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造美女一笑值千金,丑女才快乐

褒姒:周幽王宠妃,为褒人所献,姓姒,故称为褒姒。她甚得周幽王宠爱,生下儿子伯服。褒姒生性不爱笑,幽王为取悦褒姒,举烽火召集诸侯,诸侯匆忙赶至,却发觉并非寇匪侵犯,只好狼狈退走。后来,褒姒勾结权臣,废申后和太子宜臼。申后之父联络鄫侯及犬戎入寇,周幽王举烽火示警,诸侯以为又是骗局而不愿前往,致使幽王被犬戎所弒,褒姒亦被劫掳。

夏姬:春秋时郑穆公之女,初私通子蛮。子蛮早死,继为陈国大夫夏御叔之妻,生子徵舒。御叔死,她与陈灵公、大夫孔宁、仪行父私通。徵舒射杀灵公,孔宁等奔楚,请楚师伐陈。她被楚庄王所俘,送给连尹襄老为妻。襄老战死,她从申公巫臣谋,托词归郑,后申公巫臣娶以奔晋。

钟离春:战国时齐宣王之后,河北无盐县人,人称“无盐”,是中国历史上有名的四大丑女之一。传说中,她四十未嫁、极丑无双,有才华,有见识。后自荐于齐宣王,被礼遇,封为后。她给了齐宣王当头一棒,诤诤谏言使齐宣王幡然醒悟;她尽心尽力的辅佐使齐国国力大增,一时成为“千乘之国”。事见《续山东考古录》卷七及《列女传·齐钟离春》。

西周周宣王的时候,首都的少年儿童都在唱一首歌:“月亮升上来,太阳沉下去,将有弓矢之祸,灭亡周国!”这种儿歌,做皇帝的一般都很害怕,就下令去查。政府智囊团里一个天文学家说,“臣夜观天象,弓矢之祸将出现在陛下宫中,后世必有女子乱国!”

以前看希腊神话,总是不明白,那些徐娘半老的王后们,怎么会有这么多的追求者呢?追求奥德修斯的老婆的各国王子,住满了整个宫殿;俄狄浦斯的娘亲答应天下人,谁查出事件的真相就嫁给谁;她们看起来都新鲜热辣得很,是男人们的猎物、诱饵,光是风韵犹存是解释不了的。

才华和见识经常是被逼出来的。

周宣王问姜皇后最近宫中的嫔妃有什么怪异的地方,姜后说:“宫中没有怪异,只有先王宫内的一个嫔妃卢氏,年方二十四岁,怀孕八年,才生下一个女儿。”宣王又召来卢氏,卢氏说:“我听说夏朝桀王时,褒城有个人化为两条龙,桀王非常恐惧,杀了二龙,将龙涎藏在木椟中,自殷朝经历644年,传了二十八王,到了先王厉王时打开木椟,龙浆横流于宫廷,化为一只大乌龟,妾当时十七岁,因为足踏龟迹而忽然有了身孕,如今才刚生下一个女儿。”卢氏把刚出生的女孩扔在河里淹死了,但事实上,这个女婴并没有死,被一个造木箭的工匠带回家抚养了。应了弓矢之祸。

而咱们,中古近古以来,都是些老夫少妻的命,只有老头娶小妾,哪有寡妇老树发新枝的?偶有几个太后级人马跟少壮青年胡混,显然都是权势逼迫,男人嘛,只得半推半就。哪像人家,一女寡居百家求。

春秋时期的无盐,就是以见识高远而有名的。她本名叫钟离春,生于河北无盐,长得奇丑,臼头深目,长指大节,卯鼻结喉,肥项少发,折腰出胸,皮肤如漆,声如夜枭。令人望而却步,年过40,不但流离失所,甚至无容身之处。

宣王死,幽王即位。这个幽王,为人性暴寡恩,喜怒无常,整日饮酒食肉,刚一即位就广征美女。右谏议大夫褒姠劝谏反而被囚。褒姠的妻子赶紧花了一大笔钱,买下褒城最美丽的女孩,把她梳妆打扮一番,送进京师,才把老公赎了出来。这个美女就是那位倾国倾城的褒姒。

但春秋时期的夏姬不同。生在上古时代,虽没什么贞操观念,但头脑正常的人也不兴乱伦、玩3P、4P,但夏姬就一而再、再而三地这样干了。凡是沾过她的男人基本上都死了,国都衰灭了,老老少少的追求者,还是从尖沙咀排到旺角,再排到佐敦。

40岁,古代的女人这把年纪都当上奶奶了。

看看,逃啊逃啊,那个几乎被杀的女婴绕了一个大圈,又回到宫里来了。褒姒故事基本上就是东方少女版的俄狄浦斯。

夏姬是郑穆公的公主,年纪轻轻就跟亲生哥哥公子蛮私通,夏姬不得不被许配给小陈国一位御史大夫。公子蛮两年后就死掉了。儿子长到十几岁的时候,夏姬的丈夫也死了,她成了寡妇,陈国的国王陈灵公就当了夏姬的情人。同时,他的“同情兄”还有朝中的大臣公孙宁和仪行父。看得人只觉得夏姬有本事,把君臣三人管理得就像后宫一样整齐有序:他们具有推荐新情人给夏姬的“贤淑”和“美德”,仨人不仅不妒忌,还常常一起饮酒作乐,一起讨论共同的情人夏姬,穿着夏姬送的内衣上朝谈论风月,还当着夏姬儿子的面说这是他们三人共同的儿子。这可把夏姬的儿子气坏了,找人杀了陈灵公。

其实,这些其貌不扬、发展平凡的女孩子,看似无野心,然而她们最能花精力、时间去思考。当别的民间女子开始花枝招展、涂脂抹粉的时候,她闲着;当别的女子勤奉箕帚侍奉公婆的时候,她闲着;当别的女子围着孩子转、跑、跳的时候,她闲着。人家有捕获男人、打点家族的大Project在手,她没有。可是,这些女孩也不弱啊,她们有些私人Project在进行中。明成皇后三年都没人搭理,只好潜心念书,终成一代明主:钢铁就是这样炼成的。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