年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时发现。遗址平面形状呈圆形,径长约150米,面积约1.8万平方米。遗址位于小丘之上(当地村民称无影山),中部地势高,周边呈斜坡状,高差可达4
米左右。现地表种有小麦、果树等植物。遗址范围内有多处取土坑,局部区域原始文化堆积遭到严重破坏。遗址西半部尚保留部分文化堆积。本次发掘即在西半部进行。

 

图片 2
 

 

  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副研究员胡兴军结合史料分析,墓葬中头戴花环的葬俗、各类玻璃珠等饰品,属于希腊、罗马文化元素,木梳、木篦、奁盒等可能来自中原汉文化地区,它们的出土反映出地处丝绸之路南道上的和田,在汉晋时期贸易繁盛,东西方文化在此碰撞与交汇。

  春秋墓葬

  根据遗址保存现状,考古队经调查和勘探,东西向布两排5×5 米探方12
个,加之由于需要扩方,实际发掘面积320平方米。在工作中,严格按照《田野考古工作规程》进行考古发掘工作。此次发掘共发现汉至宋元时期的灰坑21座、窑址1个、墓葬1
座。出土遗物有陶器、石器、铜器、铁器、骨器等。
 

 

 

图片 3

  另据史料记载,比孜里墓地所属洛浦县,汉晋时期属西域于阗国范围,这里地处丝绸之路南道要冲,曾是西域南道中国势最强的国家之一。公元前二世纪(西汉时代),尉迟氏建立于阗国,于阗国在西汉时期,人口曾达1.93万人,全国有3300多户,战士2400人。(文/记者
赵梅 图/通讯员 胡兴军)

  春秋时期墓葬两座。编号M7、M9,墓葬形制均为土坑竖穴墓,规模较小,且墓口略大于墓底,葬具一椁一棺,葬式均为仰身直肢,出土陶鬲、陶豆、陶盆、陶杯等日用陶器。M7
出土随葬品有陶鬲1、陶盖豆1、陶盆1、骨笄1,M9
随葬品组合为陶鬲1、陶盆1、陶杯1。

  地层堆积

 

 

 

(原文标题:比孜里墓地出土文物 再现丝路南道繁盛
 原文刊于:《都市消费晨报》2017年9月11日第B004版)

  M7
墓葬形制为竖穴土坑墓,平面形状呈长方形,墓壁为直壁,表面粗糙,未修整。墓口长260、宽150
厘米;墓底长260、宽150
厘米,墓口距墓底深180厘米。墓内填土为红褐色花土,土质较硬,经夯打。M7葬具为一椁一棺,棺平面形状呈长方形,挡板包梆板,榫卯结构,椁盖板灰迹保存较好,共9
块,横向排列,椁盖板长210~230、宽20~30 厘米;棺盖板灰迹保存较好,共3
块,为纵向放置,棺盖板长190、宽14~20
厘米。棺内人骨一具,葬式为仰身直肢(下肢微曲),保存较好,头向北、面向上。根据墓葬形制及出土器物,推断为春秋晚期。

  以T0104 北壁剖面为例介绍遗址的地层情况:

 

 

 

  战国墓葬

  第一层:厚15~20
厘米,浅灰褐土,质松软,结构较疏松,夹杂农作物、树根等,为耕土层。

 

 

  战国时期墓葬9 座。除M22
为土坑洞室墓外,其余墓葬形制均为土坑竖穴墓,且墓口均大于墓底。墓口长约3.5~3.8
米,宽约2.2~2.7
米,深度平均2.8~3.6米。葬具均为一椁两棺,葬具痕迹保存较好,葬式均为仰身直肢,人骨上肢两边尺骨桡骨交叉置于盆骨处。随葬品主要是陶器,仅有个别墓葬出土铜带钩、玛瑙环等小件,陶器组合以陶鼎2、陶盖豆2、陶壶2、陶盘1、陶匜1
等为主。

  第二层:厚11~14
厘米,黄土,质较硬,含唐至宋元时期陶瓷片,为扰乱层。

 

 

  M22 墓葬形制较特殊,由竖穴式墓道和洞室两部分组成。

  第三层:厚24~36
厘米,深灰褐土,较软,主要出土汉代遗物,以汉代遗存为主,亦含少量龙山文化、岳石文化、商周遗物。

 

 

  墓道位于墓室北部,口明显大于底,四壁斜直,墓道西北角有两组半圆形脚窝。洞室位于墓道南部,与墓道在一直线上,且底部略低于墓道,洞室口与墓道南壁宽度相同,洞室口残留有3
个柱洞痕迹,推测原有木质立柱封堵洞室。洞室内东西南三壁紧贴墓壁有白色木板灰痕,推测应为椁板灰,葬具一椁一棺,棺内有人骨一具,仰身直肢。随葬品放置于洞室口,有陶钫2、陶鼎2、陶盒2、陶壶2、陶罐1,其中陶鼎、陶钫、陶盒表面有红、白、黑三色彩绘云气纹。

  第四层:厚20~24
厘米,红土,较硬。包含周、汉陶片,该层只在少数探方存在。

 

 

  M2
墓葬形制为竖穴土坑墓,平面形状呈长方形,口底相同,墓壁为直壁,墓壁粗糙,墓口长294、宽202-224
厘米;墓底长294、宽202~224 厘米,墓口距墓底深200
厘米。墓内填土为红褐色花土,土质较软,未夯打。M2
葬具为一椁一棺,棺平面形状呈长方形,挡板包梆板,榫卯结构,椁盖板和棺盖板保存极差无法清出,椁长238、宽136~158
厘米;棺长190、宽66 厘米,棺立板厚5 厘米、椁挡板厚约8
厘米。棺内人骨一具,保存较差,葬式为仰身直肢,头向北。M2 出土随葬品共12
件,其中陶壶1、陶罐1、陶釜1、陶簋1、铜铃3、玛瑙环1、串饰一组。串饰由铜环、骨饰、滑石珠、玛瑙环等组成,保存较差。

  第四层下为生土层,质较硬,红土。结构较为紧密。发现的遗迹均打破该层,土质含有少量原始石块,土质纯净,无包含物。

 

 

  汉代墓葬

  汉文化遗存

 

 

  汉代墓葬5 座。除M24
外均为土坑竖穴墓,墓口与墓底同大,葬具为一椁一棺,葬式为仰身直肢,随葬品以陶器为主,多为陶壶或陶罐组合。

  共发现墓葬1 座、灰坑18 个、灶1 个、沟1 条。

 

 

  M24
为土坑竖穴偏洞室墓,墓道与洞室东西并列,墓道为长方形竖穴土坑式,洞室位于墓道西侧,葬具为一棺,出土随葬品有陶罐2、琉璃质耳瑱1
组(2件)、铜带钩1。

  墓葬M1,位于T0103
东北部,原为瓮棺葬,陶器塌落后呈瓮形。墓葬为东西向,方向91°,东西长75、南北宽45、深30厘米。墓内包含婴儿头盖骨、粮食等。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