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被元朝出卖而亡,成事靠用人用脑

原标题:“元朝擎天二木”之一,驰骋沙场,奔走平乱,却被元朝出卖而亡

原标题:成事靠用人用脑,不能靠拳头大胳膊粗

原标题:最悲壮的城市防御战,打退敌人400次进攻,吃光城内所有百姓

图片 1

成事靠用人用脑,不能靠拳头大胳膊粗

宁为太平犬,不为乱世人。战争从来都是惨烈的,生命的脆弱与顽强在战争中得到了极大的体现,在唐朝的开元盛世中突然发生了安史之乱让无数的家庭垂泪,这泪既有亲人离别的痛苦又有对忠义之人的钦佩。百年之后的文天祥也为安史之乱中的一位英雄在正气歌中留有一席之地,这个人就是张巡。

元末乱世,四海鼎沸,八方动荡,天下英雄,应时而起,大泽龙蛇,闻风而动。

图片 2

战争就是后勤

现在,我们读讲述大明开国的小说、评书,大大小小有几十种,且多冠以《明英烈》之名。其中,乔云斋版《明英烈》讲述得煞是热闹。

秦国历史上的秦武王,是个喜欢跟人较力的国君。《史记·秦本纪》记载,“武王有力好戏,力士任鄙、乌获、孟贲皆至大官。王与孟贲举鼎,绝膑。八月,武王死。”一位原本可以大有作为、立志荡平天下的国君,因为尚力好武,与大力士比试举鼎时,搬起的铜鼎落下,砸到了自己的脚,不治而死。

战争最重要的是什么,是后勤,在古代冷兵器时代主要就是粮草,战斗是个极端消耗能量的运动没有粮食就没有胜利。在唐王朝的时代狭小的关中就已经没办法支撑关中大量人口的粮食供应,只有靠来自南方江南的粮草供应,粮食要从长江地区集结,走邗沟到达淮河,逆淮河而上走通济渠到黄河,再逆黄河而上经三门峡转运到达长安。

该书模仿了《说唐》,用十八路反王来描述元末各方势力,更有三侠、八猛、六勇、陆庄七兄弟、南汉七元帅、北番八大将等等组合充斥其中,真个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纷纷扰扰,好一出庞大的群雄争霸大戏。

举鼎,又叫扛鼎,即用双手举起沉重的东西。那么,历史上还有没有其他“力能扛鼎”的帝王呢?有。西楚霸王项羽就是一个。《史记·项羽本纪》载,“籍长八尺馀,力能扛鼎,才气过人,虽吴中子弟皆已惮籍矣。”项羽虽然力大无穷,威猛无敌,最终,能扛鼎,“力拔山兮气盖世”的项羽,还是没打过他瞧不起的,“屡战屡败,屡败屡战”的刘邦,落了个“四面楚歌”自刎乌江的下场。

安史之乱几十万朝廷军队的集结与粮饷都要靠大运河从江南运输,而淮河地区自古以来就是攻打江南的必经之路。打下淮河地区几十万唐军就会因为没有粮饷不战自溃,这将会是唐王朝的灭顶之灾,睢阳与雍丘作为通济渠经过的城市与淮北要镇具有极强的军事经济意义,本应是双方争夺的焦点但在这里无论唐王朝还是叛军都是没有派出主力部队争夺,可是这里却演绎了安史之乱中最为悲壮的守城之战,近代以来只有抗战时期的常德之战可以与之作为比较。

后来的单田芳尚嫌不够热闹,又在十八路反王的基础上,再加一个乱世山兴隆会十王、战太平九国,各种组合则有江南四大侠、黑风山三杰、五杰岭五杰、乱石山七雄、南京七太保;元朝方面,则有红黄蓝面三金刚、金银铜铁四大王、三十六路御总兵……

除了帝王级别的项羽,历史上还有几个诸侯王级别的大力士,他们也“力能扛鼎”,如西汉的刘长、刘胥,北齐的高涣。

张巡,突然的将星

图片 3

刘长是汉高祖刘邦的第七子。《史记·淮南衡山列传》载,刘长初封淮南王,“有材力,力能扛鼎”,常常“自袖铁椎”,因为宿怨,在光天化日之下,审食其就死在了刘长的铁椎下。此外,刘长“自以为最亲,骄蹇,数不奉法”,“入朝,甚横”,如此嚣张蛮横,引起众怒。他的四哥汉文帝下令,将其从长安发配至蜀郡,囚车却被贴了封条,故刘长“乃不食死”,给活活饿死了,时年二十五岁,谥厉王。

