隆科多为什么要举报自己的六叔佟国维和八爷结党忤逆,而他却只给一个守监呢

在雍正王朝中,面对大家推举新太子之争,关键时刻,隆科多向康熙帝举报自己的六叔佟国维与八爷党结党忤逆,那么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雍正王朝》里有这样一段,隆科多多年之前擅自从边关逃回,侥幸没被问罪,却也因此不得朝廷重用,一直赋闲在家,日子过得十分窘迫。在康熙第一次欲废太子之际,隆科多找到了自己亲叔叔,也就是上书房大臣,被称为佟中堂的佟国维。隆科多在佟国维那里先是发了一阵的牢骚,说佟国维这么多年虽然身居高位,但是并不提携他,现在正值新旧太子废立之际,希望佟国维可以帮他一把,给他一个差事,还美其名曰在这个时候替佟国维分忧。佟国维最终还是给了他一个差事,那就是让他去当理藩院守监,也就是俗称的“牢头”一职,隆科多虽不愿,但还是听从了。佟国维在给他这个差事还说了一句:差事我可以给你一个,但是机会得你自己去找。眼下就这一个差事!

塔山阻击战(或称锦西阻击战),是辽沈战役期间东北野战军第4纵队、第11纵队等部队在辽西塔山地区进行的一次野战阵地防御战斗。在准备时间仓促的情况下,各部队依托野战工事,与进攻的国民党军反复争夺,先后挫败敌十一个师的连续进攻,歼敌六千余人,胜利完成阻援任务,保障了东北野战军主力全歼锦州之敌的行动。

要回答这个问题,还得从这件事发生的背景谈起!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隆科多其实是有能力的,但是佟国维将隆科多安排这个差事明显是大材小用,而且佟国维颇有压制隆科多的意味。后来康熙临终之前收服隆科多的时候才向隆科多说出真相,原来并非佟国维想压制隆科多,这乃是康熙的意思,就是为了借机磨练小多子,让他堪大用。太子被诬陷兵变谋反的当晚,太子曾去过老四胤禛府上,邬思道却以太子此时是个是非之人为由,拒绝让老四与他见面,而老十三为了兄弟情谊没有管是非,整晚都陪伴着太子,后来太子被康熙处置,因老十三胤祥整晚都与太子在一起,兵变一事老十三有嫌疑所以一并先关押了起来。

近年来,关于时任国民党第17兵团司令的侯镜如与中共在塔山阻击战中存在默契的说法较为流行。如在某历史访谈节目中有嘉宾谈到:“国民党军塔山总指挥侯镜如是中共1925年的老党员,南昌起义的时候是贺龙手下的20军教导团团长,塔山激战之前1947年他已经和中共取得了联系,侯镜如借口敌情不明拖延援军的进度,毁灭了蒋介石东西对进的最后希望,塔山激战之后十个月,侯镜如率兵起义投奔了共军。”有的研究著作断言:“从侯镜如的简历看,似乎不用作过多的分析,也可以看出侯镜如当时的心态。原是中国共产党党员,为党做了大量的工作,与党组织失去联系后才参加国民党军队,1947年又与我党建立了秘密联系,他当然不会拼命为蒋介石卖命”。有的文章将侯镜如在塔山阻击战中的一些消极举措与言论称之为“对塔山战役取得胜利起了独特的积极作用”、“显然是侯镜如以自己的方式帮助中共和解放军”。然而,考诸事实,侯镜如当时与中共已经取得联系或存在默契的说法难以成立。

在佟国维保举八阿哥之前,发生了这么一件事:

图片 4

从侯镜如的经历来看,他确实曾是中共党员,但自1931年因作“兵运”工作与党组织失去联系之后,长期在国民党军队中任职,一直并未能与中共再次建立起组织联系。所谓侯镜如“1947年又与我党建立了秘密联系”,根据当事人的回忆,较为确切的情况是:1947年8月,北平地下党学委会担任中小学教委书记的薛成业在韩自励的介绍下与李介人见面。薛成业与师大女附中的进步教师王友石有地下工作关系,日本投降后,侯镜如任北平警备司令期间,韩自励曾任北平市宛平县政府秘书。而92军的军需副官李介人则是韩自励的学生,又是侯镜如的外甥,与韩自励来往较多。因而,经韩介绍,薛、李在王友石家里见面会谈。

