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鸡西周墓葬新进展,山东黄岛土山屯汉墓发掘出土千件文物

图片 1

  近日,记者从黑龙江省文化厅获悉,于今年6月开始的穆棱市泉眼河南遗址抢救性考古发掘目前取得新成果。

  一段深埋地下2000年的历史真相,随着一座座大墓的发掘重见天日;一个汉代堂邑县令的神秘身份,随着罕见木牍和印章的出土,被慢慢揭开神秘面纱……从去年开始,为了配合建设施工,青岛市文物保护考古研究所联合黄岛区博物馆,对黄岛区内土山屯汉代墓群,进行了考古发掘,给考古人不断带来惊喜。尤其是今年3月开始至今,发掘70多座墓葬,共出土1000多件珍贵文物,像公文木牍等文物还是首次发现。还有发掘的数座琅琊墩式封土大墓更为罕见,其墓葬形制和葬制、葬俗特殊的战国晚期至汉代古墓葬,对研究墩式封土大墓的演变发展和传播路径等具有重要价值,为研究南北文化交流和青岛古海上丝绸之路提供了资料。

 

 

 

图为宝鸡市石鼓山西周贵族墓出土的青铜器。新华社发  

  泉眼河南遗址位于穆棱市穆棱镇泉眼河村南约250米。该遗址为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时发现。2017年6月始,黑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组建考古队对该遗址进行正式的抢救性考古发掘。

图片 2
出土的汉代玉带钩

 

 

图片 3

   
从昨天到今天,陕西省宝鸡市西周早期贵族武士墓葬发掘进入大型器物整体提取阶段,它们保存完好、图案精美、纹路清晰可见。三件大型青铜礼器提取时,意外发现刻着精美的图案和铭文,让现场考古专家惊喜连连。

  在该遗址发掘I区,出土了陶器、石器等文物标本100余件。据出土遗物的文化特征分析,初步推断I区遗迹属汉魏时期文化遗存。II区发现人工垒砌的石块堆积遗迹1处,出土及采集的石器标本共计500余件。石器种类包括石核、细石叶石核、石片、石叶等,属于我国北方地区小石器工业类型,年代属旧石器时代晚期阶段。

精美的漆器

    青铜罍上发现亚形方框图案和铭文“父”“乙”两字

 

图片 4

   
今天上午,考古人员在提取北侧壁龛上的一件青铜罍时,透过器物上的豁口,发现器物内部的侧面有一个亚形方框图案,图案旁刻有铭文。现场的陕西省考古研究院王占奎研究员告诉记者,图案底色鲜艳,考古学上叫“孔雀蓝”,图案上左边是“亚”,右边是“羌”字,上面是脖子被一根绳子拴着的羊头,下面有个脚,而其左侧是表示出行、出走的字符。他说,图案旁的两个文字是“父”和“乙”。

  此次对I、II发掘区所含汉魏时期与旧石器时代晚期文化遗存的揭示,对于初步构建穆棱河上游地区不同时期考古学文化的编年体系,以及深入开展该区域文化谱系、生业方式、生态环境及人地关系等方面的综合研究,具有十分重要的推动作用。

考古队员在清理出土的器物

   
王占奎说,“父、乙”是人名,这是商代人的传统,一直延续到西周时期,但姬姓周人不用这个。他说,让人费解的是,图案中的“亚、羌”表达何种意思尚无从定论。现场专家告诉记者,青铜器是体现等级制度和贵族身份的重要标志,根据目前和以往发掘来看,这个墓葬应当是一个高等级武士墓葬,而宝鸡市石鼓山墓葬区可能是西周时期姜戎的聚落遗址。此次在墓中提取的“高领袋足鬲”,是商周时期流行于陕西关中西部地区的器物,最早发现于宝鸡斗鸡台。宝鸡市考古所所长刘军社说,宝鸡及其以西地区在商代时就是羌人居住的地方,而姜姓人就是羌人的一支。根据考古发掘和文献资料,证明以“高领袋足鬲”为代表的这支人就是姜姓人。大部分专家认为,墓中出土的这唯一一件陶鬲是姜戎人的典型器物,但也有专家认为,它应该是姬姓周人使用的器具。

 

图片 5

    祭祀用的青铜器“深腹盘”有“臣、癸、先”三字铭文

(原文标题:穆棱河流域考古再添新成果
 原文刊于:《黑龙江日报》2017年9月13日第02版)
 

土山屯汉墓群航拍图

   
今天,在提取青铜器“提梁卣”时,考古人员发现里面有酒一类的东西,在提取另一件器口有豁口的“提梁卣”时,发现里面有形状像烟斗的小勺子,这是当时用来舀酒的工具。在提取一件倒扣在地的盛水器“深腹盘”时,发现器物底部清晰刻有图案和文字。这件器物几天前曾是令人琢磨不透的“怪物”,因为它像簋又不是簋,像盘又不是盘。北大中国考古学研究中心主任徐天进教授鉴定认为,它是一件商代铜盘,用来盛水。后来专家们统一意见,它应是祭祀用的器物。在一个青铜甗上也发现了铭文“万”,宝鸡市考古所所长刘军社认为,“万”字也许代表的是姜戎族分支部落。

