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罗斯和他的子孙,忒修斯和庇里托俄斯

克瑞翁和厄忒俄克勒斯在商量作战计划。他们决定派七个首领把守底
比斯的七座城门。
可是在开战之前,他们也想从鸟儿飞翔看一看预兆,推测战争的结局。
底比斯城内住着在俄狄甫斯时代就十分有名的预言家提瑞西阿斯。他是奥宇
埃厄斯和女仙卡里克多的儿子,他年轻时同母亲去看望女神雅典娜,偷看了
不该看的事情,因此被女神降灾弄瞎了双眼。母亲卡里克多再三央求女神开
恩,使孩子眼睛复明,雅典娜无能为力。但雅典娜同情他,使他有了更加敏
锐的听觉,能够听懂各类鸟儿的语言。从这时起,他成了鸟儿占卜者。
提瑞西阿斯年事已高。克瑞翁派他的小儿子墨诺扣斯去接他,把他领
到宫中。老人在女儿曼托和墨诺扣斯的搀扶下,颤巍巍地来到克瑞翁面前。
国王要他说出飞鸟对底比斯城命运的预兆。提瑞西阿斯沉默良久,终于悲伤
地说:“俄狄甫斯的儿子对父亲犯下了沉重的罪孽,他们给底比斯带来巨大
的灾难;亚各斯人和卡德摩斯的子孙将会自相残杀;兄弟死于兄弟之手;为
了挽救城市,只有一个办法,这个办法也是可怕的,我不敢告诉你们,再见!”
说完,他转身要走。可是克瑞翁再三央求他,他才留下来。“你真的想
要听吗?”他严肃地问,“那么,我只好说了。可是你先告诉我,引我来的
你的儿子墨诺扣斯在哪里?” “他就在你的身旁!”克瑞翁回答说。
“让他赶快走开吧,越快越好!”老人说。
“为什么?”克瑞翁连忙问,“墨诺扣斯是他父亲忠实的儿子,他会保持
沉默的。再说,让他知道拯救我们的办法,他一定会非常高兴的。”
“那你们听我说,我从飞鸟的声音中知道的事吧!”提瑞西阿斯说,“幸
福女神会降临,可是她要跨过门槛是沉重的。龙牙种子中最小的一颗必须死
亡。只有在这种条件下,你们才能得到胜利!”
“天哪!”克瑞翁叫起来,“你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卡德摩斯后裔中最小的一个必须献出生命,整个城市才能获得拯救。”
“你要我的儿子墨诺扣斯去死吗?”国王愤怒地跳了起来,“滚你的吧!
我不需要你的占卜和预言!”
“如果事实带给你灾难,你就认为它不会成为事实吗?”提瑞西阿斯严
肃地问道。直到这时,克瑞翁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他跪倒在提瑞西阿斯的
面前,抱住他的双膝,请求他收回自己的预言,但这盲人丝毫不为所动。“这
牺牲是不可避免的,”他说,“狄尔刻泉水那里曾是毒龙栖息的地方,那儿必
须流着这孩子的血,这样,大地才能成为你的朋友。大地以前曾用龙齿把人
血注射给卡德摩斯。现在,大地必须接受卡德摩斯亲属的血。小孩为他的城
市作出牺牲,他将成为全城的救星。
你自己选择吧,克瑞翁,现在只有这两条路。”
提瑞西阿斯说完,又让他的女儿牵着手离开了。克瑞翁久久地沉默着。
最后,他终于惊恐地喊叫起来:“我多么愿意亲自去为我的祖国去死啊!可
是你,我的孩子,我怎能让你牺牲呢?逃走吧,我的孩子,逃得越远越好。
离开这座该诅咒的城市,穿过特尔斐、埃托利亚,一直到多多那神庙,就躲
