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京大学理太和城遗址考古开掘青铜时代遗存,日本首都世园会考古发掘完整魏晋家族墓

图片 1

  历时一年,位于延庆的北京世园会地下考古发掘已近尾声。北京青年报记者昨日从市文研所获悉,截至目前,世园会考古勘探面积达262万平方米,勘探发现古代墓葬1146座,已发掘1143座。6座魏晋时期的家族墓葬保存完整,这在北京的考古发现中非常少见。

  云南考古日前又公布了新的重要发现。此前,根据《太和城遗址考古工作计划》,2016年11月中旬至2017年1月下旬,云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会同大理州、市两级文物管理所对2015年勘探中发现的太和城遗址二、三号两处大型建筑遗存进行了考古发掘。日前,专家们公布了此次考古成果,初步认为这次发掘的主要收获是发现了在太和城遗址区域青铜时代已有人类生活居住和南诏国时期的宗教建筑遗址。

招果洞外景

    

 

 

  世园会紧邻地下文物埋藏区

  南诏是中国唐代西南边疆的一个地方王国,唐王朝于公元738年册封蒙舍诏首领皮逻阁为云南王,南诏政权由此建立,其管辖范围包括今日云南全境及贵州、四川两省与云南相邻的区域,西、南亦到今天越南、老挝、缅甸等三国与云南接壤的部分区域。南诏时期,佛教(密宗)传入南诏,逐渐成为南诏统治者推崇的国教,是南诏国最盛行的宗教。这一时期统治者大建寺庙,铸造佛像,佛教成了南诏统治者维护其统治的工具。
 

  8月12日,记者从贵安新区发掘现场获悉:通过对招果洞遗址考古发掘,获得大量旧石器时代晚期至新石器时代的器物。

    

图片 2
残石佛首 杨庆丽摄/光明图片

 

  北京世园会的工地为何变成了考古现场?世园会考古负责人戢征介绍,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和《北京市地下文物保护管理办法》的相关规定,从2014年开始,“旧城之外”占地面积大于2万平方米以上的基建项目,施工前都需要进行考古勘探。正是基于相关法规,市文物部门启动了对世园会施工现场的考古勘探工作。

 

   
专家认为,3.8万年前,在这里生活的应该是现代人,在人类演化谱系中被归为晚期智人。

    

  据负责领队发掘的云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何金龙介绍,本次发掘的两处大型建筑遗存发掘面积共2000平方米,其中二号建筑遗存发掘面积约1100平方米,三号建筑遗存发掘面积约900平方米。值得注意的是,在二号建筑遗存发掘区中南部南诏时期堆积层之下发现一处青铜时代的残圆形建筑石墙基遗迹,在附近的同一地层中出土青铜钺、青铜镞等各一件,表明青铜时代即有人类在太和城遗址区域居住生活,这为太和城遗址增添了新的文化内涵。

 

  北青报记者了解到,去年6月,市文研所先后对世园会区域内的谷家营村和李四官庄村进行了考古调查和文物资料搜集。“此前曾在谷家营村附近发现了唐代防御军防城副使张乾耀的墓,距离世园会2公里外的南菜园地区是北京市的地下文物埋藏区,世园会北侧的西屯村也曾经发现过大量的古代地下文物遗迹。根据周边多年的发现,我们初步判断这两处村址的地下应该有文物。”戢征说。

 

   
据称,招果洞内的部分发现,或能解答中国西南喀斯特山区文化发展序列的重大学术问题。

图片 3

  何金龙说,这次出土的文物主要出土于三号发掘区内,有汉晋时期纹饰残墓砖2块、南诏有字残瓦338片、南诏残花纹砖7块、残方砖21块、残绿釉砖2块、残陶鸱吻10件、残红砂石佛首1件、完整青铜鎏金杨枝观音立像1件、青铜金刚杵1件、残绿釉陶瓶2件、残绿釉陶碗1件、残黄釉陶盏1件、残灰陶盏1件、贴金箔夹砂陶片4小块、开元通宝2件、残滴水16件、残瓦当24件等。
 

