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皇妃是如何伺候皇上的,大隋艳后萧皇后

“以前我侍奉男人时,他如果只用大腿压在我身上,我感到很累;他要是全身压在我身上,我却一点也不嫌重。”
说这话的人不是青楼女子,而是战国时期大秦国的王太后。听这话的对象不是嫖客,而是外国使节。讲这话的目的也不是总结床上的技巧,而是阐发外交的政策。
《战国策韩策》上所记录的这个片断,堪称中国所有严肃的历史着作中最不正经的文字。后世很多历史学家对这段记述表示出强烈不满。清代学者王士桢在其笔记《池北偶谈》中评价:“此等淫亵语,出于妇人之口,入于使者之耳,载于国史之笔,皆大奇!”
秦宣后以性交的体位来打比喻,可以说是信手拈来。但她所面临的外交困局,却根本不是这么轻松。
当时,楚国围困了它北面的韩国,韩国屡次向其西面的秦国求救,但秦国却不愿意施以援手。最后,韩国派出了一名叫尚靳的使者。尚靳把唇亡齿寒(这个成语出自《左传僖公五年》)的道理对秦昭王讲了一遍,意思就是韩国如果被灭,对秦国也没有好处。当时垂帘听政的昭王的妈妈宣太后,觉得这个尚靳挺有文化,就对他讲了文章开头说的话,原文是:“妾事先王也,先王以其髀加妾之身,妾困不疲也(意为“缺少不累”,双重否定);尽置其身妾之上,而妾弗重也,何也?以其少有利焉。今佐韩,兵不众,粮不多,则不足以救韩。夫救韩之危,日费千金,独不可使妾少有利焉?”
宣太后没受过教育,话儿有些糙;但理儿却不糙。其所言房中技巧实际上是现代物理学上的压强定理——压力与受力面积成反比,即当压力一定时,受力面积越小,压强越大。
可惜,宣太后毕竟不懂物理学,因此她没搞明白压强的原理。她打比方的意思是想说,相比于全身,大腿要小,但压在人身上却更有力。所以,可以用“小”的付出换取“大”的效果。这里犯了一个科学上的错误。因为不管是用大腿撑在宣太后身上,还是全身趴在宣太后身上,压力都等于她那男人的体重,是一定的,也就是说投入并没有变化;变化的是投入的形式和方法。用腿撑着的姿势受力面积小,压强自然大。但是,这无论如何不能推导出可以“少花钱多办事”的结论,而只能说“同样的投入可以有不同的结果”。所以,“少有利焉”的结果是可能的,但这与宣太后不愿“日费千金”的想法没有必然联系。
宣后是战国时期楚国人,《史记秦本纪》称其姓琇氏,但在《穰侯列传》中又称宣后的弟弟魏冉“其先楚人,姓芈氏”,芈是楚国的国姓。历史上习惯把宣后称为芈八子,这应该是宣后的号而非名。
芈八子似乎不是出身于楚国特别有权有势的家庭。这从她“八子”的封号上就能看出来。秦国后宫爵列八品,正嫡称后,妾称夫人,之下又有美人、良人、八子、七子、长使、少使之号,八子的身份并不高。而当时楚国是大国,如果是王室宗亲的女子嫁到秦国,断然不会享受这么低等的待遇。由此我们可以推断,这样一个没有背景的女子,不会是政治婚姻的媒介,所以她靠的应该是南方女子的姿色了。
芈八子嫁的人是秦惠文王,这位爷在位期间最大的政绩,是将曾经主持变法的商鞅五马分尸。秦惠文王主政二十七年,孩子也多,他死后太子继位,史称秦武王。尽管芈八子与先王有三个儿子,但秦惠文王一死,惠文后就开始收拾后宫里的小妖精,芈八子的儿子赢稷立马被送到燕国当人质。所以,以芈八子的境况,这辈子本来是没什么指望了,能善终已是万幸。但这时,一个意外的机会出现了。
秦武王身体倍儿棒,吃嘛嘛香,却不务正业,好角力。公元前307年的一天,他带着一群哥们跑到周王室所在的洛阳,要看看神州九鼎。周王室虽然名义上还是天子,但各诸侯早就不把他放在眼里了。周王室当时最值钱的家当,也就是这代表天下九州的九座宝鼎了。可秦武王却把宝鼎当杠铃,非要与人比试。他不知道,这鼎不仅重达千斤,而且是神器,最后武王在挺举时,髌骨被宝鼎压折,并导致严重内伤,当晚就在洛阳驿站里吐血而死。