在神庙里!”“好的,”墨诺扣斯说,眼中放着光辉,“我一定不会迷路的。”
克瑞翁这才放心,又去指挥作战了。男孩却突然跪在地上,虔诚地向
着神衹祷告:“原谅我吧,你们在天的圣洁之灵,我用谎话安慰了我的父亲。
假如我真的背叛了祖国,那我是多么可鄙和懦怯啊!神衹啊,请听我的誓言
吧,并仁慈地收下我的一片真心!我愿意用死来拯救我的祖国!我愿从城头
上跳进幽深的龙穴。正如预言家所说,我要用我的血解脱祖国的灾难。”
说完,男孩高兴地跳了起来,朝宫墙走去。他站在城墙的最高处,看
了一眼对方的阵营,并庄严地诅咒他们,希望他们尽快灭亡。然后他从内衣
里抽出一把短剑,割断喉咙,从城头上栽倒下去,正好跌在狄尔刻泉水边上,
跌得粉身碎骨。他平静地躺在狄尔刻泉水的旁边。

忒修斯身强力壮,以勇敢着称,令人敬仰。那时候还有一位闻名于世
的英雄庇里托俄斯。他是伊克西翁的儿子,很想跟忒修斯比一比高低。于是
他故意偷走忒修斯的几头牛。当他听说忒修斯全副武装地追击他时,他觉得
非常高兴,就在一旁守候,准备较量。两个英雄逼近时,各自赞赏对方的英
武和胆略,因此不约而同地把手中的武器放在地上,然后朝对方奔了过来。
庇里托俄斯伸出右手,要求忒修斯裁决他偷牛的事,而忒修斯眼中闪着欢乐
的光芒,回答说:“我想得到的唯一的满足,乃是让你成为我的朋友和战友。”
两位英雄立即拥抱在一起,相互立誓,永远忠于友谊。
不久,庇里托俄斯与拉庇泰族人希波达弥亚结婚,他邀请忒修斯参加
婚礼。拉庇泰人是帖撒利地区的有名种族,是凶猛、粗犷的山民,他们是最
先驯服马匹的人类。新娘虽出身这野蛮的种族,却长得身材苗条,面孔标致,
生性善良。客人们都祝贺庇里托俄斯娶了这样一位如意的妻子。帖撒里地区
所有的贵族全应邀前来参加婚宴。庇里托俄斯的亲戚肯陶洛斯人也来了。他
们是半人半马的怪物,是在云端里降生的,说起来还跟庇里托俄斯的父亲伊
克西翁有着密切的关系。伊克西翁原来是拉庇泰国王,他残杀了岳父达埃翁,
逃到宙斯那里。他竟向神后赫拉提出无礼的要求。宙斯用一片乌云冒充赫拉,
伊克西翁拥抱乌云,生下了那些半人半马的怪物。肯陶洛斯人为此被称为“云
雾子孙”。他们是拉庇泰人的仇敌。但这次由于他们是新郎的亲戚,所以他
们抛弃了旧恨,也高高兴兴地来参加婚宴。
婚礼在欢乐的气氛中进行。大家尽兴地饮酒。肯陶洛斯人中最野蛮的
欧律提翁饮酒过多,以致醉意朦胧。他看到美丽的新娘希波达弥亚,不禁情
意迷乱,想把她抢走。谁也知道那是怎么一回事,谁也没有注意那是怎么发
生的,客人们突然看到怒气冲冲的欧律提翁一把抓住希波达弥亚的头发,把
她拖走。希波达弥亚竭力挣扎,大呼救命。其他一些喝得醉醺醺的肯陶洛斯
人以为这是一个动员令,要他们照样行事,于是他们各人拖走一个宫里的使
女或前来参加婚礼的女客人。顿时妇女们的惊叫声和呼喊声响成一片,把宫
殿都要震塌了。新娘的亲戚朋友们都异常愤怒地从座位上跳起来。
“你中了什么邪,欧律提翁!”忒修斯大声叫道,“你竟敢当作我的面侮
辱庇里托俄斯,这不是在侮辱两个英雄吗?”说着,他从欧律提翁的手中抢
回新娘。欧律提翁没有说话,挥手朝忒修斯的胸口打了一拳。忒修斯的手上
没有武器,他顺手抓起一个铜壶,朝他劈面砸过去。欧律提翁躲闪不及,被
打倒在地,头上鲜血淋漓。