责编:李来玉

 

   
王占奎认为,深腹盘图案部分应该是族徽,是家族的形象标志,而后面三个文字分别是“臣”、“癸”、“先”,可能是个人的私名。有专家推测说,“臣”、“癸”很可能是这件器物主人的生卒日期或庙号,而“先”应该是一支部落的姓氏;也有专家认为,“臣”、“癸”很可能是器物主人名字,“先”应该是国族名;有人认为,“臣”可理解为普通百姓,也可是王室君臣,“癸”应该表示一种排序和顺序,而“先”则应是一个小部族的姓。这个族徽和三个文字组合在一起,它们之间有无关联和寓意?王占奎说,现在还无法断定,也不能从这些铭文和族徽上判断出墓主人的身份,“这些铭文和族徽很有可能是铸造时就铸上去的,铸造这个器物的人,不一定是使用人,也不一定是墓主人,但肯定是有商文化传统背景的人。”

  汉墓群出土上千件文物

    青铜重器铸造地可能在安阳的殷墟

 

   
专家介绍说,墓葬中的这些青铜重器,从花纹和器物形状看,均具有商代青铜器的特征。西周的墓葬中为何会有商代铸造的礼器呢?北大中国考古学研究中心主任徐天进教授认为,最大可能性就是灭商之后缴获的战利品,至少有一点可以肯定,有相当一部分铜器是在安阳殷墟铸造的,因为几年前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曾在安阳发掘了商代的铜器作坊,发现了好多陶范与陕西早期的铜器形制花纹一样。

  黄岛区依山面海,曾以琅琊郡、琅琊港、琅琊台而闻名于世,是“琅琊文化”重要的发祥地和传承地。土山屯墓群,是黄岛区区级文物保护单位。去年开始,为了配合项目施工,这处深埋于地下2000年之久的汉代墓葬,终于随着考古发掘的不断推进重见天日。

   
考古人员提取了一个带有牛头纹饰的当卢和20件名为“节约”的马器。当卢是放置在马鼻子与额头部位交接处的饰品,一角残损,大约15厘米高,三个相同的精美兽面纹饰纵向一字排开。王占奎认为,这些兽面纹饰是牛头纹,牛是祭祀中非常重要的祭品,有牛就是大型祭祀。

 

   
人们常说的“节约”一词,实际上是引申出来的,从此次发掘来看,它最初是指马具的一种配件,被提取出来的“节约”中间均为空心。“马具上有很多带子相互交叉,为了固定带子,须在两条带子交叉处放置捆绑带子的配件,这种配件就叫‘节约’。”王占奎解释说,这个“节约”是节制、约束的意思,古代将马使用的缰绳或皮条从中而过,以此起连接作用,使缰绳和皮条连为一体,达到控制马的目的。 

  解密一座满覆封土的古墓,一种迫切探寻神秘背后的意愿,让所有考古队员兴奋不已。为了弄清一段历史真相,考古人员对这里的每一座墓葬,都非常认真细致,哪怕每块古碎砖瓦片,都不会放过对历史真相的“考问”。考古发掘期间,早报记者曾先后多次来到考古现场进行探访,感受这次考古发掘所取得的辉煌成果,为青岛的历史增添了新的内涵。诸多新发现的“历史印迹”,在古老的海上丝绸之路中,成为青岛又一张文化名片。在发掘现场,大大小小的墓葬分布在一座小丘陵之上,面朝大海,环境非常优越,可见古人选择墓地十分讲究。

 

  “去年以来,先后两次共发掘古代墓葬170多座,其中汉代墓葬就有140多座。”土山屯墓群考古队执行领队彭峪介绍,土山屯墓群的墓葬形制主要为“墩式封土墓”,汉代时期这种墓葬类型主要流行于鲁东南沿海及江浙地区,主要随葬器物原始青瓷器也与江浙地区类似,这与山东其他地区的墓葬出土文物并不相同。经过半年多不断发掘,已出土珍贵文物近千件。其中包括形制多样的铜镜、毛笔写就的玉章、保存完好的毛笔、便服纱帽,还有铺在棺底、镶有金丝纹饰、有着类似金缕玉衣功能的“玉席”,以及大量原始的青瓷器、玉器和漆器碎片。

 

  印章揭开汉代县令身世

 

  今年盛夏,参与土山屯汉墓群考古发掘的10多名队员,时常因考古中的重要发现忘记了酷暑。其中最让考古人员兴奋难忘的,是一座堂邑令贵族墓葬。

 

  “许多墓葬发掘,虽然有文物确定了大约的时代,但很难确定墓主人的身份,但这次却让我们大开眼界,一些罕见的文物,让所有考古人员惊叹不已。带有铭文的器物揭开了墓主人的身世。
”青岛市文物保护考古研究所所长、研究员林玉海介绍,随着对这座墓葬的深入考古发掘,一个生活在2000年前的贵族子弟慢慢“复活”。而揭开此人身世的,正是墓葬内出土的一批珍贵文物。多份公文,三枚印章,还有签有名字的备用木制
“名片”(即后来的“名帖”),这些文物准确透露出了墓主人的身份。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