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狠,半老徐娘不减风骚

在古代,皇帝找女人,那不跟女人生孩子一样正常?要往大了说,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那都是为了保证龙脉的延续,不叫作风问题。就是普通人家,家境好点的,也要娶个三妻四妾,就是那社会。要是谁家的闺女嫁入了皇宫,那是祖坟冒青烟的事。不过话又说回来,当时是男权社会,女人毕竟是处在从属地位,即便入住皇宫,当了皇后,你也还得听皇上的。现在男女平等,女人拽了。而在过去,离个婚就是休书一封,丈夫兼任法官,甚至不用取证调查,全凭大脑沟回的闪现。皇帝那就更不得了了,弃如敝履,搞不好还要杀头。因为可供选择的女人太多了,喜欢你,也不见得十天半月见一面,不行的直接打入冷宫(冷宫这名字起的好,没了夫妻恩爱,没了爱情滋养,自然暖和不起来)。你想这女人要是被皇帝宠幸一回,那还不得紧巴结?

投之以木瓜,必报之以琼瑶?

徐妃的美是正常人的认知。唐笔记小说里,有书生遇仙遇鬼的艳遇经历。诚是书生托言讽刺,以抒情怀,往往会劳动历朝名女艳女来做道具,在这些小说里,徐昭佩跻身美女群中以半妆出现,尤美的惊人。人们不能接受一个不美的女子做诡异的半妆。《资治通鉴》是官方文件资料,研究历史可以为凭,研究人与人的复杂关系则不足信,《资治通鉴》成书就是为统治阶级服务,让他们以史借鉴。所以维护皇家颜面,为统治者讳是必然事。妃子不好,惹皇帝老公生气是正常,总不能反过来说皇帝不好惹得妃子生气吧。

可偏偏独孤氏这个女人和别人不一样,他把皇帝管的服服帖帖,做法也绝,而且各个方面考虑的头头是道,搁现在,绝对是个管理型的女强人。

甚至朝政也要她说了算,她要谁当官谁就能当,象她的二流子堂兄杨国忠就当了丞相;她不要谁当官谁也当不了,比如李白,皇帝虽然喜欢他,可是贵妃不喜欢,所以只好靠边站。

·上一篇文章:秦始皇后宫嫔妃为何在史书上集体失踪·下一篇文章:后宫奇闻:二手村妇如何由宫女成了皇后

·上一篇文章:靠投资女儿婚姻获得三个王朝国仗地位的人——独孤信·下一篇文章:趋之若鹜
古代熟女为什么喜欢与和尚偷情

偏不,拿自己一超级美女、正牌王后之娇躯,向一个丑陋肮脏的叫花子投怀送抱,要来就来一味猛料,狠狠恶心恶心段王爷。

这是个很奇怪的女人,奇怪之处不在于她身为帝妃敢给皇帝戴绿帽,而在于她引起皇帝注意的方式(如果这也算邀宠的方式的话),敢肆无忌惮地激怒皇帝。事见《南史·梁元帝徐妃传》载:“徐妃以帝眇一目,每知帝将至,必为半面妆以俟,帝见则大怒而出。”。

独孤氏超强的驯夫三法

可谁能想到唐玄宗原本并不奢侈呢。

想来徐昭佩一定是不丑的,所以在皇帝面前能抬得起头,因为身家关系,腰板也直。有侍女劝她不要以半面妆来激怒皇帝,她却不在乎地表示:萧家父子讲仁义道德,不会因这样的小事焚琴煮鹤,顶多将我逐出宫去,这样正合我意。眼不见心不烦。这事也着实冒险,搁在别的朝代,别的人身上可说不准,一个大不敬的帽子扣下来,小命立刻玩完,搞不好株连九族。然而事实证明她的判断是正确的,梁朝皇帝对民严而对亲宽,萧绎虽然大怒而出,却也没把她怎样,至多是经年累月不去她房里,也来个眼不见心不烦。

说起隋文帝的老婆独孤氏,在历史上绝对是个特殊的女性。说她特殊,不仅因为她的显赫身世、她的才干,以及她的美貌,还因为她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女权主义者,是一个一夫一妻制的忠实捍卫者。她能让老公隋文帝一辈子服服帖帖,一生只娶她一个,单论这手段,这功夫,在路卫兵看来,就不是寻常之人所能做到的。

