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河女神和她的儿子必发88手机版官网:

酒神巴克科斯,又叫狄俄尼索斯,是宙斯和塞墨勒的儿子,即卡德摩
斯的外孙,他被封为果实神,又是首先种植葡萄的神。
狄俄尼索斯是在印度长大的。不久,他离开了养育和庇护自己的诸位
仙女,去各地旅行,向世人传授种植葡萄的技术,并要求人们建立神庙来供
奉他。他对待朋友宽厚大方,但是对不相信他是神衹的人却常常施以残酷的
惩罚。不久,狄俄尼索斯声名传遍了希腊,并传到他的故乡底比斯。那时候,
卡德摩斯已经把王国传给彭透斯。彭透斯是泥土所生的厄喀翁与阿高厄的儿
子。阿高厄是酒神巴克科斯母亲的妹妹。彭透斯侮慢神衹,尤其憎恨他的亲
戚狄俄尼索斯。所以,当酒神巴克科斯带着一群狂热的信徒来到那里,并准
备对底比斯的国王阐述神道时,彭透斯却顽固地不听年老的盲人占卜者提瑞
西阿斯的警告和劝说。当有人告诉他,底比斯城内的许多男人、妇女和女孩
子都追随赞美新来的神衹时,彭透斯愤怒极了。
“是什么使你们发了疯,竟成群结队地追随他?你们尽是些懦弱的傻瓜
和疯癫的女人,你们难道忘记你们的英雄的祖先了?你们难道甘愿让一个娇
生惯养的男孩征服底比斯吗?他是一位图虚荣的懦夫,头上戴着一个葡萄藤
花环,身上穿的不是铠甲,而是紫金的长袍。他不会骑马,是个逃避每场战
斗的懦夫。你们一旦清醒过来,就会看到,他实际上跟我们一样是个凡人。
我是他的堂兄弟,宙斯并不是他的父亲。他的显赫的教仪全是虚假的一套!”
他骂骂咧咧地说。接着他又转过脸来,命令仆人们把这一新教的教主给抓起
来,套上脚镣手铐。
彭透斯的亲戚和朋友们听了他傲慢的语言和命令大吃一惊,十分害怕。
他的外祖父卡德摩斯也摇着白发苍苍的头,表示反对。可是一切劝说却更加
激怒了彭透斯。 这时候,派去执行任务的仆人都头破血流地逃了回来。
“你们在什么地方遇到了巴克科斯?”彭透斯愤怒地大声问道。
“我们根本没有看到巴克科斯。我们抓了他的一个随从,他好像跟随他
的时间并不长。”仆人们据实回答。
彭透斯仇恨地瞪着抓来的人,大声同道:“该死的东西,你叫什么名字?
父母亲是谁,家住何方?为什么信奉新的教仪?”抓来的人无所畏惧,平静
地回答说:“我叫阿克忒斯,家乡在梅俄尼恩。我的父母亲都是普通人,既
没有牲口,也没有土地。父亲只教我用钓竿钓鱼,因为这套本领就是他的财
富。后来我学会开船,熟悉天象、观察风向,并且知道哪里是最好的港口,
我成了一个航海者。有一次,船在开往爱琴海提洛斯岛的时候,到了一处不
知名的沙潍。我从船上跳下来,一个人躲在岸边过了一夜。第二天,我迎着
朝霞爬上一座山地,试试风力、风向。这时候,我们船上的伙伴们也纷纷上
岸。我在回船的途中遇上他们,只是他们还牵着一个男孩,他们是在无人的
荒滩上制服这个男孩的。男孩长得很英俊,像女孩儿一样漂亮,他好像渴醉
了酒,走起路来踉踉跄跄,跟睡着了似的,很难跟上大家的步伐。
“‘哪位神隐藏在这个孩子的心里?’我问众人。
“‘不知道,我们肯定他是一位天神。’
“‘不管你是谁,’我继续说,‘我请求保佑我们一切顺利!原谅那些将你
带走的人吧!’ “‘你在嘀咕什么?’一名船员叫了起来,‘别向他作祷告吧!’
“别的人也嘲笑我,我根本无法与他们对阵。他们中间一个最年轻最壮
实的小伙子,其实是个凶狠的杀人犯,作案后逃亡出来,他抓住我的衣领,
把我朝水里扔去。我如果不是偶然抓住船上的一根绳索,肯定会淹死。这时
候,大家七手八脚地把男孩拖上大船,他躺在那里,像是睡熟了。后来,他
被大家叫醒,于是来到船员中间,大声问道:‘你们为什么大声喧哗?我怎
么会来到这里?你们要把我送到哪儿去?’
“‘你不用害怕,’有一个阴险的船员回答说,‘告诉我们你愿意去的港
口,我们将按照你的心愿,把你一直送到那里。’
“‘好吧,’男孩说,‘请你们把船开往那克索斯岛,那里是我的故乡!’
“这批骗人的水手假心假意地答应他,并且吩咐我立即扬帆,准备启程。
那克索斯岛位于我们的右边。可是当我升帆时,他们却向我眨眼低声说:‘你
这个笨蛋,你在干什么?你难道疯了吗?向左!’
“‘我不明白,那请你们换一个人来执行命令!’说完我就退到一边。
“‘好像航行真的离不开你似的!’一个粗暴的人嘲弄地说,同时走上前
来,升起船帆。就这样,那克索斯在右边,船却向着相反的方向前进。男孩
似乎这时才发现他们的骗局,他嘴角挂着一丝冷笑,在后甲板上眺望着大海。
他佯装绝望的样子,哀求着:‘呵,水手们,你们答应把我送到那克索斯,
现在行驶的方向错了!你们这批人欺骗一个孩子,那是没有道理的。’水手
们只是嘲笑般地看着他和我,手上不停地划桨,没有改变方向。突然,船抛
在海上,一动也不动了,好像搁浅似的,不管水手们如何用桨划水,都无法
前进。一会儿,葡萄藤缠住了船桨,藤蔓攀上了桅杆。
“巴克科斯——原来男孩就是他,神采奕奕地站在那里,前额束着葡萄
叶做成的发带,手中握着缠着葡萄藤的神杖,在他的周围伏着猛虎、山猫和