图片 4

事实上,元末明初这段时间里,天下的动乱真不亚于乔、单两位的评书。

刘胥是汉武帝刘彻的儿子,汉昭帝刘弗陵的异母兄长。《汉书·武五子传》载,刘胥“壮大,好倡乐逸游,力扛鼎,空手搏熊彘猛兽”。因其行为没有法度,最终没能成为皇位继承人。汉昭帝死后,无子,霍光先立刘贺,后立刘询,没刘胥什么事儿,这让以武帝之子自居的刘胥很窝火。于是,刘胥秘密诅咒汉宣帝刘询早死,事情泄露后,刘胥自缢而死,谥厉王。

张巡在安史之乱之前只是个文官,没有上过战场,如果不是爆发了安史之乱恐怕他一辈子都不会在史书上留名,而他临危受命以弱势兵力灵活守城在他人生最后的时光里演绎了一曲令人动容的挽歌。

不过,不管怎么乱,其乱中还是有脉络可依的。

高涣是北齐神武帝高欢的第七子。《北齐书·列传第二》载,高涣封上党王,“及长,力能扛鼎,材武绝伦”。北齐早年有谶语,“亡高氏者为黑衣”。文宣帝高洋即位后,猜忌弟弟高涣,故设圈套问高涣:“什么东西最黑?”高涣答:“漆”。因“漆”与“七”同音,在兄弟中位列第七的高涣被高洋视为祸根,关牢笼一年后被处死,年仅二十六岁,谥刚肃王。

公元755年,安禄山起兵造反,当时唐王朝内地没有可战之兵,在安禄山的虎狼之师下各地是望风而降,当时的雍丘县令令狐潮在听见安禄山起兵消息之后,心怀恐惧很快投降了安禄山的大燕朝,俘虏了城内将士准备以城降燕。但是张巡及时赶到在城内军民帮助下赶走了令狐潮,占据了雍丘这个叛军南下的要道。

比如说,从大方向分,各路英雄不外乎三种类型。

说到这里,意犹未尽。其实,历史上前秦还有一位帝王,名叫苻生,此人虽不“扛鼎”,但“及长,力举千钧,雄勇好杀,手格猛兽,走及奔马,击刺骑射,冠绝一时”(见《晋书》),同样他的结局也不好,被苻坚杀害并废黜帝号后,还被丑化成了妖魔。

令狐潮不甘心失败,先是引来四万叛军来围攻雍丘,张巡没有固守孤城而是认为敌人在知道城中兵力不过三千人必然心有轻敌之心,此时出击必有斩获,率一千人的部队分散突击敌人,敌人没有防备大溃而逃。张巡先赢得了一仗,但是他的兵力劣势仍然没有改变,不能困守城池必须围绕城市以攻代守,令狐潮的叛军用投石机对雍丘进行围攻,张巡提前做好准备只要城墙坏掉就用木头去支撑,顶住了令狐潮的攻击六十余天,又在令狐潮准备撤退的时候追击,大量杀伤了敌人。

第一种类型,即为察罕帖木儿、杨完者、李思齐、陈友定等为首的保元派。

由此可见,光是拳头大,胳膊粗,在争权夺利中是没用的。要善于用脑用人,才能成事。

图片 5

第二种类型,即是刘福通、徐寿辉、陈友谅、明玉珍、朱元璋等为首的反元派。

(本篇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双方在雍丘进行了令人窒息的战斗,半年多的时间你来我往,张巡将兵法虚实之术把控到了极致,当城内没粮食的时候他发现叛军在用城西的运河运粮,就虚张声势要从城东出发惊得叛军放下粮食就向城东集结让张巡将几百艘粮草收入怀中。城内缺乏弓箭时候就用绳子拴住草人装作偷袭的人降到城下,叛军发现后射箭让张巡弓箭得到了补充,一次成功之后张巡又多次利用草人使得叛军警惕性降低,派遣敢死队偷袭叛军军营。令狐潮虽然有优势兵力却没办法打下雍丘。