秦武王仅仅在位四年,年纪轻轻就意外死亡。更要命的是,他还没有子嗣,王位只能由他的弟弟继承。这就激发出很多人的想象力和创造力。
改朝换代不过是一个人的事,但自古至今却都是天下最大的事情。道理很简单,这位“一把手”代表(至少是他自以为代表)了天下的人。正因为兹事体大,所以中国人在道德、法律等方面制度设计最严密的,就是一把手的更替。在正常情况下,它保证了王朝内换代的稳定。但意外总会给人带来惊喜,创造机会。
对于芈八子来说,她的老公惠文王一死,大秦国就跟他没什么关系了。但武王的突然死亡,却又让她看到了希望。本来,她的婆婆惠文太后和武王的嫡妻魏后,要立公子赢壮为接班人。芈八子却想拿自己的亲儿子赢稷来赌一把。
在这场赌博中,芈八子的同母异父弟弟魏冉投进了血本。当姐姐还在以自己身体侍奉秦惠文王时,魏冉就以自己身子骨效忠秦国了,而且他一直与燕赵两国保持不错的关系。在芈八子姐弟的策划下,在燕国为质的赢稷由燕赵两国出面,被护送回了秦国。由此,秦国开始了一场长达三年的王位争夺战,史称“季君之乱”。芈八子的胆识魄力在这场内乱中得以充分体现,加上这时已掌握兵权的魏冉的鼎力协助,最后姐弟俩在这场豪赌中胜出,赢稷继承王位,史称秦昭襄王。顺理成章,芈八子成为王太后,史称宣太后。
秦昭王即位时十九岁,按道理完全可以亲政。但宣太后不知是心疼儿子还是心疼权力,一直在后宫控制政权,开了中国历史上“垂帘听政”的先河。为了不致大权旁落,宣太后把大秦几乎变成了自己家乡楚国人的天下——他的异父弟弟魏冉被封为穰侯,她的同父弟弟芈戎被封华阳君,她的娘家族人向寿成为秦国的宰相,她的儿媳、昭王后自然更是楚国的公主了。在这种情况下,秦昭王想过“一把手”的瘾,恐怕也不容易。
朝政安排妥当,时年应该在三十六七岁的宣太后开始精心营造自己的后宫生活。最令人称奇的是,她的床上生活不仅仅是满足生理需要,于己有利,而且是真正把床变成了外交舞台,于国有助。本文开头所记述的宣太后“性交与外交”的比喻,不光是说着玩的,宣太后是真正的身体力行者。
位居中原西部的秦国本是戎狄之后,在秦国的西北方,有一支叫义渠的匈奴族部落。秦惠文王时,义渠名义上归顺秦国,但仍有自主行政权。公元前306年,秦昭王继位,按礼制义渠王前来朝贺。《史记匈奴传》和《后汉书西羌传》均记载,在这次朝贺后,宣太后和义渠王就好上了,他们还曾经生过两个儿子。
至于宣太后如何把外交搬到了床上,史书不载,但道理却不难理解。首先,芈八子替儿子夺位虽然刚获成功,但地位不稳,国内时局还在动荡,她急需要有力的帮手。即使不能帮忙,也绝不能再添乱。其次,义渠归顺于秦,基础并不稳固,加之刚刚即位的昭王年纪又轻,难于服众。这个蛮荒部落随时可能反叛,那秦国的麻烦就大了。所以必须要笼络住。第三,义渠王当时年轻力壮,加之又是匈奴异族,别有一番男人的情趣。这对于年轻守寡的成熟妇人,其诱惑力恐怕难以抵挡。如此于己于国都有利的事情,想不让它发生都不可能。
从这对姐弟恋(从辈分儿上“母子恋”都够了)的结果上看,他们在初期的交往是非常密切的,否则以宣太后的年纪,很难连生两个儿子。但这两个儿子的最后下落却都不详。“只讲耕耘,不问收获”,这也许是宣太后床上外交的原则吧。
宣太后以性交办外交的创意很成功,在她接下来长达三十多年的实际掌权时间里,义渠部落果然没有找秦国的麻烦。这样,秦国得以无后顾之忧,东征西讨,壮大国力,成为诸侯中的一霸。当然,这也从侧面说明义渠王对于这位为他牺牲色相的大姐姐是很仗义的。