《天龙八部》中刀白凤恨段正淳段王爷花心,她也红杏出墙。出就出呗,王爷手下帅哥侍卫、勇猛武官那是一抓一大把。

史书上还有一个细节,说“妃性嗜酒,多洪醉,帝还房,必吐衣中。”这小事让|<<<<<12>>>>>|


杨玉环又私通了杨国忠。杨国忠本名杨钊,是杨玉环八竿子打不着的远房亲戚,搭上杨大美人后,那个风光不用说了。

读乐府,读到粱元帝萧绎的“山似莲花艳,流如明月光”之句时,不免走了神,由他清艳流光的句子,想到他艳美放荡的老婆,着名的徐昭佩女士。“半面妆”“徐娘半老”这样广为流传典故都是出自她。

独孤氏的做法主要有三条:
1,源头治理。根本不让你找别的女人,什么嫔妾、三妃呀,一概不设,就剩我一个,黄脸婆你也得给我受着,杨坚虽是皇上,可拿她也没办法,这也好了,清心寡欲,把精力用到治理国家上,搞得头头是道,劝课农桑,开设科举,国家承平,人民安居,形势一片大好;
2,营造氛围。从这点也可以看出独孤氏的聪明之处。光后宫改革不行,还得推广到满朝文武,营造一种举国上下推崇一夫一妻制的良好氛围。要不就皇帝一个人有一个老婆,底下大臣今儿娶一个明儿娶一个,看着闹心不是?杨坚是皇帝啊,看到别人热热闹闹的娶媳妇,你能让他没反应?就这个,人家独孤氏也考虑到了,要不说这女人是人才呢。她让皇帝下旨,规定满朝文武乱娶妻妾者,一律不予提拔重用。你喜欢玩是吧,可以,前途和女人你掂量着办,只能选一样。为了让大家能有个切身的感受,她甚至将好色太子杨勇废掉。杨勇的原配元氏很得独孤氏喜欢,偏偏杨勇瞧不上,宠爱别的姬妾,整天花天酒地,恣意玩乐,这就戳到独孤氏的软肋上了,你说我千方百计让你爹不纳姬妾,你却左拥右抱的,你这不是向你爹示威嘛!这还了得!于是常给杨坚吹耳边风,说连你这个皇帝都是一个老婆,他做太子的就敢妻妾成群,将来肯定是个败家子儿,杨坚一听,是这么个理儿,瞅个机会就给他废了。独孤氏让杨坚废掉太子,在路卫兵看来,可谓一石二鸟,一方面考验杨坚对她的态度,一方面也好叫那些大臣们看看,我亲儿子我都敢下手,你们还不是小菜一碟?
3,严加看管。在皇宫里培养一批亲信,布下耳目,及时掌握第一手材料,皇上给哪给女人飞个眼都能第一时间知道,够绝吧。
聪明的悍妇才能有效驯夫
遇到如此精明又强悍的女人,隋文帝这皇上当的也够不容易的,那为什么不反抗呢?为什么杨坚如此听独孤氏的话呢?原因我们可以探究一下:
1,独孤氏与隋文帝的感情非常好。
这个原因应该是第一位,感情是维系关系的纽带,如果杨坚不爱她,绝不会这样由着她的性子来。为什么会爱她,我们可以在史书记载上找到答案,独孤氏也是大有来头的,在嫁给杨坚之前,家世比杨坚还显赫,她父亲独孤信是北周的大司马、河内公。是北周的建国功臣,杨坚是隋国公杨忠的儿子,也属于高干子弟。二人结亲应该是门当户对,同样的政治环境、家庭熏陶,让他们之间很有共同语言,独孤氏正值妙龄,人也漂亮,属于那种美丽又大方、温柔又可爱型的。最重要的一点,独孤氏的家教非常好,知书达理,“柔顺恭孝,不失妇道”,独孤氏父母早亡,所以对长辈非常尊敬,懂礼貌、识大体,“见公卿有父母者,每为致礼焉”,朝中上下无人不夸。有了这个尤物,杨坚自然不会对别的女人感什么兴趣。直到杨坚当了皇上,二人的感情维系的还非常好,文帝上朝,独孤氏在外面候着,等丈夫下班,深情相望之后,一同用餐就寝,“同反燕寝,相顾欣然”。够腻乎的,搁现在也算是模范夫妻的典范了。
2,独孤氏抓住了隋文帝的小辫子。
能够娶到大柱国的千金,又这么的漂亮温柔,杨坚一直对独孤氏很满意,所以二人海誓山盟,“誓无异生之子”,要与对方白头到老,从一而终,那时杨坚还不知道自己会当皇帝,要知道,估计得多留个心眼儿。既然夸下了海口,自然不能随便食言,当了皇帝,说话更不能不算数,独孤氏再经常唠叨着点,你当初怎么着怎么着来着,连数落带挖苦,再捎带着将上一军,隋文帝还能说什么?不头疼上半天就是好事,哪还有琢磨别的女人的心思!
3,独孤氏精明的头脑让杨坚对她很依赖。
独孤氏很有政治头脑,朝中大臣们没有不服的。据《隋书》记载,独孤氏“每与上言及政事,往往意合,宫中称为二圣”,这脑瓜、这见识不是一般人比的了的。最早在杨坚篡周称帝的问题上,独孤氏就表现出超常的政治敏锐性。北周宣帝死后,独孤氏派人告诉杨坚,“大事已然,骑兽之势,必不得下,勉之!”让杨坚当断则断,从而促使杨坚废周自立。杨坚的皇位都是人家帮着搞定的,还有什么脸喜欢别的女人?况且杨坚对独孤氏那是从心眼里佩服,杨坚“每事唯后言是用”,简直就是离不开了。杨坚如此依赖独孤氏,当然也就很听话了。