“动手!”其他的马人呼喊起来,刹时杯盏飞舞,酒瓶碰撞。突然,一个
马人从祭坛前抓起供品,另一个马人举起烛台朝人群中扔了过来。第三个马
人摘下挂在墙上作为装饰和祭品用的鹿角进行还击,把拉庇泰人打得伤亡惨 重。
庇里托俄斯勃然大怒,把手中的长矛朝大个子马人珀特勒奥斯刺去。
珀特勒奥斯正想从地上拔起一棵大栎树当武器,他被矛钉在树干上。另一个
马人狄克提斯被忒修斯打倒在地,摔倒时压断了一根粗大的梣木。第三个马
人想上来报仇,被忒修斯一棍打死。契拉罗斯是肯陶洛斯人中生得最漂亮的
一个。他一头金黄的卷发,蓄着胡须,脖子、肩膀、双手和胸部长得十分匀
称,身体的下半部虽然是马身,也长得很好看。他和他美丽的爱人许罗诺默
来参加婚宴。在宴会上他们亲热地偎依在一起,现在更是互相支持,共同战
斗。契拉罗斯被利矛射中,凄惨地倒在情人的怀抱里死去。许罗诺默朝他弯
下腰去,吻着他,她拔出刺中契拉罗斯心脏的利矛,伏在矛尖上自杀身死。
战斗还在激烈地进行着,最后马人被彻底打败。他们在逃跑的时候互相践踏,
又被追赶的人杀掉不少。直到这时,庇里托俄斯才稳稳地占有了他的新娘。
第二天清晨,忒修斯跟他告别。由于这次共同的战斗,他们兄弟般的情谊更
加坚强,牢不可破。

赫拉克勒斯的子孙们向他们的保护人得摩丰发誓,永远感谢他的帮助。
然后,他们在许罗斯和伊俄拉俄斯的率领下离开了雅典城。他们到处遇到了
同盟军,一路前进,到了他们父亲的世袭领地伯罗奔尼撒半岛。他们花费了
整整一年时间,攻占了除亚各斯以外的全部城市。
这时候,整个半岛上瘟疫流行,无法防止。赫拉克勒斯的子孙们从一
则神谕中得知,这场灾祸是由他们引起的,因为他们在规定的时间之前回到
了伯罗奔尼撒。于是,他们又连忙撤走,重新回到阿提喀地区,住在马拉松
平原上。许罗斯遵照父亲的遗愿,娶了美丽的姑娘伊俄勒为妻。当年,赫拉
克勒斯曾向她求过婚。现在许罗斯对夺回父亲的领地耿耿于怀。他又来到特
尔斐,祈求神谕,得到的回答是:“等到第三次庄稼成熟时,你们可以成功
地回归。”许罗斯把它理解为到第三年秋收的时候。他耐心地等待,到第三
年的夏天过去后,他又发兵侵入伯罗奔尼撒。
在欧律斯透斯死后,阿特柔斯在迈肯尼当了国王。阿特柔斯是坦塔罗
斯的孙子,珀罗普斯的儿子。他看到许罗斯带兵侵入,便与特格阿城以及别
的城市联合起来,组织军队迎敌。儿童故事
双方士兵在哥林多地峡附近扎下营帐,相互对峙。许罗斯为了不使希
腊遭到战争的破坏,他仍然提出单独对阵,他希望双方签订誓约:如果他获
胜,那么欧律斯透斯的王国就归赫拉克勒斯的子孙们统治;如果他失败,那
么赫拉克勒斯的子孙在五十年内不得进入伯罗奔尼撒。
这话传到对方营垒,特格阿国王厄刻摩斯立即接受挑战。两人对阵后,
斗智斗勇,杀得难解难分。最后,许罗斯不幸战败了。临死之时,他仍在痛
苦地回想那个含义隐晦的神谕。
赫拉克勒斯的子孙们遵照誓约,从哥林多地峡附近撤退,居住在马拉 松地区。
五十年过去了。赫拉克勒斯的子孙们在这之前从未违约,没有打算夺
回他们的领土,现在许罗斯和伊俄勒所生的儿子克莱沃特奥斯已经五十岁
了。因为约定期限已满,他可以不再受约束了,于是他联合赫拉克勒斯的其
他孙子们一起发兵侵入伯罗奔尼撒。那时特洛伊战争已经过去三十年。可是
