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蓝山五里坪古墓群考古发掘再获新成果,四川成都考古发现蜀汉皇宫可能在天府广场附近

图片 1

  自2017年6月开工以来,蓝山县五里坪古墓群发掘工作主要集中在两个区域(图一):一是湘江源皮具厂东部及南部古墓葬的清理发掘收尾工作;二是三蓝示范性幼儿园建设项目的考古勘探和发掘工作。现将收获简要介绍如下:

 
 “北靠葱茏丰茂的燕山余脉石鼓山,南临宽阔的大平原,东依蜿蜒而下的清水河,依山傍水处零落着几处屋房,布置得简陋但整洁。傍晚时分,男人狩猎、拓荒回至屋中,略施薄妆的女人才放下手中的纺线,来到灶前开始操持晚饭……生活虽然艰苦却也温馨。”这一幕并不陌生,因为在两千多年前的玉田县彩亭桥镇就曾上演。

石犀牛

 

 

 

图片 2

  历史就是如此,在一个个考古发现中显露真迹,传递着过往的讯息。

  作为三国时期蜀汉的首都,成都的三国遗存在全国名列前茅。刘备在成都称帝之后,皇宫位于何处?一直以来,大家都认为刘备的皇宫在武担山,然而成都市文物考古研究院的新发掘成果显示了另一种可能:蜀汉皇宫很有可能就在天府广场附近。

图一  发掘区位置示意图(上北下南)

 

 

 

  日前,唐山市文物古建研究所与玉田县文物管理所在配合京秦高速公路(津冀界至平安城段)建设施工而进行的考古发掘中,在玉田县彩亭桥镇四合桥遗址发现了战国时期浅地穴式单室和内外双室房屋。这是继唐山东欢坨遗址战国房屋之后的再次发现,其中内外双室房屋属唐山地区首次发现,填补了我市该时期房址研究的空白,丰富了本地区历史文化内涵。

  大量发现

  一、 湘江源皮具厂的墓葬发掘

 

 

 

  近日,记者跟随文研所考古队来到彩亭桥镇四合桥遗址,一访神秘的考古现场。

  涂朱瓦当和吉祥语地砖展现高贵等级

  湘江源皮具厂内发现的古墓葬位于五里坪古墓群的核心区域,该项目的考古抢救发掘工作2016年已经基本完成,2017年的发掘主要是在2016年尚未征地的区域进行。由于建设施工,原有地表的两座封土堆被毁,在工业园东部及南部共发现墓葬5座,已清理4座,另外1座古墓已被盗毁,且积水较深多,仍在清理中。

 

 

 

  配合基本建设

  史料记载,刘备“即皇帝位于成都武担之南”(武担山,位于今江汉路)。关于蜀汉宫城的位置,已故的三国文化专家罗开玉曾认为,刘备改建后的蜀汉宫城,应该在成都城外西北一隅,南面与成都城连为一体,借成都城的北门为宫城南门。

  5座墓葬均为竖穴土坑墓,有长方形和“刀”形墓两种。其中M351、M352位于同一封土堆下,为长方形土坑竖穴土坑墓,两座墓基本呈南北向,排列有序,随葬器物大致相同,基本为陶器,有鼎、罐、钫、釜等。两座墓随葬陶器器类、形制基本相近,可能为夫妻合葬墓,另M351墓底填土还发现有少量朱漆痕迹(图二)。M353为带墓道的竖穴土坑墓,长方形墓室较大且深,墓道朝南,上有4级台阶,随葬品均为陶器,位于墓道近墓室处,有陶鼎、罐、釜等(图三)。

 

 

 

  在高速公路开工前抢救文物

  2013年年初,在天府广场东北侧的四川大剧院建筑工地上,发掘出一只神秘的石兽,被市民称为最萌石犀。经考证,石犀制作年代距今约2000年,或为李冰治水时制作的,作镇水之用。

  从墓葬中出土的陶器可初步推测其年代大致为西汉晚期至东汉早中期。
 

 

 

 