彼拉斯齐人是古希腊最初的居民。他们的国王乃是伊那科斯。他有一
个如花似玉的女儿,名叫伊娥。有一次,伊娥在勒那草地上为他的父亲牧羊,
奥林匹斯圣山的主宰一眼看见了她,顿时产生了爱意。宙斯心中的爱情之火
越来越炽热,于是他扮作男人,来到人间,用甜美的语言引诱挑逗伊娥:“哦,
年轻的姑娘,能够拥有你的人是多么幸福啊!可是世界上任何凡人都配不上
你,你只适宜做万神之王的妻子。告诉你吧,我就是宙斯,你不用害怕!
中午时分酷热难挡,快跟我到左边的树荫下去休息,你为什么在中午
的烈日下折磨自己呢?你走进阴暗的树林,不用害怕,我愿意保护你。我是
执着天国权杖的神,可以把闪电直接送到地面。”
姑娘非常害怕,为了逃避他的诱惑,飞快地奔跑起来。如果不是这位
主神施展他的权力,使整个地区陷入一片黑暗,她一定可以逃脱的。现在,
她被包裹在云雾之中。她因担心撞在岩石上或者失足落水而放慢了脚步。因
此,落入宙斯的手中。
诸神之母赫拉是宙斯的妻子,她早已熟知丈夫的不忠实。他背弃了妻
子,却对凡人或半神的女儿滥施爱情。赫拉的猜疑与日俱增,她密切监视着
丈夫在人间的一切寻欢作乐的行为。这时,她突然惊奇地发现地上有一块地
方在晴天也云雾迷蒙。那不是自然形成的。赫拉顿时起了疑心,寻找她那不
忠实的丈夫。她寻遍了奥林匹斯圣山,就是找不到宙斯。“如果我没有弄错
的话,”她恼怒地自言自语,“丈夫一定在做伤害我感情的事!”于是,她驾
云降到地上,命令包裹着引诱者和他的猎物的浓雾赶快散开。
宙斯预料妻子来了,为了让心爱的姑娘逃脱妻子的报复,他把伊那科
斯的可爱的女儿变为一头雪白的小母牛。即使成了这副模样,俊秀的伊娥仍
然很美丽。赫拉立即识破了丈夫的诡计,假意称赞这头美丽的动物,并询问
这是谁家的小母牛,是什么品种。宙斯在窘困中,不得不撒谎说这头母牛只
不过是地上的生物,是纯种。赫拉假装很满意他的回答,但要求丈夫把这头
美丽的动物作为礼物送给自己。现在受到欺骗的欺骗者该怎么办呢?他左右
为难:假如答应她的请求,他就失去了可爱的姑娘;假如拒绝她的要求,势
必引起她的猜疑和嫉妒,结果这位不幸的姑娘会遭到恶毒的报复。想来想去,
他决定暂时放弃姑娘,把这光艳照人的小母牛赠给妻子。赫拉装作心满意足
的样子,用一条带子系在小母牛的脖子上,然后得意洋洋地牵着这位遭劫的
姑娘走了。可是,女神虽说骗得了母牛,心里却仍然不放心。她知道要是找
不到一块安置她的情敌的可靠地方,她的心里总是不得安宁的。于是,她找
到阿利斯多的儿子阿耳戈斯。这个怪物好像特别适合于看守的差使,他有一
百只眼睛,在睡眠时只闭上一双眼睛,其余的都睁着,如同星星一样发着光,
明亮有神。 赫拉雇了阿耳戈斯看守可怜的伊娥,使得宙斯无法劫走他的落难的情
人。伊娥在阿耳戈斯一百只眼睛的严密看守下,整天在长满丰盛青草的草如
上吃草。阿耳戈斯始终站在她的附近,瞪着一百只眼睛,盯住她不放,忠实
地履行看守的职务。有时候,他转过身去,背对着姑娘,可是他还是能够看
到姑娘,因为他的额前脑后都有眼睛。太阳下山时,他用锁链锁住她的脖子。
她吃着苦草和树叶,睡在坚硬冰凉的地上,饮着污浊的池水,因为她是一头
小母牛。伊娥常常忘记她现在不再是人类了。她想伸出可怜的双手,乞求阿
耳戈斯的怜悯和同情,可是她突然想起她已没有手臂了。她想以感人的语言