他也不比他父亲幸运,他和他的人在战争中全部战死。
又过了二十年,克莱沃特奥斯的儿子,即许罗斯的孙子,赫拉克勒斯
的重孙阿里斯多玛库斯再度兴兵。这时统治伯罗奔尼撒的国王是俄瑞斯忒斯
的儿子蒂萨梅诺斯。阿里斯多玛库斯也错误理解了一则神谕。这神谕说:“穿
过狭窄的小道,必取得胜利。”因此,他从哥林多地峡侵入,结果被打败,
像他父亲和祖父一样送了命。
又过了三十年,即特洛伊战争过去八十年了。阿里斯多玛库斯的三个
儿子忒梅诺斯、克瑞斯丰忒斯和阿里多特莫斯带兵去夺取他们祖传的领土。
尽管以往几次神谕的意思很模糊,但他们仍然没有丧失对神衹的信仰。因此
他们来到特尔斐,向女祭司询问战争的前景,但回答跟他们的先辈所得到的
完全一样。长兄忒梅诺斯不由得抱怨说:“我的父亲、祖父和曾祖父都遵从
这神谕,可是他们都遭到了失败!”最后,神衹可怜他们,便通过女祭司的
口向他们解释这神谕的意思。“你们祖先的不幸,”她说,“都是自取的,因
为他们不明白神谕的真正含意!神衹指的不是地上的第三次庄稼收获,而是
指你们种族的种子第三次收获。第一次是克莱沃特奥斯,第二次是阿里斯多
玛库斯,第三次即预言能取得胜利的一代就是你们。
至于所谓‘狭窄的小路’也被误解了。它不是指哥林多地峡,而是指
对面的科任科斯海峡。
现在你们明白神谕的真正含意了。你们如何行事,那就有待神衹们的 帮助了!”
忒梅诺斯这才恍然大悟。立即和他的兄弟联合起来,武装了一支强大
的军队,并在克洛里建造战船。从此以后,那块地方就被称作诺帕克托斯,
即船厂的意思。当然,这次征战,对赫拉克勒斯的子孙来说不是一件轻而易
举的事。他们付出了不少的心血和眼泪。正当部队集结,准备出发的时候,
最年轻的兄弟阿里斯多特莫斯突然遭到雷击。他们埋葬了兄弟,战船正要驶
离海岸时,突然来了一个星象家。他受神意的安排念念有词地说着神谕。他
们在忙乱之中,不由分说地把他当作巫师,甚至把他当作伯罗奔尼撒人派来
的奸细。希珀特斯朝他投去一杆标枪,把他当场刺死。诸神对赫拉克勒斯的
子孙们十分恼火,于是给他们降下了灾难,一阵暴风雨击毁了战船,许多士
兵在水里淹死。陆上的军队也遭到饥荒,士兵们断炊断粮,不久军队也瓦解 了。
在遭到接二连三的灾难后,忒梅诺斯祈求神谕,神谕的回答是:你们
杀害了无辜的预言家,所以你们才遭到不幸。另外,必须使一个有三只眼睛
的人指挥军队。神谕的第一部分很快就执行了。希珀特斯被赶出军队,流亡
国外。可是第二部分却让赫拉克勒斯的子孙感到为难。他们到哪里才能找到
有三只眼睛的人呢?大家怀着对神衹的虔诚,不倦地到处寻找。有一天,他
们偶然遇到了海蒙的儿子俄克雪洛斯,那是埃陀利亚王族的后裔。正当赫拉
克勒斯的子孙们进入伯罗奔尼撒时,俄克雪洛斯因犯了杀人罪,被迫逃离埃
陀利亚,前往伯罗奔尼撒的小国厄利斯避祸。过了一段时间,他思念故土,
于是骑着驴子回乡,路上遇到了赫拉克勒斯的子孙们。俄克雪洛斯只有一只
眼,另一只眼早在年轻时就被人用箭射瞎了,因此他骑驴代步,人兽合在一
起共有三只眼。
赫拉克勒斯的子孙们认为神谕已经应验。于是推选俄克雪洛斯为他们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