但宣太后就没有那么仗义了。历史上几乎所有帝王身边女人付出的色相、情欲,都是为政治和权力服务的。公元前272年,宣太后实际执掌国政已经三十五年,她当年与义渠王暗通款曲的条件都不复存在时,这位年逾七旬的老太婆开始对三十多年的老情人下手了,情场就变成为战场。
《后汉书西羌传》称:“周王赧四十三年,宣太后诱杀义渠王于甘泉宫,因起兵灭之,始置陇西、北地、上郡焉。”《史记匈奴传》则记为“宣太后诈而杀义渠戎王于甘泉,遂起兵伐灭义渠。”“诱”也罢,“诈”也罢,反正义渠王是给骗来的。这一方面说明宣太后年老色衰之后,他们来往可能不很频繁了;一方面也表明义渠王对老情人还是心存感念的。
甘泉宫位于今天陕西淳化县城北甘泉山,现在仍存有汉朝甘泉宫的遗址,这里当时应该是宣太后的行宫。而义渠部落位于今天甘肃北部,两者的直线距离在五百里左右。义渠王能够承受长距离翻山越岭的劳顿,想来年龄也不会太高。所以我断定他当年与宣太后私通时,不过是个二十来岁的愣头青,这时的年纪应该不超过六十岁。
老情人相见,一个是六十老头,一个是七十老妪,不知是否还会忆起三十多年前的鸳鸯红帐。但可以肯定的是,这次是一番血影刀光。即使他们还曾躺在床上,那张床也从外交的舞台变成杀戮的刑场。
对于年老的宣太后来说,杀义渠王,是因为他的地盘比这个人更加有诱惑力。当位于甘肃宁夏一带的义渠领地全部被秦国收入版图后,秦国不再有任何的后顾之忧。
老迈的宣太后不再有以性交办外交的本钱,但她却有支配男人的更大本钱——权力。当义渠王仅仅是个男人时,她并不在乎,因为她的后宫里有很多供她享用的男人。这其中最着名者,叫魏丑夫。当然,从生理年龄上讲,这些男人应该不是她床上使用的工具,而是逗这位老太太开心的滑稽名伶。魏丑夫的名字就像一个专演丑角的戏子外号。
宣太后非常宠爱魏丑夫,总是让他陪伴左右。公元前265年,她病笃将亡时,还曾发出狠话:“为我葬,必以魏子殉!”魏丑夫听说老太太要让他陪葬,吓坏了,赶紧找大臣庸芮为他说情。
庸芮见宣太后问:“死者有知觉吗?”宣太后说:“当然没有。”庸芮接着说:“你还算明白。可既然死后无知觉,您为什么要把平生所爱的人,陪葬给没有知觉的死人呢?如果人死后有知,那么您的老公秦惠文王这几十年来,得积攒多少对您的愤怒呀。您到了阴间,补过还来不及,哪还有时间跟魏丑夫寻欢作乐?”这番话还真把宣太后吓住了,魏丑夫逃过了一劫。
庸芮敢对权倾一时的宣太后说这等阴毒、凶狠的话,一方面是宣太后已经行将就木,反抗不了了;更重要的是,这时的宣太后已经归政给儿子秦昭王,她已经没权力了。
《战国策秦策》载:“今义渠之事已,寡人乃得以身受命。躬窃闵然不敏,敬执宾主之礼。”据此说法,那么宣太后在杀死老情人、征伐义渠之后,就开始让儿子亲政了。这样,她垂帘听政的时间是三十六年。还有学者认为,直到公元前266年,秦昭王任用范雎为秦相,并采用他的计谋,将宣太后的党羽全部肃清时,秦昭王才算控制住了权力。按此说法,宣太后实际控制秦国政权长达四十一年。
公元前265年10月,同时用权力和男人滋养了大半辈子的宣太后病逝,终年应该是七十七、八岁,绝对的高寿了。
毕竟是自己的亲娘,从十九岁熬到六十岁,坐了四十多年冷板凳的秦昭王依然孝心可嘉,将母亲下葬在郦山,而且造了大批真人大小的泥俑和车马队伍作为陪葬。宣太后的长寿基因无疑遗传给了他,之后他又踏踏实实当了十五年的秦国“一把手”,直到公元前251年死去,名义在位时间长达五十六年。不要小看这位爷,他的曾孙就是千古第一帝——秦始皇嬴政。给嬴政开始打下统一中国基业的,实际是他的这位祖爷爷昭王和祖祖奶奶宣太后。

