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拉克勒斯和阿德墨托斯,赫拉克勒斯所受的教育

赫拉克勒斯忧伤地离开了俄卡利亚的王宫,到处漂泊,此时,发生了
一件奇事。在帖撒利的弗赖城住着高贵的国王阿德墨托斯,他的妻子阿尔刻
提斯年轻、漂亮,对丈夫十分忠诚,爱夫夫胜过一切。有一次,宙斯用雷电
把神医阿斯克勒庇俄斯劈死,因为宙斯担心他连死人都能救活。阿斯克勒庇
俄斯是阿波罗的儿子。阿波罗在悲痛之中杀死了为主神宙斯锻造雷电棒的独
眼巨人。他担心宙斯发怒报复,便急忙逃出了奥林匹斯圣山,在人间寻找避
难所。那时,斐瑞斯的儿子阿德墨托斯友好地接待了他,让阿波罗为他看守
牛群。后来宙斯赦免了他,于是,他成了阿德墨托斯的保护神。阿德墨托斯
年老体衰,生命即将结束,因为阿波罗是神,所以预先知道,于是他劝说命
运女神拯救阿德墨托斯,免得他受地狱之苦。命运女神答应,如果有人愿意
代他去死,代他到冥府去,就可以让他逃脱死亡。阿波罗离开奥林匹斯圣山,
来到弗赖,告诉他的老朋友他的气数将尽了,但又向他透露了免于一死的方 法。
阿德墨托斯是个正直的人,但他眷恋生命。他的家人和仆人听说他们
的国王生命即将结束,都吃了一惊。阿德墨托斯希望找一个愿代他去死的人,
可是没有一个人肯答应。尽管他们将要失去阿德墨托斯这样的贤君,但要他
们履行这样的义务,谁也不愿承担。甚至国王的年迈的父亲斐瑞斯和上了年
纪的母亲,知道死神已在向他们招手,他们随时都会离开人间,但仍不愿意
放弃一点生命,来拯救自己的儿子。只有他的妻子阿尔刻提斯,一个正当青
春年华的女人,愿意代丈夫去死。她刚说完这话,死神塔那托斯立即来到王
宫,准备把她带到地府去。阿波罗看到死神来临,急忙离开国王的宫殿,免
得死神玷污了他的圣洁。忠贞的阿尔刻提斯随即沐浴更衣,她穿上节日的华
服,戴上首饰,然后在家里的祭坛前向地府女神祷告,愿意充当死神的祭礼。
说完,她一一地拥抱了孩子和丈夫,然后,走进小房间,准备在那里迎接地
府的使者。 “我愿意坦白地告诉你,”她对丈夫说,“你的生命比我的宝贵,因此我
愿意为你去死。要是没有你,我也不愿活下去。不过你的父亲母亲背叛了你,
他们其实是应该为你作出牺牲的。那样,你就不致孤独地生活,去抚养失去
母亲的孩子们。但神衹既然已作出这样的安排,那么,我只得请求你,别忘
掉我给你做的事,而且,你还应该答应我,不要把我们喜欢的孩子交给一个
继母,因为她会虐待这些可怜的孩子的。”
阿德墨托斯含着眼泪,向他的妻子发誓,她活着是他的妻子,在她死
后,她仍然是他的妻子。阿尔刻提斯把哭哭啼啼的孩子交给了阿德墨托斯,
随即晕死过去。
宫殿里正在准备丧事的时候,赫拉克勒斯正好到了弗赖,来到王宫前。
阿德墨托斯强忍着悲痛,热情地欢迎这位远方来的朋友。赫拉克勒斯看到他
穿着丧服,便问宫里发生了什么事。阿德墨托斯为了不使朋友难过,故意闪
烁其词,没有直接回答,因此赫拉克勒斯还以为宫中死了一位无足轻重的远
房女子,没有显出悲伤的样子。他叫一位仆人陪着他到餐厅,并给他美酒。
他看到仆人很悲哀,责备他说:“你为什么这么严肃地盯着我?一个仆人必
须友好地接待宾客!你们这里只是死了一个外乡的女子,那有什么了不得。
死是凡人的共同命运。忧伤只能糟蹋身体。去吧,像我一样头上戴个花冠和
我一块来喝酒吧。满满的一杯美酒自会抹去你额上的皱纹。”仆人悲伤地转
过脸去。“我们遭到了不幸,”他说,“因此我们都失去了欢乐的心情。”
赫拉克勒斯一听这话,觉得不对劲,在他的一再追问下,才弄清了实
情。“这是真的吗?”他大叫起来,“他失掉了一个光彩照人的妻子,怎么还
能慷慨大方地招待客人?我在办丧事的人家还头戴花冠,大声欢笑,举杯畅
饮,这还像话吗?请告诉我,这位忠贞的妻子葬在什么地方?”