4,独孤氏很争气,为杨坚生了五个儿子。
如果独孤氏不会生育,或者就生了几个公主,管的再严也没用,满朝文武就不干。这断了龙脉可不是闹着玩的,谁担得起责任啊?那时候杨坚再找别的女人,就堂而皇之得多了,为了江山社稷,你独孤氏再怎么着也不能说什么呀(光舆论导向你也受不了)。可偏偏人家独孤氏很争气,一气给杨坚生了五个儿子,这下杨坚心里平衡多了,常对人说,你别看我没别的姬妾,我五个儿子都是一个娘生的,这才是亲兄弟。你别看以前那些皇帝老婆多,那孩子都不是一个娘生的,谁也不和谁一个心眼儿,能团结得了吗,所以国家亡的就快。当然,我们从中也多少能听出点阿Q的精神胜利。不过这也确实堵了杨坚的嘴(遗憾的是,就是一个娘生的,也没搞好团结,老二杨广还是千方百计的让老爹废掉了太子)。
5,独孤氏是个醋坛子。
嫉妒是每个女人的天性。独孤氏年轻时,样貌地位无人能比,优越感超强,可花无百日红,女人最怕的就是衰老,这种衰老会让女人变得越来越不自信,随之而来的,是妒忌心的越来越强。醋坛子也不是天生就带来的,随着岁月留下的无法抹去的印痕加速,醋的浓度也会越强。独孤氏年老色衰了,便对宫中女人倍加提防,特别是那些年轻漂亮的,别说临幸了,就是杨坚看上她们一眼,独孤氏心里也是钻心的疼啊。醋坛子打翻了,杨坚还能有好果子吃?所以还是躲着点为妙。
6,独孤氏敢玩“狠”的。
怕,也是杨坚不敢造次的原因之一。独孤氏不光看得紧,不光打翻醋坛子,还真敢下手。凡事都有两面性,成天把皇帝看得天紧,每日形影相随,时间久了杨坚也会寡然无味。杨坚也不是一点想法没有,都当皇帝了,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偏偏在这上面受限制,干嘛呀!所以有时也会感到不甘心。一次他看到了一个年轻貌美的宫女,“见而悦之”,一时把持不住,背着皇后偷偷临幸了她,独孤皇后很快得到线报,不由分说就把那宫女杀了。
被老婆挤兑的离家出走的皇帝老公
皇帝离家出走,这事是闻所未闻的,可它偏偏就发生在隋文帝身上。《隋书》对这件事的记载很有趣,独孤氏不是把那个宫女杀了吗,杨坚一下子血往上涌,愤怒到了极点。在路卫兵看来,这愤怒里更多的是一种憋屈,是面子问题。满朝文武嘴上不敢说,心里会怎么想?可笑的是,杨坚怒是怒了,但这火楞没敢和独孤氏发,打落牙齿和血吞,自己发泄了一通,要不说他惹不起独孤氏呢。杨坚气急败坏的拽过一匹马骑着就出了宫,漫无目的的狂奔20多里,“单骑从苑中而出,不由径路,入山谷间二十余里”。这场景我们可以想象一下:那马跑的不定多快呢,好似酒后驾车,神经麻木会令速度变得飞快。杨坚在荒僻的山谷中一直呆到将近后半夜才回,平生第一次发出渴望自由的心灵呐喊:“吾贵为天子,而不得自由”。皇帝被皇后挤兑成这样,也够可怜的。后来大臣们反复劝说,说你为了一个女人而至天下于不顾不值得,其实都是宽慰人的话,没打自己头上。隋文帝当然不会不懂这些大道理,更多的是觉得天子的颜面扫地。
说归说,闹归闹,堂堂一国之君总不能老在外面呆着。独孤氏也觉得自己这次做得过分了,就像两口子打架,一方摔门而走,时间久了,留下的一方难免会担心。毕竟吵架都是在气头上,气消了就只剩下担心了。独孤氏伸长脖子盼着杨坚回来,杨坚一回来,“后流涕拜谢”,喜极而泣,估计也说了些什么是我不好以后不了之类的话。在大臣高颖、杨素的劝解调停之下,这事总算过去了。不过二人自此也就有了嫌隙,不像以前那么好了。要不说两口子打架伤感情呢!
仁寿二年八月甲子,也就是公元602年,给杨坚当了36年老婆的独孤氏病死,这下杨坚可算没人监督了,于是开始歌舞升平、纵情声色,皇帝的感觉总算找到了,可身体也透支的厉害。要说古代帝王多短命,与他们过度的放纵不无关系,否则以皇帝的生活水准,那身体还不保养得钢钢得?隋文帝自此圣体一天不如一天,酒色在身体上的副作用很快显现。就在生命岌岌可危之时,杨坚又想起了独孤氏的好,对左右说:“使皇后在,吾不及此。”要是她还管着我点,我也不至于落到如此田地啊!这下算是活明白了,可惜已经晚了。就在独孤氏死后两年,隋文帝也一命呜呼,追随而去了。