必发88手机版官网,:
宫中所谓侍寝,就是侍候帝王睡觉。这是嫔妃获得帝王宠幸的必由之途。因为嫔妃太多,帝王为了决定侍寝人选,嫔妃为了邀得宠幸,就发生了许多令今人匪夷所思的事。…

关于隋炀帝的皇后萧后,《说唐》语焉不详。


为了邀得皇帝临幸不择手段

但《说唐》对萧皇后的美,有过侧面的形容。《说唐》三十六回,李密随王伴驾,“魏国公李密随驾,此时乘了一匹轻骑骏马,在岸上观看龙舟。只见萧妃在龙舟内观览岸边风景,果然有天姿国色之容,闭月羞花之貌,不觉使人魂消魄散,称赞道:“世上哪有这般绝色的女子。”李密不住眼在岸上往船内观看”。这作为国公,一个美女也就罢了,看一次还不行,看了又看。而且这个女人是皇上的女人,这李密为此险些被砍掉了脑袋。不是美得不可思议,他不会不顾自己的性命。

·上一篇文章:我为慈禧整理遗体:是一具裸露的干尸·下一篇文章:揭秘中国历史上唯一童养媳皇后

清代的妃子列队等着皇帝临幸

清褚人获《隋唐演义》对于萧皇后的介绍比较齐全,结合正史,不妨介绍一下。

宫中所谓侍寝,就是侍候帝王睡觉。这是嫔妃获得帝王宠幸的必由之途。因为嫔妃太多,帝王为了决定侍寝人选,嫔妃为了邀得宠幸,就发生了许多令今人匪夷所思的事。

萧皇后是南朝梁明帝的女儿,公元570年出生于后梁国国都江陵。父西梁孝明帝萧岿,母张皇后。萧氏出生于二月,由于江南风俗认为二月出生的子女实为不吉,因此送由萧岿的堂弟萧岌收养。养父萧岌过世后,萧氏辗转由舅父张轲收养。由于张轲家境贫寒,因此本贵为公主的萧氏亦随之操劳农务。据说她出生时,当时着名的占卜奇人袁天罡仔细推算了她的生辰八字,得出结论是“母仪天下,命带桃花”。萧皇后以后的人生经历,似乎恰好印证了这八个字的正确。

骰子是一种赌具,在唐开元年间,曾被宫中称作『媒人』。原来,皇帝不耐烦为择妃侍寝而费神,就让嫔妃们掷骰子来定待寝者。风流天子李隆基的『蝶幸』法;亦类似于此。明皇让嫔妃们在头上插满鲜花,然后将亲自捉来的蝴蝶放飞,这个蝴蝶停在谁的头上,谁就能得到明皇的一夜之幸,另外,还有令嫔妃掷金钱以赌嫔妃的『投钱赌寝』法,使嫔妃们竞相扑捉流萤,以先得萤虫者受幸的『萤幸』法,有向嫔妃发射香囊,以中者得幸的『香幸』法等等。

萧皇后出生那年,北周杨坚接受静帝禅位而作了隋文帝。八年后隋军攻入建康,统一了全国。杨广在平陈战争中功绩显赫,为了表彰他,文帝除了给他加官晋爵外,还下诏天下名门世家将家中未出嫁女儿的生辰八字呈报朝庭,以便为年方二十一岁的杨广选择王妃。谁知挑来选去,唯独刚满九岁的萧氏女入选。独孤皇后对这位稚嫩可人的未来的媳妇十分喜欢,把她当成是自己的女儿抚养。聪明过人的萧氏女一点就通。四五年下来,她不但出落成一个明艳秀丽的小美人,而且知书达礼,多才多艺。
杨广当时驻守扬州,按朝规他每年进京朝觐一次,他见到萧氏一年年长成,出落得如此动人,他的心为之荡漾不已。隋文帝与独孤皇后商议决定,在开皇十三年杨广入朝时,为他和萧氏女完婚。这年杨广二十五岁,萧氏刚满十三岁。洞房花烛夜,杨广心花怒放地把娇羞万状的小王妃拥进怀里,也拥抱了无穷的希望。因为替他们合婚的人,曾经私下里向杨广透露说:“萧女命中注定要入主中宫,母仪天下。”萧氏既然要母仪天下,那么他这个作丈夫的不就是一朝天子了么?虽然晋王此时不是太子,但他觉得希望就在前方,因此他把萧妃视为自己命中的福星,对她珍爱备至。

必发88手机版官网 1

因为有了萧妃,杨广原本不妄想王位,现在就开始有计划地与大哥杨勇展开储位之争了。太子杨勇这时因冷落了皇后为他选定的太子妃元妃而宠爱云昭仪,引起了的母亲独孤皇后的不满。而杨广乘虚而入,故意在母亲面前极力装出一副和萧妃相互专一、恩爱的姿态,而聪明识体的萧妃也一本正经地与他配合。他们夫妻的一唱一和终于打动了独孤皇后的心,终于废除杨勇,把杨广推上了太子宝座。为了这一目标,这对颇有心计的小夫妻,在独孤皇后面前整整演了七年的苦情戏。