向他哀求,但她一张口,只能发出哞哞的吼叫,连她自己听了都吓了一跳。
阿耳戈斯不是总在一个固定的牧场看守她,因为赫拉吩咐他不断地变换伊娥
的居处,使宙斯难以找到她。这样,伊娥的看守牵着她在各地放牧。一天,
伊娥发现来到了自己的故乡,来到一条她孩提时常常嬉耍的河岸上。这时,
伊娥第一次从清澈的河水中看到了自己的面容。在水中出现一个有角的兽头
时,她惊吓得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几步,不敢再看下去。怀着对姐妹们和父
亲伊那科斯的依恋之情,她来到他们身边,可是他们都不认识她。伊那科斯
抚摸着她美丽的身体,从小树上捋了一把树叶喂她。
伊娥感激地舐着他的手,用泪水和亲吻爱抚着他的手时,老人却一无
所知,他不知道自己抚摸的是谁,也不知道刚才谁在向他感恩。
终于伊娥想出了一个拯救自己的主意。虽然她变成了一头小母牛,可
是她的思想却没有受损,这时她开始用脚在地上划出一行字,这个举动引起
了父亲的注意。伊那科斯很快从地面上的文字中知道站在面前的原来是自己
的亲生女儿。“天哪,我是一个不幸的人!”老人惊叫一声,伸出双臂,紧紧
地抱住落难女儿的脖颈,“我走遍全国到处找你,想不到你成了这个样子!
唉,见到了你比不见你更悲哀!你为什么不说话呢?可怜啊,你不能给我说
一句安慰的话,只能用一声牛叫回答我!我以前真傻啊,一心想给你挑选一
个般配的夫婿,想着给你置办新娘的火把,赶办未来的婚事。现在,你却变
成了一头牛……”伊那科斯的话还没有讲完,阿耳戈斯这个残暴的看守,就
从伊那科斯的手里抢走了伊娥,牵着她走开了。然后,自己爬上一座高山,
用他的一百只眼睛警惕地注视着四周。
宙斯不能忍受姑娘长期横遭折磨。他把儿子赫耳墨斯召到跟前,命令
他运用机谋,诱使伊那科斯闭上所有的眼睛。赫尔墨斯带上一根催人昏睡的
荆木棍,离开了父亲的宫殿,降落到人间。他丢下帽子和翅膀,只提着木棍,
看上去像个牧人。赫耳墨斯呼唤一群羊跟着他,来到草地上。这儿是伊娥啃
着嫩草、阿耳戈斯看守她的地方。赫耳墨斯抽出一枝牧笛。牧笛古色古香,

那美丽女郎为国王的真情打动,就说道:“国王啊,我可以嫁给你。但你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无论是你或是任何人,都不许盘问我是谁,是从哪儿来。我做任何事你都不能干涉,也不许生气或发怒。若有一件事违了约,我马上就离开你。你同意,就娶我为妻,若不同意我们就各走各的,再不许纠缠。”

新王后端庄娴雅,爱情坚贞,赢得臣民的一片赞扬声。福身王对她更是千般宠万般爱。

王后的残酷行为使福身王大为惊恐和痛苦,这不像是一个女人、一个母亲的行为,倒像一个嗜杀女巫的行事。他很想知道她到底是什么人?是从哪里来的?为什么要这样做?……可是誓约在先,他只能默默无言。何况他非常地爱她,怕违反誓约后会失去她。因此,对她竟一句谴责和规劝的话都没有。
就这样,王后一连生了七个孩子,七个孩子都被她抛到恒河里淹死。
当王后怀第八个孩子时,福身王的心紧张不安到了极点,他盼望王后能留下这样孩子。可是,当王后生下第八个孩子后,又像过去一样要把孩子抛到恒河里。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