假如让紫衣用一句话回答这个问题,那就是杨玉环根本不爱唐玄宗。

徐昭佩若不美,她就是再有性格心也虚。皇宫是何地啊,那是全天下美女的集散地,好比大运河,源源不断有新水载着新货来。勤快一点的皇帝挑花眼,懒一点的皇帝索性不挑,由画师甚至是畜生代劳,汉元帝凭画取人,错过了绝色王嫱,虽然后半生耿耿于怀,也是自作自受。毛延寿不过一替罪羔羊。南朝宋帝妃子太多,遂以羊车代步,羊停在哪座宫院他就临幸哪个妃子。拿柏杨老先生的话来讲,皇宫里随便一个老奶的美色都足以让臭男人屁滚尿流。话俗理不俗。

话说回安禄山,这胡人虽然肥胖,但人家是个武将,身体健壮,体力充沛。一次两人私通过程中,太过亢奋,安禄山居然将杨美人的酥胸给抓的青紫。


事实上,身处皇宫的杨美人就是想找个叫花子也不太容易。她可不象刀白凤能飞檐走壁,晚上夜行衣也不换,白衣白裙作圣女状飘飘然溜达出宫,爱找谁就找谁。

有人说,徐昭佩很丑,好一点也只是姿色平平,无大家闺秀的韵致,且善妒,所以萧绎不喜欢亲近她,这是《资治通鉴》的说法,又有人说徐妃容光惊艳,自恃出身名门,皇帝不待见她,她也就不待见他,每次皇帝来应酬她,她也就以半面妆相迎,以半面妆侍之,问之,对曰:“你只有一只眼睛。那我只画半张脸给你看好了。”潦草对潦草,敷衍两敷衍。

·上一篇文章:李白为之倾倒的极品女人·下一篇文章:中国古代宫廷四大荡妇

以前的我,会惊异于萧绎的好修养,赞一句,不愧是读书人呐,气量恢弘。现在再读,居然读出了其中酸涩的味道。徐妃是前齐国太尉的孙女,梁朝侍中信武将军徐琨的女儿,萧绎还是湘东王时,她就嫁给了萧绎,生王子方等和女儿益昌公主含贞。数年夫妻,理解不是不深。不深的话,她就不敢笃定萧绎不会把她怎样。然而理解深又怎样呢?彼此了解后却不由自主的疏远,比不了解而疏远更叫人无可奈何心寒绝望。

这么一个懂得“惜福”的君王,遇到自己深爱的一个女人,就全变了,不惜用整个天下来讨她欢心。

徐昭佩若没一点风韵,暨季江不会对外人侃侃而谈:“柏直狗虽老犹能猎,萧溧阳马虽老犹骏,徐娘虽老尚多情。”(意思是说柏直这个地方的狗,老了也能狩猎,溧阳这个地方的马,老了却还有神韵;徐妃虽然年纪大了,依然很多情。)他会捏着鼻子不作声,只当出门一脚踩大便,回家偷偷擦掉。暨季江将徐妃畜生并提,可知与她并没有真感情,彼此身体需要而已。其实他自己也不过一鸭子矣,脱光衣服穿上衣服,鸭子始终是鸭子。

对一个正常的女人来说,这点太重要了。别忘了唐玄宗比杨玉环大三十多岁,两人跟本就不是一辈人,唐玄宗如何满足得了千娇百媚的杨美人。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