 

空中航拍的魏晋家族墓葬群
供图/北京市文物研究所

 

    临水向阳山洞 古人类最喜欢

    

图片 4

 

  基于前期的考古调查,去年8月,世园会考古勘探发掘正式展开。截至目前,共勘探面积262万平方米,发现墓葬1146座,包括东汉、魏晋、唐代、辽金等砖室墓以及明清时期土坑墓,时间跨度约两千年;已发掘古墓1143座,出土了东汉时期的陶俑,清代的烟袋锅和玉饰等文物。

青铜鎏金杨枝观音
杨庆丽摄/光明图片
 

   
招果洞遗址位于贵安新区高峰镇岩孔村。该处独立的山洞,深约25米,洞口高4米,洞内怪石嶙峋。洞前,是一个大平坝,中间有一条小河蜿蜒流过,名曰麻线河。

    

  从地层来看,三号发掘区的1号房址被包含有南诏有字瓦的瓦砾堆积层覆盖,故其时代应为南诏时期。从打破1号房址的同一灰坑内出土遗物有残石佛首、青铜鎏金杨枝观音立像及青铜金刚杵等来看,1号房址为宗教建筑的可能性较大,因为这些遗物只可能是1号房址之物而不可能从别的地方专门送至于此集中扔弃于同一灰坑内。

 

  魏晋家族墓等级高保存完好

 

   
“有河、有坝子,山洞相对干燥,还向阳,这样的条件,都是古人类选择栖息地的重要条件。”贵州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一室主任张兴龙说。

    

  何金龙说,本次发掘揭露出的房与房之间无墙相隔、正房与厢房通透相连的1号房址大型建筑遗存为研究南诏时期的建筑提供了最新的考古资料;在1号房址内出土的青铜鎏金杨枝观音立像以前一般认为最早出现于大理国时期,而本次发现的该观音像与南诏风格的残石佛首共出,并且1号房址的时代为南诏时期,从而将该类观音像的出现时间提早到了至少是南诏晚期;1号房址四周还有相关的其他建筑遗存,也为下一步在该区域顺藤摸瓜进行考古工作提供了线索。

 

  在发掘的墓葬中,两片魏晋时期的家族墓葬群尤为引人关注。“北京地区的魏晋家族墓比较少见,1981年曾在顺义发现过魏晋家族墓,这次在世园会再次发现的魏晋家族墓,规模较大,形制较多,多数没有遭到破坏,显得尤为珍贵。”

(原文刊于:《光明日报》2017年08月09日09版)

   
数年前,贵州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在该地区开展调查时,在面积不大的招果洞内,发现了古人类活动的痕迹。

    

责编:李来玉

 

  戢征告诉北青报记者,两片魏晋家族墓分别位于原李四官庄村委会东北侧高地和世园会围栏区东北侧,墓主人的年龄从十几岁到50多岁,属于贵族阶层。其中原李四官庄村委会东北侧高地的墓葬群共有7座,除两座遭到破坏外,其余的墓保存完好,墓中除了发现带有“上谷”字样的铭文砖外,还发现了陶器、铜器、金器等。

   
据称,在招果洞周边很大的一片区域内,类似的山洞还有很多。张兴龙说,这些山洞,有不少都有过人类活动的痕迹,但活动的强度远低于招果洞遗址,招果洞遗址应该是一处中心聚落营地。
 

    

图片 5
出土的角锥
 

  更有意思的是,一些器物的摆放反映出当时的生活习俗和葬俗。例如,在一座合葬墓的墓道左右各有一只陶狗,前室和后室之间有陶制的猪圈,猪圈里甚至还有陶制的小猪和小鸡。此外在前室里还发现了一个木制的器物箱,里面有陶罐和铜镜,从镜子背后粘有的金饰物可以推断,箱子里原来应该随葬有衣物。再比如,有一座墓里合葬的是一位成年人和一位十几岁的少年,与夫妻合葬相比,这样的合葬形式非常罕见。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