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发88手机版官网:最贤惠的女士,桃花爱妻为情偷生

·上一篇文章:狐媚红颜
三当王后七做夫人的夏姬传奇·下一篇文章:秦始皇生母赵姬的千古之谜:“邯郸献姬”

贞观八年,长孙皇后随唐太宗巡幸九成宫,回来路上受了风寒,又引动了旧日痼疾,病情日渐加重。太子承乾请求以大赦囚徒并将他们送入道观来为母后祈福祛疾,群臣感念皇后盛德都随声附和,就连耿直的魏征也没有提出异议;但长孙皇后自己坚决反对,她说:“死生有命,富贵在天,非人力所能左右。若修福可以延寿,吾向来不做恶事;若行善无效,那么求福何用?赦免囚徒是国家大事,道观也是清静之地,不必因为我而搅扰,何必因我一妇人,而乱天下之法度!”她深明大义,终生不为自己而影响国事,众人听了都感动得落下了眼泪。唐太宗也只好依照她的意思而作罢。

—————— 一鸣扫描,雪儿校对

作者:乱七八糟明成皇后是否试图逃走?历史上记载是说明成扮宫女想逃,但是却失败被杀害。不管是国际版DVD,还是跟电视一点关系都没有的书,都说明成皇后没有逃走,只是假扮宫女,混在一堆宫女中,但在日本浪人杀害第一个无辜宫女后,就自认自己是皇后了。如果是连续剧剧情,穿大礼服迎接日本浪人,我也觉得不太可能,未免太伟大了吧,不过很有令人敬佩的效果。有资料表明当时在宫中的俄国军官形容:当时明成皇后穿着宫女服和一群宫女躲在一个小房间。之后日本浪人开始要杀人,紧张过度快要崩溃的明成皇后因为压力受不了而尖叫奔跑出去日本浪人就在后追她。明成皇后是否被烧死?英文网站资料上写的重点就是:明成在10月7日晚上被残酷地杀害了。杀她的凶手是日本的低贱野蛮的无业游民,这些浪人当晚轻易地侵入日本军人早已控制住的朝鲜皇宫,先刺伤了世子,并抓他的头发,把他摔到地上,再强行深入皇后所在的房间里,在皇后的胸上狠狠地踩了几脚,然后刺了她好几刀,再玩弄她的阴部,并在她还末断气前,将她的身体浸在油中,点火烧她至死。当场没有任何的韩国人目睹,但看到的日本人有好几个。韩国当地导游提起到明成的死因。他说:明成其实是自杀的,当时日人以侵犯到宫廷,明成自知若落在日人手理想必死的很难看,所以她选择再景福宫的一座湖泊跳湖自杀,后来尸体有被找到,但是日人还是有对明成的尸体做一些不好的事,甚至破坏景福宫的风水,包括拆掉景福宫的大门,至今景福宫的大门还是歪歪的,甚至连景福宫左右两侧的青龙与白虎的风水都破坏它。导游说后来可能是因为民族的一些相关问题,所以才会演变成日人杀害明成,而大多数的韩国人喜爱大院君更胜于明成,连韩国的一些史料都描述明成是一位善妒工于心计的“妖妇”。韩国的史学家并不否认。但她应该不是被烧死的,因为有一些证人曾看过她的遗体。那些外国人还说她的皮肤很好。但很多史料都指出她的确是被剥得精光才被焚尸的(可能是因为那些狠毒的日本浪人想要赶快毁尸灭迹),而且电视上也有演那些日本人在焚尸时还不敢让韩国人或其它外国人知道他们杀了明成,不是吗?甚至之后还有一阵子否认是日本人杀了她的,又怎可能让外国人看到明成的尸体的好皮肤呢?况且她死时必定是死状甚惨。英藏报告所谓的英藏报告,大概就是说明成当初的死法并不是像一般史书所记载的(就是电视演的那一版),那只是日本人想让大家相信的死法,而韩国的历史家似乎也都接受这样的死法。实际上真的很残忍。它第一次揭露了Ulmi事变的真相。朝鲜的最后的皇后被脱光绑了起来,生殖器也被抚弄,甚至是被强暴,然后才被放火烧死。朝鲜历史上的所有书说日本人谋杀朝鲜的最后的皇后并烧毁了她的尸体。在日本最近档案馆揭示的表明这不是真实发生的。有关皇后的历史书的谋杀故事是日本想要世界接受的,然而朝鲜历史学家作为“福音”无耻地接受了它。