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和田洛浦县比孜里墓地两具木棺进行开棺清理,中国和乌兹别克斯坦考古学者联手揭开明铁佩古城的神秘面纱

  邾国故城遗址位于山东邹城市峄山镇纪王城村周围,地处峄山南麓,平面略呈长方形,面积约6
平方公里,城内中部为面积近17
万平米的高台,应是宫殿区所在,俗称“皇台”。根据《左传》等文献记载,公元前614
年邾国国君邾文公迁都于此,战国晚期邾国被楚国所灭。秦汉至两晋时期为邹县县治,北齐时迁至现邹城市区一带,该城址逐渐废弃。其作为都城和县城使用的时间长达1100
年(公元前614 至公元556
年)。遗址自清代以来不断采集出土重要文物,如秦诏版陶量、东周至秦汉时期陶文等。1964
年,中国社科院考古所山东队正式对该遗址进行了考古调查,1977
年列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2006 年列为全国文物保护单位。2012 至2013
年,在山东省文物局主持下对城址进行了普探和测绘。2014
年,国家文物局批准山东大学承担该城址为期十年的田野考古项目,2015
年春季山东大学进行了第一次考古发掘,2015 至2016
年还在城内进行了重点勘探和调查。

图片 1

  9月的费尔干纳盆地炎热干燥,沙漠和绿洲交错间,是二十余座神秘的丝绸之路古城。9月2日,中国·乌兹别克斯坦联合考古队的中方队员再次踏上了这片土地。这是他们到达乌兹别克斯坦的明铁佩遗址进行考古工作的第六年。2012年第一次来到这里时,他们是中国第一支走出国门的国家级考古队。

 

考古人员在用特制吸尘器清理木棺中的尘土。这口木棺的盖板和棺身由木制暗轴相连,可以自由开合。

 

  按照项目规划,2017 年3 月至7
月,山东大学文化遗产研究院和历史文化学院考古系对该城址进行了第二次发掘,发掘区选在“皇台”中部偏北,共布5×5
米探方19 个,发掘面积近500 平方米。出土遗存比较丰富,其中遗迹包括灰坑270
余个、沟渠10 条、房址8 座、水井4 眼,还有窑炉2
座等。出土大批遗物,其中陶器有鬲、盂、豆、罐、盆、瓦、瓦当、砖等,铜器有新莽铜器8
件,以及钱币、印章等。遗存的年代多数属于春秋、战国、汉代,另有少量北朝至隋唐时期遗存。
 

 

  明铁佩遗址位于乌兹别克斯坦安集延州马哈马特,是乌兹别克斯坦距我国最近的古城址,不仅地理位置重要,遗迹现象也十分丰富,被称为“丝绸之路活化石”。明铁佩究竟是不是《史记》与《汉书》中汉武帝为寻访汗血宝马派兵征伐的大宛国“贰师城”?它在古丝绸之路上与中国有过哪些联系?历史的勾连与共同的追问促成了这次国家间的联合考古。

图片 2

  近日,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工作人员对和田洛浦县比孜里墓地中两口木棺进行了开棺清理,这两口木棺形制罕见、葬式奇特,加上它们保存完好,具有展览价值,去年4月,被考古人员从比孜里墓地运回。

 

  新莽铜器出土情况

 

  勘探发掘古城城墙、主要道路、作坊遗迹等具体位置……5年间,中国·乌兹别克斯坦联合考古队创造了乌方几十年都没有实现的考古成绩。今年,他们计划对明铁佩古城的城防设施等古代遗迹进行进一步勘探。他们还期待着,能在遥远的明铁佩遗址中发现中国古丝绸之路的遗物。在联合考古队的发掘下,神秘的明铁佩古城正缓慢扬起它的面纱。

 

  两口木棺中,一口木棺可以自由开合,棺中有3具干尸,身着鲜艳的衣物,脸部裹有毛绣或丝棉的覆面,覆面下面有类似口罩一样的护颌罩,头部戴有花环,一具干尸的上衣还贴有亮闪闪的金箔;另一口形制相同的彩棺,是比孜里墓地中惟一一具彩棺,外壁图案极其罕见,一端画有表情诡异的人面像,一端画了一对大脚。

 

  新莽铜器出自3 号水井(J3),共有8 件,即诏版2 件、货版1
件、衡杆1件、环权4件。根据铭文可知,这批铜器的制作年代为新莽始建国元年,即公元9
年。3 号水井为圆形砖井,直径1.1(井坑直径2.3)、深11
米,错缝砌筑规整,大部保存完好。
 

 

  1 探寻《史记》中的“贰师城”

图片 3

  这两口木棺究竟封印了怎样的人类文明?它们能否解开汉晋时期比孜里先民的生存密码?

 

  2
件诏版形制大小基本一致,均为正方形,埋藏中因受挤压而略有变形,边长25.5~26.1
厘米、厚0.48~0.62厘米、重2659.5、2731.7克。正面中央均阴刻81字篆书铭文,竖行书写,排列规整,共9行,每行9字。根据已有研究,可初步释读为:“黄帝初祖,德帀于虞。虞帝始祖,德帀于新。岁在大梁,龙集戊辰。戊辰直定,天命有民。据土德受,正号即真。改正建丑,长寿隆崇。同律度量衡,稽当前人。龙在己巳,岁次实沈。初班天下,万国永遵。子子孙孙,亨传亿年。”

 

  “中方考古队员一般有十一二个人,包括四位研究员与七八名技师。如果加上临时到来的科技考古研究员,最多时达到十六七人。”中乌联合考古队中方执行领队、中国社科院考古所汉唐研究室主任朱岩石告诉记者,中乌联合考古是我国第一次国家间联合考古,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的这支考古队则成了乌兹别克斯坦境内最大的外国考古队。
 