第三种类型,即是张士诚、方国珍等为首的两面派。

责任编辑:

可是张巡更加辛苦的日子来了,公元757年安禄山儿子安庆绪弑父后派遣大将尹子琦率十余万大军东征,准备摧毁大唐的命脉江南。尹子琦部队不同于令狐潮这种临时拼凑的部队,是安禄山部队中的精锐,面对着叛军精锐,张巡面临着巨大考验他决定退守睢阳城抵御尹子琦的精锐部队。

第一种类型中,影响力最著的是察罕木儿廓、杨完者二人。

人间悲剧从来都是人祸

察罕帖木儿汉姓为李,和杨完者的姓氏杨同带有木偏旁,被称为“元朝擎天二木”。

图片 6

金庸先生在《倚天屠龙记》里,把察罕帖木儿写成女主角赵敏的父亲汝阳王,所以,现在很多人都熟知察罕帖木儿其人。

睢阳扼守着睢阳渠,是大运河上的要点是江南的屏障,睢阳作为一个郡比雍丘的城市守备更加完善坚固,睢阳太守许远也早做准备储蓄了大量战备物资。守住睢阳对于百战之余的张巡不成问题。

但无论是乔、单两位先生的评书《明英烈》,还是金庸先生的《倚天屠龙记》,都没有片言只语是关于杨完者的,所以多人不知元末有杨完者这号人。

尹子琦率十余万大军围攻睢阳,而张巡不过一万余人,兵法云十则围之,这对张巡将是一场硬仗。可是一开始许远的战略储备就被顶头上司亲王李巨调拨走一半给济阴,结果济阴投降,补给落到了敌人手中。粮草问题很快就成为了张巡的首要问题,他和将士不得不将粮食和树皮草纸一起煮。

杨完者原名为杨通贯,武冈路赤水(今湖南城步蒋坊乡)人,乃残唐五代时期十峒飞山(今日邵阳、怀化一带)蛮首领杨再思的后裔。“完者”之名为元顺帝为嘉奖其“克全忠义”而赐。

尹子琦没有闲着,他一边围困一边使出挥身解数攻击睢阳城。先使用楼车,但是被张巡用地道挖到楼车下面焚毁楼车。接下来又是制作土木结构的登城建筑,张巡每天夜里就往建筑里丢易燃物,等到敌人准备攻城就派人焚毁建筑,杀伤敌人甚众。

图片 7

可是粮食一日比一日的少,现在张巡需要支援。张巡派南霁云率三十名骑兵出击求援,南霁云不辱使命到达了当时河南地区最高军事长官贺兰明进那里求援。可是明进认为睢阳被围已久,以兵力粮草匮乏不值得防守为由拒绝了南霁云,南霁云悲愤不已在集结了三千志愿者后重新回到了睢阳,看到狼狈的南霁云,睢阳全城上下都知道没有援军了。可是睢阳没有屈服,他们还在奋斗,可是一切都被吃没了怎么办,没办法只有吃人了。不吃人,城就守不住,城守不住江南最后的繁华将会烟消云散,更多的人会死,必须守下来不论用什么办法。在这样的情况下,张巡打退了叛军400多次攻城。

杨完者“善骑射,能文章,有入相出将之鸿才”,很早就组织家乡苗家少年操兵练武,拥有苗兵数万人。

十月,尹子琦登城,城中已经饿殍遍地无力应战了,但是睢阳城无一人投降。尹子琦抓住张巡后掰开他的嘴巴发现他的牙齿只剩四五个,问他为什么,张巡说:吾志吞逆贼,但力不能尔。张巡与他的同袍们就义在睢阳城下,张巡保住了数以百万计的江南百姓,在张巡就义前一个月郭子仪收复了长安,十一月收复洛阳,自此江南的危机终于解除。

至正十二年(1352年),徐寿辉攻陷武昌,势头极盛,再陷岳州(今岳阳),气焰张天,元廷震响。

本文作者 :屯垦西路,公众号“这才是战争”加盟作者
,未经作者本人及微信公众号“这才是战争”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