在1895年,一大群日本军人,外交官,新闻工作者和浪人在10月8日早晨开始了操作“狐狸打猎”。它的目标是要除去阻挡日本与朝鲜合并的朝鲜皇后。因为宫殿在日本保护下,很少困难使刺客向宫殿渗透。他们杀害了在宫殿大门阻拦的侍卫队长HongGeh-bong和他的人。高宗国王苦涩地抗议了日本闯入他的私人处所,但他由日本人下来推挤了国王,并撕毁他的衣裳。王子走向他的父亲,这个年轻男人的头被撞在地板上并遭到剑击。另一组刺客小组冲了对皇后的寝宫。宫殿内官LeeGyung-sik设法阻止他们,但是被射死。他的尸体刚好倒在高宗国王面前。9:30,Maj﹒Niiro把秘密电报送到日本军队参谋长,电报表示了成功实施“狐狸打猎”。它表明杀死皇后的命令来自高层。皇后的谋杀的官方版本:日本士兵的A小组杀死了皇后并烧毁她的身体。这是关于我们了解Ulmi事变,直到Eijoh报告第一次全面地揭露的所有事情。报告上面写到1895年10月9日,皇后被杀死了。IsujukaEijoh是个作家,给SuehmatsuKanejuma充当顾问。显然,他希望公正地调查这个事变。他实际是涉及皇后的强奸和谋杀中的一个日本浪人。他宣称对内部的朝鲜是顾问,但是实际上,他没收到任何薪水或者有任何官方职能。在那时候,浪人做了奇特的工作。Eijoh为什么向Suehmasu部长报告了他的谋杀的报告?Husako陈述,Eijoh在来到朝鲜前作为助手为Suehmasu工作。MiuraKoro,汉城的日本领事,是刺杀的领导者。Eijoh‘s的表面的意图是要告诉Suehmasu部长实际上发生了什么。如何泄漏了Eijoh报告?Eijoh报告保持隐藏了70年,直到日本的历史学家AhmabeGentaro(1905–1977)发现了它并在他的书提到它。然而,他说皇后在她的死以后被调戏。大约16年当AhnByongBu,神学学生,把他的出版物带到朝鲜。朝鲜注意了Ahmabe的书并出版翻译版本。该书陈述到“1895年10月7日夜晚,尽管训练中的朝鲜军队捍卫了王宫,但是日本军人小组和浪人侵犯宫殿。他们杀死了皇后,猥亵了她的尸体。然后烧毁了它。”很明显,书的皇后的谋杀的报告是基于Eojoh的报告,但是对报告没有参考。Ahmabe在1966年9月第一次揭露了Eijoh的报告的存在。由于在南朝鲜禁止出版该书,因此由亲北方的出版社出版了该书。Eijoh报告中的内容?报告12页长,由几个部分组成:这个阴谋计划组成,这些密谋者,这些刺客,行为并且依此类推。Miura,日本领事,是阴谋计划的主要教唆者。Miura应该为他的犯罪行为承担法律责任。Eijoh报告使用今天不再使用的日本词。朝鲜译者发现难以精确翻译。其结果是KimUngYong,日本的朝鲜历史学家写了书“日本-朝鲜合并的外交文献”。这本书引用了Eijoh的报告的大约百分之10。Miura,日本领事,策划了杀死朝鲜皇后。Eijoh详尽描述如何猥亵和谋杀了皇后。Eijoh的报告表明当她被油浸泡时,皇后仍然是活的。她是被日本刺客猥亵。右图显示的是描述谋杀的Eijoh的报告的一部分。它写到:“我们冲入这个深居宫廷内部的房间,拖出皇后。我们检查了她的生殖器,在她的身体和衣服上倒油,使她着了火。”Eijoh说明皇后先被刺伤,又被猥亵,然后被烧毁。皇后在她被放火以前,Eijoh提到她没有死。由宣称皇后被在胸部上践踏的朝鲜证言部分地证实Eijoh的报告。除了这些朝鲜报告以外的,没有提到她被剥光裸露和猥亵。实际上没有朝鲜的证人目睹了谋杀,并且他们的报告是转手或者三手。日本历史学家通过掩藏Eijoh的报告全文和宣称当她被猥亵时,皇后已经死亡来试图掩盖这个野蛮的犯罪。