杨广登太子位一年后,独孤皇后因病而死。隋文帝摆脱了妻子的严厉约束,开始沉溺于酒色,无心管理朝政。从仁寿二年,太子杨广就开始握有实权了。隋文帝暮年入花丛,和宣华、荣华二夫人如胶似漆。那宣华夫人乃是陈宣帝的女儿,生得性格温柔,丰姿窈窕,真个有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隋文帝宠爱尤甚。隋主自此以后,日日欢宴,比独孤后在日,更觉适意。隋文帝曾心满意足地对两位美人说道:“朕老矣!情无所适。今得二卿,足为晚景之娱。”

但一个老头哪里能经得起这般折腾,很快就重病不起了。在病中,隋文帝还不能割舍二位美人,要她们陪侍在床,每天端汤喂药。而那些大臣们和太子杨广则只能陪在外殿,每日问安而已。

一日清晨,杨广来向父皇请安,在回廊遇到了风华绝代的宣华夫人,杨广不禁为之怦然心动。第二天,杨广又巧遇宣华夫人,更巧的是周围没有外人。杨广按捺不住色心,开始对宣华夫人动手动脚。由于宣华缺乏心理准备,奋力争脱而出,来见文帝。由于宣华脸红气喘,头发散乱,引起了病塌上奄奄一息的隋文帝的怀疑。经一再追问,宣华夫人才无奈地说出;“太子无礼!”隋文帝一听不禁火冒三丈,怒骂道:“畜生!何足以托付大事,是独孤皇后耽误了我啊!”说完,又一选连声地命令身边的近臣柳述、元严道拟诏,一面废掉杨广太子之位,一面招废太子杨勇入宫,准备复其太子之位。
在这危急关头,一直躲在门外偷听的杨广知道事情不妙,立即和自己的智囊团商量对策,一面将代皇帝拟诏的柳述、元严道逮捕入狱一面派派左庶子张衡到仁寿宫去谋害文帝,一面派人招废太子杨勇父子入京,以皇帝的名义赐死。事毕后,父皇新丧的杨广就在宣华夫人宫中度过了消魂的一宿。

第二天为文帝举哀发丧完毕,杨广换上冕服即位,即历史上最荒淫无道的隋炀帝。萧妃自然升为皇后,“母仪天下”成为事实。这时杨广三十六岁,萧皇后二十四岁。短短十几年间,杨广便将其父杨坚苦心经营数十年的大隋帝国折腾得摇摇欲坠。

隋炀帝觊觎已久的皇位终于到手,彻底露出了贪欢好色的本来面目。炀帝自登宝位,退朝之后,即往宣华宫,恣意交欢,任情取乐,足足半月有余。而当初萧后在东宫的时候,两个人朝夕不离,极相恩爱。而今立了皇后,反而连个面也见不着了。萧后开始以为他刚死了父亲,自己一个人独自守丧。后来打听得知,原来他夜夜在宣华夫人的宫里淫荡。萧皇后不觉大怒:“才做皇帝,便如此淫乱,将来作何底止?”于是便以将他父亲刚死就淫父亲的妃子的事情曝光相威胁,逼迫隋炀帝将宣华搬到宫外,希望以此逼迫他收敛自己的行为。
自从宣华夫人离开后,隋炀帝终日如醉如痴,长吁短叹。眼里梦里,茶里饭里,都是宣华。萧皇后见此情景,知道采取这种强行隔离政策并不能换回隋炀帝的真心,反而可能给自己招来祸患。为了自己着想,不如索性成全他们。“炀帝大喜,那里还等得几时,随差一个中宫,飞马去诏宣华”。

难辞炀帝执着之情,宣华夫人重施脂粉,再画娥眉,乘坐炀帝派来的七香车再入宫来。“自此炀帝与宣华,朝欢暮乐,比前更觉亲热。未及半年,何知圆月不常,名花易谢,红颜命薄,一病而殂。炀帝哭了几场,命有司厚礼安葬。终日痴痴迷迷,愁眉泪眼”。看到隋炀帝这个样子,萧皇后彻底灰了心,从此不再做恶人,处处顺遂隋炀帝的意思。两个人从此夫唱妇随,狼狈为奸。杨广花花点子多,萧皇后还能帮他更上层楼,大隋的江山在他们的手中变成了吃喝玩乐的工具,从此处于风雨飘摇之中。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