那就是康熙帝在八大山庄的时候,有人伪造太子手谕调兵围困,作为睿智的康熙帝,一看到手谕就明白了,可是怎么查出这个伪造者,是一个难题。

然后康熙当晚在训诫众皇子时曾这样说过:有一条朕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们,我大清的江山绝对不能交给无德之人。康熙这句话说的就是他心目中太子的标准啊,此时的太子被废就在眼前,至于新太子的人选康熙还没有选定,但是康熙接着又说了这样一句话:胤祥在这一点上就不错,他敢于在胤礽在获重谴的时候,不避嫌疑,陪着他,护着他,他做到了一个做弟弟的情谊,做臣子的忠贞。这话在众阿哥那里听起来可就不一样了,难道康熙老爷子想立胤祥为新太子?后来图里琛在探望十三爷的时候将康熙的话原话说给了老十三,后来图里琛去佟国维那里传旨,佟国维也必然从图里琛那里得知了这一消息。

李介人谈及国民党要垮台,说不愿意在92军干了,并表示愿为中共工作。1947年底,薛成业回解放区向刘仁汇报工作时,提到韩、李的情况,刘仁指示要薛直接联系李介人,抓紧这个关系,打开92军上层工作的渠道。

所以,在八大山庄,康熙帝把所有的皇子都叫到了一起,就是为了查出到底是谁在陷害太子,但是并没有发现异常。

图片 5

薛成业回北平后,与韩自励、李介人建立了直接的联系。李介人当时已经离开了92军,但由于李在92军熟人较多,与师、团以上军官都有来往,且他又有与侯镜如亲戚关系,因此虽然他不在92军,但对92军的情况仍很熟悉。

但是康熙帝怎么可能善罢甘休,他自然会想,如果太子被废,到底对谁最有利,那么这个最有利的人,他伪造太子手谕的可能性就最大,所以他才联合张廷玉演了一场废太子的闹剧!

所以隆科多在向佟国维要差事的时候,佟国维既不违背康熙压制隆科多的旨意,又能让隆科多得到机会的只有理藩院守监这一差事,因为佟国维这是有意让隆科多去烧四爷和十三爷的“冷灶”。只是隆科多不解,到后来老十三被关押在理藩院的时候,有人向隆科多通报,并说是上书房让隆科多亲自相迎的人物。这时隆科多才明白佟国维的真正用意,老十三在“关押”期间尽心伺候,最终讨得了老十三的欢心,虽说隆科多最后的荣华富贵是靠着力保雍正登基得来的,但隆科多却是以此事开始发迹的!

图片 6

其实从康熙帝此时的本意来讲,根本就不希望废太子,最后的结局也说明了这个结论,因为这一次废太子以后,很快又恢复了二阿哥的太子身份,而在这场闹剧中,最受伤害的,一个是八阿哥,一个就是佟国维。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1948年4月,李介人在交通员季鸿陪同下,秘密来到解放区的泊镇(中共北平城工部机关所在地)。刘仁会见了李介人,并询问:“我党中央有位领导同志跟侯镜如一同住过监狱,交情很深。他写封信,你能把信交给侯镜如吗?”李介人表示可以办到。

那么佟国维作为康熙王朝的老臣,他到底有没有猜透康熙帝的心思呢?

刘仁提到的这封信是指安子文写给侯镜如的信,内容主要是讲安与侯在黄埔前后的友情,并欢迎侯伺机起义,为人民立功。1948年8月,刘仁派专人将信送交学委。学委将该信交给薛成业,薛由交给李介人,李随即将信交给侯的夫人李嵩云。侯夫人看了信后,将信撕碎,对信的内容未置一词,只说了些别的事情。恰逢又有客人进来,李介人遂告退。

图片 7

当时地下党分析,侯夫人的举动可能是怕出事而故作姿态,信的内容一定会和侯镜如讲。东北锦州战役开始后,蒋介石任命侯镜如为第17兵团司令,并令侯镜如到葫芦岛指挥援锦的部队。李介人得知消息后,觉得是进行工作的好机会,就给侯镜如写信,表示如有需要,可供驱使,以试探侯的态度,但侯镜如并没有回答。

这就是一个非常深奥的问题,我们来慢慢的分析:

一直到辽沈战役结束之后,国民党第92军奉调北平驻防,侯镜如为能左右自己的部队,将自己的连襟第17兵团参谋长张伯权调任第92军第21师师长。地下党分析认为,侯镜如如果有起义的想法,为抓住军队,是会和张伯权商量的。于是转而以张伯权为突破口,派李介人找张伯权谈,并提出由中共代表和他详谈,张表示同意。

八大山庄这一场暗战之后,佟国维敏锐的捕捉到,二阿哥的太子估计是保不住了,那么剩余的皇子中谁只有实力竞争太子呢?

于是,薛成业和李介人会见了张伯权,讲了形势,交代了政策,鼓励其起义。张伯权完全同意。为取得侯镜如的同意,李介人和张伯权还用无线电话和塘沽的侯镜如通了话,用暗语请示是否起义的事情由黄翔、张伯权、李介人商量决定,得到了侯的首肯。

只剩下了四爷为代表的一派和八爷为代表的一派,其余的大爷和三爷在这之后基本无望了。

图片 8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