Eijoh的报告强烈提到伤害了皇后,剥光裸露,猥亵,然后尽管皇后活着,就放火烧毁。一则日文资料穿平服配军刀的日本人在中庭间走来走去,由于对于王妃的所在无法判断而逮捕打伤中庭内的下人宫女们,问他们王妃在哪里的情报。王妃隐藏于女官之间时,日本人无法得到情报而抓弱小的宫廷妇人依序杀害,日本人在袭击房间外宫中妇人时,还要求交出王妃,但是王妃的所有女官都如同嘴巴缝合一样不愿说出王妃在哪里,但是,哀伤的王妃神经紧绷到极点,突然一人从廊下逃出,被其中一名日本人像追兔般在后追击,王妃被逮捕后被刺身亡,经过很短的时间,日本人将伤害的王妃就近之树林中运出,点灯油洒在其上,放火烧掉她,1895年11月26日的流血戏就此闭幕﹒﹒﹒﹒当日本人进行虐杀的同时,南门外日本军官士兵与大院君,同时与三浦公使入宫,直接前往王的住所,强迫将王妃的名号剥夺,降格为平民身分,并要王在宣布的布告中署名﹒﹒﹒﹒这是出自当时俄国参谋本部中佐卡鲁耶夫在–1895-1896年的朝鲜旅行记中的记载﹒﹒﹒﹒(不过这份日文网络文章之后又注明当时日本与俄国的关系恶劣,认为这段记载有待商榷)不过我觉得比较像真实的被杀经过,特别是电视剧演出烧焚尸体是在大白天,这实在有点夸张,而且三浦整晚都在朝鲜宫中坐镇,我记得当时日本政府就是要推卸责任成是民间层级的自发行为,代表日本政府的公使不可能当时坐在现场坐镇﹒﹒﹒﹒另外,当时有否朝鲜人的军人参与此事,并没有明确的记载或事物可资证明,不过当时在王宫的俄国技师有目击有朝鲜军人参与这场惨案﹒﹒﹒之后因为国际舆论哗然,日本自行在广岛进行此事的调查判决,结果只有判决李周会等三位朝鲜人的罪行,至于其它被点名的日本人如三浦公使,冈本等人都因为罪证不足而判无罪﹒﹒﹒那时各国都各怀鬼胎,对于这个朝鲜国母公然被日本人杀害事件,也仅是发表谴责声明一名俄国目击者俄国军官Sabatin,1895年10月8日在执勤。他目击了发生在Ok-ho-ru的整个事件。Sabatin毕业于俄国皇家军事学院,到朝鲜作为负责高宗安全的美国内战老兵Gen.Dai,的助手。Sabatin写到宫廷卫兵一枪未发便逃散。所有妇女瘫倒在地上,除了其中9个哭或试图逃跑。Sabatin被日本人俘虏。一个朝鲜军官告诉日本人应该杀掉这个俄国人。大约6点,Sabatin逃跑。在逃跑的路上,看见大院君与日本和德国公使交谈。大院君微笑,显然是对皇后的谋杀感到满意。毡救耸酝枷骒abatin行贿使他沉默,但他拒绝并于下一年离开朝鲜。Sabatin的目击者的报告被埋没,直到在一个世纪韩国研究员发现了它。WuBum-suhn:谋杀的韩国同犯一个日本作家SsunodaHusako在1990年写了一本名叫”MyFatherland-わが祖国”的书。此书是着名植物基因学家Dr.WuJang-chun(禹长春-1898-1959)的自传。十年前,Ssunoda写了关于朝鲜皇后谋杀的书,然后她开始研究日韩关系。在一次赴韩国的访问中,他从一名韩国学生那里得知Dr.Wu的父亲卷入了明成皇后的谋杀。Dr.Wu的父亲是韩国的叛国者。Dr.Wu的父亲,WuBum-suhn(1857-1903)从开始就介入了谋杀。Wu命令了Chosun军队的第2个营由日本使节Miura指挥。Wu不仅动员了他的队伍在对宫殿的攻击而且鼓动了一些暴行。Wu收集了皇后的骨灰并撒入井中。Chosun军队由日本人掌握。明成皇后计划解散它。Wu和其他军官想刺杀皇后以保住他们的工作。除了Wu,日本人还招募了LeeDu-whang和LeeJin-ho。谋杀后,Wu和LeeDu-whang逃往日本。Wu与日本妇女结婚并隐居起来。1903年他是一名通缉的罪犯,他由韩国爱国者GohYoung-gun刺杀。