  趟过一片雨后泥泞的庄稼地,戴着草帽的记者顶着烈日,在研究员翟良富的带领下,走近发掘现场。只见两个篮球场大小的场地被分割成30个整整齐齐的探方。暴晒之下,考古工作人员正蹲在探方内,耐心细致地使用手铲清理着被昨日夜雨冲刷过的遗址边缘。他们正在争抢时间——

  作为当年现场考古人员之一的易立介绍,在对四川大剧院古遗址展开的大规模发掘中,除了这只石犀,还发现了大量的汉代遗存,且所占比重最大。

图片 3

 

 

图二  M351朱漆

  经济飞速发展的当今,随之而来的是大规模的基本建设工程项目,却可能威胁到地下的文物。《文物保护法》明确规定:“进行大型基本建设工程,应组织从事考古发掘的单位在工程范围内有可能埋藏文物的地方进行考古调查、勘探。”
 

  在西汉时期的文化堆积层中,出土文物以绳纹瓦为主,陶器的数量很少。到了蜀汉至西晋时期的文化层,就发现了倾倒的石犀,以及混合掩埋的绳纹瓦、瓦当、铺地花纹砖和陶器等遗存,部分瓦当还存在正面涂朱的现象。随着考古的推进,考古人员还发现了南北残长39.5米、东西残宽22.9米的台基。这处基址由泥土夯筑而成,土质紧密,台基上还残存排列了3排的9个柱础坑。更让考古人员惊喜的是,工地还出土了五铢钱、太平百钱、定平一百、直百等钱币。

 

图片 4

 

图片 5

图为航拍的发掘现场。

  根据遗址地层,考古人员推测,这处建筑基址的修筑年代约在东汉末或稍晚,废弃年代则大约在三国末年,下限不晚于西晋。而建筑的性质,极可能是东汉末年或蜀汉时期的一处高等级建筑,甚至可能就是蜀汉皇宫的一部分。

图三  M353

 

 

 

  本着“既对文物保护有利,又对基本建设有利”的方针,配合在建京秦高速公路的建设施工,考古队于5月末进驻工地,首先对公路第三标段规划路基的两万多平方米进行了勘探,而后又紧张地开展了文物的发掘和保护工作,为工程建设争取了宝贵的施工时间。

  之所以作出这种大胆的推测,是因为在考古中发现了涂朱瓦当。据易立介绍,中国古代曾以朱色区别尊卑,涂朱瓦当在汉至三国时期的高等级建筑中使用比较普遍。此外,现场发现的大量铺地砖,不仅在踏面上模印了纹饰,还有“富贵昌”“爵禄尊”“宜宫堂”“寿万年”等吉祥用语。而在汉代,大型建筑的地面往往用砖铺砌,起到防潮、防滑以及美观等功效。

  二、 三蓝示范性幼儿园建设项目的考古勘探与发掘

 

图片 6

 

  然而在两万平方米的土地上,怎么才能知道哪里有古代遗址呢?翟良富介绍说,他们的勘探神器就是洛阳铲。将铲子垂直向下戳击地面,并逐渐挖出一个探孔,通过对每次带出来的泥土进行分析,从而判断地下是否有人类活动的痕迹。

富贵昌

  三蓝示范性幼儿园位于蓝山县塔峰镇五里坪村五里小学东北300米处的一处山岗上,紧邻205乡道,东南距离五里坪古墓群中心区约800米,该项目建设施工面积约20000平方米。

 

 

 

  勘探的过程非常辛苦,平均每隔2米就打一个孔,每次下铲只能挖深几厘米。翟良富比喻说,“考古就像翻书,只不过是从后往前翻。”通过勘探确定出挖掘的范围后,再根据土质、土色、包含物的不同,考古工作者就可以对土壤进行挖掘和分层了。

图片 7

  7月初对项目施工方开工清表过程中暴露的2座砖室墓进行了清理,并对初唐墓M355进行了宣传报道(详见我所官网《湖南省蓝山县五里坪村发现一座唐墓》)。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