“你如果要去找的话,那么就沿着通往那里萨的方向一直走下去。”仆人
回答说,“你会看到为她建立的一座墓碑。”仆人说完话,难过地走开了。
赫拉克勒斯立即作出了决定。“我必须救出这位已死的女子,”他自言
自语,“将她领回来,交给他丈夫,否则,我就不配享受阿德墨托斯的厚爱。
我去找墓碑,并在那里等待死神塔那托斯。他一定会吮吸祭品的血。这时我
就从他的身后跳出来,抓住他,用双手捏住他,直到他答应把死者的阴魂送
回来,我才松手放他走。”他怀着这样的决心,不声不响地离开了王宫。
阿德墨托斯回到自己的房间,看到失去母亲的孩子,心里非常悲伤,
仆人的任何安慰都无法减轻他的痛苦。突然,他看到赫拉克勒斯走进大门,
后面跟着一个遮着面纱的女人。
“你连妻子去世的消息都不告诉我,”他说,“那是不应该的。你接待我,
让我住在王宫里,看上去你好像只是遇到一件小事,好像是为别人家办丧事
一样。同样,我因为不知道实情,做出许多违反礼仪的事情,在死去主妇的
屋里喝酒取乐,逍遥自在。但我不愿让你继续痛苦下去了。听着,我又回到
这里只有一个原因:我在一场比武中赢得一位年轻的妇女,我把她交给你,
给你当个女佣。我正要进行新的比武,在回来之前,你一定要多多关心她的
生活。” 阿德墨托斯听了他的话吃了一惊,他急忙解释说:“并不是我轻视朋友
或者不认朋友。
我没有把妻子去世的消息告诉你,那是我不愿意看到你再搬到另一位
朋友家里去住。现在我请你把这位女子给弗赖城的任何一个人,不必给我。

国王安菲特律翁从盲人占卜者的口中知道儿子天赋极高,他决心让儿
子享受配做一个英雄的教育。他聘请了各地英雄给年轻的赫拉克勒斯传授种
种本领。他亲自教他驾驶战车的本领;俄卡利亚国王欧律托斯教他拉弓射箭;
哈耳珀律库斯教他角斗和拳击;刻莫尔库斯教他弹琴唱歌。宙斯的双生子之
一卡斯托耳教他全副武装地在野外作战;阿波罗的儿子,白发苍苍的里诺斯
教他读书识字。赫拉克勒斯显示了学习的天赋和才能。可是他不能忍受折磨,
而年老的里诺斯又是一个缺乏耐心的教师。有一次,他无端责打赫拉克勒斯。
赫拉克勒斯顺手抓起他的竖琴,朝老师头上扔去,他即刻倒地身亡。赫拉克
勒斯十分后悔,但他仍被传到法庭。为人正直而又知识渊博的法官拉达曼提
斯宣布他无罪。法官颁布了一条新法,即由于自卫而打死人者无罪。可是安
菲特律翁担心力大无穷的儿子以后还会犯下类似的罪过,所以把他送到乡下
去放牛。赫拉克勒斯在这里过了一年又一年,长得又高又强壮。他身高一丈
多,双眼炯炯有神,犹如闪烁的炭火。他善骑会射,射箭或投枪都能百发百
中。当他18岁时,已长成希腊最英俊、最强壮的男子汉。他面临着命运的
挑战,现在是看看他一身武艺和力量是用来造福还是作恶的时候了。

雅典的国王厄瑞克透斯有一个漂亮的女儿,名叫克瑞乌萨。她事先没
有征得国王同意便成了太阳神阿波罗的新妇,并为他生了一个儿子。由于害
怕父亲生气,她把孩子藏在一只箱子里,放在她跟太阳神幽会的山洞里。她
虔诚地希望众神会可怜这个被遗弃的儿子。为了使儿子身上有个辨认的标
记,她把自己当姑娘时佩戴的首饰挂在孩子的身上。儿子出世的事自然瞒不
过阿波罗。他既不想辜负他的情人,又不想让自己的孩子落到无依无靠的地
步,于是他找到他的兄弟赫耳墨斯。作为神衹的使者,赫耳墨斯可以在天地
之间自由来往,不受阻拦。“亲爱的兄弟,”阿波罗说,“有一位凡间女子给
我生下了一个孩子,她是雅典国王厄瑞克透斯的女儿。因为畏惧父亲,她把
孩子藏在一个山洞里。请你帮帮我,救下这个孩子,把用麻布包着的孩子连
同箱子送到我在特尔斐的神殿,放在神殿的门槛上,其余的事情由我去办,
因为他是我的儿子。”
赫耳墨斯展开双翅,飞到雅典,在阿波罗指定的地方找到了孩子,然
后把他放在柳条箱里,背到特尔斐,按照阿波罗的吩咐,放在神殿的门槛上,
并且掀开盖子,以便让人容易发现他。这些事情是在夜里做完的。
第二天早晨,当太阳升起的时候,特尔斐的女祭司走向神殿,突然发