长孙皇后以她的贤淑的品性和无私的行为,不仅赢得了唐太宗及宫内外知情人士的敬仰,而且为后世树立了贤妻良后的典范,到了高宗时,尊号她为“文心顺圣皇后。”

桃花夫人是春秋时代息国国君的夫人妫氏。
春秋时代的诸侯国,见于经传的约有一百七十余国,各自为政,互相攻伐兼并,中原一带,更是扰攘不安;自从晋国与楚国“城濮之战”以后,形成南北两大壁垒,其余小国不是依晋,就是附楚,端赖强国的保护而生存,稍有不同之处,随时都有玉石俱焚的灾祸降临。
为了生存,列国之间经常句心斗角,彼此离离合合,全凭自己的利害为出发点,有些甚至为了一点芝麻绿豆大的小事,也能反目成仇,拼得你死我活,蔡侯与息候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这中间无辜被害,作出巨大牺牲的就是桃花夫人息妫。
蔡侯与息侯同娶陈国女子为夫人,这两位陈国女子生得都十分漂亮,一个是沉鱼落雁,一个是闭月羞花,是当时妇孺皆知的大美人。
按照当时的婚姻制度,国君或大夫的夫人于归的时侯,她的妹妹也要一同跟着陪嫁过去,称为“娣”,而随嫁的婢女则称为“媵”,总称之为“娣媵制”。陪嫁的妹妹可能是胞妹,也可能是堂妹;可能是一人,也可能是数人。蔡侯与息侯的夫人为堂姊妹,蔡侯原本可以一箭双雕,却阴差阳错地便宜了息侯,为此蔡侯常常耿耿于怀。
息侯夫人妫氏归宁回陈,途经蔡国,蔡侯为了善尽地主之谊,更为了内心深处的飘忽欲念,于是命人排筵席,热烈款待;初时尚能保持宾主的礼仪,酒酣耳热之际,蔡侯逐渐露出戏谑的态度,除了夹三夹四地讲出一些与身份不符的话之外,竟然拉住妫氏那软软的手不放,妫氏为了国君夫人的尊严,不待盛筵终了,便匆匆率领从人拂袖而去。
息侯知道了事情的经过后,认为蔡侯欺人太甚,士可忍孰不可忍,于是下定决心,非找机会报这个“绿云压顶”的仇不可。
想想容易,做起来却困难多多,息国力量薄弱,根本不是蔡国的对手,再说师出无名也难以激励同仇敌忾的心志,于是想到了一条“借刀杀人”的妙计,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地便可湔雪心头之恨。
息侯所设的计谋是派遣使者向楚国进贡,并趁机向楚王献计;“蔡国自恃与齐国友好而不服楚国,若楚国兴兵攻打息国,息侯求救于蔡国,蔡侯必念在与息侯是连襟的关系而慨然出兵相助,然后息国与楚国合兵攻打蔡国,必然可以生擒蔡侯,既俘虏了蔡侯,不怕蔡国不向楚国进贡。”
楚文王大喜,择吉兴兵直奔息国而来,息侯假意惊慌失措地求救于邻近的蔡国,蔡侯果然亲自率领大军来救,安营未定,楚兵与息兵四面包围进攻,蔡侯在黑夜中仓皇突围而出,奔至息城,息候却紧闭城门不纳,蔡侯走投无路,终于被楚军俘虏,息侯大事犒劳楚军,蔡候才知中了息侯“借刀杀人”的计,心中悔恨不已,但已悔之晚矣。
蔡侯既对息侯恨之入骨,又对楚国师出无名进攻自己而出言不逊,在楚营大骂不已,楚文王大怒,下令烹杀蔡侯以祭太庙。忠耿大臣鬻拳犯颜直谏,指出:“王方有事于中原,若杀蔡侯,他国皆惧矣!不如释之,而为盟友。”
鬻拳的说法十分正确,倘若烹杀蔡侯,固可使列国震惧,然而震惧之余,为求自保,未尝不可能促成联合抵御楚国的局面,如此这般,楚国北进的计划必然受到莫大的阻碍,楚文王虽然明白这个道理,总认为蔡侯出言不逊,始终咽不下这口鸟气,仍然坚持烹杀蔡侯。