 

  两男一女缘何同棺

图片 4

  1 件货版(暂名),也为正方形,略有变形。边长23.5~23.9
厘米、厚0.45~0.54 厘米,重2078.7克,比诏版略小而轻。正面阴刻7
字篆书铭文,分别为“黄金”“铜泉”“絮”“布”“帛”,其中“黄金”位于中央,其余分列四方。
 

 

明铁佩遗址内的大瓮遗存。
图片由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提供

图片 5

  8月24日,风和日丽,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后院,考古所副研究员胡兴军正审视一口翻盖式箱式木棺,这口木棺出土于比孜里墓地编号为M27的墓葬中,它的形制很独特,盖板和棺身由木制暗轴相连,可以自由开合,很像今天的笔记本电脑。在比孜里墓地,和它形制相同的木棺还有3口,但惟独这口木棺保存得最完好。

 

  铜权和铜衡共5 件,应为1 套。1
件衡杆,长条形,两端有下悬孔及上悬孔各1 个。残长120.5、宽9.6~9.7、厚3.2
厘米,重25.453
千克。右端残存61字篆书铭文,铭文内容及风格与诏版一致。从右端上悬孔的位置推测,另有约1.1
米残失,全长约合汉丈一丈。4
件铜权形制均为环形,大小有别,直径分别为6.7、9.7、16.8、27.5
厘米,重量分别为737.5、2224.7、7649、29775克,并分别刻有“律三斤”“律九斤”“律权钧重卅斤”“律权石重四钧”等计重铭文,由此折算汉斤一斤约合现在250
克(0.5
市斤)左右。另有“始建国元年正月葵酉朔日制”铭文,最大的一石四钧权还有81
字诏书铭文。

 

  《史记·大宛列传》第一次记载下了大宛国的城市“贰师城”,“宛有善马在贰师城,匿不肯与汉使”。随后的《汉书·西域传》中记载:“后贰师军击大宛,匈奴欲遮之,贰师兵盛不敢当,即遣骑因楼兰候汉使后过者,欲绝勿通”。《汉书·李陵传》中记载了征伐大宛的“贰师将军”李广利,“天汉二年,贰师将三万骑出酒泉,击右贤王于天山”。

 

  这口木棺在发掘现场曾被打开过,但是一年以后,当考古人员再次小心翼翼地开启它时,仍对它充满了期待。

 

  新莽铜器的年代与使用

 

  “对明铁佩是否就是大宛国贰师城的猜测由来已久,但我们还没有足够的考古学证据来证实这里就是贰师城。”朱岩石坦言,由于缺乏可靠的出土文献证据和出土遗物证明,联合考古队至今难以确定明铁佩遗址的身世和年代。

 

  木棺中的3具干尸紧紧叠压在一起,他们看上去神态安详,头部都裹着厚厚的覆面,身上的衣物虽已朽成布片和渣土,但色泽依旧鲜艳如新。

 

  3 号水井开口于遗址堆积第5 层下,根据出土物分析,第5 层属于汉代。3
号井又被10
号沟渠(G10)打破,此沟渠出土了王莽时期铸行的“货泉”。另在这批新莽铜器之下,出土了西汉陶罐、瓦当和汉初“半两”等。综合这些可以认为,3
号水井应建于西汉初期,到西汉末年的新莽时期,填入铜器等杂物而废弃此井,以掩藏铜器免于被发现,其历史背景很可能与新莽王朝末期的社会动乱有关。根据“始建国元年”等铭文信息可知,这批铜器应铸造于公元9
年。

 

  然而,在这样一支庞大而专业的考古团队的努力下,联合考古队依然成绩喜人。“乌方称赞我们用五年的时间,完成了他们几十年都没能实现的考古成绩。”谈及考古队的成果,中方考古队员艾力江骄傲地说。

 

  他们为什么会同时葬进一口木棺?他们是同时死亡?还是先后死亡葬进同一口木棺?这是一直困扰考古人员的一个谜,他们用毛刷和特制吸尘器,小心翼翼地清扫着覆盖在干尸衣物上的尘土,以期能从中找到破解这一谜团的线索。

 

  关于这批铜器在当时是如何使用的,结合已有研究初步推测,权衡1套5件的使用类似现在的天平称重,即衡杆两侧分别挂载铜权和货物,上悬孔(应位于完整衡杆的中部)用作称重时的支点,属于等臂式衡器。2
件诏版的使用,推测很可能是嵌于木制方形量器斛的外壁,木制量器已腐朽无存,但在资料整理时发现,与这批铜器同出的还有1件铜柄残件,长6.7厘米,内有木质残留,推测可能是木量器的附件。关于1件货版的使用方式,因为是第一次出土这种铜器,还有待深入研究。
 

 

  “在明铁佩古城,我们的勘探、发掘工作从未知一步步建立已知,从两眼一抹黑,一点点积累,到不断调整认识,终于取得了收获。”朱岩石表示,走出国境展开考古工作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联合考古从第二年起,技师们开始使用洛阳铲;第四年,考古队的勘探工作渐入正轨,他们识别了道路土、城墙土与周围土样之间微妙的区别;第五年,他们突破性地确定了东、西、南、北四面外城城墙:外城东西长约1600米,南北2300米,占地大约27万公顷。这一发现意义重大,它意味着,明铁佩一跃成为中古时期费尔干纳盆地内最大的古城遗址。在2016年的一次发掘中,联合考古队在外城东墙处发现了墓葬区,而考古墓葬年代将帮助确定明铁佩外城的最终使用年代。在今年的第六次联合考古中,联合考古队正致力于揭秘明铁佩古城外郭城的原貌。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