现睡在小箱子里的婴儿。她估猜这是一个私生子,便想把他从门槛上搬走。
可是神衹却使她的内心产生了一股怜悯之情。女祭司把孩子从筐内抱起来,
带在自己的身边扶育他,尽管她不知道谁是孩子的父母亲。孩子一天天长大,
终日在父亲的神坛前玩耍,却不知道父母亲是谁。他渐渐长成一个高大英俊
的少年。特尔斐的居民都把他看作神庙的小守护者,都很喜欢他,让他看管
献给神衹的祭品。于是他在父亲的神殿里高高兴兴地生活着。
克瑞乌萨从此以后再也没有听到太阳神阿波罗的消息,以为他早已将
她和儿子忘掉了。
这时,雅典人与邻国的欧俾阿岛的居民发生激烈的战事。最后欧俾阿
人失败了。雅典人取得了战争的胜利,他们尤其感谢从阿开亚来的一位外乡
人的帮助。他是希腊人的祖先赫楞的儿子,名叫克素托斯,是丢卡利翁的后
代。他要求国王的女儿克瑞乌萨嫁给他,他的要求得到了同意。好像这件事
激怒了太阳神,为了惩罚她,她一直没有生育。若干年后,克瑞乌萨想去特
尔斐神殿求子。其实这正是阿波罗的意思,他是决不会忘掉自己的儿子的。
克瑞乌萨公主和他的丈夫带着一群仆人动身了。他们要去特尔斐神殿朝贡,
一行人来达神殿时,阿波罗的儿子正跨过门槛,用桂花树枝装饰门框。他看
见了这位高贵的夫人,她一见神殿就禁不住掉泪。他小心翼翼地问她为什么
悲哀。 “我不想了解你的伤心事,”他说,“不过,如果你愿意的话,请告诉我,
你是谁,从什么地方来?”
“我叫克瑞乌萨,”公主回答说,“我的父亲是厄瑞克透斯,雅典是我的
故国家乡。”
这青年一听,高兴地喊了起来:“那是多么有名的地方,你的出身是多
么高贵!不过,请告诉我,那是真的吗?我们从图画上看到,你的曾祖父厄
里克托尼俄斯像棵庄稼一样,是从地里长出来的。雅典娜女神将泥土所生的
孩子放在箱子里,让两条巨龙看守着,然后将箱子交给刻克洛帕斯的女儿去
保护。听说那些女儿抑制不住好奇心,悄悄地打开箱盖。等到她们看到男孩
时却突然发了疯,从刻克洛帕斯城堡的山岩上跳了下去。 这难道也是真的?”
克瑞乌萨默默地点点头,因为她那祖先的遭遇使她想起了自己弃婴的
事。儿子正站在面前,无拘无束地继续问着:“你的父亲厄瑞克透斯真的因
为地裂而被吞没?波塞冬真的用三叉戟杀害了他?他的坟墓真的就在我所供
奉的主人阿波罗所喜欢的那座山洞附近吗?”
“陌生的年轻人啊,请你别提起那座山洞,”克瑞乌萨打断他的话,“那
里是发生不忠诚和重大罪孽的地方。”公主沉默了一会,又振作了精神,把
年轻人看作神殿的守护者,告诉他说,自己是克素托斯王子的妻子,她同他
前来特尔斐,祈求神衹赐给她一个儿子。“福玻斯·阿波罗知道我没
有孩子的原因,”她叹息着说,“只有他才能帮助我。”
“你没有儿子,是个不幸的人吗?”年轻人同情而又伤心问了一句。
“我早就是个不幸的人了,”克瑞乌萨回答说,“我非常羡慕你的母亲,
能够有你这么一个聪明伶俐的儿子。”“我不知道谁是我的母亲和父亲,”年
轻人悲伤地说,“我也不知道我是从哪里来的。我的养母曾经对我说,她是
神殿的女祭司,对我十分同情,抱养了我。
从此以后,我就住在神殿里,我是神衹的仆人。”
公主听到这话,心里怦然一动。她沉思了一会,又把思想转了回来,
心疼地说:“我认识一个妇人,她的命运跟你的母亲一样。我是为了她的缘
故,才来这里祈求神谕的。跟我一起过来的还有她的丈夫,他为了听取特洛
福尼俄斯的神谕,特地绕道过去了。趁他没有到,我愿意把那位女人的秘密
告诉你,因为你是神的仆人。那位夫人说过,在她和现在的这个丈夫结婚之
前曾经跟伟大的神福玻斯·阿波罗交往甚密。她没有征求父亲的意见
便跟阿波罗生了一个儿子。女人将孩子遗弃了,从此就不知道他的音讯。为
了在神衹面前打听她的儿子是活着还是死了,我代那位女人亲自赶到这里。”
“这是多少年前的事情?”年轻人问。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