事情十分危急!鬻拳顾不了君臣仪节,怒容满面地一个箭步冲到楚文王座前,左手拉住楚文王袍袖,右手拔出佩剑厉声道:“臣当与王俱死,不忍见王之失诸侯也。”
楚文王大惊失色,连声说:“孤从汝!孤从汝!”下令赦了蔡侯。
鬻拳匍伏在地,说道:“大王幸听臣言,乃楚国之福,然臣而劫君,罪当万死,请伏斧钺。”
楚文王叹了一口气说:“卿忠心贯日月,孤不罪汝!”
鬻拳却说:“大王虽然赦臣,然臣何敢自赦!”手起剑落,奋力向自己的足踝砍去,一足应声而断。大声对群臣说:“人臣有无礼于君者当视此!”
前后不过是几分钟的时间,楚国宫殿里却演出了如此令人惊悸的一幕。楚文王命人用棉匣将鬻拳的断足装起来,放在太庙之中,以示自己违谏之过,而后择期在宫中宴请群臣为蔡侯饯行。一时觥着交错,丝竹盈耳;腰肢纤细,举止婀娜的娇娆宫女,穿梭在筵席之间,美酒妇人当前,宾主已有几分醉意,楚文王醉眼惺松地对蔡侯说:“君平生可见过绝世美色否?”
蔡侯凛然一惊,蓦然之间想此番几遭不测,推究祸因,说来说去还不都是因为妫氏而起,于是抓紧机会,假意媚其声气答道:“天下绝世美色尽在大王宫中啦!但却还没有一个人能超过息侯夫人妫氏的美。”
楚文王为之愕然,蔡侯继续说下去:“息妫的美,天下无双,荷粉露垂,杏花含烟,国色天香,无与伦比。”
楚文王不禁怦然心动,压低了声音道:“怎样才能见到?可以一见吗?”蔡侯怂恿说:“以大王的威德,何求不得?”
息侯用“借刀杀人”之计,使蔡侯成为楚国的阶下囚,如今蔡侯又如法炮制还以颜色,天道循环,当楚文王率领大军名为巡视,实为逼宫的一幕演出时,息侯在宾馆被楚兵用绳索捆绑起来,也真正尝到了他种下的苦果。
妫氏在宫中闻变,仓皇奔入后苑准备投井自杀,被楚将斗丹拦住,斗丹劝她:“夫人不欲全息侯之命耶?”就这样经过了一番痛苦的考虑,妫氏决定忍辱偷生。楚文王既见妫氏,怜香惜玉,色与魂授,好言抚慰,答应不杀息侯,就在军中立妫氏为夫人,因为她长得面如桃花,娇艳欲滴,把她叫做“桃花夫人。”
息侯成了楚国都城的守门小吏。妫氏在楚宫中备受宠爱,三年的时光一晃就过去了,妫氏为楚文王生下了两个儿子,但却始终不发一言,楚文王十分纳闷,一定要妫氏说出道理来,妫氏万般无奈,才泪流满面地说道:“吾一妇人而事二夫,不能守节而死,又有何面目向人言语呢!”
转瞬秋风送爽,桂子飘香,楚文王兴高采烈地出城打猎,预计两三天后才能回宫。妫氏趁此机会,悄悄地跑到城门处私会自己的丈夫,两人见面,恍同隔世,妫氏边哭边说:“妾在楚宫,忍辱偷生,初则为了保全大王性命,继则为了想见大王一面,如今心愿已了,死也瞑目。”
息侯心碎肠断,安慰妫氏:“苍天见怜,必有重聚之日,我甘任守城小吏,还不是等待团圆的机会么!”
妫氏认为与其痛苦地偷生苟活,不如慷慨地一了百了,于是奋力朝城墙撞去,息侯阻拦不及,眼看自己的妻子香消玉殒。息侯大恸,顿时万念俱灰,为报答妫氏的深情,也撞死在城下。
楚文王打猎回来,听说了这件事,黯然神伤,有感于二人的纯情,竟也以诸侯之礼将息侯与妫氏合葬在汉阳城外的桃花山上。后人在山麓建祠,四时奉祀,称为“桃花夫人庙”,至今仍为汉阳的名胜之一。唐代诗人杜牧途经汉阳时,曾到庙中凭吊,题诗道:


李世民牢牢地记住了贤妻的“居安思危’与“任贤纳谏”这两句话。当时天下已基本太平,很多武将渐渐开始疏于练武,唐太宗就时常在公务之暇,招集武官们演习射技,名为消遣,实际上是督促武官勤练武艺,并以演习成绩作为他们升迁及奖赏的重要参考。按历朝朝规,一般是除了皇宫守卫及个别功臣外其他人员不许带兵器上朝,以保证皇帝的安全,因此有人提醒唐太宗;“众人张弓挟箭在陛下座侧,万一有谁图谋不轨,伤害陛下,岂不是社稷之大难!”李世民却说:“朕以赤心待人,何必怀疑自己左右的人。”他任人唯贤,用人不疑的作风,深得手下文武诸臣的拥护,由此属下人人自励,不敢疏怠,就是在太平安定的时期也不放松警惕,国家长期兵精马壮,丝毫不怕有外来的侵犯。

这首诗温柔敦厚地道出了千古艰难唯一死的况味。一个娇弱的女子,要保全自己丈夫的性命,就只有含垢忍辱地面对残酷的现实。而三年不言不语,就是对眼前的一切做了坚忍果敢的挑战与抗争。

关于任贤纳谏一事,唐太宗深受其益,因而也执行得尤为到家,他常对左右说:“人要看到自己的容貌,必须借助于明镜;君王要知道自己的过失,必须依靠直言的谏臣。”他手下的谏议大夫魏征就是一个敢于犯颜直谏的耿介之士。魏征常对唐太宗的一些不当的行为和政策,直接了当地当面指出,并力劝他改正,唐太宗对他颇为敬畏,常称他是“忠谏之臣。”但有时在一些小事上魏征也不放过,让唐太宗常觉得面子上过不去。一次,唐大宗兴致突发,带了一大群护卫近臣,要表郊外狩猎。正待出宫门时,迎面遇上了魏征,魏征问明了情况,当即对唐太宗进言道:“眼下时值仲春,万物萌生,禽兽哺幼,不宜狩猎,还请陛下返宫。”唐太宗当时兴趣正浓,心想:“我一个富拥天下的堂堂天子,好不容易抽时间出去消遣一次,就是打些哺幼的禽兽又怎么样呢?”于是请魏征让到一旁,自己仍坚持这一次出游。魏征却不肯妥协,站在路中坚决拦住唐太宗的去路,唐太宗怒不可遏,下马气冲冲地返回宫中,左右的人见了都替魏征捏一把汗。


长孙无忌是长孙皇后的哥哥,文武双全,早年即与李世民是至交,并辅佐李世民赢取天下,立下了卓卓功勋,本应位居高官,但因为他的皇后妹妹,反而处处避嫌,以免给别人留下话柄。唐太宗原想让长孙无忌担任宰相,长孙皇后却奏称:“妾既然已托身皇宫,位极至尊,实在不愿意兄弟再布列朝廷,以成一家之象,汉代吕后之行可作前车之鉴。万望圣明,不要以妾兄为宰相!”唐太宗不想听从,他觉得让长孙无忌任宰相凭的是他的功勋与才干,完全可以“任人不避亲疏,唯才是用”。而长孙无忌也很顾忌妹妹的关系。不愿意位极人臣。万不得已,唐太宗只好让他作开府仪同三司,位置清高而不实际掌管政事,长孙无忌仍要推辞,理由是“臣为外戚,任臣为高官,恐天下人说陛下为私。”唐太宗正色道:“朕为官择人。唯才是用,如果无才,虽亲不用,襄邑王神符是例子;如果有才,虽仇不避,魏征是例子。今日之举,并非私亲也。”长孙无忌这才答应下来,这兄妹两人都是那种清廉无私的高洁之人。

·上一篇文章:中国第一大美人西施·下一篇文章:王昭君:嫁继子泪洗面
生子成就匈奴国

手下的一大批谋臣武将外,也与他贤淑温良的妻子长孙皇后的辅佐是分不开的。

细腰宫里露桃新,脉脉无言度几春; 毕竟息亡缘底事,可怜金谷坠楼人。
息亡身入楚王家,回看春风一面花; 感旧不言常掩泪,只应翻恨有荣华。

长孙氏十三岁时便嫁给了当时太原留守李渊的次子、年方十七岁的李世民为妻,她年龄虽小,但已能尽行妇道,悉心事奉公婆,相夫教子,是一个非常称职的小媳妇,深得丈夫和公婆的欢心。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